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

    惜弱想到这些心下稍定,对完颜顾问道:“顾儿,怎么突然想要习武了?”

    “孩儿今后要保护妹妹,当然要习武了。()”完颜顾回答得理所当然。

    “可是你怎么会觉得要习武才能保护妹妹嘛呢?”

    “因为爹爹就会武功,他抱着孩儿就能飞,很厉害的哦。”完颜顾眼睛亮亮的看着完颜洪烈。而完颜洪烈这时候也是一副骄傲的样子,显然很是满意完颜顾的崇拜。

    “不是因为遇到什么奇怪的人,要做你师父?”惜弱试探的问道。

    “什么奇怪的人啊,娘?”完颜顾疑惑的问道。

    “比如说,道士啊,瞎子啊,打扮奇怪的人啊之类的,有没有啊?”惜弱决定再说得明白一点儿,把可能的目标再缩小一点儿的问道。

    “恩,没有。”完颜顾想了想,摇头。

    “呼,那就好。”惜弱放心了,看来不是丘处机,也不是梅超风。

    “惜弱不用担心,我可是派了手好的亲卫跟着顾儿的,就是有什么怪人也是近不了顾儿的的。”完颜洪烈以为惜弱是担心完颜顾遇到什么奇怪的人被骗。

    惜弱见他这样理解,也不解释,只是心想,这王府的亲卫虽然对付些不会武功的老百姓是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对于那些武林高手来说,他们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来说也好不了多少啊,要不然,十六年之后,郭靖黄蓉以及一群江湖上的人,能那样在王府中来去自如吗。

    “那顾儿习武,谁来教啊?”惜弱问道。

    “这个我会派人去寻找的。”完颜洪烈答道。

    “哦,好吧。”惜弱其实对于能找到什么高手来教完颜顾是不抱希望的,反正他现在还小,不急。而且,她其实对于完颜顾学习什么高深的武功已不那么急切了,因为早在这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一件惊喜的事

    原来,完颜顾出生后不久,惜弱就发现小包子体内有气流涌动,开始还把她吓了一跳,后来细细查看,才发现小包子的呼吸和心跳频率居然和她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完颜顾和惜弱一样,每一秒钟的呼吸都在吐纳练功。

    惜弱对这一发现自然是开心无比的,都说胎儿和母体的呼吸心跳是一致的,小包子等于说是在娘胎里就学会了这无名的修真功法,生下来后练功就像是呼吸一般自然,而体内的真元也从在一步步积累,生下来体质就是上佳的,这样他以后学习武功也会轻松无比,别人也只是会以为他资质很好而已,不会有其他怀疑。

    所以,完颜顾小包子这么聪明,体又那么结实,甚至小小年纪便有了很大的力气,别人都以为那是天生神力,其实是因为体里有真元护体的作用,从娘胎里便在真元液中长大而已。

    有了真元护体,就算是再普通的招式,到了完颜小包子的手里都会有大效果,就像是一个内力高深的高手,即便是用最普通的招式,那也是高招了。所以,惜弱并不担心完颜顾的习武,也就不担心会有普通的师傅了。

    “对了,惜弱,我们该给女儿取个名字了。”完颜顾温柔的说道。

    惜弱闻言看向完颜洪烈,看他一副期待的样子,于是说道:“你是不是有了什么主意?说出来听听。”

    完颜洪烈眼睛一亮,兴奋的说道:“你觉得‘薇’字怎么样?”

    “薇,蔷薇的薇,呵呵,又叫满堂红,我喜欢,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字的?”惜弱对这个名字很满意。

    “诗经有云: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家靡室,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完颜洪烈用饱满的感念出这首采薇。

    惜弱听着完颜洪烈很有韵味的声音节奏,觉得很美,去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美,她在现代没有专门研究过诗经,采薇这一首更是不熟悉,所以这是她只是朦胧的听着。

    “好吧,大名儿就叫完颜薇了,那小名儿就我来取吧,恩,叫什么呢?”惜弱回过神来说道。

    完颜洪烈刚刚从‘采薇’的意境中出来,听到惜弱的话差点抚额,不知道惜弱这一次要给他们的女儿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希望不要太奇怪。

    “妹妹也要有小名儿呀?叫什么啊?”完颜顾睁着大眼睛等待着,心里矛盾着,既期盼妹妹也要和他一样,有一个难听的名字,今后就不能取笑他了,又希望妹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不要和他一样。

    “恩,就叫果果 ,果果,怎么样?”惜弱高兴的说道。

    “果果,好。”完颜洪烈一边嘴上叫好,一边心里美滋滋的想:果果呀果果,开花结果啊,这孩子不正是他和惜弱两人开花结的果吗,惜弱这小名儿取得实在是贴切啊。

    惜弱其实取这个名字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名字好听可而已,于是她抱着果果,开心的叫着,完颜顾也围着果果看,都没有注意到完颜洪烈充满意的小眼神,连寒冰都可以融化,要是惜弱看到了说不定还会打个冷战。

    转眼又是冬天,四个月大的果果还在与厚实的襁褓做斗争,惜弱轻抿了一口桃花酒,满口生香啊,浑暖洋洋的,舒服啊。自从出了月子以来,她终于喝道了眼馋已久的桃花酒以及其他的美酒,每天一小杯,美容又养

    “娘,您又在喝酒了,给孩儿一小杯吧。”完颜小包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惜弱自己晓得自己的听力强悍,一有人靠近必定早有察觉,只是这功夫现在对于完颜顾来说越来越不好使了。

    “小孩子不能喝酒。”惜弱就像每一次那样义正言辞的拒绝。

    “娘,那就一口,一小口。”完颜顾打着商量,眨着水润润的眼睛,越来越像桃花眼发展了。

    “那就一小口哦。”惜弱也不是真的不给他喝,毕竟这个酒喝了有好处,就是小孩子也同样适用的,只是不可多喝。

    “啊……..啊………呀……….”上的果果发出声音抗议了,好像她也要喝。

    完颜顾只得了小半杯,美滋滋的喝了,脸上升起红晕,但并不像第一次那样醉倒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千万不要鄙视蔷薇的取名能力,,,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