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花龙柳茜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锋利 书名:战神变
    柳茜霞将滕飞直接扔到地上,然后就不去管他,也没有制住滕飞经脉,径自往古(殿diàn)深处走去,似乎一点都不怕滕飞趁机跑掉。

    滕飞也没有去理会柳茜霞,他试着伸出手,放在冰凉的地面上,晶莹剔透,可以清晰看见自己倒影的地面上顿时传来一股雄浑无比的能量。

    轰!

    庞大的能量顺着滕飞的手掌,冲进他(身shēn)体的经脉当中。

    没错,就是斗晶!

    滕飞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变得有些混乱了,之前烈阳圣地的六宫主给自己几块斗晶,丁雪宁那丫头都眼红的不得了,一门心思的想从自己手中骗几块过去。而今自己竟然置(身shēn)在一座完全由斗晶构成的古(殿diàn)当中!

    如果不是精神力足够强大,外物难以动摇本心,这种巨大的外物冲击,甚至会让滕飞心境受到影响!

    略微失神了一会,滕飞站起(身shēn),古(殿diàn)的墙壁以及柱子上,到处反(射shè)着他的(身shēn)影,深吸了一口气,嘴里咕哝着:“斗晶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迈步向里面走去。

    从古(殿diàn)深处唯一一个打开的门进去,正好看见一个(身shēn)材窈窕的女子,正跪在一张巨幅画像前,双手合十,看上去十分虔诚。她面前桌案上,摆放着一具香炉,上面香火缭绕,应该是刚刚燃起的香。

    女子口中喃喃说着什么,然后又拜了三拜,这才回过头来,露出一张绝色容颜,略带几分戏谑的说道:“不错不错,居然这么快就回过神来,寻常人若是冷丁见到完全由斗晶建立起来的古(殿diàn),估计不是被吓晕了,就是疯狂的捉摸着怎么把这座古(殿diàn)搬走,像你这样迅速反应过来,并且不为所动的人。我还真没见过哩!”

    “前辈初次进入到这地方的时候,又是什么反应呢?”面对一脸戏谑的柳茜霞,滕飞并不紧张,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女子顿时语塞,狠狠白了滕飞一眼,透着万种风(情qíng),撇撇嘴,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不甘愿的说道:“被吓晕了……”

    “哈哈哈!”滕飞忍不住大笑出声,不管这女人究竟什么心(性xìng)。人品如何,就冲她这份坦率,滕飞对她的印象便坏不起来。

    “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吗?”女子恶狠狠的瞪了滕飞一眼,忽的冷冷说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滕飞笑着摇摇头,索(性xìng)席地坐下:“前辈若是想杀我,何必费这么大的事,长途奔袭。把晚辈带到这个地方来?”

    “哼,你倒是有些小聪明,不过,你猜错了,把你带到这里,不是不想杀你,而是不想让你被柳天穹和柳红苕那对兄妹拿住。圣神的传人。再怎么窝囊,也不应该死在他们的手上!”女子一脸风轻云淡的说着。

    滕飞却被惊呆了,嘴角抽搐着,看着这女子,一脸不解的道:“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圣神传人?圣神我听说过,但这圣神传人,又是从何而来?”

    “你不知道?”柳茜霞略带几分意外的看了一眼滕飞,随即说道:“你不知道也实属正常,但你修炼的基础功法。是天道五十斗脉**,这个,你总该知道吧?”

    “……”滕飞当即脸色大变,滕的一下站起(身shēn),战斧炼狱出现在手中,一(身shēn)恐怖的杀机渐渐弥漫出来,一双眼凝视着柳茜霞:“你到底是谁?”

    “咯咯咯……”柳茜霞(娇jiāo)笑不已。笑得花枝乱颤,用手指着滕飞:“你怎么不装了?小家伙,你简直太可(爱ài)了,快收起你这(套tào)把戏吧,再这样。姐姐真要(爱ài)上你了呢,你自己不是刚说过。我想杀你,根本不需要带你来此,那你现在紧张个什么劲呢?”

    滕飞嘴角抽了抽,悻悻的把炼狱收起来,收敛杀机,坐在斗晶铺成的地面上,刚刚那一霎,他确实被惊到了,这世上,除了青龙老祖知道他修炼天道五十斗脉**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如今却被一个来自仇家的人一口叫破。就算滕飞对她印象再怎么好,要说心中一点紧张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

    尤其这些年随着滕飞了解的事(情qíng)越多,就越发的感觉天道五十斗脉**的不凡,甚至在很多人口中,这功法还牵涉到了长生不死的话题,一旦被世人所知,这功法真在他(身shēn)上,必然会引起惊天波澜。

    “唉,天道五十斗脉**,真是绝世功法,能不能靠他通向永生之路,这个谁都说不准,但凭借它一飞冲天,成为一代睥睨天下的强者,却是轻而易举,小家伙,你的运气真好,让人羡慕。”

