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晋升斗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锋利 书名:战神变
    滕飞走在滕家如迷宫般的大院里面,少年的心中,也不有些感慨:二十天的时间,对任何人来说,都算不上多久,可就是这二十天,却让滕飞一生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

    至于说赤血蛟的血液太强,自己可能活不长这件事,此时的滕飞,根本就没有去考虑。

    就像滕飞那坚毅的子一样,他是属于那种宁可站着死,也不去跪着活的人!

    过去看滕家大院里的一切,似乎都没什么感觉,而今天,大院里的一草一木,都让滕飞觉得很鲜活,看上去特别舒服。

    遇到每个人,滕飞都会很有礼貌的打招呼,其实滕飞一直就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不过今天,凡是跟滕飞打过招呼的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滕飞的上,似乎多了一股强烈的自信!

    这些人跟滕飞打过招呼之后,都忍不住回过头,满眼疑惑的看着滕飞那依旧消瘦单薄的背影,一脸不解。

    “爷爷,我回来了。”滕飞站在滕文轩的门口,轻声说道。

    原本滕飞是想通过守卫禀告的,不过守卫告诉他,老爷子说了,他来了,可以不用通报,直接进去。

    滕飞心里暖暖的,这个家,在他父母死后的这十年里,没有因为他斗武双废的体质看不起他,还真心对他好的,除了李叔,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滕雨姐,另一个,就是一直护他的爷爷了。

    “飞儿回来了?进来吧。”滕文轩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疲倦,最近一段时间,八大家族的失窃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就连滕家,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斗技丢失,跟别的东西丢失,有着本质的区别,滕文轩老爷子一边下令家族进入戒严状态,一边警告家族子弟在外面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授人以柄。

    滕飞进来之后,规规矩矩的给滕文轩行礼,然后站到一旁。

    “飞儿,坐,坐下说话。”滕文轩看见滕飞,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怎么样,这番出门游历,有没有长点见识?”

    滕飞坐在椅子上,看着滕文轩道:“爷爷,谢谢您!”

    滕文轩微微一怔,随即失笑:“你这孩子,倒是够聪明,谢什么?你的爹娘,也是我的儿子和儿媳,有人侮辱他们,不止你一个人愤怒的,哼,一个家奴而已,杀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拓跋家要是敢在这时候挑事儿,我们也不怕他!”

    “会不会被人查出来?”滕飞认真的看着爷爷问道。

    “查?呵呵,你当爷爷老糊涂了?那就是一辆普通的运货马车,跟我滕家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那车货物,还是从拓跋家拉出来的,那个赶车的,已经被我吩咐心腹给收买,现在,早就弃了车不知逃到哪去了,别人也只会说是出了事故,怕担责任逃走了,拓跋家会为了一个家奴,大动干戈吗?”

    滕飞点点头,心说姜还是老的辣,爷爷的经验,远非自己能比的。

    “爷爷,八大家族,这次损失如此惨重,他们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行一些疯狂手段?”滕飞问道。

    滕文轩赞许的看了一眼孙,觉得滕飞出去历练了二十天,愈发的成熟了,如果他要是能够修炼,未来成就,真的未必会比他父亲差,唉!

    “如今八大家族,都跟疯了差不多,斗技丢失,这种事太大了,也不知那偷了八大家族斗技的,究竟是什么人,竟有如此手段,将八大家族玩弄于股掌之间。”

    滕文轩感慨着,接着说道:“听说他们还从青原州的一些大族那里,请来了一些高手,想要找到那个盗贼。”

    说着,滕文轩看了一眼滕飞:“听说你刚刚一巴掌,把拓跋家那个家奴给抽得飞了出去,飞儿,爷爷记得你的子很弱,以后要记着,遇到这种事,先隐忍一时不快,不要那么冲动,万一你吃点亏,我都没法跟你九泉之下的父亲交代啊!”

    “爷爷,我记住了。”滕飞心里感动,轻声回答。

    “好了,拓跋家那里,你不需要太在意,这些天小心点,不要随意出门,等着再过两个月,爷爷就送你去青州书院读书。”

    “知道了,爷爷。”滕飞急着回去修炼天道五十斗脉**,并没有急着拒绝去书院读书。

    反正时间还有两个月,到时候,等着八大家族的风波消失了,自己只要展露出真气大武师的实力,爷爷他会改变主意的!

