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云庄

    一辆外表普通内里却布置舒适的马车奔驰在官道上,一队骑马的精壮汉子看似与马车并行,只是散布四周隐隐形成护卫之势。

    马车驶过道路上的坑坑洼洼,一上一下的颠簸着,惜弱坐在马车里半边子靠在完颜洪烈上,此刻心里也随着马车起起伏伏,她们没有注意到往的晕车症状这次竟也一点也没有出现。

    疾行几,路上除非必要绝不停歇,经过陶都宜兴,很快他们便到了太湖边上。所以两人一阵商量,最后弃车换船,从护卫中选了两名凫水好手,黄昏时分一只不起眼的小船驶入太湖之中,往那探子回报中的怀疑重点归云庄而去。其余护卫安排在太湖边境小镇等候。

    完颜洪烈此行并没有带王府中招揽的江湖中人,因为他们知道,那些人不过是被利而来投奔于他,办些小事还尚可,可要遇到机密大事还是靠不住的,就像这次随完颜顾南下的几名武林高手皆一样失去踪影。

    不过他招揽那些人最大的目的是为了转移完颜洪熙以及其他兄弟的注意力。所以,此次随行的亲卫都是他的心腹之人,要不然他也不放心带惜弱一起上路。

    惜弱立于船中,入眼之处尽皆是空阔的湖水,虽是令人震撼的美景,但那不着边际的水却像一头怪兽的大口,好像随时都可能把她们吞没,给她带来不安全感,只是此刻迫切的心压下了对水的恐惧而已。

    小船在两名亲卫一齐扳桨之下,犹如离弦之箭出,他们方向明确,直奔归云庄而去。说起归云庄,在这太湖之滨是大大的有名,打听到他的位置并不艰难。

    夕阳燃烧了最后一点度,退出了地平线,湖上烟雾升起、渐浓,小船稍减了速度,兜兜转转终于见到了水洲的模样,那灯火通明的掩映下,即使是在夜色里,也看得清眼前便是一座大庄园。

    他们并没有在码头上停泊,而是绕到大宅侧面靠近。完颜洪烈怀抱惜弱还未等船靠岸,便双足一点,跃到岸上。两人转眼便来到庄前。完颜洪烈却停下脚步并不进入,而是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摊开,与眼前的地势相互映照。

    惜弱早就知道,此归云庄的庄主正是黄药师的徒弟之一陆乘风。而归云庄中房屋道路皆按奇门八卦而建,所以以为求稳妥的理由,事先让完颜洪烈多次派出探子打探地形、画出地图,要不然他们两个岂不是要在里面走迷宫。

    完颜洪烈看了一阵地图,又把这图塞进怀里,显然这图对于不通奇门八卦的两人作用并不大。二人相携从庄后围墙跳进庄中,惜弱看着沿途相同的房子亭台回廊,弯弯绕仍看得人眼晕。两人行一段路便觉迷了方向。

    “等一下。”惜弱拉住完颜洪烈,指了指头上,道:“我们到房顶上去看看。”

    完颜洪烈应,两人向上一跃,便见庄中建筑层层叠叠,任然看不清道路。此时见到一奴仆提着饭盒走过,两人对视一眼,轻巧的跟了上去。

    只见那奴仆在一间小屋前停下,屋前手中各执兵刃的两名大汉守卫,那奴仆进了屋内,只一会儿便提着盒子出来了。

    完颜洪烈在地上捡起两块碎石,接连掷出,那两门卫已经被点了道,‘碰碰’两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谁?”屋内传出一声问语。

    惜弱一激动就现出了形,这一声发问,分明就是她的小儿子完颜不破的声音。惜弱飞快的推开门,屋内亮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完颜不破苍白着脸色,半躺在上。

    “不破!”惜弱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快步奔到边半拥着完颜不破,见他虚弱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

