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府

    回到赵王府惜弱进了碧落阁的主屋便脱了外披风,抖了抖粘在上的雪花,回来的路上天就下起了雪,幸好屋里烧着火盆子,很是暖和。

    “王爷呢?”惜弱向捧着茶上来的雨问道。

    “府里来了客人,王爷正在宴客。”已经是妇人打扮的雨俨然是王府的女管家,她这些年一直作为惜弱的左右手,协助她打理王府事物。

    惜弱点头表示知道了,她只是习惯的问一问完颜洪烈的去处。谁知惜弱刚坐下喝了一口茶,完颜洪烈便急匆匆的赶来了。

    “惜弱,你回来了,怎么不事先派人来说一声,我也好去接你。”完颜洪烈走到惜弱近前,仔细的打量她,看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才满意。

    “听说你在宴客,怎的这么快便过来了?”惜弱问道。

    “宴客哪有接你重要,在说那不过都是些招揽来的武林人士,今天除了一个西域来的白驼山的少主欧阳克稍有份,其余的也用不着我亲自接待。”完颜洪烈说道。

    “欧阳克!”惜弱高兴的问道,进一步确认:“就是江湖五绝之一的西毒欧阳锋的侄子?”

    “正是此人。西毒欧阳锋没有子嗣,而侄子欧阳克便是他的传人,白驼山庄的少主。”完颜洪烈感叹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招揽江湖中人,虽说也来了好些人,可最为出名的五绝却始终是没有踪影,今天总算是见到西毒一脉的传人了。总算是不枉我派人多次去西域请人。”

    两人就分别这段时间的事说了一会儿话,完颜薇便来了。

    “郡主来了。”门口的丫鬟朗声禀报。

    “娘,娘,女儿来了。”完颜薇人未到声先至,她进来一见完颜洪烈也在,立马溜到完颜洪烈边,拉着他的手臂撒:“爹爹,这么久不见,女儿可想您了。”

    “哦,几月不见,爹的果果又长大了些,漂亮了。”完颜洪烈哈哈大笑道,拍着完颜薇的头,极为高兴。

    “哼,人家一直都是这么漂亮的。”完颜薇嘟着嘴巴不满的说道。

    “好好,爹的果果最漂亮了。”完颜洪烈一看女儿不高兴了,即便是知道她是装的,可他就吃她那,马上哄道,尽快转移话题:“这次你和你娘、弟弟一起回来的路上走了这么久,外面好玩儿吗?”

    “恩,可好玩儿了,我还买了好多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呢,还给你和大哥带了礼物,我马上去拿。”完颜薇说着急子的马上就要去拿。

    “不急,不急,礼物晚上再看不迟,爹好久没见果果了,先陪陪爹。”完颜洪烈拉住完颜薇,礼物什么时候都可以看的,都是女儿的心意。

    完颜薇一想也是,父女两又坐下说话,不过大多都是完颜薇唧唧喳喳的说着山庄的生活和路上的见闻,完颜洪烈和昔坐着听,有时候惜弱还会补充一些没说明白的地方,完颜洪烈也插上几句,有了完颜薇在,碧落阁很是闹。

    “对了,爹爹,女儿今天看到骆驼了,还是浑雪白的骆驼呢,高高大大的,长得可漂亮了,它的背上有两个高高驼峰,人就坐在驼峰中间,有两个驼峰挡着,肯定很安全舒服,对了,一看就比马儿还要舒服。”完颜薇跳起来在屋中间比划着,说道骆驼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很是兴奋。

    惜弱马上就联想到今天欧阳克一行人才到王府,他是白驼山庄的少主来自西域,好像就是骑骆驼的,难道果果是见着他了,可是完颜洪烈接下来的话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不就是几匹骆驼嘛,果果这么喜欢,爹给你弄几匹来就是。”完颜洪烈轻描淡写的说道。

    “真的?”完颜薇一听这话惊喜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爹说的话那还有假。”完颜洪烈假装虎着脸说道。

    “耶,爹爹你太好了。”完颜薇抱着完颜洪烈的手臂兴奋的跳起来。

    惜弱其实也想要骆驼啊,她长这么大,除了在上辈子在动物世界看过骆驼,还没有亲眼见过呢,特别还是全雪白的骆驼,更别说骑骆驼了,而且听果果说骑着比马舒服,说不定骑骆驼就不会晕了,谁叫她当年吃了晕马的苦呢。

    可是,惜弱虽然也很想要,但是当着女儿的面要求又有损她‘贤妻良母’的面子,恩,惜弱心里决定还是等晚上睡觉前再说,一定要完颜洪烈答应弄骆驼的时候顺便帮她也弄一匹。

    不多时完颜顾、完颜不破换好了衣服也来到了碧落阁拜,一家五口亲亲的说话,完颜洪烈突然对完颜顾说道:“顾儿,今白驼山庄的少主初到王府,晚上就由你代为父设宴款待。这次招揽的江湖人就由欧阳公子领头,其他的人若有不服,可以让他们当场比试,以武论高下。”