    滕飞告辞离去,滕文轩靠在椅子上,微微皱起眉头,轻声自语道:“这孩子第一次跟我说谎,他没去青州府,这二十天,他到底去哪了?而且,听人说,他在集市上打拓跋家家奴的那一巴掌,似乎不是普通武师能做到的……老伙计,你说呢?”

    这时候,房间后面的屏风里,转出来一人,正是家主滕文轩老爷子多年的心腹手下,滕家的大管家,滕文科。

    这是跟滕文轩同辈的一个庶出子弟,自幼跟在滕文轩边,多年来一直忠心耿耿,一实力,也达到了四阶三级。

    滕飞走后,滕文轩不放心孙子一个人去青州府,就让滕文科随后追上去,不过滕文科在青州府找了十几天,都没有看到滕飞的影,更没打探到一丁点关于滕飞的消息,只好返回,而今天集市上发生的事,也是滕文科一手处理的。

    “老爷,我感觉,小少爷似乎有些变了,恩,怎么说呢,好像比从前自信了!”滕文科看上去有六十多岁,其貌不扬,走在人堆里,很容易被人忽略。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整个滕家的大管家,滕文轩最为倚重和信任的心腹,其能力,可想而知。

    “是啊,我也觉得有些蹊跷,不过,这孩子本质纯良,没有什么坏心思,我不怕别的,就怕他被有心人利用,八大家族这场风波,愈发不可收拾,想想都让人有种心惊跳的感觉。”滕文轩叹息道。

    “我倒是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小少爷若真的有了奇遇,我们应该开心,九泉之下的三爷,也应该高兴才是。”滕文科提起三爷的时候,老眼中也闪过一抹悲伤。

    那个当年滕家的骄傲啊,就那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了,真是让人感觉遗憾。

    “你说的也对,那这样,老伙计,这些天,你盯着他点,有什么动静,都汇报给我,不要惊动他。”

    “知道了,老爷。”

    ……

    滕飞回到房间里,把门关好之后,迫不及待的取出包裹里的木偶,轻轻摩挲着,木头的关节转动的时候,都没有一点声息。

    看着木偶上标注着的五十个点,想起陆紫菱说过的话,滕飞的心,一片激

    深吸一口气,滕飞取出木偶背后那薄薄的兽皮卷轴,摊开来,按照兽皮卷轴上面的功法运行方式,开始慢慢的修炼起来。

    良久,滕飞长出一口气,眼中的神色很复杂,兴奋,失望混杂在一起。

    兴奋的是,他尝试修炼天道五十斗脉**的时候,终于有了明显的感觉,失望的却是,他体内斗脉中,存储的斗气,哪怕是开辟一处斗脉,都远远不够!

    看来,想要修炼这东西,必须是拥有一定实力之后,才可以的啊!

    果然是任重而道远!

    滕飞摇摇头,甩去脑中的负面绪,把天道五十斗脉**收好,放回到木偶里去,又将木偶放回到包裹中。

    过去没有感觉到这木偶的价值,随意的仍在房间里,而今滕飞却不敢再那样做了。

    盘膝坐好,开始修炼起真气潜龙篇来,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滕飞感觉到自己丹田中的真气,明显增加了一些。

    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滕飞又开始默默的修炼起紫菱神功来,这种融合了清平府八大家族斗技特长的功法,包含了很多种技巧在里面,如今的滕飞,只能修炼斗气的吸收和运行方法,斗技,却需要在演武场地进行练习。

    但眼下,却没有这个条件,滕飞并不想现在就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于是,之后的一段子里,滕飞每天白天,都会溜溜达达的出去,扛着一根鱼竿,往镇子西面的芒砀河走去。

    废物有废物的好处,那就是,几乎不会有谁关注一个没用的人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尤其在这种紧张的时候。

    所以,滕飞每天,都会去悬崖下面,在陆紫菱的指点下,滕飞的进步非常快,在一个月零九天的时候,滕飞的一个斗脉当中,竟然凝结出一个黄豆粒大小的斗核!

    这让滕飞无比兴奋,受到了巨大的鼓舞,外人不会理解,一个天生没有斗漩的人,在凝结出属于自己的第一颗斗核那一刻,会有多么激动。

    随后,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一直到,第七颗斗核,全部凝结而成!

    时间,已经悄然过去了两个月!

    滕飞天然开启的七处斗脉,都已经凝结出黄豆粒大小的斗核!

    成了真正的一阶斗师!

    在滕飞兴奋得恨不能满地打滚的时候,陆紫菱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偶尔淡淡的笑笑,像是一朵静静绽放的清幽莲花。

重要声明:小说《战神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