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南下

    五月末的天气不冷不(热rè),脱下了厚重的皮袄大衣裳,人也仿佛变得松快了些似地。

    惜弱坐在桃园中心的观景亭中,看着浓绿细长的桃叶下掩映着数不清的青涩小果子出神,今年的桃花开了又谢了,新制成的桃花酒也埋好了。往年那三个闹腾的孩子像馋猫儿似地,总是趁她不注意偷挖出来尝新,只是今年这院子也冷清了。

    大儿子完颜顾按照原定计划率领欧阳克和梁子翁、沙通天、侯通海等人出使宋国去了;小儿子完颜不破养好伤后决定去找黄蓉一雪前耻,可是在大都寻找黄蓉良久也没有找见人,最后恹恹了几天,被完颜洪烈指派去和完颜顾一起出使大宋了;只是这兄弟两刚走的第二天果果和她的小丫鬟小喜就不见了,只留书一封,说是打算和那两兄弟一起去大宋见识见识。

    按说完颜顾兄妹三人资质甚好加上修习的心法非同一般,这就是一大底牌。而武功招式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佼佼者,却缺少了那种面对生死的对敌经验。何况中原武林高手如云,要是遇到那些前辈高人,他们也只有逃跑的份儿。虽然出门是作宋人打扮,但是万一金人的(身shēn)份暴露,也是一大麻烦,毕竟这时候的汉人普遍对金人抱着仇视的态度。

    惜弱本是不应该放心让她的三个儿女去大宋晃((荡dàng)dàng)的,事实上也她确实是担心得很,但总不能把儿女拘在(身shēn)边一辈子吧,多少事实证明,虽然大树保护了树下的小树免受风雨的迫害,但是这样的小树是永远也不能成长为参天大树的,如果大树一旦倒下了,小树将脆弱无比,经不起风雨。

    所以,她再怎么不舍得,也要让孩子们出去看看,离开父母的羽翼,他们才能真正的成长。总要叫他们知道这天有多大,地有多广吧。

    可是惜弱还是不放心,还好有暗卫不断地传回三人一路上的消息,知道他们虽然分作几路走,但都是平安无事,惜弱才能稳稳地坐着。

    眯着眼打量了暖暖的阳光,远处冬雪端着茶点正慢步而来,惜弱低头拿起针线,继续手中未完成的绣帕。一针一针细细的描绘出蔷薇的花瓣儿,惜弱仿佛又看到在她(身shēn)边痴缠撒(娇jiāo)的果果,她总是嫌弃自己绣的帕子没有惜弱做的精致,总是缠着惜弱把她的绣帕给她。所以只从果果走后的这几个月,惜弱总喜欢给她绣帕子,这样她一回来就有好多的帕子可用了。

    “主子,快歇歇吧,您都绣了好几箱子的帕子了,就算郡主回来也是要用上好些年了,到时候见您累着了,郡主可是会心疼的。”冬雪把托盘里的茶点放到桌子上,自然的走到惜弱(身shēn)后为她揉起了肩膀。

    说起惜弱(身shēn)边的四个丫鬟这些年也确实亲近衷心的、尽心尽力的,对于惜弱的脾(性xìng)她们也都了解,特别是她对府里三位小主子的疼(爱ài),那是她们都看在眼里的,所以知道怎么劝更有效。

    惜弱放下手中的绣绷,叹了口气,问道:“今天的消息传回来了吗?”

