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罗网重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战场形势忽然一变,罗衍倏地飘退,横剑而立,面色平静如常,开口道:&ldqo;前辈剑法神妙,在下甘败下风,不知前辈意下如何?&rdqo;

    余飞雄立不动,只是上身微微往往一晃,脸上现出奇怪神色,在场诸人,无不动容。谁想得到这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乡下少年,竟能和这江南名家棋逢对手,不分胜负。惟独只有高明如青衫老者那级数的人物,才看出罗衍存心相让。

    &ldqo;哈哈,我余某纵横江湖数十栽,今日终于得遇对手,再接我一剑!&rdqo;余飞长声笑道,手中长剑一抖,身前现出漫空星点,宛如漫天繁星般地朝罗衍铺天盖地般地罩了过来。

    罗衍见空中光点竟然不带丝毫破空之声,心头也为之一凛,视眼前点点剑锋凝起的精光如无物,长剑缓缓向前点去。

    漫天星光化为一点青光,似若河汉中永恒不灭的星光,流星般往他双目间的位置奔来,正好与他点出的剑尖迎了个正着。

    一声轻鸣,响彻长街。两人各退一步,余飞哈哈长笑道:&ldqo;罗家扶摇九剑,果然天下无双,余某今日终于心服口服!给我牵两匹马来!让罗兄弟上路。&rdqo;

    旁边站立的大汉连忙挑出两匹健马,送至罗衍身前。

    &ldqo;罗兄弟有事在身,那我们就此别过,他日后会有期!&rdqo;余飞连两人姓名都不问一句,就请两人上路。罗衍也不推辞,带着昭华,骑上马背,就朝镇外行去。

    张浩铁青着脸,对身边的心腹说了两句,两名汉子翻身上马,朝北方奔去。

    罗衍这时才知自己江湖经验不足,打尖吃饭都会平白惹上是非,幸好来人知难而退,看来以后得更加小心才是。

    建业城中,一座富丽堂皇的府第内,石固诚头戴高冠,身穿金丝锦衣,腰缠玉带,望着堂下几个心腹,沉声问道:&ldqo;此言当真?&rdqo;

    下首一位脸白无须,体型阴柔的老太监凑上前去,压低声音道:&ldqo;此乃卑职亲眼所见,怎敢妄言,欺骗大人。&rdqo;

    石固诚沉吟半响,抬起头来,满面喜色,道:&ldqo;那真是天助我也,少鸿,速取四箱黄金,送到补天阁去,把我的意思转告卢仙长,就说事成之后,朝廷赏赐不仅全归于他,而且我更再加上明珠一斗,白壁二十副。&rdqo;

    一个相貌与他有几分相似的青年男子站了起来,正要领命前去,一个与他长像差不多的弱冠少年从堂外走了进来,道:&ldqo;爹爹,孩儿寻来一人,有计献上,定能生擒那罗家小狗。&rdqo;

    石固诚脸上露出一丝惊诧的神色,转眼又恢复了平静,淡淡道:&ldqo;少坚,计将安出?&rdqo;

    少年正是他次子石少坚,闻言大喜,忙对身后跟着的一个与他年纪不分上下的少年打了个眼色。

    那身穿锦布,尖嘴猴腮的少年男子连忙跪了下去,恭声禀报道:&ldqo;那罗家逆贼曾与小人同窗,生性最为孝顺,只要大人放出话来,要是他再不出来,就挖了他家的祖坟,烧了他家祠堂,罗小贼一听,定然现身,到时大人不费&hllp;&hllp;&rdqo;

    石固诚才听了几句,心头哭笑不得,天下间竟然有如此蠢材,所出的主意如此低级不堪,偏偏自家孩儿还拿来当宝,愚蠢程度倒是半斤八两,真是应了物以类聚之言。

    哪里还有心思再听下去,一脚飞出,堂下那个正在滔滔不绝,大献计策,做着飞黄腾达美梦的少年男子顿然飞出了两丈开外,鲜血从口鼻间渗了出来,直接去阴司平步青云去了。

    &ldqo;滚!&rdqo;石固诚终于收起了高扬的手掌,脸色铁青一片,对着眼前这个酒囊饭袋狂喝道,就不知道石家列祖列宗造了什么孽,他才生出了这么一个蠢材!

