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星期四地铁劫持案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来过天涯 书名:传奇前夜
    很公平。

    既然拿了不少重生的好处,自然也要担点重生以后才会遇到的风险。

    这么想只能是一种自我安慰,但是不这样自我安慰,难道拿石头去砸天?李杰想起来,这个“星期四地铁劫持案”,绝对可以称得上这个城市史上最为惨烈的惊天大案,虽然最后犯罪份子无一漏网,但是整个事件造成的伤亡和不良影响,一直到“审判”的到来,人们的视线才完全被转移。

    那一天,本来,李杰是没有乘坐这趟地铁的。

    李杰在读大学的时候,学的虽然是机械设计,可他也曾经参加过一次戏剧社团,还曾经登台表演过。当然,那是当时为了追一个外贸系的女生而不得不装出的文艺,也是他大学四年里唯一参加过的一次社团表演。他记得自己参演的是《俄狄浦斯王》,著名的古希腊三大悲剧之一,当然,他只是扮演了一个路人甲乙丙丁的角色,不过,大学时代唯一的一次表演经历,让他深深的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命运”的话,越想摆脱命运的人,像俄狄浦斯王那样,却越是深陷命运的泥沼。甚至还可以得出一种悖论,如果从知道命运的一开始,就选择了顺从而不是反抗的话,反而没有后面一次又一次的悲剧了。

    李杰这个时候想到这个古希腊悲剧,是因为他突然在想,自己带着重生的记忆回来,一门心思想要更好的保全自己,会不会反而使自己比记忆里挂得更早呢?

    比如现在,如果自己依旧是宅在租屋里吃泡面打网游,那么,就肯定不会遇上这次地铁劫持案了。

    地铁已经连续过了3个站台都没有停靠了,不但如此,行驶的速度似乎还越来越快。车厢里的乘客们开始觉得不对劲,有的人大声的叫骂,有的人试图去找乘务员,有的人在使劲的打电话,还有的人不安的走来走去。一种莫名的恐慌,很快就在车厢里像瘟疫一样的蔓延。谁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那种未知的恐惧感却越来越强烈。

    李杰坐在座位上没动,他不去想那个该死的悲剧了,他想的是,现在能有什么办法自救。跳车是不现实的,现在地铁运行的速度很快,他如果砸碎玻璃跳出去,那就是一个死字。

    光市的地铁修建得比较早,但是运营得比较晚。不知道是设计的问题,还是施工的问题,有一段线路,在最开始运营了一小段时间以后,却被废置了。当然官方并没有说废置,而且普通的市民也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线路,人们知道它,全是因为这个星期四地铁劫持案。当时劫车的匪徒挟持了程序员,让他更改地铁运行的线路,把这一趟地铁开到了那段废置的线路里,然后在那里发生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没什么办法,至少现在没有。

    李杰无法去消除车厢里的恐慌和动,他也没那个打算。而且,很快的,慌乱的人们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随着一声尖叫,车厢的两头分别走进一个人来。这两个人都穿着迷彩裤,战斗靴,上是黑色的背心,脸上涂着迷彩油,额头上绑着一条红布带。最最要紧的,是他们的手里拿着枪。绝对货真价实的枪,因为他们在走进车厢的时候,就开枪打伤了一个人。

    然后,一切动就都平息了。

    所有的人,都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地铁终于停了,但是人们不知道它究竟停在了什么地方。

    “各位,不用紧张。”车厢里的广播,传来了一个音域宽厚,可以去当歌星或者电台dj的男低音,如果不是此此景,也许会有人以为这是个愚人节玩笑。“我们只是为了求财,当然,也为了营救我的兄弟,才把大家请到这里来的。在我们达成目的以前,希望大家好好的配合,不要做一些无谓的举动,因为这会给你们带来很大的麻烦。也不要试图报警,我们已经跟警察联系上了。但是,他们来得越快,在座的各位也就死得越快,你们最好祈祷他们按照我们的要求行事,不过我知道,那帮家伙是从来不会顺从民意的。祝你们好运。”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呢?”

    李杰竟然听到边有人不解的问了一句。他偏头看了一眼,是一个穿着打扮得比较白领的年轻男人。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他,因为这已经不是智商的问题,而是,好吧这还是智商的问题,只不过nc到这个程度,李杰也只能说哥们你牛。

    “你猪啊!”那白领男边的一个时尚女很痛心的说:“我们被打劫了,这你都不知道?”

    “打劫?”李杰有些无语的想:“看来你也高明不到哪儿去啊。”

    相比之下,廖寂还算是比较镇定的,他举手对近处的匪徒说:“我是医生,你们刚才打伤的那个人,他在流血,如果不赶紧给他包扎一下的话,他很快就会死的。”

    李杰很佩服廖寂的勇气,但是,他不认为这是一个明智的做法。果然,那个匪徒把枪口对准了廖寂,恶狠狠的说:“呆着别动!少他妈废话!”他们这节车厢里,怎么也有百十来人,两个人看守这么多人,加上精神高度紧张,劫匪的枪口都微微有些发抖,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下意识的扣动扳机。

    过了一会,车厢里又走进来一个同样打扮的匪徒,不过,从这个匪徒前鼓起来的山峰看,这竟然是一个女匪徒。别的匪徒都是手里端着微型冲锋枪,而她在腰带上挂了两支手枪。虽然她的脸上也涂了迷彩油,看不出长什么样子,但材该翘的地方翘,该细的地方细,看起来也是相当不错的。她来,是命令靠窗的人把窗帘拉上,并且挂了车厢里的照明灯,启用了黄色的应急灯,而在她的指示下,两个匪徒都藏在了既能监视整节车厢,却不容易被外界发现的角落里。不但如此,她还在车厢里装上了炸弹。

    没有机会,李杰确定,现在没有逃生的机会。那两个匪徒的位置太好了,只要车厢里有什么异动,他们都能马上做出反应。不需要太精准的枪法,他们手里的冲锋枪只要扣动扳机,后果都是车厢里无辜的人质们无法承受的。李杰现在最怕的就是人群里有什么人乱动,如果因为牵连被乱枪打死,那才是最大的悲剧。

    当然,如果他现在有枪的话,他是有把握在匪徒来不及反应之前先行将他们击毙的。不,他的把握是建立在十年后,为第17战术机动部队指挥官的份上的,而现在,即使他的战斗素养跟随者他的记忆一起重生了,他也不敢保证现在这个体,能承担这样的能力。

    只能等待时机,他记得这个劫持案的匪徒除了要钱,还要求警方释放一个被关押的毒枭。现在,钱和人,应该都在路上了吧?等到警察赶来,等到混乱发生,等到一个逃生机会的出现。

    很快,空调也关了。空调关了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外面的天气本来就那么,在这种拥挤而密封的车厢里,人们本来就是高度紧张着的,空调一关,很多人迅速的就汗流浃背。车厢里的空气也迅速的浑浊起来,各种异味也在迅速的升腾。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两个小时,也许也只是几分钟。李杰在一片汗味、馊臭味、劣质香水味、体味等浑浊的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液体排泄物的气味。周围的人都嫌恶的捂着鼻子,寻找着臭味的来源。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年轻女人突然捂着脸失声痛哭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传奇前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