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不该听到的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来过天涯 书名:传奇前夜
    “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只是无意识的……”该这样说吗?李斯特摇了摇头,不,真的男人,不解释。他伸出手来,在季忆愕然的目光里,轻轻的把手掌放在她的脸上,说:“我拒绝与我的学生谈恋,不过,我刚才说了,从现在起,你是我的老师。”

    季忆撇嘴笑了一下,说:“这倒是一个比较新鲜的追女孩的台词。”

    李斯特耸了耸肩,他现在疑惑的,是这栋别墅的主人,跟净土教又是什么关系。

    摆在他们前面的,是通道的出口,一道同样布满了灰尘的铁门。不知道铁门的那一边又是什么,是一条出路,还是更深的深渊?

    李斯特把应急灯交给了季忆,自己一手提着剑,一手用力的拉开了那道门。

    “嘎吱”一声,沉重的铁门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李斯特用了很大的力气,可是他发现铁门比他想象的要容易拉开得多。没有什么扑面而来的怪物,李斯特看到的,只是一座铁质的天桥。天桥下面,也并不是什么神秘的暗河,而是一间巨大的屋子。

    这个大屋子李斯特之前就曾经来过,那是别墅里的地下实验室,不过他是从另外一道门进去的。那时候,他并没有发现实验室还有这么一座天桥,或者说,这个天桥是进入实验室的另外一个通道。不过这个通道平时并不经常使用,甚至可能被人们忽略了,天桥与地下实验室的空间距离大约有9米,也就是两层楼多一点的高度,天桥的对面又有一道铁门,里面可能是能够通向实验室的楼梯,不过,远远看去,那道铁门却是锁上的。

    李斯特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实验室的使用者司徒教授并不知道别墅里还有这么一条通向实验室的通道,而这条通道说不上有多隐秘,因为它甚至都没上锁。司徒教授也许来到这里并不久,也许除了实验室以外的一切都并不关心,而实验室原本并不是实验室。甚至,他还觉得,这栋别墅现在的主人,来过和来兮兄妹,包括他们的家长,对这栋别墅的了解也并不多,他们可能只是拥有这个产业,后来又把它借给了司徒教授。在拥有这个产业之前和之后,他们也许都没有到这里来过。

    虽然李斯特从来不看什么惊悚片或者谋片,但是出于一种本能,在打开那道铁门以后,他并没有贸贸然的就走出去。相反,他慢慢的放下了十字剑,给季忆做了个手势,并且体力行的匍匐在天桥入口,慢慢的爬了过去。

    整栋别墅都断了电,实验室也不例外,不过,实验室里有独立的柴油发电机组,当别墅断电的时候,这个由电脑控制的发电机组就会自动运行,为实验室里提供必要的电力。而柴油发电机组正好位于天桥的下面,正是柴油发电机的噪音,掩盖了李斯特拉开铁门时发出的声音,而且因为位置的关系,李斯特和季忆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就被别人发现。而他们匍匐在那个天桥上,却能大致的看到实验室里的况。

    发电机组的电力主要供应实验室里重要的设备和电脑,照明反而是次要的目的,所以,此时实验室里的光线并不好。但李斯特和季忆还是看到,实验室里十分的凌乱,地上有很多摔碎了的玻璃器皿,还洒落了一地的纸张材料,不但如此,他们还看到有几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人倒在血泊中,有的还在痛苦的呻吟,有的看起来已经没有了气息。

    实验室里有人,偷听虽然是不礼貌的,但在这样的况下,贸贸然闯出去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难以预料的后果。事实证明,他一开始的小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当他和季忆爬到铁桥的中段的时候,他们听到了一段也许不该他们听到的话。

    “司徒教授,希望你不要在那么顽固不化,我不想用死亡来威胁你,可是如果你死了,你的一系列研究就半途而废,而且我想,也不会有人能继承你的学业了。”

    说话的人是个女人,从李斯特和季忆的角度,只能看到女人的背影,她的材似乎微微有些发福,而她的声音,听起来也差不多有四五十岁了。而她上虽然没有穿那种标志的长袍,但李斯特可以根据自己多次深入社区调研的经验判断,这个女人应该是净土教的成员,而且,应该还是比被李杰打死的刘妍级别更高的布道者,甚至可能还是担任着重要职务的神职人员。

