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魔族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金一一 书名:[修真]仙道茫茫
    还好这位古族老祖留下了一些修仙手札,这让若菡心里欣喜了一把,仙人的修仙道法,这无疑珍贵非常。

    “您看,这些灵药的年份足吗?”

    送药弟子看见若菡走了出来,表有些腼腆。

    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眼前的这位师叔,但每次见到这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小师叔,总能让他心跳加快。

    “嗯,年份够了,谢谢你。”

    “呵呵,能给小师叔做点事,是我的荣幸。”看着若菡,何铭笑得有些傻。

    “这个给你。”若菡说着,手上便是递出一瓶丹药:

    “这是结婴丹,对你应该是有些用处。”

    这弟子何铭对若菡的所托之事都是很尽心尽力,如今看对方即将要结婴,若菡自然不会吝啬送给对方一瓶结婴丹,如今,以她的炼丹之术,这些结婴丹可以说是举手之劳。

    让她满意得是,在古族的这一段时间,有了充沛的灵药供给,她的炼丹之术可谓是提升非快,体内的异火也是提升了好几阶,而她自的修为也是得到稳固,短短几年的时间,她的修为已经到了炼虚后期,眼前这些灵药正是她为进升合体所准备。

    “结婴丹。”听若菡这么说,何铭心中一跳,面露欣喜之色接着若菡手上的丹药。

    “谢谢小师叔。”

    对于若菡的赠药之举,何铭心中很是感激,虽然他自己也是准备了一些结婴所需的丹药,但是相比手中这瓶丹药,品阶自然是要低上许多,宗内之人都知道,眼前这位小师叔,怀异火,而且炼丹之术极高,出自她之手所出的丹药,其效力都是要比一般炼丹师炼出的丹药要高出二三层,药力更是精纯。

    “对了,前几天钟内声音大响,不知有何事。”若菡望了望天空中急速飞过的宗内弟子,一些不解问道。

    在古族内的这几年,宗内倒是很平静,并无发生什么事,只是前几的钟声,让若菡心里有些疑惑,这古族可算是这古界的第一势力,可以说,整个古界都算是古族所掌控,不知何事,能让这古族之人敲起大钟示警。

    “是魔族?”说到这里,何铭脸露怒意。

    “魔族入侵了?”

    这几年,若菡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些古族之事,这个空间虽说是古族所掌控,可是在边缘黑暗地带,还是生存着一些魔族,也不知道这魔族是怎么一脉的存在,只知这古族开劈以来,这魔族便是与古族之人同时存在,只是古族掌控整个古界,而魔族却只能伴黑而生,虽说偶尔有出现在古族的大陆上,但却也很少主动侵犯古族之界,只是这一次魔族入侵似乎不似以前。

    “这些天,宗内弟子似乎很多都出了山门,可是前往支援。”

    “嗯,这次魔族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跑出了暗黑结界,只是在短短的时间,已经占领了好几个国家,让宗内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宗内已经派潜了几位执事和弟子过去了,想来,应该快解决了。”

    “嗯,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若菡点点头,表示赞成,对于古族的势力,还是很值得肯定,先不说这几年已经飞升的那些古族修士,就是在这宗门内,也是有数拾位大乘期的修士坐镇。

    数拾位大乘期修士啊,想想,若菡都觉得可怕,数拾位大乘期修士,以这天地对古族的庇佑,破空羽化成仙那是迟早的事,只是这古族界也是特殊,不管即将飞升多少,这坐镇古族的修士期数量都是必须达到一定数量,若菡猜测,应该是这古族界特殊,对于大乘期修士及渡动期修士都有一定数量要求。

    若有修士想破空羽化,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位修士晋升大乘,这也算是对这个空间的保护。