    “是,孩儿知道该怎么做了。”完颜顾自信的答道。

    “这个欧阳公子很有来头吗?”完颜薇好奇的问道。

    “妹妹可有听说过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吗?”完颜顾问道。

    “听说过的,据说二十多年前五人在华山绝顶论剑较艺,最后王重阳夺得了第一。”

    “正是。”

    “那和这个欧阳公子有什么关系啊?”完颜薇问道。

    “姐姐真笨,西毒欧阳锋姓欧阳,这个欧阳克也姓欧阳,他们当然是有关系的了。”完颜不破调皮的说玩,马上跑开,完颜薇可不是好欺负的。

    “哼,笑话,你道天下姓欧阳的都是一家子的啊,说不定此欧阳非彼欧阳呢。”完颜薇也反映过来这中间的关系,可还是嘴硬不认输。

    “好了,果果,这欧阳克的确是西毒欧阳锋的侄子。”完颜顾好笑的说道,准备看自家小妹的笑话。

    “哼,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仗着有个厉害的叔叔耀武扬威,谁知道他是不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呢。”完颜薇怀着怒火强自争辩道,她今天晚上倒要去看看,这个欧阳克到底是怎么样的。于是欧阳克被惦记上了,不过他大概会很欣喜被美人惦记上的。

    “欧阳克的家学渊源,据说已得西毒武功真传,武功深不可测。你可不要小看他。”完颜洪烈看出了完颜薇脸上的轻视,知道这调皮的小丫头准是打着坏主意呢,于是提醒道。

    可是他哪里知道,他越是这样说就越是挑起了完颜薇对欧阳克的好奇心。

    惜弱对欧阳克倒是没有什么恶感,甚至对于书中他那不幸的世和悲惨的结局还抱着同,但是她也没有想过要去结识帮助什么的,她又不是圣母,没必要去管不相干的人和事。

    “不破晚上也跟着你大哥一起去吧,你也该学着学着呢。”完颜洪烈转而对小儿子说道。

    “是,爹爹。”完颜不破高兴的答道。

    “爹爹,晚上女儿也要去。”完颜薇眼珠子一转,马上说道。

    “都是一群男人比划,你是个姑娘家去看什么闹。”完颜洪烈不许。

    “好爹爹,女儿最喜欢看人打架了,你就让我去吧。”完颜薇继续争取。

    “不许去。”完颜洪烈这一次非常坚决,一是因为那是一场男人的聚会,他的宝贝女儿生的这般漂亮,万不能叫那群江湖莽汉看了去;二因为晚上后面很可能会安排有姬人陪客,那些不堪的画面可不能叫他家的果果看了去。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圣诞节快乐!

    防抽,还是放在这里:

    回到赵王府惜弱进了碧落阁的主屋便脱了外披风,抖了抖粘在上的雪花,回来的路上天就下起了雪,幸好屋里烧着火盆子,很是暖和。

    “王爷呢?”惜弱向捧着茶上来的雨问道。

    “府里来了客人,王爷正在宴客。”已经是妇人打扮的雨俨然是王府的女管家,她这些年一直作为惜弱的左右手,协助她打理王府事物。

    惜弱点头表示知道了,她只是习惯的问一问完颜洪烈的去处。谁知惜弱刚坐下喝了一口茶,完颜洪烈便急匆匆的赶来了。

    “惜弱,你回来了,怎么不事先派人来说一声, 我也好去接你。”完颜洪烈走到惜弱近前,仔细的打量她,看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才满意。

    “听说你在宴客,怎的这么快便过来了?”惜弱问道。

    “宴客哪有接你重要,在说那不过都是些招揽来的武林人士,今天除了一个西域来的白驼山的少主欧阳克稍有份,其余的也用不着我亲自接待。”完颜洪烈说道。

    “欧阳克!”惜弱高兴的问道,进一步确认:“就是江湖五绝之一的西毒欧阳锋的侄子?”

    “正是此人。西毒欧阳锋没有子嗣,而侄子欧阳克便是他的传人,白驼山庄的少主。”完颜洪烈感叹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招揽江湖中人,虽说也来了好些人,可最为出名的五绝却始终是没有踪影,今天总算是见到西毒一脉的传人了。总算是不枉我派人多次去西域请人。”

    两人就分别这段时间的事说了一会儿话,完颜薇便来了。

    “郡主来了。”门口的丫鬟朗声禀报。

    “娘,娘,女儿来了。”完颜薇人未到声先至,她进来一见完颜洪烈也在,立马溜到完颜洪烈边,拉着他的手臂撒:“爹爹,这么久不见,女儿可想您了。”

    “哦,几月不见,爹的果果又长大了些,漂亮了。”完颜洪烈哈哈大笑道,拍着完颜薇的头,极为高兴。

    “哼,人家一直都是这么漂亮的。”完颜薇嘟着嘴巴不满的说道。

    “好好,爹的果果最漂亮了。”完颜洪烈一看女儿不高兴了,即便是知道她是装的,可他就吃她那,马上哄道,尽快转移话题:“这次你和你娘、弟弟一起回来的路上走了这么久,外面好玩儿吗?”

