第九章 祸起萧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罗衍接在手中,打开一望,正是沈半峰仙人赠与公主的那筒竹卷,上面绘了九副图象,或站或坐,姿势各异,当头是一个道人,两手直向膝头,双目垂帘内视,首微下垂,第二个头略正些,态甚安闲,第三个却作仰首吸气状,旁边也无文字,但栩栩如生,就连身上每一根骨骸,甚至于每一块肌肉,都能清晰在目!

    罗衍望了两眼,知道是吐纳之术,与他家传心法,只是大同小异,不过既然是仙人所赠,定有玄机,接着往下看去,手指不经意间摸道图上,顿时画面上遂即起了微妙变化。图画中的那个道人,居然宛同生人一般的移动了起来。刹那间,画面上形成了无数影子,这些影像,无不维妙维肖,影影相联,层层相叠,显示出一系列的连续动作,举凡转侧,仰俯,开口,娇舌,无不同于生人,细看他俯吐仰吸,翻腾转侧,清晰如生。图像舞动完毕,竹简上轻轻浮现出一片濛濛白烟,即见影像还原如初。

    罗衍翻到竹简最后,只见上面写着四字:&ldqo;吐纳入门&rdqo;,下面写着四句歌诀,浅显明白,他一读就大有领会,眼光一转,又往前面图象望去,心头大为惊讶,这几个姿势与这四字歌诀,看似简单,但玄奥无穷,一生修习都难臻止境。他不知不觉沉迷在奇奥巧妙的心法之中,浑忘了一切,就差没有手舞足蹈起来。

    宇文馨见他呆呆望着竹简,楞在那里,连忙唤了两声,罗衍才惊醒过来,忙将手中竹简递了回去,道:&ldqo;末将该死!偷学仙诀,还望公主责罚!&rdqo;

    宇文馨也不去接,板着脸道:&ldqo;大哥难道忘记了方才的言语,还叫我&lsqo;公主&rsqo;?而且沈仙长赠此简的时候,也说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向大哥请教,馨儿就是不知道如何炼法,才向大哥求教。&rdqo;

    罗衍才定下心来,将竹简上的姿势一个一个讲解与她听,浑然不知道,就在讲述的过程中,这几个式子也深入他脑海中,他所得到的益处,远远大于宇文馨。

    等将这九个姿势讲解完毕,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罗衍将竹简一收,正欲递还给昭华公主,突见竹简背面有一行字迹,上书:&ldqo;一切法力神通,皆由道生,我等修道之人,不可不知,万勿以诸般降魔护身,长生变化小术为念,舍本逐末,自误功行。&rdqo;

    罗衍见这句话既无上文,也无后续,来得十分突兀,不过他见话中之意倒与老庄之说暗合,倒也不去深究细想,心头自思,他现在连门外汉都算不上,哪里又能分辨得出什么是护身之术,什么是长生法诀,什么是先天之道?

    此后十余日,罗衍见昭华公主每日都在湖边水榭中吐纳呼吸,调气归元,用功甚是勤奋,好似浑然忘记了一切,知道这位看似柔弱的公主正强忍悲痛,心头更生怜惜,本想开口劝说,但话到嘴边,又活生生地咽了下去。

    他何尝不是经日饱受各种痛苦交相侵袭?又何尝不想报这国仇家恨?不过奇怪万分的是,他对历绝尘生不出半点怨恨之心,他们两人之间,只有国仇,没有私恨。满腔的愤恨,全转注到投敌开城的石固诚身上,心头更是下定决心,有朝一日,必然亲手诛杀此贼。

    这日罗衍手扶长剑,单独站在湖边的礁石上,一幕幕的往事闪现过他脑际,城破之日的惨烈景象和杀声,让他热血沸腾,,弹身而起,挥剑直刺,转眼间,三尺青锋闪烁出的先天剑气,划破长空,兹兹有声,尖锐刺耳,充满了使人心寒胆落的威势,他的一腔怨愤,使他家传千锤百炼的剑法,更加凶狠威猛!

