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少主

    初见少主

    茶楼上包惜弱母子两和乐融融,茶楼下,杨铁心父女以及郭靖和乌古论葛里一伙人斗得旗鼓相当,不分胜负,只是突然一个披灰色道袍,手中拿着的拂麈的中年道人突然加入战团,乌古论葛里等人迅速败下阵来。[http://www.beijingaishu.com]

    场外梁子翁、侯通海、彭连虎等人一间势不利,想要上前帮忙,但想起完颜顾的手段,又碍于他临走前的吩咐,只得按兵不动,眼巴巴的看着那一群人在中年道人的带领下迅速消失在街角。而吃了亏的乌古论葛里却向茶楼这边望了几眼,脸上虽然带着几块乌青,但嘴角暗笑,挥手间带着随从走了。

    且说完颜薇和完颜不破带了两名随从出了茶楼,本想去那比武招亲的闹之地看看,但转眼想到刚刚在茶楼上自己亲自试过的刚好可以看到那个闹的地方,自己两人如果凑上去,和在茶楼上看又有什么分别。并且他们的行踪岂不是时刻看在母亲和哥哥的眼里,那可就不好玩儿了,于是姐弟两各自选了两条和比武招亲相反方向的街道,各自带了一个随从分别一路行去。

    只见街道两旁红楼画阁,绣户朱门;高柜巨铺,尽陈奇货异物;茶坊酒肆,但见华服珠履。完颜薇从小在这繁华之地长大,虽说是王府女,不得轻易出门,可谁叫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儿,一家子人对她疼如珍宝,特别是完颜洪烈,经不起她的撒痴缠,倒也叫她在这街上走过不少回,所以完颜薇此时对这繁华景象并不陌生,但每一次见了都觉新奇无比。

    完颜薇在一小摊贩前停下,惊喜的看着摊上摆放的各种小巧物事,她伸出一只白玉般的小手,在一堆颜色鲜艳的络子里挨个儿的挑选,不经意间现出手腕上一只金丝缠绕而成的手镯,映着手腕越发白皙。

    摊主是一位面带笑容、和蔼亲切的大娘,见完颜薇只看不买也不生气,一直的招呼着完颜薇,而且看到完颜薇手上的金丝手镯后笑的是越发的亲切了。

    完颜薇挑了一阵,最后拿起一个大红色的络子问道:“大娘,这个多少钱?”

    “姑娘好眼力,这可是这里头最好的一个络子了,是我女儿亲手打的呢,我女儿啊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儿的巧手,瞧这颜色多喜庆啊吗,这一个啊也不贵,就二十文钱。”说着比了个二十文的手势。

    完颜薇听了笑笑也不搭话,只是好似随手在摊子上又拿起一个同款式的紫色络子,说道:“那这个呢?”

    “这个啊,这个便宜,只要十文钱呢。”那个大娘说道。

    完颜薇笑笑说道:“哦,那我要是两个都要了,大娘可得给我算便宜点儿,二十五文怎么样?”

    那摊主眼里闪过一道喜色,却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闷声想了一下,脸上装作吃了好大亏似的,一咬牙,说道:“成,二十五文,姑娘你拿走。”

    后面的随从想要上前付钱,却被完颜薇止住。她摘下腰上的一个荷包,只见荷包上绣着一对儿活灵活现的翠鸟,特别是那翠鸟的一对眼珠子,乃是用上好的宝石镶嵌而成,忒是精致无比,灵巧的拉开封口用的金丝带,拿出一小块银子给了摊主,找回一堆铜钱,也没见她细数,只是抓起胡噜一下全都装进那荷包里,直把那荷包撑得鼓鼓的,面上的翠鸟更显灵活了。

    手里拿着一红一紫两个络子,完颜薇心里开心极了,她生在王府,平时比这好上百倍千倍的络子她也多的是,可这外面买的图的就是一个稀奇新鲜,自然是不一样的。

    而且她还很享受讲价的乐趣,刚刚别以为她没看见,那摊主虽然掩饰的很好,却就差把她当肥羊宰了。现如今一个包子也才卖三文钱,这两个一般的络子却要三十文钱,她降下五文钱也不多,虽然五文钱对她来说就是毛毛雨,可也不能当冤大头吧。

    完颜薇刚刚转,忽然听得一阵悠扬悦耳的驼铃之声,就算是在这闹市里依然很明显。她抬头望去,只见二十多匹全雪白的骆驼从街道上过,每匹骆驼上都乘着一个白衣男子,只是他们个个长得眉清目秀,互相嬉闹间举止柔,声音清脆,明显是女做男装打扮。

    完颜薇出得府外也常有男装打扮的时候,所以才能一眼识破,见到她们也不觉得稀奇,只是坐在最前面的那匹骆驼上的明显卓尔不同,他是个真正的男人,而且这一群人是以他为首的。

    只见那人一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人,上服饰打扮,俨然是一位富贵王孙。可惜这样一个俊俏风流的男子,完颜薇只是略略打量了几眼,便把炙的目光集中到他座下的骆驼上去了。