    罗衍带着昭华公主,一连向西走了几日,也不见追兵赶来,心中难免有些七上八下,本想到人多的集市上探探消息,又怕暴露行踪,他二人一路行来,都是走的无人之地,惟恐学前几日样遇到无妄之灾,再生出多的事端来,所幸昭华公主看似柔弱,其实内家功底倒十分扎实,才支撑过野外的风餐露宿。唯一担心的是她一直郁郁寡欢,三日来和自己交谈的言语不过十句,而且最多一句也才寥寥几字。心中打定主意,等再过几日,就到外间集镇上一问消息,顺道休息一晚,让公主好生歇息一下。

    这日罗衍来到湘水边上,以十两银子买下了一叶小舟,继续朝昭华公主口中所说的隐龙谷赶去。他买舟代步,实在是不得以而为之,连续七八天的长途奔袭,他与昭华都疲惫不堪,尚须好生休息一下,在船上休息,总比投宿客栈强了许多,一则不需担心外人看出痕迹,二则在茫茫大河上,也不需担心被人围困,武功到了他这个级数,要想在空旷的江面上瞒过他的耳目,天下间恐怕无人做到。

    半夜时分,宇文馨被一声巨响惊醒过来,只闻一声长笑,有人道:&ldqo;余某纵横江湖三十载,少有敌人,今日得遇罗兄,真是生平之幸事,正想讨教一下名震天下的罗家神剑!&rdqo;

    宇文馨连忙探头朝舱外望去,只见前方停靠着两艘大船,挡住了小舟的去路,船头灯火通明,十余名彪形大汉,手持火把站在两侧船头,灯火映明了整个江面。有十余人却在水中,狼狈万分地往大船上游去,想必定是被罗大哥出手所为。而在自家船头,立有两人,一人身材瘦长如竹,面色冷俊,一双手臂却比常人长了许多,手掌更是又宽又大,正开口长笑道;另外一人却是一毫不起眼的黄衣老僧,天下间每一处庙宇都能找到十个八个这样的和尚。

    罗衍见眼前这枯瘦汉子,认出他的来历,应该是塞外双煞之一的金沙掌余长庚,而那黄衣老僧,却是不识,不过光论他古井无波的样子,就足以看出他的功力尚在金沙掌之上。

    余长庚缴尽脑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手头之硬,生平仅见,轻描淡写的封死自己全力三记金沙掌力,连衣角都不曾动一下,好似依然未出全力。光以掌力论,就在自己之上,若是印证武学,自己早输得一干二净。但眼下却是两国相争,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所以他还有其他法子扳回局势。

    余长庚主意打定,道:&ldqo;罗兄武功高强,余某佩服万分,刚才三掌,胜负未分,余某还欲讨教三招,不知道罗兄意下如何?&rdqo;

    罗衍微笑道:&ldqo;传闻金沙掌最后三式方是贵门精义所在,不知余当家练成几式?&rdqo;

    余长庚陡然放声常笑道:&ldqo;罗兄既然知道我门中之事,那小弟也不隐瞒,本门追魂三掌,小弟已经修成一式&lsqo;阳关三叠&rsqo;,就用它来领教罗兄神功,小弟得罪了!&rdqo;

    双掌一翻,横胸摆开架势,面色一改常态,变得凝重无比。罗衍只觉四周空气立刻变得有少许炎热,江风也如同立刻停止了一般,感觉不到丝毫凉意,微微一笑,右手轻抬,封在身前。

    余长庚此刻却难受万分,心头涌起要呕血的冲动,只觉他刚才轻抬玉臂的动作,玄奥莫测,不但将自己的掌势封住,而且将以下所有的变化完全封死,并且时间算得之巧妙,正在自己掌力将发未发之势,如果自己原势不变,掌力全发,只有送死二字。

    如换他人,余长庚才不用理会这些精妙招势,常言道:&ldqo;一力降十会!&rdqo;自己闯荡江湖多年,遇到招数精妙者何止千百,但力道皆不够,在自己掌力前全成了花花架子,一掌拍出,生死立断。但眼前之人,光论掌力,尤在自己之上,而招数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自己还要逞强,岂非大大的蠢人,找死不成?

