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一(身shēn)狼狈的被人抱着出现在风府,自然会受到普遍的关注,尤其是抱着她的人,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diàn)下,那关注度就不是一般的高了。.百度搜进入索 请 看 小 说 网 快速进入本站

    一时间,她屋里人来人往,就是连一向深居简出的卫姨娘,和她那忙的不见人影的父亲,都被她这个消息吸引了过来,不得不说,她风华今儿个算是博了一个满堂彩!

    因为天气寒凉,风华房间里的垂花拱门那里昨儿个才刚刚换了棉门帘,这种门帘向来是一举两样,不当挡风,还很隔音。

    明明是初冬,卫姨娘手里却已经捂着渔樵耕读錾花白铜手炉,怯生生的模样,上下打量了风华一番,才软软地轻启红唇,露出一排洁白的编贝的小齿说道:“天见可怜的,怎么大小姐一出门,就遭了这样的灾!”

    说着,那眼圈子就红了起来,真是那个叫楚楚可怜啊!

    风华一见她又开始唱戏,心里就升起了一股子不耐,这话不明摆着说她是个灾星,当然,也有暗示母亲护卫不力的意思。

    果然,这话一落,就见她的父亲狠狠地瞪了一眼风夫人。

    风华怎么可能会让风夫人担下这干系,风夫人宅心仁厚,对人和善,即使她不过是挂在她名下的女儿,那也是样样周全。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所以,对风夫人,风华一向是维护的,这也是风夫人真心疼(爱ài)风华的原因。

    现在见风侯爷如此行事,她立时挣扎着起(身shēn),虚弱出言,为风夫人辩护:“父亲,女儿此事,和母亲没有关系,母亲当时正在和九门提督夫人说话。”

    风华可是跟着娘舅在生意场上混过的,不过是着男装罢了,自然懂得这其中的弯弯道道:她可没忘记,和九门提督夫人(套tào)近乎,是她的父亲分派给风夫人今儿个的任务。

    风侯爷被风华的一句话噎的死死的,一时间,那到了嘴巴的话,也只好咽了回去,哪里还能再训斥风夫人,毕竟,他还没得了老年痴呆,没忘了,这是他让风夫人做的事(情qíng)。

    而(娇jiāo)(娇jiāo)柔柔的卫姨娘却因为这句话,垂下了眼帘,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风华果然与她那无心眼的娘不一样,一句话就能压下侯爷心里的怒火,这份心机,她不得不防啊!

    从小就知道这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赶出去,谁知道,回来之后这道行又高深了不少。*非常文学*

    真的看不出来,这丫头离开了几年,再回来居然跟换了一个人一样了。

    风华没错过卫姨娘眼底的那道精光,她甚是为难的拉了拉风侯爷的手掌,有些无措地说道:“父亲,女儿是不是又给父亲丢脸了?是不是又让父亲为难了?”

    她咬了咬唇,有些可怜巴巴的说道:“要不父亲还是将我送回娘舅那边吧!”说道这里,声音已经有些隐隐的哽咽:“女儿真得不知道,黄家的女宾客房居然会突然着火,若不是遇到云哥哥,只怕……”

    在娘舅家的这几年,她再不是那个只会动用拳头的莽撞丫头了,娘舅说了,这世间有很多事(情qíng),不是用拳头就能解决的,而且拳头能解决的事(情qíng),那根本就不叫麻烦。

    脑子,才是解决麻烦的最好方法!

    而她在这几年的历练中,早已经学会了用脑子思考。

    “云哥哥?”风侯爷显然捕捉了这个不寻常的信息:“华儿说的是太子(殿diàn)下吗?”

    风华心里冷冷一笑,面上却做出一副懵懂的模样:“云哥哥自然就是太子哥哥,父亲难道忘了,舅舅家前两年已经被御赐为皇商,每年云哥哥都要去舅舅家的啊!”

    寻常人家的妾室或许是不能这般理直气壮的称呼舅舅的,可是二姨娘可不是寻常的姨娘,那娘家是天下第一商户,而且当时进门的时候,风侯爷和她正是(情qíng)浓,原本是想娶她进门,只可惜碍于门不当户不对,只得进门做了个妾,不过好在风侯爷当时极力争取,也算得了个贵妾,所以这声舅舅倒也不算出格。

    “太子(殿diàn)下每年都要去你舅舅家?”风侯爷的神(情qíng)一时间都被吸引了过来,哪里还有功夫理会什么怪罪不怪罪,就是原本想要怪罪的,此刻也怪罪不起来了:他哪里知道,他这个最顽固,最令人头疼的女儿,一时间居然得到太子(殿diàn)下的青睐,现在好好疼惜都疼不过来呢。

    风侯爷是男人,自然了解男人看女人眼神,太子(殿diàn)下瞧风华的眼神,那可是深(情qíng)的很,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的这个女儿(日rì)后怕是前程似锦啊!

