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打死活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锋利 书名:战神变
    抱歉抱歉,喝多了啊,过年啦,亲戚都要走动下,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大家多包涵,过年嘛,呵呵呵呵……好吧,傻笑下,掩饰下,无奈太多。说实话,或许是过年,或许是小刀自己的问题,总之,战神变的成绩不大好,但小刀依旧会承诺诸位书友们,不会烂尾,不会太监,相信追看小刀书的人,都应该会了解这点,再惨淡的人生,咱都一起勇敢的面对过,战神变,没理由中途放弃的。装点的说法,就是真男人,不放弃!

    书评区似乎有些冷清,大家发点评论啥的吧,批评啥的,那个就不要了,真不要了,看着会郁闷到死,当然,批评者或许有各种理由各种失望,不过,最终的一个点,就是战神变不是您的菜……

    鼓励和夸奖很喜欢,就喜欢听别人夸我,这个真没招,咱是敢于承认这个的。

    说起来,战神变,是我最用心的一本书,或许有人听了会笑,作者的每本书都会这么说,但战神变真的不是,唯我独尊刚开没多久,其实就有战神变的创意和构架了。

    战神变,是小刀的好兄弟高楼大厦的创意,当然,被小刀这废柴改的面目全非的,不过核心还是没变的,成绩不好也是小刀没写好……这个是真的。

    其实说了这么多,大家还能坚持看到这的,那就说明,您真是小刀的忠实读者啊,咳咳……

    说正事,还是希望大家能多支持下新书,对小刀的优点多鼓励多赞扬,缺点多包涵多担待,新书期,真的需要支持需要鼓励,你们的每一个点击,推荐,打赏,评论票,小刀都很感激,铭记于心。

    好了,酒话说太多,就不美了,就到这,一句话:请大家多支持,战神变会越来越精彩。

    最后一句话:过年期间,更新不会断,但数量,这个,真的需要你们的理解和包含了,小刀承诺,绝不断更!

    最后最后一句话:鞠躬,下台。

    -----------------------

    滕飞清秀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笑容很淡,不注意的话,甚至很难发现这个少年在笑,淡淡的说道:“二爷爷,滕飞不知何罪之有。”

    滕文庭面对着滕飞,自然看见滕飞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甚至从中感觉到一丝嘲讽,这让滕文庭很愤怒。

    “你既为滕氏族人,当知同族制自相残杀,而今,你却一刀劈了你的一个族叔,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犯下弥天大罪,你竟然说你不知何罪之有?滕飞!我再问你,知不知罪?”

    滕文庭的声音变得无比严厉,上散发出那种上位者的气势,让很多围观的人心中都是一阵凛然。

    少女彩云的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看了一眼爷爷,却见爷爷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滕飞,忍不住撇撇嘴,心中暗道:真是一只老狐狸!那个小子也是,面对滕文庭都毫无惧色,而且脸上还露出可恶的笑容,也是一只小狐狸!

    可怜的滕飞还不知道,他已经被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女给定为小狐狸。

    一直以来,滕飞都痛恨自己不能修炼斗气,连普通武者都成不了,可现在滕飞真的很感激那段不能修炼的子,他读遍了家中的所有藏书,到最后,实在没什么看的,就连滕氏族谱家规也都没有放过。

    滕氏也算得上是大族,所以,族谱之上,对一些重要人物,都有着生平介绍,包括这些人的格。

    这其中,就有二爷爷滕文庭,三爷爷滕文虎。所以,滕飞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很了解这两个叔爷的子,不但如此,他对滕氏家规的掌握,甚至要超过家族中专门负责此事的族老!

    跟我谈家规?谈规矩?

    滕飞笑了,这一次,他没有掩饰自己的笑容,让面对他的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那充满悲凉的嘲讽笑意。

    “我不知罪!”

    滕飞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随即收敛笑容,厉声喝道:“滕云志,份上,为滕氏五十八代的长房嫡出三子,生前为滕氏一族族长继承人之一,功绩上,成功开辟黄金之路,打通西陲通道,让滕家实力提升何止三倍?你们今天吃的喝的住的用的,你们用来炫耀的份,你们在这座大城中的地位,哪一样……不是我父滕云志拿命换来的?”

    滕飞一番话,并不长,但却掷地有声,四面八方,一片死寂。那些知道滕三爷当年经历的人,眼中无不露出赞同滕飞话语的神色。

    更是有不少当年跟滕三爷打过交道的人,一脸唏嘘。彩云旁的老者,也是一脸伤感,摇头轻叹。

    滕文庭被滕飞一番话,说得脸色铁青,但却作声不得,这些都是铁一般的事实,不容他否认。

    滕飞冷冷的看着滕文庭,森然问道:“滕云风,份上,为滕氏五十八代二房庶出子弟,滕家虽非豪门望族,但家规森严,二爷爷,既然您还承认自己是滕氏一族的人,那我问你,庶出子言语冒犯侮辱嫡出子,而且几次三番,故意冒犯一个让人尊敬的逝者,这……该当何罪?”

    滕飞咬牙切齿,面色狰狞的厉声问道:“告诉我,这,该当何罪?”

    滕文庭瞠目结舌,嘴角剧烈抽搐,无法回答。

    因为在滕氏家规上,滕云风的这种行为,是死罪!打死活该!

    千万不要小看族规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族规对人的约束,甚至超出了皇权!

    如果一个人被逐出家族,那么这个人就算再有才学,也都很难在这世上立足。

    无规矩不成方圆,每个家族的族规都有所不同,但宗旨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为族人,必须遵守族规!

