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那你就去死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锋利 书名:战神变
    第三百三十章 那你就去死吧!

    数(日rì)后,滕飞跟柳茜霞一起,回到了黑水魔宫的势力范围,一路上,两人在一些黑水魔宫弟子的口中,也听到不少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qíng)。(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在距离黑水魔宫还有两百多里的一座小镇的酒馆中,已经改换了容貌的滕飞和脸上罩着一层面纱的柳茜霞坐在一起,静静的听着酒馆中那些黑水魔宫弟子的谈论。

    “暗月家族真是太强悍了,据说他们那位少主有王级的实力,威猛绝伦,前几天雪山圣地的几位王者,全都折损在他们手上。”

    “屠龙圣地和景天魔宫之间也打得不可开交,这到底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些相互间和平了数千年的超级势力如此拼命厮杀?”

    “听说是景天魔宫的魔子先挑衅了屠龙圣地,洗劫了屠龙圣地的藏经阁,屠龙圣地这才怒了,予以还击的。”

    “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据说是屠龙圣地的人斩杀了景天魔宫的一队人马,景天魔子前去讨说法,直接被屠龙圣地扣住,并且栽赃陷害……”

    “唉,分神魔宫也很惨,几乎被暗月家族给打残了,连那些出来追杀的老祖都死了好几个,难道南域要变天了吗?”

    几个衣着华丽的黑水魔宫弟子议论纷纷,滕飞和柳茜霞相互对视一眼,柳茜霞眼含笑意,传音给滕飞:“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滕飞摇摇头,义正凛然的传音道:“怎么会?我可不是那种人,再说这些势力之间打来打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柳茜霞撇撇嘴,心说:所有的事(情qíng)几乎都是你一个人挑起来的,那暗月家族恐怕也跟你有着很深的关系,还说与你无关,鬼才信!

    柳茜霞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不知不觉中,她对滕飞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仿佛两人之间因年龄产生的巨大鸿沟,正在迅速的缩小着。面对滕飞的没大没小,也没有了过去那种敏感。

    这时候,听见一个黑水魔宫弟子说道:“这些都是别家的事(情qíng),与我们黑水魔宫没什么关系,倒是那个滕飞,跟几个老祖一起失踪,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不知是死是活。”

    “滕飞?听说他是被花龙老祖给带走了,我不明白,花龙老祖为什么会帮着外人?”

    “这个,嘿……”一个黑水魔宫弟子压低了声音说道:“花龙老祖修炼采(阴yīn)补阳*,估计是把那滕飞当成一个上好的鼎炉,想要采补……”

    坐在不远处的柳茜霞面纱后面的柳眉顿时倒竖起来,滕飞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心中的怒火,当下轻咳一声,淡淡的道:“姐,我敬你。”

    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柳茜霞强行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举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那边几个黑水魔宫的弟子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大祸临头了,还在那忘(情qíng)的议论着。

    “说起来,不管是被花龙老祖当做鼎炉采补,还是被黑龙老祖和水龙老祖拿到,那滕飞都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了,南域也算少了一个祸害。”

    “是啊,我们的魔子(殿diàn)下这次怕是要空手而回了,要我说,既然已经被神域岛收为弟子,就应该直接进入神域岛才是。”

    “魔子(殿diàn)下估计在观察西陲这边的局势,浑水摸鱼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根据这些黑水魔宫的弟子之间的议论,滕飞和柳茜霞两人大致清楚了最近半年来整个西陲发生的各种事(情qíng)。

    屠龙圣地和景天魔宫之间的战斗,还在继续当中,双方都已经出动了底蕴,那些寿元无多但实力强横的老祖,各有伤亡。

    景天魔子张景略依旧在屠龙圣地的掌控之中,两大超级势力都已经打出了真火,双方根本没有罢手言和的可能。

    分神魔宫几乎被暗月家族打残,派出去追杀的老祖也死伤惨重,这一战也彻底成就了暗月家族的名头,现在整个南域的大势力当中,提起暗月家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雪山圣地是个倒霉蛋,原本没他们什么事(情qíng),见到有机可乘,就跳出来想要捡便宜,结果一头撞到铁板上,据说最近一段时间暗月家族已经杀向雪山圣地,扬言要将整个雪山圣地杀个片甲不留。

    黑水魔宫这边倒是没有太大的动静,除了当(日rì)被滕飞闯入,一番杀戮之后,这半年来一直很平静,虽然损失也很惨重,但比起其他几个超级势力来,还算是幸运的。

    同时还有一件事(情qíng)引起了滕飞的关注,说是西陲这边最近出现了两个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强者,一男一女,男的一(身shēn)实力只在圣阶初级,但仗着手中一柄细剑,和古怪的剑招,竟然打败了一名来自雪山圣地的王级强者!