    对于活动在本市的这个民间地下宗教组织,应该说李斯特是最具有发言权的。他了解他们的组织结构,在李斯特看来,李杰最开始追踪的那个向平,可以算作是净土教的分支六道骸在这个城市的代言人,或者总的决策人,他们还没有给自己安排正式的头衔,不过向平这个总决策人,至少相当于本市总会的会长。而出现在实验室里的这个女人,比刘妍那个布道者级别还要高一些,可以看做是区县分会的会长,或者总会决策层的成员。

    李斯特曾经化妆成信徒听过她的布道,所以对她的声音印象深刻,只是他没有能够得到她的个人资料,在他的调研报告里,只能用“神婆”作为她的指代符号。这个称谓比较土,不过,在李斯特看来,这个民间地下宗教组织本也是比较乡土的。后来李斯特才知道,人家不但不乡土,甚至还可以说是国际化的呢。

    李斯特和季忆不由得都紧张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偷听别人的谈话,不仅仅是不礼貌的问题,有的时候,还是十分危险的。尤其是,在实验室里还一片狼藉,有死有伤的况下。他们就趴在那个天桥上,既不敢爬向那个锁着的铁门,连退回去,也不敢轻易去尝试了。

    这时,他们听到司徒教授有些痛苦和愤怒的说:“不可能,我不可能把样本交给你,绝对不可能!”

    “哈哈!”那个“神婆”笑了一下,说:“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你忘了是谁给你提供资金,是谁给你提供原始样本,又是谁给你掩盖你那些丑事的吗?我是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才对你那么客气,你自己想想,如果我把那些事说出去,是谁的损失最大呢?”

    “你……”司徒教授看来是气糊涂了,激动得说不出话,反而是一连串的咳嗽,继而像拉风箱一样的喘着气,说:“你,你卑鄙。”

    李斯特和季忆对视了一眼——这样的台词未免太没创意了吧?

    “行了。”神婆收起了之前那种客气的语调,有些不耐烦的说:“别说那么多废话了,我这是给你活路,如果你自己想死,那也怨不得我了!”

    “不,不行……”李斯特听得出来,这是廖寂的声音,虽然因为角度的问题,他看不到廖寂的位置,不过他听得出,廖寂受了伤,声音听起来很虚弱,虚弱中还分明的夹杂着一种痛苦。廖寂用那虚弱的声音说:“不行,老师,不能把样本交给……他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神婆转过头去。把视线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呵呵一笑,说:“司徒教授,这就是你那个最得意的弟子是吧?说起来,这件事他也帮了不少忙是吧?要不是他有针对的给你找来了两份重要的样本,你的研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出结果的。为了感谢你的这位好学生,看来,我得帮他一把,别让他再这么痛苦了。”

    神婆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离她不远的一个穿着黑背心牛仔裤,露出一片肌疙瘩的猛男点了点头,提起了他一直握在手里的一把染血的砍刀。他没有马上行动,因为,神婆又把头转向司徒教授,说:“现在,你可以救他。”

    见鬼,这真是个恶俗的桥段,李斯特愤愤的想,要是他手里有把枪就好了。这个时候报警当然是来不及的,他的手机一开始就用来录音,现在想给李杰打个电话,可是,他发现手机完全没有信号。不知道外面的况怎么样了,不过,李斯特有种感觉,好像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而这里才是重点呢。

    李斯特看了看季忆,季忆也看着他,但是,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们谁也没说话,就这样对视了一会之后,季忆的眼里就涨起了泪水,她明白老师的意思,也明白老师留在这里的话,会有怎样的危险。同时她也明白,老师要的不是她在这里小鸟依人,哭哭啼啼的陪着他,他的眼神勇敢而坚定,他的笑,是那样的义无反顾。

    终于,季忆点了点头,她的泪水划过了秀美白皙的脸庞,她笑了一下,那个笑着流泪的容颜在一瞬间让李斯特停止了呼吸。

重要声明:小说《传奇前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