    正妃占不上,只怕侧妃的位置倒是能沾点边,这时候,风侯爷倒是有些怨待起来了,若是他的华儿是正经的嫡女,只怕这正妃都能沾上边。

    太子的正妃啊,那是什么,是(日rì)后的母仪天下的皇后,若是风府能出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那可是堪能告慰祖宗的。

    风侯爷在心生懊恼之时,也有一丝欣慰,好在当初他听从夫人的安排,将风华归在大房名下,否则这侧妃都不能沾上边吧!

    这么一想,又瞧向了大夫人一眼,只是这一次,目光中倒是没有了恼意,反而多了一份柔(情qíng):真要说起来,他这个妻子虽然不懂什么(情qíng)趣,可是为人倒也不算差,也当得起心地厚道,秉(性xìng)醇厚一说。

    卫姨娘抬眉,正巧瞧见风侯爷那眼底的一丝柔(情qíng),那脸色就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股子恨意,不过那速度极快,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成她一贯的柔弱模样。

    风家大夫人的位置,她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她舍弃了那么多,说什么都要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风华时时刻刻注意着卫姨娘的神色,自然又没有错过卫姨娘眼底的愤恨,她又拉了拉风侯爷的手:“父亲,每年和云哥哥去舅舅家的,还有另一位大哥哥,云哥哥称呼她为大哥。”

    这位大哥哥自然就是南傲天了。

    “太子(殿diàn)下称为大哥?”风侯爷又是一惊,难不成是大皇子?

    不对啊,大皇子和太子(殿diàn)下向来不对盘,怎么会结伴去江家?一副慈父模样,若不是风华亲(身shēn)领会过风侯爷的冷酷无(情qíng),她倒是要为这么个慈祥的父亲感动起来了。

    不过,她可没有忘记现在的这位慈父,曾经为了他的(爱ài)妾可是连夜将她送走的,当时的(情qíng)景,她记得很清楚,是新年的前几天,大冬天的,连个炭盆都没有,而那时的她,不过是七岁的孩子,还是病中的孩子。

    这些,她记下了,而且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的所为不过就是江湖术士的一句话:她和卫姨娘肚子里的孩子犯冲。

    她这位唯妾是从的父亲,为了保他(爱ài)妾和(爱ài)妾腹中胎儿的平安,果断的将她送走,全然不顾当时还在发烧的她。

    或许谁都定然以为她活不过来吧,可是她活下来了,即使几次差点就死去了,是(奶nǎi)娘脱了棉衣,将小小的她裹在怀里,一路上用她的体温将她温暖过来,她在那宽阔的(胸xiōng)怀中,活了下来,倒是(奶nǎi)娘最后不支寒冷,倒了下去,丢了(性xìng)命。

    这些年,这笔账她一直都记在心里,包括她娘亲和母亲的那份。

    即使心里对风侯爷已经全然没了父亲的敬意,只是她在这八年的行事中明白了一件事(情qíng):大树底下好乘凉,即使这棵大树心已经偏了,可是在她没有能力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之前,她还不能扳倒这棵大树。

    想得明白的风华,立时乖巧的点头:“女儿谢谢父亲的关心,倒是女儿不孝,总是累父亲为女儿担心。”

    她一脸愧疚,而懊恼的模样:“父亲,女儿就不明白了,女儿最近这是怎么了,就跟卫姨娘说得,怎么女儿到哪里,哪里就出事。”

    “前些(日rì)子,上山上香,途中遭遇歹人,好在二哥和四弟及时赶到,这才救下女儿。今儿个,不过是参加黄府的宴请,怎么好巧不巧的,又碰上这么个事(情qíng)?而且那火还是从女儿的房里先烧开的,不要说卫姨娘觉得奇怪了,就是女儿自己都觉得奇怪的不得了,若不是清楚女儿刚刚回京城,没有什么仇家,女儿自个儿都要生出疑心来,是不是有谁在针对女儿行事了?”

    这些话,原本就在舌头尖子下面了,一直却隐忍着没说,不过是因为她没有任何的筹码。

    而今儿个不同,云哥哥高调行事,给了她一份底气,想必以她现在待价而沽的(身shēn)价,或许她的好父亲愿意好好听她说一次话。

    风华真的不想利用南傲云的(身shēn)份做文章,可是眼前的(情qíng)景如此,若不是有南傲云的(身shēn)份在此,只怕现在她就不是好好的躺在(床chuáng)上,听着风侯爷的嘘寒问暖了,而是早就被家法伺候了:她回来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大小惩罚已经不下五次了,当然,这都是在有心人的蛊惑下才有的。

    只是今儿个,有了云哥哥这番高调的行事,她倒也想高调一回,也算是给某些人长个记(性xìng)!

    ------题外话------

    昨儿个断更,是尘的错,尘中暑了,呕吐,头晕的厉害,躺了一天才好点,新文那是前一天的存稿,都是尘的错,追文的亲们应该知道尘的坑品,连载期间可从来没有断更过!小说骑士

重要声明:小说《妻不如妾之夫人要下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