    收了灵药,若菡就开始着手炼丹,在这灵气充沛的古族界,若菡觉得睡觉都是一种浪费,除了炼丹,若菡就是修行打坐,丝毫不愿浪费一丝一毫的空余时间,以若菡正似如花年龄,却不同于其他女弟子,只是一门心思的闭关修行,这种清苦的子,若菡过得极其满足,就连那古族掌教都称赞其修行之心坚定。

    之后,古族又是陆续派出了多批弟子去俗市驱除魔族,似乎这一次,魔族的进攻很是麻烦,死了心想要在这古族大陆占据一席之地,一批批修为到达元婴期的弟子都被派出历炼,偌大的宗门,在其修行的弟子少了一半不止,显得格外冷清。

    那个给若菡送药的弟了,也在那不久之后闭关突破元婴,在稳固修行后,也是去了俗市历练,想要在修行上更胜一筹。

    虽说是魔族对凡族的占领,是小打小闹,可是这场对战似乎比他们想像的要久很多,原来以为只要个把月就可以清理干净的魔族攻势,足足半年的时间,还是未将魔族打回暗黑界,其在俗世占的的领土国家越多,而且古族内的弟子也是损伤严重,特别是元婴弟子,其元婴都是生生被暗黑之力所吸食,无从进入轮回,可以说其手段极其恶劣,这也让古族掌教极为震怒。

    史书上虽然有记载这魔族曾经有大规模的入侵古界,但近千把年来,如此大规模杀伤还是第一次,这魔族生残忍,看来,这魔族是沉寂太久了,他们想打破这份平静。

    而古族掌教在震怒这后,直接派出了十来位长老,想要一举灭了这魔族一脉,只是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在古族派出了十来位修行达到大乘的长老参战时,那魔族竟然也是同时派出了数十位魔数大将参战。

    魔族有一王,其下便是大将,这大将一个个修为不低于大乘期修士,而因为他们功法冷邪恶,在对战时,防不胜防,有一个大将在对战时落于下方,竟然当着众修士的面生生将一国的凡人精血抽干,直接吞入腹中,施展出邪功,尽是将那位长老生生炼化收入其魔器中。

    一场对战,震惊古界。

    这时,古族之人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那位新任魔王发出诏令,他们也是这古族的修行者,有权居住在这片天地上,要求古族将这天下一分三份,他们要求占一份,否则他们血洗古界。

    其诏令让人发指,那位新魔王似乎为了证明其心之坚定,次,便是率领其手下诸多大将开始扫整片古界大陆。

    魔族之人生长于古界最是边缘地带,环境恶劣,妖兽众多,在暗黑地带成长起来的魔族之人从小便是与妖兽争食,与天地争命,其生存率本不高,可但凡其成长后,其战斗力都要比古族正常修士要更胜一筹,在加之他们修行魔族功夫,没有善恶之分,处事待人往往随而发,视人命为草芥,杀古族修士,吸食他们的精血,对魔族人而言,那是无比痛快的事。

    而魔族大将更是处事疯狂,但凡遇到打不过得,就炼化整城民众精血,以修魔功,实在不行得,就自暴魔体,死了,也要拉个陪葬之人,手段之狠毒,让古族修士每每想起,都是背后发冷了一片,和这些不怕死的魔族对打,古族修士着实头痛不已。

    天地间,风烟四起,整个古界似乎都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平静数千的的古界终于是变得不在安静。

    “没想到,这新任魔王如此狠绝,一个诏令,就让我古族弟子死伤数千,凡人国度的普通民众更是死伤数千万,只是,自这魔族出战以来,还没见过那新任魔王出手,想必,若他出手,死伤更是严重。”

    大上,一位长老脸色很是冰冷,不难看出,他心中那股难掩的怒意,古族一脉本注重弟了的天资优异,方可入宗成为古氏一脉弟子,如今数千弟子就这么没了,这怎能不让他心痛,真是恨不得将那些魔族生生剐了。

    “但是他所要求一分三天下,魔族占其一,这事绝对不能妥协。”

