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我发誓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来过天涯 书名:传奇前夜
    桑蕾很少会看恐怖片或者惊悚片,不过,她知道,很多恐怖片的开头,都会有一个好奇心很旺盛的倒霉蛋因为控制不了自己而拉开一道他该拉开的门。

    正如她现在这样。

    当桑蕾鬼使神差的拉开最里面那间厕所的木门的时候,她看到的,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一对她来说过于宽大的病号服,坐在便池的抽水桶上。

    而让桑蕾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并且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的,是那个小女孩满脸流着脓水的疮疤,不光是脸上,她露出来的小手上,也布满了正在流脓的疮疤。那些疮疤看起来都已经深度腐烂了,上面爬着苍蝇,在桑蕾拉开木门的时候,整个厕间里都飞满了嗡嗡作响的绿头苍蝇。不但如此,小女孩上的那些疮疤还散发着一种很刺鼻的臭味。

    桑蕾后来才想明白,当时自己之所以会鬼使神差的拉开那道木门,就是因为她闻到了那股臭味。她那天早上有点伤风,本来是闻不到什么气味的。

    桑蕾的尖叫持续了长达20秒,后来她都已经叫破嗓了。所以,当她准备跑出去时,一转看到后竟然无声无息的站了一个女人,这一次她就没能叫出声来。那个女人离她已经很近,高高的个头,头发有些稀疏,看起来接近四十岁,很瘦,瘦得有点像传说中皮包骨头。

    那一瞬间,桑蕾觉得自己整个体都绷紧了,幸运的是,她还没有就这样僵住。不管那个女人是人是鬼,桑蕾一侧,脚下用力一蹬,从女人的旁窜了出去。当她冲到厕所门边的时候,迎面又出现一个人,也许是刚才用力过猛,也许是紧张过度,她突然腿一软,再提不起劲来,心想,完了。

    当桑蕾就要软倒在地上的时候,来人一把抱住了她,桑蕾只感觉到一个乎乎的体,还有一股浓烈的男人的气息。然后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呵呵,刚刚好,就像拍电影一样。”

    是李杰,桑蕾很想打人,不过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有一个并不算很宽阔,也不是十分有力,却充满温度和生命气息的体抱着自己,竟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不过,她马上想到了厕所里的那两个人,一蹲,很敏捷的从李杰的怀抱里脱离开来。

    而就在桑蕾准备对李杰说什么的时候,李杰已经一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后。不用她说,李杰其实已经看到了——厕所里的那个女人缓缓的转过了来,她枯瘦的脸上布满了紫红色的斑点,眼神有些呆滞,不过,她张了张嘴,声音嘶哑的说:“我的女儿病了。”

    “我知道。”李杰看着她,左手护着桑蕾,右手则放在了自己的腋下,他穿着一件夏威夷风格的花衬衣,里面还着一件白色的t恤,这样穿很,不过,可以遮住腋下的东西。

    “医生说是一种皮肤病。”女人说:“没事的,你们不要怕。”

    李杰的嘴角动了动,没说话。医生可能还拿不准这是什么病,可他十分清楚。他没有看到那个小女孩,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在他的记忆里,“审判”到来之前,末世病毒曾造成了很多人的死亡,医院对此束手无策。当时的报道不尽真实,为了避免引起大范围的恐慌,防疫部门虽然提高了防疫警报的级别,却没有承认有很多感染者死亡的消息。结果是,很多尸体被存放在医院的停尸房里,还有不少人虽然被送到了殡仪馆、火葬场,但他们的家人因为要向医院索赔而没有及时将尸体火化。

    后来,幸存者们经过研究,认为当时的高温和尸体处理不当,是导致病毒发生异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这也只是猜测,因为后来的研究者已经不可能返回灾难爆发的最初阶段来进行调查了,而且,这是个世界范围的灾难,这个原因即是有可信度,也只能是原因之一。

    李杰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拉着桑蕾走了。他不想开枪打碎那个女人的脑袋,因为至少在十天之内,即使她死掉,也不会爬起来咬人。或许他不该让桑蕾走进医院来,因为这时候,很多医院或多或少都接收了一些早期的病毒感染者。桑蕾或许会被那些感染者伤到,或许她也会感染。

