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欺负他的人必须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锋利 书名:战神变
    小紫菱出来了,求下推荐票~

    真武皇朝,注重礼仪,讲究人死为大,不管生前有多大仇恨,死了也不会再去计较。

    就算是生死大仇,杀死仇人后,也会将其掩埋起来。保持完整的尸,入土为安,就等于是回归了上天的怀抱,可以转世轮回。

    可尸体若是没了,就等于自己放弃了转世轮回的机会!

    尽管轮回之说,虚无缥缈。可这从老祖宗那里传下来的规矩,一直到今天,都被所有人认可,并且严格的执行着。

    自爆,这种事,人们大多听说过,可基本上都认为那是一种传说罢了,谁愿意自己死后,连尸骨都找不到?失去轮回转世的机会?

    所以,就算是冷原野,在眼看着李牧重伤将死之后,也放松了警惕,根本不会想到这人的,竟会刚烈如斯,而且为了一个几乎毫不相干的孩子,竟然能做出自爆这种无比惨烈的事

    看着滕家院子内,被炸出的那个漆黑的大坑,周围的花草树木,全都化作一片焦土。冷原野脸上的恐惧之色渐渐退去,一脸严肃,十分郑重的朝着那片焦土施了一礼。

    “你是一条好汉,尽管死的有些不值,不过,我还是很敬重你!”说完,冷原野看了一眼一众滕家的人,冷冷道:“该你们了!我说过,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活!”

    “我跟你拼了!”

    一直站在那里,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的滕飞,猛然间双目赤红,喉咙里嘶吼出一句野兽咆哮般的话,朝着冷原野直接扑了过来。

    体中的八处斗脉,全部疯狂的运转起来,天道五十斗脉**自动运行,朝着另一处斗脉狠狠的冲击过去!

    痛!

    钻心的痛!

    痛不生的痛!

    可滕飞却浑然未觉,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泪水,这个似乎从未喜欢过他的教官,却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救了他一条命,就连死,都死的如此壮烈。

    尸骨不存啊!这让滕飞心如刀绞,远比天道五十斗脉**冲击斗脉带来的疼痛,大了千倍万倍!

    就算当初用赤血蛟的血液,改造体的时候,也没有如今这般心痛,因为他,家族受到牵连,危在旦夕;因为他,一个可能有更大发展空间的真元武圣自爆惨死;因为他,原本有着无限光明未来的滕雨,也可能就此陨落。

    面对如此强敌,窝囊的缩在这里是死,拼命反抗也是死,那,为什么不死的勇敢一些?

    “不要!”

    “滕飞,回来!”

    “兄弟,别做傻事!”

    滕雨,滕文轩和滕雷等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声喊起来。

    滕飞此举,无疑是在送死。

    冷原野在一瞬间,被滕飞这种悍不畏死的气势给冲击得神智有些恍惚,竟然有一种当年面对滕云志时候的压力,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随即脸色一变,咬牙切齿,恨极了这个该死的小子,竟让自己如此丢人。

    手中长剑一收,归入剑鞘,只伸出一只右手,朝着滕飞直接印了过去!

    嘭!

    这一掌,直接拍在滕飞的口之上,发出一声闷响,而滕飞那看似凌厉的攻击,根本没有打到冷原野。

    此时的滕飞,就算是一头蛟龙,也只是一头幼龙而已……

    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说是天地之差,也不为过。

    大到滕飞在刚刚那一瞬间,绪处于极度狂暴中,瞬间冲开天道五十斗脉**中的第二处斗脉,成功的开启了他上的第九处斗脉!

    让他的实力在一瞬间,提升到一阶七级斗师的境界,但面对冷原野,还是没有任何机会!

    滕飞在半空中便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也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抛飞出去,滕文轩凌空跃起,将滕飞接下来,眼看着滕飞面如金纸,进气少出气多,怕是活不成了,当下状若疯狂,浑竟然燃起一层淡淡的火红之色。

    “你们这群畜生,我跟你们拼了!”滕文轩发出一声暴喝,就要往冷原野那边冲过去。

    这边一众滕家的护卫,也决定拼命了,事到了这个地步,再想着逃走,根本不现实,不如豁出这条命,没准还有一线生机。

    那边这群八大家族的人们,也都打起精神,知道他们只要撑过滕家众人最后的疯狂,胜利就会属于他们!

    能让八大家族做出这种举动,滕飞掌握的秘密固然是主要原因,滕家那庞大的产业,也同样深深的吸引着他们!

    没有人会嫌自家的家产太大太多,滕家的财富,早就让这八大家族眼红很多年了,如今好容易找到这个借口,他们又怎么会放过?

