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白色老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锋利 书名:战神变
    想着跟慕容芳菲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滕飞也准备离开这里,战争魔偶化作一道紫光飞入滕飞眉心,让白色老猿看得直挠头,搞不清这个可怕的木头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滕飞一步跨出,如时光流转,背后景象变得一阵模糊,随即消失不见,神魂域中的风景,再次出现在眼前。

    白色老猿跟在滕飞(身shēn)边,无论它愿不愿意,而今都已经成了滕飞的仆从,自然要以滕飞马首为瞻。

    “老白,你可听说过神庙?”走向跟慕容芳菲约定的地方,滕飞随意的问白色老猿。

    “神庙?”白色老猿眸光一阵闪烁,没有直接回答滕飞,而是有些牙疼似的瞅着冷气反问道:“您不是来自外域的人族吗?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我需要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吗?”滕飞斜了一眼白色老猿,知道这家伙虽然跟自己签订了灵魂契约,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让它灰飞烟灭,但心中终究是有些不甘的。

    白色老猿翻了翻白眼,有些不(情qíng)愿的说道:“那是一处绝地,入者必死无疑!”

    见白色老猿说的很肯定的样子,滕飞讥笑道:“说的这么肯定,好像你进去过。”

    “不,我没有进去过,我最多的时候,只到过神庙的外围,距离真正的神庙,大概还有数百里。”白色老猿像是没听出滕飞的讽刺一般,很认真的说道:“有一股恐怖的威压,蕴含无尽杀意,蔓延在神庙周围上千里的范围内,无论任何生灵,一旦接近神庙,就会被这股恐怖的威压镇住,被无尽杀意诛杀。”

    “连你都不能抵抗?”滕飞多少有些吃惊,想起小白猫也说它不敢接近神庙。看来白色老猿并没有说谎,不过白色老猿好歹也是不朽神皇境界的绝巅强者,挥手可让一座大山灰飞烟灭的主儿,居然最多只能接近到神庙数百里之外,就再也无法存进。

    “是的,我也不能抵抗。”白色老猿的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畏惧之色,它轻声道:“那个地方。最可怕的,还不是漫天的威压和杀意,而是一种仿佛是岁月流逝的力量,越接近那座神庙,时间在自己(身shēn)上流淌的仿佛就越快……”

    白色老猿喃喃说出自己当年接近神庙时候发生的恐怖事(情qíng),那个时候的白色老猿,比现在年轻很多,是一只壮年白猿。刚刚从皇级巅峰突破,成为不朽神皇境界的绝世大能,正是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时候。试图携不朽神皇之威,硬闯神庙。要窥探神庙中隐藏的秘密。

    当它接近到神庙一千里之外时,就已经感觉到那股可怕的威压和威压中蕴含的盖世杀机,但它并不在乎,凭借近乎不坏的(肉ròu)(身shēn)和旺盛的气血,硬往里面闯,一鼓作气的前进了数百里,距离神庙七百余里时。开始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血像是被抽走一般,丝丝外泄,当时的白猿心中已有恐惧。明白(情qíng)况危急。可当时它若是抽(身shēn)退却,恐怕会影响到它的心境,那时候的白猿,并不满足与不朽神皇境界,它还想突破到更高!

    直到它距离神庙只有三百里不到的时候,岁月的力量开始变得无比强大,并且在它(身shēn)上显现出来,白色老猿迅速变得苍老,差点就化道在那里。

    它((逼bī)bī)出一滴心头精血,才成功抽(身shēn)而退,回到玄灵仙液潭中休养了数百年,才恢复到今天这种状态。

    白色老猿说起这桩隐藏在它心头数百年的辛秘时,变得有些激动,说天道循环,因果有报应,若不是它当年试图窥探神庙的秘密,也不会在今天如此轻易的败在战争魔偶手上。因为那一场对它来说的劫难,不但衰老了它的(身shēn)体和气血,也同样影响了它的心境,以至于虽有不朽神皇的至高境界,但却没了那颗无敌的心!

    “这世间的法则无数,当我辈以为参透了大道,明悟了法则之时,真正的大道真正的法则会告诉我们,我们错的很厉害!”白色老猿最后一叹,神色落寞,声音苍凉。

    听了老白的话,滕飞才终于对那神庙正视起来,知道那不是一处平凡之地,而自己的运气再好,也不见得次次都如收取玄灵仙液这般顺利。

    “不过主人您或许能够进入到那里。”白色老猿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滕飞,然后说道:“玄灵仙液这种天地间最为神秘的至宝,无数年来,我都只能够使用,但从未被它真正认可,玄灵五行球更是我无法接近的东西,而您却轻而易举的找到空间葫芦,然后将玄灵仙液收了,就连玄灵五行球也主动出现,为您改造(身shēn)体,所以,这世上如果还有人能够接近神庙的话,或许就是主人您了。”

    白色老猿的称赞,并没有让滕飞飘飘然,他自己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这是那位永恒之主留下来的福泽,自己灵魂深处镌刻着关于玄灵仙液的印记,不然的话,滕飞不认为自己会逆天到让玄灵仙液这种天地至宝主动认可。

    不过白色老猿话中却透出另一个信息,让滕飞有些奇怪,于是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那东西叫玄灵仙液的?”