    “爹,娘,你们怎么来了?”完颜不破一惊,恍若梦中,他生来锦衣玉食,从未吃过这些苦,此时一见对他疼宠非常的爹娘,这些子所受的委屈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一个倾泻之地,他扁起嘴巴,顷刻间眼圈就红了起来。

    “这么大的人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完颜洪烈见她们母子抱头痛哭,对完颜不破沉声喝道。

    可是这一喝却惹着子心切的惜弱了,只见她双眼一瞪,道:“怎么不能哭了,他今年才一十三,不是三十一?就算是三十一,我还是他娘。”

    这一眼可把完颜洪烈的骨头都瞪酥了,软言细语的哄道:“好好,是我不对,你快收了眼泪吧,看把孩子也逗哭了。”

    “呵呵。”完颜不破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现在确认不是在做梦,真好,爹娘是真的来了。

    “不破,快告诉娘,伤在哪里了?还痛不痛?”惜弱收了眼泪问道,摸着完颜不破苍白的小脸问道。完颜洪烈也在一边关切的注意着。

    “不重,不重,就是挨了一掌,受了些内伤。”完颜不破说道。

    “内伤!”惜弱惊呼,这可是可大可小的。她急忙拉过完颜不破的手腕一探,直觉他体内真元虽然自主运转,但每每流转到背部便速度缓慢,显然伤在背部,真元正在自行修复,以这恢复的速度,便可以看出前几天他是伤得有多重。

    “怎么伤得这样重,” 惜弱抬头对完颜洪烈道:“我要助不破运功疗伤。”

    “还是由我来吧。”完颜洪烈道。

    “不,我来,你只要守好别叫人来打搅了才好。”

    “放心,有我守着,不会有人打搅。”完颜洪烈道。

    惜弱不再说话,坐于上,运起真元,双掌抵与完颜不破后心,她们母子二人功力同出一脉,惜弱的真元轻易进入完颜不破经脉内,并未引起低阻,她的真元带着完颜不破的真元,加速循环运行,缓缓地修补滋润伤处。

    惜弱睁眼收功,已经是两个时辰以后了。桌上的饭菜早已冷掉多时,只剩那油灯还微弱的亮着。完颜洪烈听到动静马上过来关切询问。

    惜弱笑了笑表示没事了。完颜不破此时也睁开了眼睛,他脸上恢复了红晕,不复刚见时的病态般的苍白。

    “你再歇息一下,明天伤便可痊愈。”惜弱嘱咐道。

    “谢谢娘亲。”完颜不破笑嘻嘻的说道。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们本就是母子。”惜弱捏了一下这调皮小子的脸蛋儿。

    完颜洪烈这时问道:“你怎么会困在这归云庄,怎么受的伤,你大哥和姐姐呢?”

    “我和大哥、姐姐在苏州便分了路,大哥去办要事走了陆路去会宋使,姐姐带着小喜玩儿去了,我就带着从人卫兵,走水路。路过这太湖,竟遇到这归云庄的贼强盗,他们行使诡计,凿沉了船只,我们又不会凫水,掉在湖里水是喝饱了,劲儿也没有了,就都被他们给抓来了。”完颜不破可怜兮兮的说道,惹得惜弱又是一阵心疼。

    “那你又是怎的受的伤?”完颜不破不见他那可怜的样子,继续问道。

    说起受伤的事完颜不破便气得牙痒痒,说道:“本来抓了来后,我恢复些气力后便震断了上绑缚的绳索,逃了出来,结果这庄子也邪门,我怎么也没走出去,反倒是在这儿遇到了黄蓉那个臭丫头,又被她算计了一回,这我本来力气就恢复不多,她又招来人手,他们人多,我哪里还有力气对付,所以,就挨了一掌。”

    “又是黄蓉!”惜弱只觉得对黄蓉厌恶之极,她的宝贝儿子一遇到黄蓉准没好事儿,这难道就是八字犯冲。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来了,上一章被放在存稿箱居然好几天才发现没发出来,恩这一章一定要看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