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章 开鼎炼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约过片刻,只见那千万缕霞光异彩已经汇聚成一颗龙眼大小的光珠,虚悬在太虚鼎上方三寸高下,徐徐转动,缓缓朝鼎中沉了下去,而此时被碧云所托着的数千朵尺许大小的金菊,则已经全部堆放在鼎内,说来也奇怪,那鼎也不过两尺见方,按理来说岂能堆下如此多的金色菊花,但此时看来,无数朵菊花飘忽在鼎中,层层叠叠,用不穷尽,好似就算再放上几批,也是大有余地,丝毫没有拥挤之感。

    李芸与韩凝霜这才悟出此乃“大成若虚”之道家妙旨,黄庭真人与罗衍多生好友,而且师门又是殊途同归,所以尽知其中奥妙,只见那颗万年寒气所凝结而成的光珠,沉至鼎内五寸高下,就不再落,黄庭真人将手一指,只见珠上光华微微一亮,只听波地一声脆响,整个珠光就化为无数微尘般大小的星光,四下飞,声音虽然不大,听似一声,其实却是繁密异常,爆炸以后,化整为零,重又光华连闪两闪,化为千百颗毫厘大小的珠光,分别悬在那千百朵金菊之上,不多不少,正好一朵金菊上停有一颗小珠。

    此时金菊受珠光一照,也越发显得更加明艳,滴,好似尤自生长不息,更发出千万缕幽香,弥漫整个仙阁之中,让人觉得神轻气爽,耳目一新。

    罗衍见状,对二女笑道:“现在这九天金菊,受地底万栽寒泉之气滋润,灵效越发大增,现在我等四人,各按四相方位,催动鼎内妙用,将之凝炼成丹。”

    李芸笑道:“四相运转之法,各有不同,还请道友明示下手之法。”

    罗衍想了一想,转头对黄庭真人问道:“道兄功力尤胜我三分,还请你定夺吧。”

    黄庭真人道:“你我四人,虽然功力略有深浅,但你即将开鼎炼制那五色灵石,其法更为繁杂,胜此时候百倍,不如我等就以此炉灵丹为由,先演练一番,若是不成,最多糟蹋了这些灵菊,还可用其他灵丹来补救,要是等你开炼五色灵石时,有个差池,那就要糟蹋无数天地灵物,不如我们先试上一试,到时也好有个准备。”

    说到这里,顿了一遁,继续道:“现在我们就按最难的法子来,采用‘四相归元’之法开炉,同时施为,博他一博。”

    李芸在旁一听,心中却是惊喜交集,要是若是四人此法若成,那所成的灵丹功效更胜百倍,那两位徒弟就可免去六甲子苦坐之功:但若是不成,只有等百年后,再让两个徒弟前往这里,重新开炉炼丹,但那时候座中几人,多已飞升,就算丹成,灵效也是大减。

    就在这微微一迟疑间,只听黄庭真人笑道:“仙子还是放心不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这么多心干什么?你那两个徒弟,就是被你管得严严实实,弄得胆小怕事,就是再修上七八百年,都无法达到你的成就,你又是何苦?”

    李芸微嗔道:“我那徒弟之事,何需要你插嘴,我自然有我的主意,不过眼前罗道友事大,我那徒弟之事则微不足道,就按你所说的来施为吧”

    说完就垂帘闭目,不再言语。

    罗衍知道开炼五色仙石,需要五方五行真气之精所萃之天地灵物,最是难得,虽然合终南、昆仑、紫气、青曦几门,可以凑出,但一经损耗,就永远没有第二次机会,而且其中那南北两极元磁真气之宝,只有碧云宫内尚有两件,乃是质地最高,而且此宝也是宫中几代仙人,费了无穷心力方才取道,眼前就算韩凝霜肯将此宝拿出,但也要担当上莫大的责任,万一要是在开炉之时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无数至宝就因为自己一念之差而白白折损,所以黄庭真人也一改平,采用老成持重之法,先让他在这里试上一试,端是用心良苦。

    当下对黄庭真人道:“既然如此,那还请道兄主持此事,发号施令吧”

    黄庭真人也不推辞,道:“我等四人各按少阳,少,太阳,太四相方位叠坐在宝鼎四周,只要见鼎中五才霞光飞起,那我四人就各施展四相真气,汇合鼎内,虽然四股真气同时发出,对我们四人不难,但我们四人功力高下略有差距,所以所发真气也略有高下不一,现在就请韩师妹发出少真气,我等以你为基,各出一道真气,先在鼎外试上一试,看看能不能融会为一体。”

    韩凝霜也知道四人之中,只有她的功力是最为浅薄,而且现在又事关重大,所以黄庭真人才不怕扫了她的面子,老不客气地让她先出真气,所以倒也不以为意,笑了一笑道:“小妹功力最差,还请三位师兄不要见笑才是,那小妹献丑了。”

