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风口浪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刀锋利 书名:战神变
    “听说了吗,神域岛那边,出了叛徒,那几个人似乎跟那飞有关,神域岛那边,派出大量的人追杀叛徒,有一个叫暗月天的人极为强大,追杀他的神域岛强者全军覆没!”

    “嘿嘿,神域岛这回算是栽了跟头。*非常文学*”

    “不要幸灾乐祸,神域岛的底蕴无比强大,若是因此就小看他们,将来必吃大亏!”

    凌氏皇朝的边缘,一座小城的酒馆中,几个神色倨傲的人坐在酒馆里,低声谈论着。

    像他们这样的人,如今在人类的城市中随处可见,天圣石、天王石和天帝石这三种绝世宝物,并非全都出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世俗人类的聚集地,也偶有发现。

    也因此有一些原本普普通通的人,得到一块天圣石,实力暴增,虽然不能一下子成为斗圣,但从一个普通人提升到斗尊境界,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还有人侥幸得到天王石的,找到了使用的法门,一跃成为高级斗圣,从而在世俗界一飞冲天。

    这些事(情qíng),都是真实存在的,并非传说。

    因此,这些可以让人改变命运的宝物,已经不再是那些绝世强者的专利,在世俗中,也开始广为流传起来。

    这使得原本就混乱不堪的五域世界,更加动((荡dàng)dàng)起来。

    滕飞施展阿修罗篇心经,把自己易容成一个二十七八岁的贵公子,凌诗诗一改过去的装扮,将自己打扮得十分妖艳,恐怕就算如今凌氏皇朝的皇帝,凌诗诗的老子凌逍遥见了,也不能认出。

    青龙恢复了他本来的样貌,一个须发皆白,一脸威严的老者。

    天狼却化作一个眉清目秀的英俊青年,这个改变·让阿紫在背后腹诽天狼是个闷(骚sāo)的家伙,至于是不是嫉妒天狼突破成帝就不好说了。

    阿紫将自己化作一个模样清纯的少女,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跟在滕飞(身shēn)边·十分乖巧,如同一个可(爱ài)的邻家小妹妹。

    不过可怕和可(爱ài)就差一个字,哪个不长眼的要是真敢上来调戏下这位可(爱ài)的邻家小妹妹,一定会死的很惨。

    凰将自己幻化成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看上去就像世俗中学院的女教师,充满知(性xìng)的美。

    他们这一行人·走到哪里,都会是焦点,想低调都难,不过现在像他们这种组合并不少见,因此其他人虽然会多看几眼,但心中也不会感到太奇怪。非常文学

    之前滕飞一行人进入到陆紫菱和青龙凌诗诗分开的那片森林,滕飞施展乾达婆篇心经,却一无所获·因为经过这么多天,所有的味道,都已经消散在空气中。

    茫茫林海·十万大山,想要找到一个人,跟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滕飞只能带着众人黯然离开,往人类聚集的地方靠拢,想要得到更多的消息。

    几天过去,果然有所斩获,至少到现在,并没有传来陆紫菱遇难的消息,反倒是很多消息都在说神域岛这边损兵折将,伤亡惨重。

    当然·这些人对神域岛,大多也都没什么好感,说的时候都是幸灾乐祸。

    这不,滕飞他们刚刚来到这个小酒馆,就听见有人在谈论这件事。

    酒馆不大,包间都已经满了·滕飞他们直接坐在大厅里面,刚刚谈论神域岛的那桌人,距离滕飞等人,隔着几张桌子。

    整个酒馆里面,普通的世俗人几乎没有,随便哪桌的酒客,看上去都不简单。

    “几位朋友,神域岛如何得罪你们了?似乎神域岛吃亏,你们很开

    果然,滕飞(身shēn)边的一桌酒客,当中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岁,(身shēn)穿白衣的英俊男子双目如电,盯着刚刚说话的几个人,一脸冷漠的说道。

    “老子······”那边一个(性xìng)(情qíng)暴烈的酒客刚说出两个字,便被(身shēn)旁同伴捂住了嘴,然后笑着对这年轻人点头道:“小兄弟,真抱歉,我们只是闲聊,不用在意我们的。”

    “哼,须知祸从口出,以后说话,最好小心一点!”这年轻人神色更加倨傲,但却也没有揪着不放,眸光冰冷的瞪了一眼那个被捂住嘴

    “是的,是的,下次我们一定注意。”那人一边捂着同伴的嘴,不让他说话,一边谄笑着,看着白衣男子。

    酒馆里的其他酒客,大多数都露出讥讽的笑容,心中暗道:没那个本事,就不要背后说人,被人抓了个现行,还要低头认错,何苦来哉?