    “是啊,魔族生暴虐,其心可诛,绝对不许他们走出那片暗黑魔域。”另一长老脸色发黑附和道。

    “可是,魔族他们已经走出了暗黑魔域,不包括被他们生生炼化的凡人国度,他们已经占据了这古界大陆上的数个国家。”

    “只是这些魔族之人个个视命如草芥,那自暴的魔族大将可是已经有好几位了。”

    这个长老的话说完,大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魔族凶残,这是众所周知,只是这些魔族之人对自己更狠,只要一落入下方,为了不让对方拿下,不惜自暴魔体,虽说可以趁早乱夺舍一具驱,可随意夺取得驱,又岂能与自相比。

    再者,那魔功确实邪恶,竟然可以生吞婴灵化为精血供已始用,难怪开创这古界的始族将他们赶至了古界边缘暗黑地带,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只是这漫长的数千上万年来,即使任魔族自生自灭生长,这人口也已经达到了不想可像的地步,他们若想生存,除了自灭人口外,也就只能向外侵占。

    想到如此,大之上的人大概也能想到这些魔族之人个个为何如此不怕死,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资源,他们早晚都是死,既然都是死,他们自然不畏死亡,只是这一点,大家心知肚名,却没有一人提出。

    当年创建这古界的始祖既然将他们魔族赶至那暗黑之地,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肯定是有所想法,现如今,他们想要冲出这暗黑之地,自然是不许的事,再者,这魔族生残暴,今若让他们侵吞一国,他,必定覆灭整片古界。

    片刻后,古族掌教缓缓站了起来,发布号令:

    “刑一,你随我走一趟,我走后,司徒,你负责宗内事务,不得出错。”

    “是,掌教。”

    “是,掌教。”

    掌管戒律的刑一长老和掌管内阁事务的司徒长老听到掌教如此指示,纷纷点头答道。

    今,那山中的钟声又是重重敲响了。

    若菡缓缓的呼了一口浊气,服用了上一炉丹药后,若菡体内的灵内终是到了瓶口直接冲进了合体期,之后,她又趁着那股灵压未散,继续巩固自己的修行,让自己的合体初期达到大圆满,内视体内那残余的七彩仙石,若菡心知这七彩仙石的能量已经慢慢减少。

    正如未知老人所言一般,这七彩仙石的灵力能够提供她的修行至大乘期。

    不过若菡倒也不担心,就像玄夜所说得,这片古界受天地受泽,这里灵气充沛,在这里修行,绝对是事半多倍,有一天,她的修行达到大乘了,她大概就可以试着回到原来那片天地,现在想来,尽是如此怀念那张温暖又优雅的脸。

    那温暖的白上师兄,还有那头格暴躁的蠢龙,这么多年不见,白上师兄的修行一定也是提升了很多,那头蠢龙应该也快可以化形了。

    若菡想着,心思尽是有些远了。

    不知不觉,已过多久,不知道他们现如今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若菡不微微皱眉,这么多年来,玉精中一直安静,她的师傅未知老人一直沉睡,竟是没有传出一丝意识,想起当时未知老人的话,若菡心中隐隐不安。

    当年,未知老人说为了不引起这古族有心人的注意,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才进入沉睡状态,还让若菡不要找他,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在这族中已是没有任何危险可言,可他师傅未知老人却仍然沉睡,没有醒来的预兆,而且,在玉精中,他师傅的灵体虽然未泛散,但是其生息确是越来越淡。

    怎么办,越是想,若菡心中越是冰冷。

    这未知老人算是她唯一的亲人,亦师,亦亲人,如果未知老人不能醒过来,若菡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崩溃。

    这修仙路上不管多苦多艰难,她都可以咬紧牙关告诉自己行,告诉自己要努力,可若是她唯一的师傅,唯一的亲人。。。。。。。。。。

    她不敢想。

    不知不觉,她的眼睛又是湿了,她心知,她在害怕。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说,恢复更新了,谢谢大家的一路相伴。

重要声明:小说《[修真]仙道茫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