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会议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来过天涯 书名:传奇前夜
    作为这个城市独一无二,国内也屈指可数,国际上也实力超群的生物制药产业的代言人,雷光出现在这个以防疫为主题的紧急会议里,理论上也是合合理的。

    不用谁来介绍,事实上,这个会议室里也没有谁不认识雷光的,或者说,这里的领导十个里也有七八个参加过雷家的各种活动,剩下的,也或多或少的和雷家打过交道。

    主持会议的,本来应该是这个城市的一把手,市委书记钱开益,但是钱书记此时到首都参加更高级别的会议去了,不过即使他在这里主持,真正在这个会议上起决定作用的,仍然是市长赵阑干。就像其他很多事一样,在这个城市里,书记和市长每每有所分歧,最后都是书记被市长说服。

    这个会议,赵阑干以下,所有的副市长全在。列席的,还有驻军的参谋长靖志远。

    雷光到达会场的时候,领导们的争论还在继续,各部门的领导以及他们的主管上司,都在强调自己的难处和客观面对的困难,始终也没有什么统一的意见。

    在副职们互相争论的时候,市长赵阑干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皱着眉头,听着不同的声音在耳边此伏彼起。在雷光出现、落座以后,赵阑干又听了一会儿,终于摆了摆手,说:“好了,都不要争了,先听一听专家的意见吧。雷光先生,我和你父亲是多年的好友,他既然把你们最赚钱的制药这一块交给了你,想必你现在也不会让我失望。”

    赵阑干长得并不像一个政客,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穿着上比较休闲和随意,举手投足,颇有儒雅之风,看起来更像一个大学教授。

    雷光几乎是刚坐下,赵阑干这么一说,他又赶紧站起来,谦逊的说:“赵市长是我的长辈,这里的各位领导也都比我年长,我怎么敢称专家呢?”

    主管文教的副市长陈启明微笑着说:“术业有专攻,你这个海归博士,近两年在学术界声名鹊起,怎么不能称专家呢?我看过你的论文,你在病毒学上的功底,应该说是相当深厚的。据我说知,你们xt制药和美国的盖亚公司、俄罗斯的维列斯集团、德国奥丁公司以及本三井公司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行业大联盟,共享资源,你在今年年初的峰会上做了很精彩的发言,我本人是比较欣赏你的观点的,人类最终必将统领一切。”

    “我靠,这么露骨,这么麻啊?”古裂远远的看着陈副市长,心里有点鄙视的感叹了一声,民间都在盛传陈启明能当上副市长,和xt的人脉、资金、智囊团的幕后支持有很大的关系,民间都说陈副市长其实就是雷家的代言人,虽然都是些八卦,可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呢。可是不管怎么样,古裂认为,这位副市长的表现,也太不讲究了。

    对于副市长陈启明的吹捧,雷光并没有特别烈的反响,他环顾四周,依旧是很低调平和的说:“医大的司徒先生没有到,那么,我就只有斗胆说几句话了,本来,这些话由司徒教授这位本市病毒学权威来说,会更合适一些。赵市长,各位领导,事态严重,我也不想再绕圈子,这不是我们从前遇到的感冒病毒,它是一种全新的变种病毒,潜伏和突变都远超我们对它的了解。我建议立即启动防疫红色预警,全面进入应急状态。”

    雷光的音调虽然保持着一种平和与冷静,但是,偌大的一个会议室,因为他的话而变得鸦雀无声。不知道是不是空调的温度开得太低的缘故,虽然外面依然是刺眼的阳光和蒸腾着尘土气息的气,会议室里却有一股寒潮。

    过了一会,除了市长以外,一直发言最少的副市长林森问:“你知道什么是红色预警吗?”

    雷光说:“我当然知道,否则,我也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这时,主管卫生系统的副市长郑保国才不急不缓的说:“我不知道你是基于什么样的出发点来提出这个建议的,但是我们不可能启动红色预警,目前远远没有达到这个级别,仓促颁布相关的命令,只会使市民陷入无谓的恐慌,也会使整个城市陷入瘫痪,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作为卫生系统的主要负责人,郑保国是在刚才领导们的争论里,最极力提倡要发布防疫预警命令的。他主张发布黄色预警命令,组织个相关部门单位做好相应的工作。但是,即使在这个问题上要求最强烈的他,也不赞同雷光的建议。因为那样造成的影响太大,是他们这些地方上的官员无法决定,更无力承担的。