    开始时刻,他还是心有所骛,满腔的仇恨随着剑光四下飞舞,到后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沉浸到家传奇奥玄妙的剑法之中,浑忘了一切,舞到急处,他只觉手中三尺青锋有脱体欲飞之态,才明功力大有进展,这数十日中,先得昭华公主身上的神秘力道补益真元,后又得仙人所传玄门心法,再与他本身真气相合,三者相辅相成,让他百尺竿头再上一层。

    一声长啸,手中青锋光华如电,脱手而飞,声如龙吟,绕空飞起十余丈外,在身畔化出一道圆弧,才掉转过头,落入掌中。此等&ldqo;以气御剑&rdqo;之术,亦是他所修习的无上剑道之一,与先天剑气,身剑合一这两种绝世奇功虽有简繁难易之别,但其理归一。

    三尺长剑方落手中,他脑海中突然现出一幅负手长立,昂首向天的图案,正与他现在的姿势倒有几分相似,他心头一动,自自然然地摆出这个架势,灵台间一片空灵,再无他念。这境界与他以前静坐凝神运功下的的忘我之境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心头还有一份自我意识的存在,宛如他分身为二,一个沉浸在坐忘之境中,一个则在旁边静立旁观。

    就于刹那之间,他好似感觉到天地之间玄之又玄的道理,仿佛似有所得,又仿佛空无一物。体内甚为精纯的先天真气也在不知不觉中运转全身,每运行一周,就为精纯一分,他丝毫不敢分心,全力将心神投入到这奇异无比,妙不可言的状态里。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山谷外突然响起几下金铁交鸣之声,一下将他惊醒过来,想也不想,连忙朝声响传来处疾掠而去。

    罗衍到此地近一月,对整个地势略有所知,整个山谷四面峭壁千仞,仅有一个水洞可供人进入,隐秘异常,谷中一直留守有四十余人,全是原来驻守兵士的后裔,忠诚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此时传来刀兵之声,难道敌人已追上门来?

    他刚到入口树林边,只见太监总管柳公公已经一脸阴沉的站在那里,冷冷地望着洞口走出的数十名彪形大汉,人群中夹着一位身穿黄袍,头戴金冠的中年男子,龙行虎步,双目神采逼人,顾目四盼,神色颇有几分得意。

    罗衍一见,心头一动,也不现身,藏身林中静眼旁观。不过此人的神色穿着,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此人既然能自由出入这里,而且又身穿皇服,自然是皇室中人,但吴国已亡,隐龙谷外,已经名义上是赵国的地盘了,来人依然能前呼后拥,身穿皇服来到这里,必然另有原委,唯一的结论就是此人就是已经投诚于赵,改封襄王的宇文显了。

    此地如此隐秘,更是历代先皇发迹之根本,其中定然藏有宝藏,怪不得他会如此得意。

    &ldqo;柳公公,你这是何意,难道本王出入此谷,都要征求你的许可不成?为何私放刀闸,难道想造反不成?&rdqo;宇文显一道,立将脸板了下来,开口训斥道。

    &ldqo;王爷息怒,小的也是奉命行事,望王爷见谅!&rdqo;柳公公先行一礼,口中不咸不淡地回道,他身为三朝元老,侍奉过四代帝王,早就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

    &ldqo;奉命行事?你奉谁的命,敢阻挡我父王?&rdqo;一道略显低沉的声音从宇文显身边响起,柳公公与罗衍抬头望去,只见一身穿甲胄的青年男子站了出来,冷冷喝道,若是光论容貌,此君亦算英俊挺拔,惟有嘴唇略薄,给人一股冷酷无情之感。