    但是,如果她没有像李杰一样的免疫力的话,即使现在她没有感染,不久以后,她也同样难以幸免。

    “我被吓死了。”桑蕾就这么任由李杰拉着她的手,尽管他们俩的手心都已经全是粘糊糊的汗水,回到车上以后,桑蕾才用她已经有点嘶哑的声音说:“那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我想她可能是死了。她妈妈大概只是不愿意接受才那么说的,可那是什么病?看起来太可怕了。”

    李杰没有立即回答,在李斯特和边界疑惑的目光中,他一边发动了汽车,一边问:“你怎么跑到那么偏僻的角落去了?”

    桑蕾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哪里去了。说起来我还没怪你呢,我不就是去买个冰激凌,你用得着那么着急就把我扔在那不管吗?”想起来就觉得委屈,真的,要不是李杰那么迫不及待的就把她扔在一边,她也不会走到那里去啊。可是,李杰又有什么理由一定要那么在意她,要一步也不离开她呢?只是因为她漂亮?算了,桑蕾笑了笑,摇了摇头,不去跟别人计较,就是不跟自己计较。

    “对不起。”李杰踩了一脚刹车,把车堵在了医院的门口,说:“我发誓,以后我都不会把你扔在一边不管的,绝不,不管是遇到什么况。”

    桑蕾嘁了一声,李斯特已经在后边嚷嚷开了,说:“好酸,你谁呀?排队没有啊?”

    桑蕾本来也想这么说的,但是,当她看到李杰的眼神时,她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出口了。不知道李杰想起了什么,她只觉得,在那一瞬间,李杰的眼里充满了哀伤。是哀伤,是什么忧郁啊、悲伤啊、忧伤啊,痛苦啊那些词汇都远远比不上的哀伤,那哀伤,竟然穿透了她从来都风轻云淡,甚至可以说对很多不管奉承也好仰慕也好嫉妒也好仇恨也好都无动于衷的眼睛,然后竟然还在她的心尖轻轻的扎了她一下。尽管只是轻微的一下,却有一种清晰的痛的感觉。

    “太文艺了。”桑蕾笑了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笑,只是为了掩饰她心里那一点点乱。

    后面的喇叭按得震天响,一个人在大声的喊:“靠!奔驰了不起啊?有钱换成钞票堵在这里好不好?”

    李杰笑了笑,眼中的哀伤一闪而逝,油门一踩,吓得两个真准备来看闹的人赶紧往一边闪。这年头,宝马车撞人的事多了去,换一奔驰,效果应该也差不多的,说不定撞了人,还要告你弄坏了他的车呢。

    “你不是找什么医生吗?”边界及时的转移了话题,没有让车里那种有点文艺有点浪漫的气氛延续下去。虽然他不是存心要破坏李杰的好事,可是人的潜意识,都是希望这种好事会落到自己头上来的。

    “没在。”李杰说:“昨天就没有来,手机一直关机。护士小姐说,廖医生平时不会这样。”

    “so?”李斯特接着边界的问题又问了一句。

    李杰说:“so,凡是出现非正常、非常规的事务,你就可以拨打报警电话,市公安局离退休处就是传说中的杂务科。”

    “靠!你丫的讨打啊。”边界听出来,李杰所指的,是他们警队里的年轻人都当做大神的古裂,他也听说过,古裂以前所在的部门,全称是“非正常非常规事务应急处理办公室”,简称非务办,局里的伙计都戏称“废物办”。

    李杰说:“我们去他家里找他。”

    “什么事啊?”李斯特说:“坦白说从昨天到今天,我都不明白你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李杰没有回答,他已经从护士小姐那里打听到了廖寂的家。他没有林野那种本事——只要一眨眼,很多女人都会大脑当机,不过李杰用的是一种男女通杀的招式——他递给了护士小姐一卷红通通的钞票。

    “你叔叔那不着急吧?”李杰偏头问了一句。

    桑蕾耸了耸肩,说:“还好。”

重要声明:小说《传奇前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