    “还没有。”冬雪自然知道自家主子问的是三位小主子的消息,于是答道:“主子放心吧,奴婢已经吩咐过了,信一送到,就立马呈上来。”

    “恩。”惜弱看看暖暖的阳光,却觉得(身shēn)上好冷,强自按下因为今天的消息迟迟没送来心中泛起丝丝的不安。

    “惜弱,休息吧。”完颜洪烈揽着惜弱的(身shēn)子,强硬的拉过锦被给两人盖上。

    “为什么今天没有消息,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惜弱问道,从上午到晚上,惜弱等了一天的消息任然没有送来,她心里的不安在一点点扩大,孩子长了十几年,可是真正完全离开她视线却从来没有过,这让她根本无法安静的入睡。

    “我已经派人去寻,明天就会有消息了。”完颜洪烈轻拍着惜弱的脊背,他当然明白惜弱的感受,毕竟那也是他的孩子,可是这种时候他只能更冷静。

    第二天任然没有消息,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完颜洪烈派去的人手找到了随完颜顾南下的众护卫的尸首,而完颜顾兄妹三人则是失去踪影,只能确认他们最后出现是在太湖一带。

    惜弱闻听这一消息后又惊又急,差点晕过去,只恨不得自己长了双翅膀可以马上飞过去。完颜洪烈也是惊怒交加,一叠声的吩咐备齐兵马,要亲自南下。

    惜弱初闻孩子不见的消息一时震惊,回过神来才发现完颜洪烈已经在清点兵马,那架势俨然就是要去打仗了似地。惜弱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谁说的,当看见一个人比自己更慌的时候,自然就不会惊慌了。惜弱现在就是这种(情qíng)况。

    别看完颜洪烈一脸冷静的大喝着点兵点将,其实这一番作为本来就是慌乱的表现。如果他冷静下来就会发现自己干了一件傻事,怎么能大张旗鼓的率兵南下呢。那并不是一个好方法。

    “不可!”惜弱阻止道,对上完颜洪烈疑惑的眼神,惜弱接着说道:“洪烈,难道你忘了顾儿此次南下的目的了吗?”

    惜弱知道,完颜顾这次南下虽然打着出使宋国的旗号,实则是因为近来蒙古的铁木真频繁异动,现在的铁木真虽然并没有历史上的成吉思汗实力雄厚,草原上也还没有统一,但却掩饰不了他对金国以及大宋的野心,虽然他的几次试探(性xìng)的出兵攻打金国都被完颜洪烈事先化解,单铁木真这一次又派了使者与宋国暗中接触,想要与宋国联合起来出兵,形成夹攻包围之势,攻打金国。

    而这些事(情qíng)都被完颜洪烈这些年埋在蒙古的探子探听到了,所以,完颜顾此次南下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蒙古与大宋的联合。而此时若是完颜洪烈突然挥兵南下,一面大宋必然会以为金国要攻打宋国,那么岂不是直接促成了他们和蒙古的联合,对自己不利,而另一面,完颜洪烈带着大军南下,岂不是给了铁木真攻打金国的机会。

    完颜洪烈显然也想到了这些,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冲动蠢笨之人,之前的慌乱也是因为太过担心所至。想通之后的完颜洪烈道:“好,那就带上亲兵护卫和暗卫各一队吧。”说完后,完颜洪烈看着惜弱犯了难,他既不想让她离开(身shēn)边一天,也不放下带她南下奔波。

    惜弱自然看出了他的犹豫,握着他的手,坚定的说:“我自然是要和你一起去的。再说了,没有你和孩子们,在这里我一天也等不了了。”

    “好。那就一起去。”

    虽然是匆忙出门,惜弱和完颜洪烈坐在改装后外表普通的马车,外面自有护卫驾车随行一路疾奔。

    一路上完颜洪烈凭着收集的信息,惜弱凭着回忆原著(情qíng)景,两人把目标锁在了太湖的归云庄。一行人向着目标直行。

    惜弱现在懊恼的不得了,因为她自己前世学游泳的时候呛过一次水,所以她害怕那种水漫进鼻子耳朵的窒息感而怕水再不敢下水游泳。

    而这一世(身shēn)在金国,地处偏北,她也忘了要教几个孩子游泳,也从未见过他们下水,所以,现在其实完颜顾三兄妹是不会凫水的啊。而那太湖至上,不会凫水,显然就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了。怎么不叫惜弱担惊受怕。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新的一年了,大家新年快乐哦。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