    余长庚的&ldqo;阳关三叠&rdqo;,未出先败。身边黄衣僧人终于色变,低宣一声佛号,道:&ldqo;原来罗施主功力已达先天至境,怪不得能随心所欲,举手投足,皆能料敌先机。老衲此番前来中原,本想领教中原几大绝学,如今见罗施主神功,已觉技痒,不讨教一番,又怎么能行?&rdqo;

    罗衍微微一笑,道:&ldqo;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倒是大师功力精纯,早已达不露皮相的境地,晚辈岂敢班门弄斧,自讨无趣?敢问大师是否来自白山黑水间的莲花禅院?&rdqo;

    &ldqo;阿弥陀佛!&rdqo;黄衣僧人再宣一声佛号,低头道:&ldqo;原来罗施主早看出了老衲的来历,中原绝学,果然厉害,老衲真是佩服万分。&rdqo;

    老僧顿了一顿,道:&ldqo;老衲法号青莲,正是莲花禅院中人,既然施主知道老衲来历,那老衲就以一式&ldqo;借花献佛&rdqo;领教施主的玄门神功,若是老衲胜了,就请二位施主随老衲到本寺中住上半年,若是老衲败了,那老衲从此不问世事,回寺静修终老。&rdqo;

    青莲老僧眼力见识皆是高人一等,先见罗衍年纪尚轻,故不曾料到他修至先天至境,只因从古至今,练武之人能修炼到先天境地的少之又少,而且多为童身,更需花上数十年苦功方始有成,此子年纪轻轻,先天真气纵成,但功力定不及自己一甲子修为,所以倒可试上一试。

    主意拿定,青莲微微一笑,显出一付佛门高人的派头,道:&ldqo;罗施主,老衲得罪了!&rdqo;说罢双手平捧至胸前,缓缓送出,十指虚张,微微颤动,犹如掌中托着一朵正在盛开的莲花,缓缓往前送出。

    罗衍见这老和尚招数精妙如斯,十指变幻万千,不仅封死自己身前所有退路,只要略露破绽,指劲便连绵不绝袭来,而且气机牵引之下,此消彼长,只有败亡一途。倘若不动,掌心莲花真劲一成,更是难当,此招摆明就是要自己以硬碰硬,硬拼一记,老和尚几十年修为,当然占尽便宜。

    罗衍看穿老和尚的用意,心中却也不惧,双手合十当胸,一身真劲尽吐,在身前布下一道无形气墙,笑道:&ldqo;大师不必客气!&rdqo;

    &ldqo;蓬&rdqo;!

    一团宛如实质的如山劲道重重击在罗衍身前气墙上,木屑横飞,水花四射,当中船板一断为二,往两边弹开十余丈。

    罗衍双足一顿,定住小船,只见脚下江水涌了上来,知是不益再战,扬声道:&ldqo;佛门绝学,果然厉害,今日就此作罢,二位后会有期。&rdqo;说完催动真劲,以气御舟,往江岸边急射而去。

    青莲也不追赶,轻宣一声佛号,道:&ldqo;老衲昔年诺言已尽,即日将返回禅院,不在过问江湖之事。&rdqo;说罢长袖一挥,拉着余长庚,从船板碎片上腾身而起,望大船上跃去。

    宇文馨在舱中看得明白,正要跑出舱去,只见小船断裂处江水已经慢慢涌了上来,只因罗衍全力催动真气,往前疾驰,才略微缓和一点,但也持续不了多时。自己想帮什么忙也是无能为力。突然之间,船身一震,整个飞了起来,宇文馨一下不由自主地窜了出去,罗衍一把将她拉起,口中忙唤道:&ldqo;馨儿,小心!&rdqo;

    &ldqo;啪&rdqo;地一声,小船重重落在了江岸上,跌了个四分五裂,罗衍拉着宇文馨在空中微微一个盘旋,如同一根羽毛般地轻轻落在船边。

    宇文馨回头望去,江面上,火光冲天,两艘大船正往这方驶来。罗衍将她抱在怀里,全力展开身法,向远方密林投去。

    刚一进林中,罗衍将她放了下来,足尖一点,身形腾空而起,飞起七八余丈高下,手腕轻轻在树枝上一搭,借力而上,落在树颠之上,往来路回望而去。只见有两条黑影,疾弛而来,身法甚是快捷,而且起落之间,皆用山石树木为掩护,交替潜行,应该是寻踪而来。