    完颜薇长于金国,从未见过塞外的骆驼,特别是这些骆驼还全雪白,很是美丽。而人就坐于那两个驼峰只见,看起来很是稳当舒适,她羡慕的想着,要是有机会也要弄上一匹这样的骆驼骑一骑才好。

    这时候,一个满脸煤黑、衣衫褴褛的瘦弱少年在人群中神出鬼没,突然间窜进那骆驼群里,从那领头的白衣男子的坐骑边迅速闪过,那诡异的法,一看便知怀绝技,不是寻常之辈。

    这瘦弱少年正是做乞丐打扮的黄蓉,她此时嘻嘻哈哈的来回奔跑,后面是一个额上生了三个瘤的青脸瘦子在追,此人正是三头蛟侯通海。他是从比武招亲的那条街一路追着黄蓉过来的,手里着三个铜环的钢叉不断的向前刺着,当啷啷的撞击声配合着他的连声怒骂,却总是无法刺着黄蓉。

    “臭小子,哪里跑。”侯通海一路被黄蓉戏耍多次,也不管撞翻了好多人,只想抓到她,在她上戳上几个窟窿才好。

    “啊哟!”黄蓉哪有被追杀的惊慌,她一脸笑容,嬉笑着转头就跑。两人眨眼就追出去好远。

    完颜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只见那领头的白衣公子,雪白的衣摆处映着一个黑黑的五指掌印,很是显眼。她虽然一心观察骆驼,却看得分明,刚刚黄蓉路过的时候在那公子的衣袍下摆处抓了一把,又迅速的闪出好远。

    此时众人也发现了这个黑手印,那群女扮男装的白衣人个个满脸怒容,宝剑出鞘,就要去追杀黄蓉。只听那领头公子说道:“罢了,正事要紧。”

    “是,少主。”后众人答道,宝剑虽然收回,只是个个脸上都挂着不忿之色,心里暗暗地把黄蓉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白衣少主早就发现了完颜薇,见她秋波流转,晕,虽然年齿尚稚,实是生平未见的绝色,可惜美人不看他这个俊俏公子却盯着他的坐骑骆驼看,让他心里不知是失望多一些还是期待多一些。临走少主又望了完颜薇几眼后,带着众人一派潇洒的走了。

    完颜薇眼巴巴的看着喜的白骆驼消失在街角,心里很是失落,再也没有了继续逛街的兴致,带着随从径直回了茶楼与母亲哥哥汇合。

    待惜弱和完颜顾看到完颜薇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还觉得稀奇的,但也没有多问,三人又坐了一会儿,见完颜不破迟迟不归,于是遣了一名随从去寻到完颜不破,一行人回了赵王府。

    作者有话要说:防抽哦,,,,,

    茶楼上包惜弱母子两和乐融融,茶楼下,杨铁心父女以及郭靖和乌古论葛里一伙人斗得旗鼓相当,不分胜负,只是突然一个披灰色道袍,手中拿着的拂麈的中年道人突然加入战团,乌古论葛里等人迅速败下阵来。

    场外梁子翁、侯通海、彭连虎等人一间势不利,想要上前帮忙,但想起完颜顾的手段,又碍于他临走前的吩咐,只得按兵不动,眼巴巴的看着那一群人在中年道人的带领下迅速消失在街角。而吃了亏的乌古论葛里却向茶楼这边望了几眼,脸上虽然带着几块乌青,但嘴角暗笑,挥手间带着随从走了。

    且说完颜薇和完颜不破带了两名随从出了茶楼,本想去那比武招亲的闹之地看看,但转眼想到刚刚在茶楼上自己亲自试过的刚好可以看到那个闹的地方,自己两人如果凑上去,和在茶楼上看又有什么分别。并且他们的行踪岂不是时刻看在母亲和哥哥的眼里,那可就不好玩儿了,于是姐弟两各自选了两条和比武招亲相反方向的街道,各自带了一个随从分别一路行去。

    只见街道两旁红楼画阁,绣户朱门;高柜巨铺,尽陈奇货异物;茶坊酒肆,但见华服珠履。完颜薇从小在这繁华之地长大,虽说是王府女,不得轻易出门,可谁叫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儿,一家子人对她疼如珍宝,特别是完颜洪烈,经不起她的撒痴缠,倒也叫她在这街上走过不少回,所以完颜薇此时对这繁华景象并不陌生,但每一次见了都觉新奇无比。

    完颜薇在一小摊贩前停下,惊喜的看着摊上摆放的各种小巧物事,她伸出一只白玉般的小手,在一堆颜色鲜艳的络子里挨个儿的挑选,不经意间现出手腕上一只金丝缠绕而成的手镯,映着手腕越发白皙。

    摊主是一位面带笑容、和蔼亲切的大娘,见完颜薇只看不买也不生气,一直的招呼着完颜薇,而且看到完颜薇手上的金丝手镯后笑的是越发的亲切了。

    完颜薇挑了一阵,最后拿起一个大红色的络子问道:“大娘,这个多少钱?”

    “姑娘好眼力,这可是这里头最好的一个络子了,是我女儿亲手打的呢,我女儿啊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儿的巧手,瞧这颜色多喜庆啊吗,这一个啊也不贵,就二十文钱。”说着比了个二十文的手势。

    完颜薇听了笑笑也不搭话,只是好似随手在摊子上又拿起一个同款式的紫色络子,说道:“那这个呢?”

