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客

    从十几年前开始,青山脚下的村庄里就流传着有关密林的传说。老一辈谈到密林总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并且严词告诫小辈们千万不要深入密林,那里面虽然毒蛇猛兽无数,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可怕的是林子里有传说中的鬼打墙,反正就是危险重重、有去无回。此后,村里的猎户们打猎从不进入密林,只敢在外围活动。

    这座没有丝毫名气的青山不高却很险,山下村庄的村民们无祖祖辈辈生活在青山脚下,却也是无法想象,就在他们视如忌的密林之后,有着一群高大神秘的建筑,那就是无名山庄。

    这无名山庄里仆从来往,井然有序中又弥漫着一股欢喜的气氛。因为山庄的大少爷和大小姐就在这几天要回来了。

    庭院里,一簇簇蔷薇开得正好,惜弱一淡紫色衣裙,手中飞针走线,一件白色的劲装逐渐成型。她嘴角挂着好看的弧度,心想着半个月前先后接到完颜顾和完颜薇分别送来的信件,估摸着两人也就在最近这几天到达,所以她要趁着他们回来前给做上几新衣服。

    家里养的做针线的绣娘不少,可也算是她做母亲的心吧,自从练成了这手女红的手艺,她就特别喜欢给家人做衣服,就好像把自己的关也寄予这一针一线中,对她来说,能给子女做衣服也是一种幸福。

    “来,快歇歇吧,你这几天就是针线不离手了,他们也不差些衣裳穿,还是留些给绣娘做吧。”完颜洪烈近来陪着惜弱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可是连着看她做了好几天的衣裳,却见没有一件是给自己的,于是开口说道。

    “绣娘做的怎么能和我这个亲娘做的比呢。都说慈母手中线,游子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果果出门走得急,我没来得及为她缝上一件,所以才这么久不回家,这次回来了可就一定得穿我亲手做的衣服补上。”惜弱头也没抬的说道。

    完颜洪烈觉得自己的地位直线下降了,前些年忙着朝中的事,经常出府,每次回府妻子对他都是照顾,无一不周到细致的。自从来了这无名山庄归隐后他陪妻子的时间多了起来,可是这一年来两个大些的孩子不在边,随着妻子越加的念叨,唯恐他们在外面受了苦,他也就越加的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心里涌上一股酸酸的感觉,逐渐扩散开来。完颜洪烈突然觉得院中太阳底下晒着的蔷薇花开得太多,花香太过浓郁令人心烦,手中的茶怎么这么苦,原来已经冷掉了。刚想叫人换茶才想起来,因为妻子不喜欢跟着一大群人伺候,他也想要和妻子独处,所以都让伺候的随从全都退下了。结果现在连个换茶的都没有。

    看妻子还在埋头做针线,全然没有发现他的况,完颜洪烈重重的放下茶杯,抬脚就走,茶也不喝了。

    惜弱抬起头看了一眼,完颜洪烈衣襟翻飞,似乎连背影也带着怒气,她笑了一下,又接着做衣服,心思从儿女转到丈夫上来,想着这些子因为拖了一年不见的儿子女儿要回来,她兴奋得是有些忽视这个男人了,可是他现在都会闹脾气了,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的,晚上可要好好地哄哄他了。

    到了晚上,惜弱亲手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再拿出早就为他做好了一衣衫,完颜洪烈果然消了气,至此以后越发的粘着惜弱了。惜弱有时候感叹,难道是因为卸下了王爷的份,所以可以不顾面子,脸皮变厚了。

    第二天早上,完颜洪烈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打了一趟拳法回来惜弱还起不来,就知道他为什么高兴了。当然,最后在惜弱的瞪视下,某个前王爷,现无名庄主颜烈,颠的帮着夫人更衣了。

    三之后的下午,完颜顾到达了,听说还带了贵客回来。惜弱和完颜洪烈急忙开了大门相迎,想着不知道这重要的客人是什么人,听说很的完颜顾重视。

    惜弱现在是庄主夫人,也不兴什么不见来客的规矩。所以夫妻二人见到这贵客乃是两个和尚外加一对农夫打扮的夫妻之后也不敢轻视,毕竟江湖怪异之人颇多,不能看表面,更不能看不起和尚,要知道,很多传奇高手可都是和尚打扮滴。

    “爹娘,孩儿回来了。”完颜顾见到爹娘很是兴奋,惜弱拉着完颜顾就是好一阵打量,见他除了带着赶路的风霜之色,倒是没有其他什么不好的地方才放心。

    “回来就好。”惜弱觉得自己眼睛有些湿润,忙拿了丝帕擦了擦,今天可得高高兴兴的。

    “顾儿,这几位是?”完颜洪烈可不能像惜弱这样,一上来就只顾着打量儿子。

    “哦,孩儿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孩儿拜的师父,法号一灯大师,这是孩儿的三师兄夫妻武三通和武三娘,这是五师兄,法号慈恩。”完颜顾把这几位客人一一介绍给爹娘。

    惜弱在听到一灯大师的时候就晕乎乎的了,后面几人的介绍、完颜洪烈与众人的寒暄她都没有听到。这个一黄色僧袍和尚居然就是有南帝之称的段智兴一灯大师,这可是天下武功登峰造极的五位高人之一呀。

    现在他居然成了自己儿子的师父,太不可思议了。最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就是天龙八部中段正淳、段誉等大理段氏一脉的后代呀,人家使的是一阳指,多具有传奇色彩呀。

    现在自己儿子变成了他的徒弟,那以后自己的孙子即便是不是杨过了,还是要和武三通家的武修文、武敦儒变成同门,扯上关系,真是猿粪啊。

    等到惜弱回过神来才发现她们都已经进了大厅落座,接着就听到一灯大师说:“施主可别再老衲脸上贴金啦,不过是练得几式家传武学,又得了挚友的先天功的传授罢了。”

    惜弱心想,他倒是谦虚,几招家传武学不就是一阳指吗,他说的挚友怕就是全真教的创派祖师王重阳吧,高手总是心心相惜的吧。

    完颜洪烈道:“犬子顽劣,何其有幸拜得大师门下。”

    一灯大师又说道:“说起来,倒是我们师徒有缘。我初见他使的功法与我所练的先天功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呼吸炼气之法,修炼至极处便可返后天为先天,其妙无穷。后来才得知这功法居然是庄主夫人的家传。真是世界之大,无其不有。后来更是机缘巧合,瘦了这个徒弟。”一灯大师的神色显然对完颜顾很是满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上一章后,蔷薇突然卡住了,酝酿许久才又接上。新的人物出现了,哈哈哈,完颜顾归入一灯大师门下咯。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