    &ldqo;当然是奉昭华公主之命!&rdqo;柳公公浑浊无神的双目扫了那人一眼,连最基本的礼节都省了。

    &ldqo;胡说!&rdqo;那青年男子一楞,旋而勃然大怒,伸手按向腰间镶着一颗火红宝石的剑柄上,正准备斩下这狗太监的脑袋。

    &ldqo;柳公公此言何意?&rdqo;宇文显伸手将爱子宇文鸿拦了下来,他可知道,这个老太监可没有这么容易对付,不过从他开放闸门,让他一行进谷,至少说明他依然忠诚于宇文一家。

    &ldqo;七日前,昭华公主返谷,令小的没有她的令喻,不得轻易开放甬道,要不是今日小的见王爷亲临,方擅做主张,私开关口,让王爷一行进谷,其中为难之处,还望王爷体恤。&rdqo;柳公公斯条慢理地说道。

    &ldqo;那公主现在何处?&rdqo;宇文显一听,双目一下亮了起来。

    &ldqo;请随小的来。&rdqo;柳公公侧转身子,带着几人朝湖畔走去。

    罗衍心中一动,收敛毛孔气息,藏身树后,静等那一行人离开眼前视线,才腾身而起,绕道朝昭华公主所居住的湖心水榭奔驶而去。当他身形在林中闪移挪腾之际,只觉每一次飞腾,都与原来有了细微的差别,仿佛一切更为得心应手,好似他就算闭上眼睛,都能在林中行动自如,没有丝毫障碍,林中每一根枝桠,每一片树叶,每一片花瓣,他都能准确无误的知道位置。

    数十丈的树林转眼就消失在他身后,他才放慢脚步,慢慢朝湖中水榭走去,人还未到,半途就被两位宫女拦了下来,陪笑道:&ldqo;公主午睡未醒,还请公子暂回。&rdqo;

    罗衍一听,心头越发不安,不过却不形露于色,转身就朝自身歇息之处走去,他绕湖畔走了半圈,见四下都有侍卫站立,心知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潜入公主住所,除非他变成无所不能的神仙。

    一想到神仙两字,他心头一下落了下来,转眼就有了主意,返身回到林中住所,自去暗中准备。他心知肚明,柳公公葫芦里卖什么药,晚饭时分就见分晓。不过片刻之后,他才知道这个想法大错特错!

    &ldqo;罗将军,老奴有句话,不知问得问不得?&rdqo;柳水心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罗衍住所的厅堂中,半边屁股搭坐在椅上,将整个身子朝罗衍这边靠了过来。

    &ldqo;公公请直说无妨!&rdqo;罗衍双目平视前方,好整以暇道。

    &ldqo;如今天下,两雄争霸,将军看好哪一方?&rdqo;柳水心从口中吐出了这个古怪的问题。

    这个问题你就是亲口去问历绝尘,他恐怕也不知道答案!

    罗衍心头一叹,终于知道这位老太监想干什么。

    &ldqo;在下不知,这问题只有上天知道最后的答案。&rdqo;罗衍神色如常。

    &ldqo;若是他日将军亲率大军,能与历绝尘沙场相见,又有几分胜算?&rdqo;柳水心坐回椅中,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ldqo;在下不懂统兵之道,要是真有一天,能在沙场与他相见,唯一能做的只是血战至死!&rdqo;罗衍转过头来,双目紧紧盯着这位老太监,眼中露出熊熊怒火。

    柳水心心头大定,端起手边茶碗,轻轻茗了一口,双目遥望着前方庭院,开口欲言,转眼又止住,寒暄几句后,就起身告退。

    罗衍将他送到门外,心头倒有几分佩服起方才所见的宇文显来,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就能让这个老太监靠了过去,只是可惜,原本该他说的话让这个老太监先说了。要是论争权夺势,明哲保身,这老太监可能不弱于任何人之下,但要论战场上的事情,这老太监就是有投鞭断流之能,也不是历绝尘的对手。