    “这个啊,这个便宜,只要十文钱呢。”那个大娘说道。

    完颜薇笑笑说道:“哦,那我要是两个都要了,大娘可得给我算便宜点儿,二十五文怎么样?”

    那摊主眼里闪过一道喜色,却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闷声想了一下,脸上装作吃了好大亏似的,一咬牙,说道:“成,二十五文,姑娘你拿走。”

    后面的随从想要上前付钱,却被完颜薇止住。她摘下腰上的一个荷包,只见荷包上绣着一对儿活灵活现的翠鸟,特别是那翠鸟的一对眼珠子,乃是用上好的宝石镶嵌而成,忒是精致无比,灵巧的拉开封口用的金丝带,拿出一小块银子给了摊主,找回一堆铜钱,也没见她细数,只是抓起胡噜一下全都装进那荷包里,直把那荷包撑得鼓鼓的,面上的翠鸟更显灵活了。

    手里拿着一红一紫两个络子,完颜薇心里开心极了,她生在王府,平时比这好上百倍千倍的络子她也多的是,可这外面买的图的就是一个稀奇新鲜,自然是不一样的。

    而且她还很享受讲价的乐趣,刚刚别以为她没看见,那摊主虽然掩饰的很好,却就差把她当肥羊宰了。现如今一个包子也才卖三文钱,这两个一般的络子却要三十文钱,她降下五文钱也不多,虽然五文钱对她来说就是毛毛雨,可也不能当冤大头吧。

    完颜薇刚刚转,忽然听得一阵悠扬悦耳的驼铃之声,就算是在这闹市里依然很明显。她抬头望去,只见二十多匹全雪白的骆驼从街道上过,每匹骆驼上都乘着一个白衣男子,只是他们个个长得眉清目秀,互相嬉闹间举止柔,声音清脆,明显是女做男装打扮。

    完颜薇出得府外也常有男装打扮的时候,所以才能一眼识破,见到她们也不觉得稀奇,只是坐在最前面的那匹骆驼上的明显卓尔不同,他是个真正的男人,而且这一群人是以他为首的。

    只见那人一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人,上服饰打扮,俨然是一位富贵王孙。可惜这样一个俊俏风流的男子,完颜薇只是略略打量了几眼,便把炙的目光集中到他座下的骆驼上去了。

    完颜薇长于金国,从未见过塞外的骆驼,特别是这些骆驼还全雪白,很是美丽。而人就坐于那两个驼峰只见,看起来很是稳当舒适,她羡慕的想着,要是有机会也要弄上一匹这样的骆驼骑一骑才好。

    这时候,一个满脸煤黑、衣衫褴褛的瘦弱少年在人群中神出鬼没,突然间窜进那骆驼群里,从那领头的白衣男子的坐骑边迅速闪过,那诡异的法,一看便知怀绝技,不是寻常之辈。

    这瘦弱少年正是做乞丐打扮的黄蓉,她此时嘻嘻哈哈的来回奔跑,后面是一个额上生了三个瘤的青脸瘦子在追,此人正是三头蛟侯通海。他是从比武招亲的那条街一路追着黄蓉过来的,手里着三个铜环的钢叉不断的向前刺着,当啷啷的撞击声配合着他的连声怒骂,却总是无法刺着黄蓉。

    “臭小子,哪里跑。”侯通海一路被黄蓉戏耍多次,也不管撞翻了好多人,只想抓到她,在她上戳上几个窟窿才好。

    “啊哟!”黄蓉哪有被追杀的惊慌,她一脸笑容,嬉笑着转头就跑。两人眨眼就追出去好远。

    完颜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只见那领头的白衣公子,雪白的衣摆处映着一个黑黑的五指掌印,很是显眼。她虽然一心观察骆驼,却看得分明,刚刚黄蓉路过的时候在那公子的衣袍下摆处抓了一把,又迅速的闪出好远。

    此时众人也发现了这个黑手印,那群女扮男装的白衣人个个满脸怒容,宝剑出鞘,就要去追杀黄蓉。只听那领头公子说道:“罢了,正事要紧。”

    “是,少主。”后众人答道,宝剑虽然收回,只是个个脸上都挂着不忿之色,心里暗暗地把黄蓉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白衣少主早就发现了完颜薇,见她秋波流转,晕,虽然年齿尚稚,实是生平未见的绝色,可惜美人不看他这个俊俏公子却盯着他的坐骑骆驼看,让他心里不知是失望多一些还是期待多一些。临走少主又望了完颜薇几眼后,带着众人一派潇洒的走了。

    完颜薇眼巴巴的看着喜的白骆驼消失在街角,心里很是失落,再也没有了继续逛街的兴致,带着随从径直回了茶楼与母亲哥哥汇合。

    待惜弱和完颜顾看到完颜薇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还觉得稀奇的,但也没有多问,三人又坐了一会儿,见完颜不破迟迟不归,于是遣了一名随从去寻到完颜不破,一行人回了赵王府。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