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罗海天随着寂静,死亡般的寂静,越加的坐立难安,他终于张开了唇:“我……我的……事说完了。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罗海天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狼狈,即使当年他被围困在敌军的包围圈里,也没有像此刻这般狼狈。

    倍感狼狈的他,现在对着凌小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他实在不知道面对这样平静而诡异的妻子,他应该说什么?他觉得狼狈,比凌小小狠狠地骂他一顿,打他一顿还要来的狼狈。

    这种现象有多久了?

    是在她怀孕后的三个月开始的,还是他们在她怀孕六个月时开始分房睡开始的,还是在她生下孩子以后开始的?

    罗海天发现他竟然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不敢面对凌小小——他货真价实的妻子了。

    今晚,他早就打算好了,他们先开始聊聊孩子,谈谈府里的事,然后他就在凌小小的房里歇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温存了,自从他们分房而睡的那天开始,他们就再也没有温存了,就是小小做完了月子,她也从来没有挽留过他在他们的房里过夜。

    只是凌小小的平静打破了他所有的计划。

    罗海天总觉的哪里有些怪怪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怪了。

    他原本都打算好了,在他们甜蜜的温存过后,他再假装不经意的说出黄小姐的事,到时候小小一定会闹上一番,他会哄一哄,小小一向都很识大体,定然会明白他的不得已的,小小闹过以后,她也就会原谅他的,他们自然还可以和好如初,如以前一般如胶似漆,成为天朝最受人羡慕的夫妻,一样的夫唱妇随。

    这些年小小除了不让他纳妾之外,什么事都依着他,将府里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条,让他成为一个幸福的男人。

    虽然他答应过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这一次事不一样的呀,小小这样明白事理的人,自然会明白他的不得已,他也不想的,只是事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的。

    小小一定明白的,所以小小才这样的平静!

    对,一定就是这样的。

    罗海天给凌小小的诡异的行为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他一再的劝告自己,不要慌,不要急,小小还是懂他的。

    但是为什么,他的心越来越空,觉得自己离小小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们之间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而他怕是再也跨不过那道被堵塞的路了。

    凌小小继续慵懒的躺在上,抬起眼前,看着罗海天,很是淡然的说道:“我没什么事要说的。”凌小小在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打了一个哈欠,依旧慵懒的如同贵的波斯猫。

    她这个做主人的是在提醒客人,时间真的不早了,若是凌小小手上带着手表的话,她一定会光明正大的看看,再让罗海天看看。

    妻子是他要娶的,为什么要让她无辜受累,难不成他要娶妻了,还不打算让她好好地睡觉不成?

    罗海天看着凌小小的樱桃小嘴秀气的张开,那白白嫩嫩的细腻的小手,如同最美丽的羊脂玉般引人怜,他的心口一动,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想起他们那些鱼水交融的子,她人的小嘴里吐出的喘息,她总是的叫着他的名字,让他觉得那是天下最美妙的声音,也让他觉得自己的名字是天下最好听的名字。

    只是什么时候,她不再叫他的名字了,什么时候她和天下的女人一样,称呼自己的相公为爷,是什么时候?

    罗海天拼命的回想,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好像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了,而他却一直未曾注意,或者说,他的故意忽略,不想去注意吧!

    想起了那些个的夜晚,她羊脂玉般的手总是抚摸过他的五官,带着最深,最柔的意,可是什么时候,他连靠近她都变得异常困难?

    他和她在悄无声息中似乎已经变成了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罗海天有些混乱的想着,他想不起来,或者是不敢想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a href=http://buy.xxsy.net target=_blank><font style='font-size:16px;color:#000000'><u>通过潇湘导购(http://)前往淘宝网购买手机</u></font></a>,<a href='http:// arget=_blank><font style='font-size:16px;color:#000000'>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a></font>

重要声明:小说《妻不如妾之夫人要下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