    滕飞此时却注意到,这女子虽然嘴里说着羡慕,但其实并没有多少羡慕的(情qíng)绪,淡淡的语气中反而流露出几分无奈。

    “你有些奇怪,是吧?”柳茜霞笑了笑,轻叹一声:“就为了寻找圣神传人,我背负着骂名,忍受着侮辱,已经寻找了数百年之久,没想到偶然回到门派一次,你这真正的圣神传人,却主动送上门来了,想必这是圣神他老人家不忍心见我太劳累,眷顾于我。”

    说着,柳茜霞看了一眼墙壁上巨幅的画像,奇怪的是,那画像上,只能看见一个老者的背影,步履踌躇,仿佛想要踏空而去,又仿佛有些犹豫,要不要踏出这一步似的。背影透着几分萧索,给人的感觉又非常优雅,同时还散发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仿佛天生就是一个绝世王者般!

    滕飞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画像,更没见过区区一个背影,就能透露出如此多的(情qíng)绪。

    “我叫柳茜霞,是黑水魔宫的弟子,之前想要擒住你的那两个人,男的是黑龙柳天穹,曾经的黑水魔宫魔子,一代教主,女的柳红苕,是柳天穹的亲妹妹,人称水龙,我的外号……嘿,叫花龙……”

    柳茜霞自顾讲述起关于自己的事(情qíng),也不管滕飞是否能听得懂。

    “那是快一千年前的事(情qíng)了,我们三个,被称为黑水魔宫的三条龙,一男二女,是当时黑水魔宫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人物,就如今天跟你同时代的柳如风和柳如月兄妹一样,只是当时我的天资,比他们兄妹要好,柳天穹作为兄长,未来的黑水魔宫教主,对我还算不错,但柳红苕,却嫉恨我的天资,屡次想要加害于我……”

    柳茜霞轻叹着,回忆起当年的旧事:“那时候,我的长辈在黑水魔宫地位颇高,一直保护着我,但总躲在长辈羽翼下的孩子,是不可能真正成长的,我决心外出历练,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斗尊境界的小姑娘,天真烂漫,(胸xiōng)无城府,脑子里并没有那么多的(阴yīn)谋诡计。”

    “柳红苕心机重城府深,派人暗中跟着我,一直到这处荒漠外围,那些人才现出(身shēn)形,追杀我,我一个斗尊境界的小武者,怎么可能是数个斗圣的对手?于是,被打成重伤,逃进这片荒漠中,当时我全(身shēn)经脉尽断,而且是不可恢复那种,眼看着就要死于非命,圣神眷顾,我命不该绝,让我进入到这处上古遗迹当中。”

    柳红苕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世人都在寻找真正的圣神大墓,却没有人想到,真正的圣神大墓,竟然就隐藏在这不起眼的荒漠当中……”

    “这里……是真正的圣神大墓?”滕飞一脸吃惊的看着柳茜霞。

    柳茜霞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里就是真正的圣神大墓,不然你以为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使用斗晶建出一座宫(殿diàn)?只是,这是一座空墓,圣神一(身shēn)造化通玄,没人知道他究竟是死是活。仿佛冥冥中早有定数,我在这里,得到一种功法,这功法,只适合经脉尽毁的人修炼,呵呵,是不是很神奇,是不是很讽刺?”

    柳茜霞看着滕飞:“如果我没有(身shēn)受重伤,就算来到这里,得到那功法,怕是也没有勇气尽碎自(身shēn)经脉来修炼……”

    “这……确实。”滕飞忍不住发出叹息,换做是他,恐怕也会如此想法吧?

    “我在这里闭关十余年,直到一(身shēn)实力突破到圣级,才进入到这个地方,随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成为了圣神传人的守护者。”柳茜霞一脸落寞,淡淡的道:“于是,此后无数年里,我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寻找圣神的真正传人,为此,我被柳红苕万般诋毁,甚至不敢找她报仇,就怕坏了圣神他老人家的大事。”

    滕飞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柳茜霞,忍不住问道:“就算你这条命,是在这里捡回来的,但你也没必要如此听话吧?还是你担心,圣神哪天会突然出现找你麻烦?为了一个不存在的承诺,你连仇恨都能放弃?”

    柳茜霞听了,忽然红着脸,狠狠瞪了一眼滕飞,突然咬牙切齿的道:“你当我傻么?如果有可能,我甚至想一巴掌结果了你!”

    “呃……”滕飞顿时一脸无语的看着柳茜霞,心说这关我什么事?这位活了近千年的女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柳茜霞看着滕飞那不解的目光,心中更是羞恼,俏脸微红,嗔道:“看什么看?”

    滕飞嘴角抽搐着,把脸别到一旁,心中只剩下无语了:抓我来这地方的,是你;主动跟我说各种事(情qíng)的,是你;说我是圣神的传人,修炼天道五十斗脉**的,也是你;说是我守护者的人,还是你……

    从始至终,我什么都没说好不好?为什么做出一副恨不能杀我后快的样子?从年龄上来算……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得罪到您老人家吧?(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战神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