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后患

    惜弱母子两人温了一会儿,又逗了逗上的果果,惜弱便开始关心起完颜顾习武的事了。(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

    “顾儿最近学习辛苦吗?”完颜顾从这个月开始已经学习武艺,当然他还没有正式拜师,教他的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而是完颜洪烈招揽的一些江湖人士,在惜弱看来普遍的都是武功不怎么样的寻常人士,至少惜弱在雕中就从来不曾听过他们的名号。

    “孩儿不辛苦,那些招式没什么难的,孩儿一学就会,练武还好玩儿的。”完颜顾牛哄哄的显摆道。

    “你这孩子,不能因为很快就学会了就不认真练习了,还记得龟兔赛跑的故事吗?”惜弱眼见完颜顾骄傲的样子,就怕他养成自高自大的子,从而做事不认真。

    “记得,娘亲讲过。兔子虽然跑得快,但因为偷懒,却输给了慢吞吞的乌龟。”完颜顾低下小脑袋说道,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显然已经明白了娘亲的意思。

    惜弱把他拉到怀里,温柔的摸着他的头,说道:“记得就好,要知道成功是由一成的天分和九成的汗水决定的,你有很好的天分,可是如果不努力,照样不能成功的。”

    “知道了,娘。”完颜顾又闷闷的说:“可是那些师傅教的武功真的很简单,和我一起学的那群小侍卫,他们笨死了,学了好久都还学不会呢。”

    “顾儿千万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即便是他们笨得要命,但总有你还没有发现的优点。”

    惜弱这时候也想到了应该还在大漠的郭靖,他应该是和顾儿一般大小的,虽然笨得很,但是通过鼓励,又有一系列的奇遇,终于练成一代高手。就是那么一个笨得要命的人却间接的害死了聪明的杨康,所以惜弱怎么敢让他瞧不起笨人。

    “孩儿记住了。”完颜顾听话的点头。

    等到完颜顾走后,惜弱又想起丘处机那个隐患了。自从那天完颜顾突然说要习武,惜弱以为是丘处机找来了以后,她才细细去回忆原著中关于丘处机的细节。

    对于丘处机,那是个把自己作为正义的化,民族大义、道德规范的坚定执行者,他若是见到包惜弱心甘愿的改嫁,必定是要杀了她的,虽然她现在不知道自己的功夫与丘处机比起来孰高孰低,但就算是她比丘处机厉害了,那人必定也是个麻烦。

    本来丘处机在原著中只是一个再有个七八年才会出现的人物,惜弱虽然知道了他是跟随完颜洪烈派去运牛家村旧物的金兵才找到赵王府来的,她现在没有怀恋杨铁心,与完颜洪烈夫妻恩、琴瑟和鸣,完颜洪烈自然是不会派人再去找什么旧物了,而那把刻着郭靖的匕首也早已被她悄悄地埋了。

    既然在原著里,丘处机有全真教那么多帮手,可是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她们母子的下落,那么现在没有了那么重要的线索,就更不可能那么容易找到了。

    就算是见到了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认出来的。虽然,惜弱那一晚上对杨铁心的外貌只是匆匆一瞥,但还是凭记忆觉得完颜顾和杨铁心长得并不想象,反而更像她多一些。而她这几年来练习功法,面貌五官虽然没变,但是肤色气质却有了明显的变化,只是完颜洪烈相处,并不曾觉得突兀。

    惜弱担心的不只是丘处机,还有郭靖。完颜洪烈说起来也是郭靖的杀父仇人,而当年策划的牛家村事件其实说起来也并不是多么的天衣无缝,至少,还有一个段天德还知道内。想要平静的生活不被打搅,这些隐患怎么也要消除才是。

    晚上睡觉的时候,惜弱好像是无意间向完颜洪烈说起:“唉,你说我那个亡夫当年只是一个乡下人,却是怎么惹上官府的?”

    完颜洪烈抱着惜弱手臂一僵,瞬间又恢复了自然,说道:“听说好像是和勾结了什么贼子,意图不轨。”

    “啊,勾结,那岂不是还有同伙,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找来。”惜弱假装害怕的说道。

    “不要怕,惜弱,我定会保护你们的。”完颜洪烈马上说道,同时心里想,这事也不无可能,看来要加强惜弱和顾儿边的护卫了。

    “不过………”惜弱疑惑的问道:“不过,乡下人,怎么敢做那样不轨的事,唉,也不知道当年的事还有没有知道详细况的人,说不定有什么内呢。”

    完颜洪烈心头又是一惊,当年的事,知道内的出了他自己,还有就是亲自办这件事的那个宋朝官兵段天德了。他眼里闪过一道杀意,这件事是一定不能叫惜弱知道的,那么就只能叫那人再也不能开口了。

    “惜弱今天怎么想起这些事了?”完颜洪烈心里盘算好后,有些犹疑又有些慢吞吞的问道。

    惜弱早就想好了借口,所以毫不犹疑的答道:“只是今儿午觉的时候做梦,像是有好些血光在眼前闪,到处都是血,有一个男人拿着枪杀了好些个人,我猜他可能就是我的那个亡夫杨铁心吧,可是到处都是死人。”其实她刚穿过来的时候的确是看到杨铁心恶魔似地拿着枪杀了人了,而且后来也确实是做过噩梦的,那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杀人。

    “那只是噩梦罢了,都过去了。”完颜洪烈的手在惜弱背后轻拍,心里却想到,看来惜弱在那次变故中受了大刺激才失忆的,而且在她的印象里,杨铁心就快变成杀人狂魔了,这可正好啊。

    “恩。”惜弱整个人埋在完颜洪烈前,过了一会儿又说:“颜烈,我觉得自己好没用,都没有帮到你什么?”

    “怎么会没用呢?你看,这两年王府上上下下都是你在打理,我们名下的产业也都是你在管理,你这么能干,还为我生了那么聪明可人的顾儿和果果,惜弱,你可帮了我大忙了。”完颜洪烈一开始还正儿八经的说道,说到了后面,自己都笑了起来。

    自从大婚后,完颜洪烈就将赵王府和名下的私产通通都交给了惜弱打理,初时还怕她处理不惯,手把手的亲自教了,见惜弱很快上手,于是便放下心来。

    “可是,我不喜欢出门,不喜欢进宫,不喜欢和各位嫂嫂来往,不懂得与官员夫人来往…………”惜弱其实一直都知道,皇帝和元妃都不喜欢她的,而她作为赵王妃,也是做得是不怎么称职的,不能再政治上给完颜洪烈拉帮手,辅助他,可是,她没有野心,但她知道作为一个皇子该有的野心,完颜洪烈也有,甚至,他还颇得圣宠。

    “不喜欢就算了,你只要做你喜欢的事,其他的都交给我。”完颜洪烈其实对惜弱现在做的就已经很满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惜弱委屈自己去迎合别的女人,即使是为了他,也不可以。

    惜弱什么也没有说,但却是真的感动了,如果说刚穿越来的时候,弄清楚的自己的处境,她就打算赖着完颜洪烈,是因为初来咋到想找个依靠;后来是见到帅哥,还对她呵护备至,她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男人;那么现在,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他还对顾儿视若己出,对她更加的宠溺保护,惜弱上了这个男人。

    于是惜弱决定把自己的本事适当的透露一下,他们本来就是夫妻,相互信任就是基础。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