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小没想过和罗海天撕破脸皮,至少在她没有想到法子带着孩子离开罗府之前,她还是会尽力保全罗海天的面子,否则受罪的会是孩子,要知道这个世上有后娘就会有后老子,何况宝宝和贝贝还是嫡子,可是会挡着黄明珠孩子路的,小小可不认为黄明珠是可以容得下她孩子的人,不要说平妻了,就是小妾害死嫡子的,在大户人家比比皆是。

    凌小小是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留在罗府的。

    因为还想着为罗海天保持着最后的那点颜面,凌小小的这番话,说的不急不慢,异常平静,话里话外针对的都是黄明珠,对罗海天的背信弃义,根本提也未提。

    罗海天虽然难堪,却也没有气得一佛跳脚,二佛升天,只是对小小生出些不满,不过他又想到这些年小小的子,想到昨天小小的平静,虽然面上不太舒服,却也没放在心上。

    罗海天的心中,凌小小可不是软弱无能的人,偌大的罗府打理的井井有条,与人来往也是滴水部落,就是朝廷中的夫人也对凌小小赞誉有加,而三年来更是将罗府的产业扩大了几倍,让罗府在朝中既不会遭人白眼,也不会遭人嫉妒,这些都是需要手腕的呀。

    而凌小小的手腕,今儿个让黄明珠是有苦也说不出,不过她的苦并不止这样:原本她加在小小上的苦,现在却成了她的,众人的眼里现在都认为她不守礼教,不知进退,就是罗海天都认为她有些不知轻重,她原本的心思却是要罗海天看清楚凌小小的泼辣,而衬托出她的好。

    但她最大的苦却还是,凌小小假装的贤良淑德——生生把她要进罗府的高兴,开怀都化成了苦水流进她的心底,苦的她现在想破口大骂,想去撞墙,但是,今儿个,眼前的况却让她连一个苦字也说不出来,也不敢说出来,她可没错过众人眼底的鄙视,也没错过罗海天的无可奈何。

    于是,这就让她的苦更苦上了三分。

    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她今儿个总算是知道了,她面上一边儿流着眼泪,心里却一边儿叹息,懊恼不已:她小看了凌小小,这女子比她想象中的要厉害多了。

    而凌小小边的四个丫头瞧着黄明珠做作的流着泪的脸,再瞧瞧自己老爷不算好看的脸,心里都冷冷的笑了起来:这位黄小姐还未进门就想打压夫人的气势,她实在是做梦,也不看看他她们夫人是什么样的人。

    四个丫头的心中,自己夫人那是要手腕有手腕,要美貌有美貌,该软的时候软的下段,该硬的时候,就是砍断脖子也不会退上一步,岂是白白吃亏的人,而且丫头们心里很清楚,夫人现在不发作老爷,并不是夫人对老爷还有什么意,而是不方便发作:为了小少爷和小小姐。

    四个丫头都是小小从凌府带过来的,都是从小跟着小小的,凌小小什么子,她们是最清楚不过的,而且在小小的长期耳濡目染之下,这几个丫头的思想都不同于常人:男人变了心,就不值得交心了,为了一个变了心的男人,要死要活,根本就不值得。

    四个丫头看着自家的夫人浅笑盈盈,平静的对着罗海天,福了福子:“爷,妾还有点事没有处理,先上楼了。”

    “嗯。”罗海天僵硬的点了点头:罗府的生意自然很重要。

    这一次,黄明珠没有挡下凌小小,不是她不想挡下,而是一时半刻她没有想到让凌小小出丑的方法,所以她只能看着凌小小在罗海天扭曲的声音中,款款而去。

    而那位贵妇在瞧过这么一幕之后,对凌小小的兴致更大了:看来在她深居简出,养病的这三年,天朝的风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而风扬在路过罗海天的时候,难得一次开了尊口:“罗将军,你真是好福气,竟然能娶到黄淑妃的妹子。”风扬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微微懊恼:“瞧本侯这记,怎么还说是淑妃,应该是贵妃才是。”

    酒楼的众人听了贵妃两个字,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难怪不娶妾的罗将军愿意娶黄明珠为平妻。

    风扬的一句话,让罗海天的脸色变了又变,就跟菜田里的茄子一般发紫,却要生生的将这紫色压下去,因为罗海天早就认出来了风扬的份,所以今儿个他对凌小小的话,才多了几分忍耐:风扬乃是当今的国舅爷,圣上最宠的国舅爷,他不压下去,又能怎么办?就是黄淑妃在国舅爷面前都要靠边站,小心翼翼的讨好的呀!

    而罗海天心里还有些诧异了,小小什么时候认识了当朝最受皇上宠的国舅爷?还让凤阳侯出言维护?

    难不成同在边关守城,凌家和凤阳侯有了交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font>

重要声明:小说《妻不如妾之夫人要下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