    不过这些人看向白衣男子这一桌的眼神,也都发生了一些改变,因为这白衣男子就算不是神域岛的人,至少也跟神域岛有关系,不然的话,何必帮人出头?

    只有少数一些人,看向那个冲着白衣男子赔笑道歉的人,目光中没有讽刺,反而带着几分敬佩。

    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低头认错,本(身shēn)就足以说明这人的城府是极深的。白衣子虽然狂傲,但有句话说的没错——祸从口出!

    而且,这少数人中的一部分,实力强横之辈,还看出来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一脸谄媚笑容,低头认错的家伙,实力要远胜过那个神色傲然的白衣男子!

    有强大的实力,却能够隐忍不发,做出这种让人轻视的姿态,这人已经不仅仅是城府深那么简单了。

    白衣男子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一桌成了焦点,片刻之后,仍在桌上一块碎银,跟其他几人站起(身shēn)离去。

    这时候,那人才放开捂着(身shēn)边同伴的嘴吧。

    “大哥,你拦着我干什么?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

    这位嘴巴刚被放开,顿时大声嚷嚷起来。

    “够了!”刚刚还一脸谄媚笑容给人赔礼道歉的这人顿时低吼一声,然后道:“跟你说过多少次,要惹是生非!”

    “我······”这人一脸委屈,想说什么,却被(身shēn)旁其他同伴阻

    “好了老三,不要说了,大哥也是为你好,这几个神域岛的弟子虽不足惧,但他们背后的人,是我们招惹不起的。”说话的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皮肤黝黑,(身shēn)材瘦小,看上去其貌不扬。

    这话一出,大厅中很多人都报以鄙视的目光,这人却浑然不觉,接着说道:“为了一点意气之争,就生死相搏,完全没意义。”

    被捂嘴那人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qíng),不过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冷眼望着其他用鄙视目光看着他们的人哼了一声。

    这种事(情qíng),十分常见,就算是世俗中的江湖,类似的意气之争也不少,所以一屋子酒客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大碗喝酒,大声谈笑起来。

    滕飞他们安静的坐着,又从这些人口中听到不少消息。

    比如五域归一之后,原本的阻隔被打开,如今的南域有大量来自中州、东海、西域甚至北疆的武者。

    就说现在这小酒馆里,就有来自中州和西域以及东海的人。

    这些人,实力并不是特别强,用“冒险者”这三个字来形容他们,比较贴切一些。

    天圣石天王石和天帝石的出现,让原本五域中的超级势力都开始疯狂的掠夺资源,这些人在原本的地方,根本无力跟那些超级势力争夺,于是便把目光投向了其他地方。

    位于这个世界中心区域的中州,自然就成了北疆、西域和东海这些地方冒险者的首选。不过当他们到了中州之后,才发现,这里的超级势力,一点都不比他们本地的那些超级势力差,在资源争夺的战争中,血腥程度甚至要胜过他们来自的地方。

    最后,这些人只能无奈的往南域这边聚集过来,到了南域,他们才发现,这里,才是他们最想寻找的乐土!

    整个南域,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超级势力,目前已知的,只有寒月圣地、烈阳圣地、黄金家族和范阳卢家以及南岭东方家族这几家,剩下的那些,多半都是一些小门小派,偶有几个强者,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整个南域偌大的疆土,资源丰厚,仅凭着几个家族,根本无法将所有的资源吞掉,这些先到的,多半都吃到了甜头,于是将消息又传回各自的所在地,传递给那些亲人朋友。

    到最后,知道南域底细的人,越来越多,南域空虚,成了公开的秘密,所以,南域土地上,外来者越来越多!

    以至于到现在几乎在所有人类的城镇,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shēn)影。

    这些人也渐渐的知道了南域如此虚弱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横扫了整个南域大半的超级势力!

    这些个超级势力虽然在有些人眼中不值一提,但能凭借一人之力,横扫如此众多的超级势力,也不得不让人佩服。

    于是,滕飞这个名字,就这样被这些来自五域各处的人记住。

    接着,另一个原本只在高层次武者中流传的消息,渐渐传出来,这滕飞,是上古年间,那个五域没有封闭的年代中,最强大的圣神的传承者!

    并且,魔神的至宝——战争魔偶,也在他的手上!

    这个消息一出,几乎所有人都疯狂了,就连那些各地的超级势力,也蠢蠢(欲yù)动。

    上古时代,原本就是个极为辉煌的年代,圣神和魔神,更是无数人心目中高不可攀的两座大山,能够得到他们的传承,岂不是就有机会比肩圣神和魔神了?

    滕飞,这个几乎绝大多数人没见过的年轻人,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短时间内,硬是给推上了风口浪尖!

重要声明:小说《战神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