    不怪滕飞太天真,怪只怪他还是个孩子,经验和阅历太过单薄,他只读万卷书,还没来得及行万里路,又怎知人心险恶世道艰辛?

    就算是天才,也同样是需要历练的!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拼命的时候,却几乎没有人发现,在场中,静静的站着一个白色影,白纱蒙面,着白色长裙,飘然若仙。

    她明明站在那里,但却像是跟周围的环境溶为了一体,让人下意识的,便忽略了她的存在。

    直到想要再次扑向滕飞的冷原野,被这白色影挥起素手,轻轻一击,就给打的鲜血狂喷,一如刚刚被冷原野一击打飞的滕飞。直到这时,不少人才都意识到事的不对,全都停下脚步,惊骇的看着这个白色影。

    “什么人?”

    “你是谁?”

    “滕家什么时候请来这样一个高手?”

    “天呐,守护者被打伤了!”

    一众八大家族的人惊愕片刻,随即发出阵阵惊呼声。

    冷原野丹田中的气血翻腾着,若不是他强行压制,第二口第三口鲜血,便会接连不断的喷出来,他的双眼,出无比惊骇的目光,表如同见鬼,看着白衣女子骇然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所有欺负他的人,都必须死。”白衣女子张口说话,平淡的声音,清清冷冷,没有任何威胁的意味,就像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可听在这些八大家族的黑衣人耳中,却如同平地一声惊雷,让他们心神剧震,不自的打了一个寒战。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恐怖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在场的这些人,都被她的气场压制得大声说话都不敢!

    尤其是他们当中的最强者冷原野,被这女人赶蚊子一般,一巴掌给击成重伤!

    这得需要怎样的实力?就算当年青原州最强的滕家三爷,可以轻易打败守护者冷原野,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一巴掌就给打倒吐血吧?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这些人的认知。

    这时候,忽然有一个黑衣蒙面的人哆哆嗦嗦的指着白衣女子说道:“是她,一定是她!就是她偷了我们八大家族的宝物!”

    这句话一说出来,如同石破天惊一般,激起万层浪,打破了平静。

    来到这里的八大家族中人,全都是八大家族的高层人物,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实力强大不说,脑子也都不笨,看着这安静站在场中的白衣女子,越看越有可能是盗取八大家族宝物的那人。

    也只有这种能够轻易将冷原野击成重伤的强者,才能在八大家族来无影去无踪,才能得到那些对八大家族来说都是绝密的东西吧?

    “是你……一定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黑衣蒙面人喝道。

    “对,你究竟是谁?为何盗取我八大家族宝物?”另一个蒙面人同样一正气的指着白衣女子大喝。

    “八大家族与你有何仇怨,你竟然屡次三番盗取我八大家族宝物,如今又出现在这里维护我等仇敌!”

    说来有些好笑,这一众黑衣蒙面人,虽然人多势众,但此刻看上去,却都色厉内荏的很。

    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站在没人的荒郊野岭,用手指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大声骂: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白衣女子没有一句辩解,也没有再说出任何话语,她第二次出手,是朝着一个叫嚣得最欢的黑衣人。

    一道淡淡的冰蓝色气劲,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破虚空,直接将那黑衣人的眉心打穿,露出一个指头大小的血洞,混着脑浆的鲜血缓缓流淌。

    黑衣人的尸体直接摔倒在地上,两只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微张着,刚刚他还在慷慨激昂的陈述着白衣女子的“恶行”,眨眼间,便回归了上天的怀抱。

    随即,又朝着一个刚刚攻击过滕飞的黑衣人一指,那黑衣人发出一声恐惧的大叫,但却只叫了一半,眉心同样多出一个血洞,倒地而死!

    滕家这边的一众人,也全都惊呆了,唯有知道一点真相的滕文轩老爷子,老泪纵横的站在那里,喃喃自语:“来得太晚了,为什么来得这么晚啊!为什么……”

    这个时候,四面八方忽然间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整齐如一的踏在地面上,整个大地仿佛都在轻轻颤抖,让人心生恐惧。

    就连沉浸在悲痛中的滕文轩老爷子,也忍不住抬起头来,心说:难道自己找的那些帮手,他们终于赶来了吗?

    轰!

    轰隆隆!

    一阵恐怖的巨响传来,尽管是在夜晚,灯光昏暗,但还是能看见有大片的烟尘顺着滕家的院墙处升腾而起。

    足有三五百名穿着盔甲,手持重弩的人,直接用重弩轰开滕家的院墙,踏着残破的墙砖,从弥漫的烟尘中,面不改色的走出来,冷冷的对着场中的众人。

    滕文轩一看,顿时精神一振,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大声道:“你们可是前来助我的铁甲重弩军?太好了,快帮我将这些贼人拿下!”

重要声明:小说《战神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