    说完,双手各挽一个印诀,从双手中飞出一股青白色的光华,徐徐飞起,初出时约有酒杯粗细,飞出丈许,结成一朵斗大的灵焰,停于空际。

    罗衍一见,也手中挽出一个印诀,从食指中飞出一股朱红色的云霞,斜斜飞出,刚飞至那股青白光华时,就顿然停了下来,化为一片朱红色的霞光,与那灵焰抵在一起。

    而黄庭真人则微微一笑,也不见做势,双眉中陡然出一道金光,冉冉飞出,而就在他眉心中金光飞出的瞬间,对面本闭目端坐的李芸也突然张口轻嘘,吹出一股银灿灿的雾气,正与那金光不分先后,同时抵在朱虹青光相交之地。

    四道光华刚一接触到一起,突然光华大盛,发出千百条霞光异彩,闪了一闪,就见中间陡然现出一个形如太极的光球,徐徐转动,光中以青白、朱红二色为主,只有中心两处对角,各有一团金光,一个银球,互相追逐旋转,永无止境。

    黄庭真人立时面露喜色,道:“想不到韩师妹功力如此精纯,看来此次定当成功无疑,那我们动手炼丹吧”

    说完面上金光一闪而隐,而其他三人也将光华一同收去,地上的那座太虚鼎却突然由小而大,冉冉生起丈许高下,变成一个大鼎,耸立在四人坐椅之中。

    随后将手一扬,只见鼎中突然生起无数朵五色光焰,将鼎中的千万朵金菊团团涌起,四人好似心有灵犀一样,不约而同地同时将中光华发出,各照在鼎中四壁之上,鼎上顿是泛起道道紫气祥光,朗照室中,而宝鼎下方,则也涌起一片银色云雾,好似从地底升起,犹如火焰一般,朝宝鼎涌去。

    韩凝霜知道黄庭真人除了四人的四相真气外,还故意发动此间地底的寒泉之气,化为炉火,以先天寒之气凝炼仙丹,与其他用纯阳真火炼丹之法迥然不同。

    越过半个多时辰,太虚宝鼎头上五彩霞光越发强烈,直封洞顶,倒卷而下,将整个宝鼎护住,鼎便藏在光气之内,离地数尺,悬空不动。随听头上叭的一声,一团拳大五彩霞光流辉四,满洞飞舞了一转,忽然掉头向下,投入地上涌起寒泉瀑布之中,一闪不见。瀑布上面立现无数道银色霞光,喷更急。

    四人知到时候,各自加工施为,再过片刻,只听地底水眼之下一声雷震。想起前言,不暇再往前看,心中一惊,忙即回顾,那片寒泉已然喷完,只剩一片数尺长泉尾,朝鼎中疾进去,一瞥不见。

    知道成功就在眼前,忙将自的太、少、太阳、少阳四相真气齐齐汇聚在鼎之上,不敢有丝毫怠慢,

    随听鼎中风雷波涛之声宛如潮涌,而鼎上则是云烟弥漫,彩光云气明灭变幻不停,将鼎中原来升起的五彩霞光团团罩住,鼎口更有无数金星银光隐现无常。

    四人知道到了时候,各自手捏一个印诀,齐齐轻喝一声,手中各飞出一片光华,连同方才发出的四色神光,同时朝鼎中飞落而去。说也真巧,只见四道颜色各异的祥光紫气刚进去,正好鼎中的无数金色火星正往外喷,吃四人宝光往里一涌,当时返回,宝光随同追进,而鼎风涛雷火之声已如海啸山崩,震得整个仙阁上下一齐摇撼,就连那片冰泉所成的瀑布都摇摇坠,声势凶猛万分。

    忽然满阁皆是五色烈焰,将太虚宝鼎包裹在内。这时太虚宝鼎护五彩霞光之外,更笼罩着一层宝光,一任雷火纷纷爆炸,烈焰围烧,分毫不动,五彩霞光反更强烈。正在心惊目眩,加意戒备,轰隆一声大震,鼎下突然涌起一团青白二色的霞光,大如栲栳。看来势似朝太虚宝鼎脚底打去,因吃两层宝光挡住,不曾攻进,太虚宝鼎外光团却受了冲动,震撼不停。四外风雷烈火似受感应,突然往下一围,那么猛烈的雷火,挨着那团奇光,便自消灭,眼看由大而小,转瞬全消。

    紧接着鼎中涌起一朵朵金色莲花,由少而多,随鼎内的五彩霞光一齐升起,俱有三尺多高下,低昂如一,亭亭静植,动也不动。同时鼎中风雷之声齐消,随便起了金玉交鸣之声,琤琤琮琮响个不住,四人一口真气喷上,只见鼎上金莲光焰敛处,数百粒黄豆大小,形若花蕾的金黄丹丸,就虚悬空中,凌立不动。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