    那名雪山圣地的王级强者当时受了点伤,正是被暗月家族的人给打的,心(情qíng)抑郁,跟那对年轻男女相遇,见那女子生得极美,这位心(情qíng)正不爽想要找点乐子的雪山王者当即出言调戏,却不想那个比女人还美的男子当即悍然出手,三十招之后,那位雪山圣地的王者(身shēn)上添了七八个窟窿,无比狼狈的落荒而逃。

    整件事被其他几个超级势力的人看见,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那女子的实力也很强,差不多有圣级巅峰,两人出现在各个地方,仿佛在寻找什么,上个月,有人看见他们往西陲这边一家古老势力的田家方向而去。

    这只是几个黑水魔宫弟子随便提起的,但滕飞当即感觉他们口中这男子自己似乎很熟悉,直到听说这男子最后往田家方向赶去时,滕飞一颗心怦然而动,一个名字浮现在脑海中。

    田光!

    一定是他!

    那女子是什么人,滕飞虽然不清楚,但这几个黑水魔宫弟子对田光外貌的描述,滕飞几乎可以断定,这人一定就是田光。

    他们出现在各处,恐怕是听说了自己在西陲,而在寻找自己,最后寻找不到,只能返回田家。

    田光回家族,恐怕也是要找回当年的场子去了!

    听到田光还活着的消息,让滕飞无比的开心,当下一个人连干了几杯。

    对面的柳茜霞秀眉微蹙,不知道滕飞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开心,不过见滕飞开心,她的心(情qíng)也好起来,原本想要将那几个乱嚼舌根的黑水魔宫弟子斩杀的心思也变淡了。

    那几个谈(性xìng)正浓的黑水魔宫弟子根本想不到,须臾间他们已经在生死之间徘回了好几圈,他们的生命,看似鲜活,但事实上却只在他人的一念之间。

    “最近倒是还有一件新鲜事,是来自世俗的。”一个黑水魔宫弟子带着几分酒意,笑着说道。

    “世俗能有什么新鲜事?就算是世俗的皇族,也都不过如此。”另一个黑水魔宫面带不屑的说道。

    “嘿,别说,这件事,还真就是出自世俗。”先前那名黑水魔宫弟子说道:“咱们西陲的世俗皇朝,不是玄武皇朝吗?前两年玄武皇朝的大皇子语文战天突然失踪,两年后归来,一(身shēn)实力竟然从原本的大斗师暴涨到斗圣境界,将派人截杀他的四皇子宇文瀚海和二皇子等人全部拿下,((逼bī)bī)退了他的父皇,并得到了大将军,同样是圣级强者的韩盛林的支持,如今已经成为玄武皇朝的新帝!”

    “这事儿倒是(挺tǐng)有意思,估计是得到了什么奇遇,听说东方的真武皇朝也同样改朝换代,原本的大元帅凌逍遥成为皇帝,真武皇朝也改为凌氏皇朝,这一东一西,倒是配合的很好嘛。”

    “这个不是我要说的重点……”先前那黑水魔宫弟子饮尽杯中酒,醉醺醺的道:“据我所知,大皇子语文战天消失的这两年,其实……是上了神域岛!”

    “胡说八道!”

    “这怎么可能?”

    “神域岛不可能随意招收他这种人为弟子,要知道,几年前的大皇子不过是个顶级大斗师!”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

    其他几个黑水魔宫弟子顿时反驳起来。

    “哼,你们知道什么?我的一个远房表弟,就是玄武皇朝大皇子的心腹手下,如今已经成为玄武城的(禁jìn)军统领,这件事,是我表弟亲口对我说的,据说大皇子还(身shēn)负着一个神域岛交给他的任务。”

    “什么任务?”

    “这件事,就跟那滕飞有关,神域岛想要活捉滕飞,不仅在我们这些超级势力当中撒网,就连世俗,也被他们控制在了手中,所以我那个远房表弟,才会捎信给我,嘿嘿,还许以重利,别说,过去我们一直小看了世俗界,最近我才突然发现,原来世俗中也有无数的宝物,对了,还有美女。”这位黑水魔宫的弟子真的喝多了,嘴里咕哝道:“说到美女,我就想起了花龙老祖……我曾有幸见过一次,啧,那张脸蛋,真他娘的嫩啊,听说她还做过玄武皇朝一任皇后,要是能让我有机会一亲芳泽……”

    “你就怎地?”一个冰冷无比的女人声音,凭空响起。

    “我死也愿意啊!”这位喝醉了的黑水魔宫弟子还没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临,脸上挂着(淫yín)笑,那表(情qíng)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却没有发现(身shēn)边其他人都早已经噤若寒蝉。

    “那你就去死吧!”

    ¥b

    

重要声明:小说《战神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