    而既然郑保国自己都定了这么一个调子,其他部门的领导也纷纷发言反对,他们都站在自己的立场出发,都认为雷光的建议太过于小题大做了。更有甚者,认为他提出这样的建议动机本来就不单纯——xt集团正在进行接班人的推选和认定,雷光的呼声虽然高,但他并没有必然的把握,他还必须吸引更多的眼球,为自己捞取更多的资本。

    雷光并没有因此气馁,等议论声稍稍平息了以后,说:“既然今天这么有幸能参加这样一个会议,并且能够发言,我就必须把我所学的,所知的事开诚布公的告诉大家。首先我们必须再次强调,我们这一次面临的感冒病毒,和以往我们曾经面临的各种传染疾病都有很大的不同。它的传染渠道更多,传染面积更广泛,虽然说目前的感染症状只不过是普通的感冒症状,好像即使不理它,过几天也照样会康复。但是对于我们业内人士来说,我们太清楚现有的抗生素对它完全无效意味着什么了。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也不是标新立异,但是我们如果还抱有以往那样的心态,一定会遇到更加猝不及防的况,但到那时,一切就都已经晚了。”

    陈副市长问:“更具体一些的建议是什么?”

    雷光说:“提高警戒级别是必须的,即使不能马上提高到红色预警,至少也要进入到橙色预警的状态。我们有一个初步的预案,现有的感染者,我们xt集团旗下的医院会竭力提供救助,但更重要的是,市民们需要大面积的接种抗病毒疫苗。现阶段只有我们的疫苗对该病毒具有足够的作用,对于体条件比较好的市民,我们的建议是尽可能远离公众场所,保持居住环境的卫生,而体质较弱者,尤其是老人和小孩,强烈建议接种我们的疫苗,并且购入相关的预防、监测和初期急救设备,我们的设备很齐全,而且正在开足马力生产,相信完全能适应广大市民的需求。疫苗和设备,我们都只收取成本费用,完全不以盈利为目的。”

    原来是这样啊?很多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原来雷光把况说得那么严重,原来陈副市长和他的一唱一和,最终的目的都在这里啊。不盈利?马克思他老人家早就说过,资本就是以赢取利润为目的的。也许xt会在疫苗和设备的单价上减低利润空间,甚至只是微利,但如果由市政府发布橙色以上预警的话,整个城市可能所有的人都会争先恐后的购买他们的产品。

    就算每一份疫苗和每一设备他们每样只赚10块钱,全市超过1千万人口,其实如果再算上流动人口的话还远远不止,但是这个数,他们就可以一次赚2亿。而类似的药品、疫苗包括设备,绝对不会只赚这么点,更不会一次就赚完,那么,他们将赚多少钱?不但赚钱,而且还能塑造出一个和市民风雨同舟的企业形象,这是花多少广告费都做不到的,这笔无形的资产,比他们赚钱的钱还要更多。

    事的本质,看来也很简单啊。

    可是,即使大家都看出了雷光此行的真正目的,却没有人能够马上站出来否定他的提议。因为即使xt集团要趁这个新型的流行感冒大赚一笔,这也是别人的专长和正当利益,更关键的是,目前整个卫生系统都没有能够正面对抗这种病毒的药品和措施,全国都还没有。即使有人从国外购入了一些针对比较强的新药,也没有走出之前陈副市长提到的那五国制药公司的范围,如果他们确实和xt集团组建了行业联盟的话,那么那些从国外购入的新药,最终又会回到xt上,并且,价钱还要贵得多。

    雷光说:“我知道大家现在想什么,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一次疫苗和救助设备的开发和投放,我们不但一分钱都不赚,反而还要因此而亏损。但这是我们企业回报社会应尽的义务,做这样的事,也是出于企业家的良知。”

    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很多人脸上都带着一种心照不宣的微笑,不管雷光说得有多好听,这个提议的最终决策者,最后都要落到赵阑干赵市长的头上来。

    基本上,大家也都认为,赵市长这个时候是不会,也没有必要断然拒绝雷光的。

    可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赵阑干把目光一转,看向林森,这个本市史上最年轻的副市长上,问:“你那几个案子的调查,有什么结果没有?”

    林森是主管公检法的副市长,一时间,大家都有些不明白,赵阑干撇开迫在眉睫的防疫问题不谈,突然岔开话题去问林森手里的案子,又是什么意思。

    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两件事之间,到底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传奇前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