    就算是当今皇族,也同样有属于皇族的规矩!

    上下尊卑,这是任何一个家族都必须严格遵守的秩序,已经深入人心,甚至深入所有人的灵魂当中!

    “这……这……”滕文庭事前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可他认为滕飞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正是少年冲动血的时候,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没想到,此番,他却失算了,滕飞不但很清楚这些规矩,而且,还能将其完全利用上,让他根本无话可说!

    “二爷爷,我再问您,如果有人言语不断侮辱您过世了的父亲,您会怎么做?”滕飞冷冷问道。

    “我……”滕文庭有千言万语,都无法说出口,他很想说,如果有人敢侮辱我的亡父,我一定会跟他拼命。可他又怎能说出口?说不说,滕云风肯定都是白死了!

    这个结果,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让滕文庭心中无比暴怒,恨不能一巴掌拍死滕飞,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滕飞的话,句句都在理上。

    滕文庭这真算得上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今天他无比强势的带领家族所有精英武者前来,二话不说,直接先狠狠的杀上一场,以给儿子报仇为名义,将滕飞的所有随从全部杀光,只留滕飞一人,然后将其软起来,也就没事了。

    别人愿意说什么随他们去,这是我滕家内部矛盾,谁敢随意伸手?

    可他偏偏想用族规来压制滕飞,让滕飞就范,却不想反倒被滕飞用族规给狠狠的抽了一耳光。这巴掌虽然没有抽在滕文庭的脸上,但却比抽在他脸上难受一万倍!

    “二爷爷,既然你过来了,那么,还有一件事,我得跟二爷爷明言。”滕飞不紧不慢的说道。

    “还……还有什么事儿?”滕文庭此时真的后悔来到这里,早知这样,不如让老三过来,凭老三那蛮不讲理的子,估计事反倒不会这么糟糕了。

    “滕云风霸占亡父产业十余年,滕飞求二爷爷做主,将这些仓库还给滕飞,还有,跟那些租用仓库的商家如何交代,也请二爷爷一并给处理了吧。”

    “这……”如果说一开始滕文庭心中充满愤怒、尴尬和不甘,那么此刻,他真的有些意外了,深深的看了一眼滕飞,他想看看,还是个孩子的滕飞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说出这番话的。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滕飞的目光清澈,脸色平静,什么都看不出来。

    滕文庭有些为难了,如果答应滕飞,那么,海威城滕家这边,受到的谴责和压力就会小得多,把责任推到一个死人上,虽然有些不厚道,可这却是解决眼下冲突最好的一个办法。

    可是这个死人,是自己的儿子啊!

    就在滕文庭犹豫的时候,滕飞又添了一把柴:“二爷爷,这些仓库,难道不是滕云风霸占去的?”

    “这,是,是他霸占去的!”滕文庭的脸色涨得通红,被滕飞问得不得不承认。难道让他说,这是他的主意?

    滕文庭心中已是恨极了这个该死的小畜生,不过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中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话也顺溜起来:“这件事,我也有失察的责任,那些租用仓库的商家,就有我给你摆平好了。”

    “那,谢过二爷爷了。”滕飞躬施礼,看不出任何失礼的地方。

    而四周那些看闹的人,看向滕文庭的眼光,都充满了鄙夷,把所有过错,都推到死去的儿子上,你这么多年得到那么大的利益,却只肯担个失察的罪名,世态炎凉如斯,就连亲生儿子都这样算计,这种人,还有谁能真正在他心里?

    如果滕文庭听到这些人的心声,一定会感觉到委屈和冤枉。他这么做,不过是从家族利益出发,见滕飞不着痕迹的把罪名推到一个死人上,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这件事的主谋,是滕飞,是滕飞啊!

    可这些围观的人,却不会认为滕飞有多大过错,反而认为这少年有勇有谋,是个人才!

    那叫彩云的少女惊讶的张开可的小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滕飞,心说:不愧是小狐狸,也不知这些话,是他自己想的,还是他那些随从教的,要是他自己想的,那他真是太可怕了!

    殊不知,此时陈方等人的心里,对这位少爷的佩服,已经是五体投地了!

    能一番话将份地位很高的二老爷问得如此狼狈,不得不硬着头皮跟着滕飞的思路走,这份本事,恐怕也只有家中那个老爷子,和已经逝去的三爷滕云志才能做到了。

    这样一来,顺理成章的拿回了属于他们的十二座大仓库,并且还狠狠的羞辱了海威城滕家一通,最重要的,是把一个“理”字,占得牢牢的,引起了所有人的同

    那些围观之人,若不是因为滕文庭份地位很高,甚至都想大声叫好了。可以说,这一仗,滕飞赢得非常漂亮!

    拿回了产业,赢得了人心,再看滕文庭这边的人,一个个全都垂头丧气,如丧考妣!

    陈方等人,此时心中已是完全认可了这个少爷。

    滕文庭咬咬牙,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滕飞,你初来西陲,对这里尚不了解,我这做爷爷的,也不能让你去住外面,就回家里去住吧。”

    滕文庭心中不甘,却又不想给人一种欺负孩子的感觉,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恼怒,向滕飞发出邀请。

    滕飞的神色变得有些伤感,淡淡的道:“那是我父亲一手建立起来的地方,本就是我的家,我自然要去看看的。”

    滕文庭却被气个半死,很想冲着滕飞咆哮一句:那是老子的家!

    可当着这么多外人,他只能咬着牙,强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重要声明:小说《战神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