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通房丫头

    凌小小一行人走到了半路,就被人追了上来:“罗夫人,我家主子问您,那本金到底价值几何,还请夫人给个准话。”九贤王边的小厮气喘吁吁的问道。

    凌小小瞧着上气不接下气的九贤王的小厮,眼底闪过一丝兴味,这九贤王倒是个妙人:“不知道你家主子认为价值几何?”

    那小厮抬起了眼,笑道:“夫人这话就是说笑了,我家主子,地上仅有,天上都无的人物,那心愿的价值当然是无价,我家的主子让小的来问话,不过是担心夫人到时准备的不够充分,那院子若是一时半刻住不下了,到时候岂不是辜负了我家主子的一番好意?”

    “极是,极是。”凌小小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还是你家主子想的周到。”凌小小微微沉思:“你回去禀告你家主子,南公子的行事作风,凌小小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这本金我就意思意思一下好了,也不要多——七个就是了,若是你家主子不忙的话,还请后天送到罗府,后天我们罗府娶妻,一起办了为好,妻妾同娶,也算是双喜临门。”

    那小厮听了,笑得牙齿见白:“那小的这就回禀我家主子了。”很是有礼的告辞,不卑不亢。

    “倒是个机灵的!”凌小小感叹,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这小厮实在是太会说话了,他的字里行间都是暗示凌小小越多越好,而他的主子九贤王就更是深不可测的人物,竟然知道她想借着他送妾之事,动些手脚,看来这九贤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简单。

    “委屈你了。”罗老太太看着趴在上的秦婆子,心头闪过一丝心疼:这秦婆子说是丫头,其实从小俱跟着她,二人的意向来深厚,这次却因为凌小小这个悍妇,要委屈她。

    “小姐,您这话说的就折杀奴才了,奴才是您的丫头,为了您受委屈不是应该的呀!”顿了一下,续道:“只是奴才没有用,竟然护不了小姐,这才是奴才心头的委屈。”秦婆子不叫老夫人,反而称呼起几十年前的称呼,更勾起了老夫人对往昔的回忆。

    “嗯!这凌小小实在的太猖狂了。”罗老夫人皱起眉头:“我一定要想个法子挫挫她的锐气,让她懂些为人妻,为人媳的道理。”

    “小姐,奴才听说这些子一来,爷都未曾去夫人的房里,不若趁此机会帮着爷寻几位合小姐心意的女子。”顿了一下:“爷娶平妻已经和夫人生了嫌隙,这可是个好时机。”

    “再说了,黄家小姐进门后爷也不方便呆在她的房里,又和夫人闹僵了,总是这样,爷的子也吃不消。”

    罗老夫人点头:“我也在寻思着这个心思,天儿总是睡在南院没个贴心的人伺候,天长久对他的子可不好,这事我得替天儿做主。”

    “你给我留心留心这府里的丫头,瞧见机灵合意的,就回禀我,若是不错,就给她开了脸。”

    云娘听了这话,脸色一暗,随即又笑道:“奴才记下了。”说着言又止,好似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

    罗老夫人见了,迟疑一下:“你可是在为喜鹊那丫头心烦?”

    “小姐,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省事的丫头呀!”秦婆子说着,就落下了泪:“这话是小姐问的,奴才也就不遮着掩着了,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就对爷生了心思?也不想想自己的份,爷是人中龙凤,哪里是她这个丫头高攀的上的?”

    罗老夫人听了倒是高兴,若是说府里的丫头,还没有谁能比喜鹊更合她心意,现在听秦婆子这么一说,更是满意:“若是喜鹊有这个心思,那就直接开脸,等到后生下个一儿半女的,我就做主给抬了姨娘,你看可好。”

    “好是好,只是夫人那里……”秦婆子迟疑一下。

    “哼!”罗老夫人冷哼:“长者赐,不敢辞,虽说往里,我一提起为天儿纳妾,抬通房,就被凌小小挡回去,不过今天我直接将人送过去,我倒要看看生米煮成熟饭了,她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主仆二人又细细商量了一番,才让喜鹊进来。

    喜鹊红着脸,带着满心满肺的兴奋,进来给罗老夫人请了安,跪在了一旁。

    “你这个丫头存了这样的心思怎么不和我说?往里天儿过来,就瞧你招呼的最勤快,我当时还就诧异了,却原来是女儿家的心思呀!”罗老夫人越看喜鹊就越满意:人长的周正,手脚也利索,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丫头是和她一条心思的人。

    秦婆子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对着罗老夫人笑道:“小姐不要再取笑喜鹊了,再笑下去只怕那脸都跟猴子股一样了。”她对喜鹊招招手:“还不快给老夫人磕头,多亏了老夫人成全。”

    “谢谢老夫人,喜鹊以后一定尽心伺候爷和老夫人。”喜鹊太高兴了,她终于向目标又靠近了一点,她才不要再做丫头,每被人呼来呼去,到哪里都抬不起头来,她要做主子,整穿金戴银,被她伺候着。

    云娘瞧着兴高采烈的给罗老夫人行礼的女儿,眼底闪过一丝泪意:这个傻孩子,真的以为做人家妾室是个好事吗?她看了大半辈子,有几个妾室能过上好子的,何况现在喜鹊还不是妾,只是个通房。

    秦婆子心里对老夫人生出了一丝埋怨,怎么说她也伺候了罗老夫人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着也该给她的女儿一个妾室的位置,而不是什么生下一儿半女之后。

    妾室还能算府里的半个主子,但是通房却不过是个高级点的丫头,这会让喜鹊的子更加难熬的呀。

    秦婆子那里心思百转,罗老夫人却喜笑颜开:“起来吧!喜鹊,这是我替你们夫人赏你的,以后你要好好的尽心的伺候爷。”老夫人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交给喜鹊。

    大户人家娶妾是要给正室敬茶,抬通房丫头只要正室赏个什么物件,再开个脸放在房里就行了。

    所以罗老夫人嘴里才说是替凌小小赏下的,她其实是心虚,她经过今天这事还真的不敢让凌小小答应抬通房,就是这一刻,她做主替罗海天收了喜鹊,心里其实也是七上八下的,就不知道凌小小这个悍妇知道之后会是什么表现?希望不要将罗府的屋顶给掀了。

    罗老夫人忐忑中带着兴奋:能让凌小小不痛快,她就痛快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妻不如妾之夫人要下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