    罗衍冷笑一声,身形飞了出去,从侧面反抄其后,几个起落间,便跟在两人身后,身形陡然加速,从两人身侧一掠而过,那两人只觉身子一麻,身形一顿,跌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罗衍也不多看,回到青石边上,对宇文馨道:&ldqo;咱们快走!&rdqo;

    想不到断金堂除了那姓余的高手外,尚能请动这塞外高手,看来打自家两人主意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乱世对老百姓来说,完全是苦不堪言,但对那些实力强大的帮派来说,正是重新划分势力的大好时机。

    荆州位据长江中游,形势险要,因而地广兵强,乃是吴国实力最强大的地方势力,信王王府,位于襄阳城西翠山脚下,占地百余亩,依山伴湖,雕栏朱榭,甚是金碧辉煌。正值傍晚时分,门前是车水马龙,人声喧哗,城中大小官员,名流逸士,多汇于此,端是热闹非凡。内外宾主往来,使女穿梭不绝,一片歌舞升平的气象。浑然没有一丝战争袭来的气息,与建业城内的连天战火形成鲜明对比。

    府中正堂之上,数十桌酒宴左右排开,一名身着华袍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柄青锋长剑,随歌而舞,倒也显出几分文才风流,堂下不时传来阵阵叫好之声。

    这位华服男子就是吴帝宇文辉亲弟信王宇文显,被公认为江南第一高手,总管荆襄九郡军政事务,权倾朝野。

    曲风一转,信王随曲而歌:

    &ldqo;闹花深处层楼,画帘半卷东风软。春归翠陌,平莎茸嫩,垂杨金浅。迟日催花,淡云阁雨,轻寒轻暖,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都付与,莺和燕。

    寂寞凭高念远,向南楼,一声归雁。金钗都草,青丝勒马,风流云散。罗缳分香,翠绡封泪,几多幽怨!正销魂又是,疏烟淡月,子规声断。&rdqo;

    一歌方毕,满堂齐喝!一人手拂长须道:&ldqo;信王真是好雅志,一曲赏春小词,从王爷口中唱出却是让人神伤魂断,道尽其中三味!&rdqo;

    信王笑道:&ldqo;程大人过奖,只是偶又所发,偶有所发而已!&rdqo;说完让侍女收起长剑,走回当中主座上,道:&rdqo;如今小王业已献丑,不知哪位大人愿意来上一曲,也让我等见识见识。&rdqo;

    程大人笑道:&ldqo;有王爷珠玉在前,我等怎敢献丑。既然今日王爷如此高兴,不如再来上一曲如何?&rdqo;

    信王道:&ldqo;小王早有自知之明,可一不可再。闻说程大人铁板琵琶天下一绝,不如一试如何?&rdqo;

    程大人哈哈长笑道:&ldqo;老夫可是不弹此调久矣,早生疏多年,怎敢献丑于诸位高贤之前。&rdqo;

    身边一朱衣文士笑道:&ldqo;王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某家家有河东狮子吼,恨其琵琶声涩,早就放一把火将某人的宝贝烧得干净,哪里还准某人放声狂吼?王爷岂不明一山不容二吼之理吗?&rdqo;

    此言一出,众人皆放声长笑。程大人也不以为渎,笑道:&ldqo;吾家狮子吼虽然厉害,但家中治理得井井有条,非比寻常啊,岂像王兄家中那群娘子军,可是比狮子吼厉害得多了。&rdqo;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此二人家中之事,早是人人皆知,一人是出了名的怕老婆,而另外一人则是多老婆,闹出无数笑谈,故也不怕嘲笑。信王知在此广庭之下,谈论这类家事终究不好,待众人声歇,掉转话题,道:&ldqo;小王府内歌姬排成一舞,虽尚有纰漏,但也可一观,不如请诸位大人尽情欣赏如何。&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