    “恩,可好玩儿了,我还买了好多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呢,还给你和大哥带了礼物,我马上去拿。”完颜薇说着急子的马上就要去拿。

    “不急,不急,礼物晚上再看不迟,爹好久没见果果了,先陪陪爹。”完颜洪烈拉住完颜薇,礼物什么时候都可以看的,都是女儿的心意。

    完颜薇一想也是,父女两又坐下说话,不过大多都是完颜薇唧唧喳喳的说着山庄的生活和路上的见闻,完颜洪烈和昔坐着听,有时候惜弱还会补充一些没说明白的地方,完颜洪烈也插上几句,有了完颜薇在,碧落阁很是闹。

    “对了,爹爹,女儿今天看到骆驼了,还是浑雪白的骆驼呢,高高大大的,长得可漂亮了,它的背上有两个高高驼峰,人就坐在驼峰中间,有两个驼峰挡着,肯定很安全舒服,对了,一看就比马儿还要舒服。”完颜薇跳起来在屋中间比划着,说道骆驼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很是兴奋。

    惜弱马上就联想到今天欧阳克一行人才到王府,他是白驼山庄的少主来自西域,好像就是骑骆驼的,难道果果是见着他了,可是完颜洪烈接下来的话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不就是几匹骆驼嘛,果果这么喜欢,爹给你弄几匹来就是。”完颜洪烈轻描淡写的说道。

    “真的?”完颜薇一听这话惊喜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爹说的话那还有假。”完颜洪烈假装虎着脸说道。

    “耶,爹爹你太好了。”完颜薇抱着完颜洪烈的手臂兴奋的跳起来。

    惜弱其实也想要骆驼啊,她长这么大,除了在上辈子在动物世界看过骆驼,还没有亲眼见过呢,特别还是全雪白的骆驼,更别说骑骆驼了,而且听果果说骑着比马舒服,说不定骑骆驼就不会晕了,谁叫她当年吃了晕马的苦呢。

    可是,惜弱虽然也很想要,但是当着女儿的面要求又有损她‘贤妻良母’的面子,恩,惜弱心里决定还是等晚上睡觉前再说,一定要完颜洪烈答应弄骆驼的时候顺便帮她也弄一匹。

    不多时完颜顾、完颜不破换好了衣服也来到了碧落阁拜,一家五口亲亲的说话,完颜洪烈突然对完颜顾说道:“顾儿,今白驼山庄的少主初到王府,晚上就由你代为父设宴款待。这次招揽的江湖人就由欧阳公子领头,其他的人若有不服,可以让他们当场比试,以武论高下。”

    “是,孩儿知道该怎么做了。”完颜顾自信的答道。

    “这个欧阳公子很有来头吗?”完颜薇好奇的问道。

    “妹妹可有听说过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吗?”完颜顾问道。

    “听说过的,据说二十多年前五人在华山绝顶论剑较艺,最后王重阳夺得了第一。”

    “正是。”

    “那和这个欧阳公子有什么关系啊?”完颜薇问道。

    “姐姐真笨,西毒欧阳锋姓欧阳,这个欧阳克也姓欧阳,他们当然是有关系的了。”完颜不破调皮的说玩,马上跑开,完颜薇可不是好欺负的。

    “哼,笑话,你道天下姓欧阳的都是一家子的啊,说不定此欧阳非彼欧阳呢。”完颜薇也反映过来这中间的关系,可还是嘴硬不认输。

    “好了,果果,这欧阳克的确是西毒欧阳锋的侄子。”完颜顾好笑的说道,准备看自家小妹的笑话。

    “哼,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仗着有个厉害的叔叔耀武扬威,谁知道他是不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呢。”完颜薇怀着怒火强自争辩道,她今天晚上倒要去看看,这个欧阳克到底是怎么样的。于是欧阳克被惦记上了,不过他大概会很欣喜被美人惦记上的。

    “欧阳克的家学渊源,据说已得西毒武功真传,武功深不可测。你可不要小看他。”完颜洪烈看出了完颜薇脸上的轻视,知道这调皮的小丫头准是打着坏主意呢,于是提醒道。

    可是他哪里知道,他越是这样说就越是挑起了完颜薇对欧阳克的好奇心。

    惜弱对欧阳克倒是没有什么恶感,甚至对于书中他那不幸的世和悲惨的结局还抱着同,但是她也没有想过要去结识帮助什么的,她又不是圣母,没必要去管不相干的人和事。

    “不破晚上也跟着你大哥一起去吧,你也该学着学着呢。”完颜洪烈转而对小儿子说道。

    “是,爹爹。”完颜不破高兴的答道。

    “爹爹,晚上女儿也要去。”完颜薇眼珠子一转,马上说道。

    “都是一群男人比划,你是个姑娘家去看什么闹。”完颜洪烈不许。

    “好爹爹,女儿最喜欢看人打架了,你就让我去吧。”完颜薇继续争取。

    “不许去。”完颜洪烈这一次非常坚决,一是因为那是一场男人的聚会,他的宝贝女儿生的这般漂亮,万不能叫那群江湖莽汉看了去;二因为晚上后面很可能会安排有姬人陪客,那些不堪的画面可不能叫他家的果果看了去。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