    白色老猿看了一眼滕飞,然后说道:“我们白猿一族的传承,是通过灵魂印记来传承的,所以很多事(情qíng),从我接受传承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了。”

    滕飞曾听说过魔兽有这种传承,闻言点了点头,问道:“那关于玄灵仙液和这神魂域,你了解多少?”

    白色老猿露出思索之色,随后说道:“玄灵仙液,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这是一种天地间最神秘的宝物,我的祖先曾经有大气运者,在一位盖世大能的手上,得到过一些玄灵仙液,服用过之后,实力大涨,(肉ròu)(身shēn)近乎达到金刚不坏的地步,在当代被称为斗战圣猿!”

    白色老猿说到那位先祖的时候,眼中露出浓浓的尊敬之色,接着说道:“关于神魂域,我了解的并不多,我只听说过神城中有五座大城,分别坐落在神魂域的东西南北中五个地方,中间的那座大城,被称为神城……”

    滕飞点了点头,心中暗道:看起来神城在神魂域中的地位还(挺tǐng)高,只是不知道其它四座大城,是否也都跟神城一样呢?按照小白的说法,另一座大城似乎被一些神魂域中的强大存在给占据了,那么这神魂域中,到底有没有土著人类存在?

    白色老猿这时候又说道:“根据我记忆中得到的先祖传承,我们白猿一族,似乎并不是源自于神魂域中,只是那段记忆十分模糊,不过有一点,所有神魂域中的生灵,对外域人的气息都很敏感,哪怕是再低级的一只魔兽,也会一眼判断出对方来自外域!”

    滕飞轻叹一声,知道在白色老猿这里,也只能得到这些信息,想从老白这里解开神魂域的秘密,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此时对隐藏着神魂域最大秘密的神庙,倒是更加向往起来。

    到了跟慕容芳菲约定的地方,滕飞却有些惊讶的发现,慕容芳菲跟小白一人一猫,已经等候在那里。

    滕飞有些歉然的说道:“对不起,我回来的有些晚了。”

    慕容芳菲漂亮的眸子在老白(身shēn)上掠过,随即落在滕飞(身shēn)上,微笑着道:“不,你没晚,是我来早了。”

    原本惬意趴在慕容芳菲肩头的小白看见白色老猿的那一霎,顿时全(身shēn)的猫都炸起来,尾巴像是旗杆一样竖着,变得老粗,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喵呜!”

    “小白,你怎么了?”慕容芳菲连忙安抚炸毛的小白,然后看着那头白色老猿,脸上充满狐疑,凭她的境界,只能感受到白色老猿似乎不凡,却根本看不出老白的真正境界。

    而小白则不同,同为魔兽,它很清晰的感受到白色老猿(身shēn)上那恐怖的气机和滔天的气血,仿佛在这头白色老猿面前,它连躲藏的机会都不会有,只要对方愿意,一巴掌就可以将它拍成渣!

    “老白,不许吓唬它!”滕飞板起脸,训斥了白色老猿一句。

    老白一脸衰样,委屈的道:“我,我什么时候吓唬它了?本猿将军用得着吓唬这样一只小猫(咪mī)?”

    “喵!你吓唬本喵了!你那一(身shēn)气血犹如黑夜中的明灯,那么强大那么恐怖,你就不能收敛起来吗?而且,本喵叫小白,你凭什么可以叫老白,你在占本喵的便宜!喵!”小白的智商很高,它看出白色老猿对滕飞的态度,心中恐惧顿时少了几分,蹲在慕容芳菲的肩头细声细语的数落起老白来。

    白色老猿抽搐着嘴角,脸上的衰样更浓了,如果不是怕被那该死的木头人收拾,它真想大吼一句:老子什么时候想叫这烂俗的名字了?老子是猿将军!是猿将军是猿将军!不是 ***老白!

    只可惜,如今的它已经成了别人的仆从,只能臊眉耷眼的跟在滕飞(身shēn)后,老老实实的收敛了(身shēn)上的气血。

    小白顿时像是得胜了一般,虽然不敢冲到老白面前去炫耀,但却从慕容芳菲肩上跳下来,翘着旗杆似的尾巴,骄傲的绕着慕容芳菲的脚走来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战神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