    哼,一堆妄人!妄想趁夏赵两败皆伤后举兵复国,却浑然忘记了民心已失,纵使是千年前绝代兵圣孙武复生,也不可能凭荆襄九郡一地之兵,重夺天下。行军打仗可不比朝堂上的阴谋诡计,相互倾扎,光耍耍手段就可以的。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夜幕笼罩了整个山谷,罗衍再次来到昭华公主所居的湖心水榭,不过再次被六名甲衣卫士给拦了下来,其中一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才冷冷道:&ldqo;我家王爷正与昭华公主商议家国大事,还请阁下暂回。&rdqo;

    辞色十分傲慢,浑然不将罗衍放在眼内。

    罗衍见前方水榭中灯火辉煌,数十名卫士不时巡游左右,戒备甚是森严。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如此大张其鼓?心中倒有些不安起来。当下想了一想,就转身离去。

    身后传来那几名侍卫的小声议论:&ldqo;这就是护送公主来此的那个小白脸么?&rdqo;&ldqo;当然是他,听说公主对他青眼有加,十分信赖。&rdqo;&ldqo;你说会不会这小子&hllp;&hllp;&rdqo;

    罗衍听他们后面言语越发不堪入耳,心头越发不安起来,手下都是如此,那主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既然王爷存心不想让他参闻,那他偏偏要看看,这王爷究竟有什么话说?

    罗衍走出数十丈,功凝双耳,倾神听去,不过,耳边传来的声音却让他吓了一跳,数以千计的虫鸣之声井然有序而又铺天盖地地朝耳中涌来,而树叶飞舞摇动,则又以另外一类声调传了过来,至于早已不可闻的那几位甲衣卫士的谈论,又再次清晰起来,一字不漏地尽收耳底,更远处还有使女的脚步声,摆弄物体发出的碰撞声,甚至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悠长绵延的叹息声,罗衍一下就听出来了是柳公公那独有的声气。

    他略一计算立身之地,距离水榭约有两百余丈,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耳力竟能听到如此遥远的地方,与传说中的天听地视奇功不差分毫?不过,答案立刻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竹简中的九个形态各异的姿势在他脑海中涌现出来。

    下一刻,他化为一丝青烟,腾身到树颠之上,几个起落,就来到距离水榭最近的树上,望着湖中水榭四面斜飞的屋檐,心头顿时有了主意,屋顶距离他藏身的树颠约有十余丈的距离,本来要是在一个月前,他勉强能够一越而过,但要隐藏声息,瞒过屋内那功力深厚的老太监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但现在功力大为长进,自然有法力顺利潜入到屋顶上去。

    本来,他还有一个法子,就是从水下潜入进去,不过有更好的选择,当然不用这么麻烦了。一阵微风从身后卷来,他提气轻身,整个身子化为一道流光,掠过十余丈的空间,悄然无声地站在了琉璃瓦上。

    他脚勾殿顶,探身下望。

    通过接近屋顶透气窗隔,水榭内灯火通明,昭华公主端坐在香塌上,面若寒霜,不发一言,对面则坐着早已投降赵国的襄王宇文显,面色阴沉,一双虎目紧紧地盯着昭华,仿佛一眨眼,这位倾城公主就要化蝶飞走一般。而柳公公则陪坐在丈许远外,双目紧闭,神色安然,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屋内的气氛,沉闷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时光犹如凝固了一般,也不知过了多久,襄王宇文显终于按捺不住,重重一拍身前的紫檀木案,怒身而起,双目射出残忍无情的光芒,一字一顿地对昭华道:&ldqo;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这是为了我大吴的列代圣皇,岂有你做主的余地!&rdqo;

    说完扭过头去,对身边的柳公公沉声道:&ldqo;一切都劳驾公公,请公公今夜就带公主上路,以免夜长梦多!&rdqo;

    &ldqo;奴才遵命。&rdqo;柳水心从坐椅上站了起来,答应了一声,上前两步,对昭华公主恭声道:&ldqo;公主,请移凤驾吧!老奴才也陪公主一同上路,为了大吴的百年基业,老奴就是搭上这条老命,又是何妨?&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