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王府的女人

    程夫人?刘夫人?惜弱想到这里的丫鬟打一开始就一直也是称呼她为‘夫人’,突然,她对夫人这个词很是膈应。(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难道这些人一开始就把她看成和那些女人一样,当成了完颜洪烈的某个女人?

    转头一想,她确实是完颜洪烈在外面带回来安置在这府里的女人,她怀着孕,还没有什么名正言顺的份,怎么能不让人家联想,只是惜弱这样越想越加气恼了,不仅是气恼完颜洪烈的,也气她自己。

    转眼那两个女人已经一摇三扭的走进了亭子里,见了惜弱也不说话,只是瞪着眼睛打量她。

    惜弱仍然坐着也不主动开口搭话,她是孕妇呢,大家又不熟,她也就不起相迎了。只是看到两人起初眼里闪过一抹惊艳,接着又换上一副鄙夷的神,让两人本来还算美貌的脸蛋儿显得粗俗了。

    这时,两人中的一人开口笑道:“程姐姐,我昨天就听闻王爷带了个女子回来 ,今一看,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哼,一副小家子气。” 刘夫人其实年纪并不大,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说是夫人,其实更像是个被宠坏的小姐。

    “呵呵,妹妹可不要这样说,毕竟我们都是王爷的女人,今后大家都是姐妹嘛。”程夫人一脸温柔和气的说道,只是惜弱却没有错过她眼底闪过的恶意。

    “谁和她是姐妹,哼!不过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宋人。”刘夫人不屑的嗤笑。

    “谁不知道往里王爷一向最疼妹妹了,只要妹妹说上两句,要什么还不是都任你。”程夫人显然很会捧着人,一边用帕子捂着嘴笑了笑这样说道,但是眼底却透露着淡淡的不屑。

    刘夫人听了程夫人的话很是得意,马上调转马头对着惜弱张狂的笑道:“不要以为你是王爷亲自带回来的就得意了,哼,这府里的女人哪个不是王爷宠过的,王爷也就是图个新鲜,等过几天,他就会回到我边,就再也不会记得你是谁了。哈哈…….”

    示威啊,狗血啊,惜弱想翻白眼了,虽然,那个程夫人貌似十分聪明的在挑拨那个刘夫人闹事,但其实两个都是愚蠢的女人,跑到她面前来又是一番表演又是示威恐吓,岂不知道有时间对付女人,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来对付男人。

    “雨,我们回去吧,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猫子,好吵。”惜弱淡淡的说道。

    “是。”雨本来一直站在惜弱后,现在上前两步,小心的扶着惜弱起

    刘夫人显然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儿,听了惜弱的话,又眼看她要走,气得她使劲的跺了一下脚,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惜弱吼道:“你………你这个、人竟敢骂本夫人是野猫子!今天,别想就这么走了!”

    惜弱眼睛微微眯起,感觉一股怒气上涌,她小时候父母也是待她如珠如宝,后来虽然过了好几年无父无母的子,但也从来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今天被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拦着看戏已属无趣,现在竟然还敢指着她的鼻子骂她。

    “啊………”刘夫人突然一声惊叫,收回了那根指着惜弱的手指,有另一只手握着。

    “怎么了?”程夫人见刚刚还颐指气使的刘夫人突然惊叫,疑惑的问道。

    “手指,好疼啊,像针扎了似地。”刘夫人一边叫疼,一边抱怨着,那眼睛都开始红红的泛起了点点泪花。

    程夫人见她叫的可怜,往刘夫人的手指上看,见她指的正是刚刚指着包惜弱的那根手指,上面一切如常,既不红也不肿,更没有什么针扎了的红眼,她心里疑惑,寻思着这刘夫人不会是装的吧,难道她平常的愚蠢冲动都是装的,为的就是使自己麻痹大意,恩,看来她还是得小心她为妙啊。

    惜弱在那个刘夫人惊叫的时候就猛然傻眼了,她刚刚好像做了什么,是什么呢?她怒气难消,一股气上涌,当时盯着那根手指只恨不得自己立时化东方不败,拿着绣花针当武器,狠狠地刺刺她那根嚣张碍眼的手指头,结果听见一声尖叫,就成这样了。

    难道,真的是她做的?其实她一直没有发现她有穿越附赠品——超能力了,眼光有杀伤力?

    刘夫人正捧着她的手指呼疼,程夫人若有所思,至于她们两人带来的丫鬟奴仆,自然是不敢有什么动作的,没人再拦着的惜弱带着雨从容的回了听雨阁的屋子。惜弱急于想弄明白她是否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打发丫鬟下去了吩咐不要打搅,她一个人呆在屋子里打算试试。

    盯着桌上的茶杯,恩,没反应!惜弱心想,可能是茶杯太重了吧,换一个轻的,目标换成了放在榻上的一方丝帕,可惜盯得眼睛胀痛的惜弱确定那丝帕绝对是一点反应也无。于是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惜弱趴在上提不起精神。

    看来她是没有什么超能力了,也是,能够穿越再活一次已是天大的幸运了,她怎么还不知足,还想要超能力呢,好歹,她还有一部修真功法呢。

    对呀,她有修真功法!

    想起来自己还真有一牛的功法,惜弱闭上眼睛,调整呼吸,慢慢的进入到修炼的状态,突然,她居然看到自己的体内了,原本的气流竟然凝结成了液体,沿着原本的轨迹在周循环往复,惜弱通过脑子里的修真功法一验证,发觉自己竟然已经突破第一层,达到了可以真元外放的第二层了,同时,她也可以内视了。

    惜弱的目光随着真元的游走新奇的看着自己体内的世界,真元经过心脏,来到了腹部。天哪,她看到了一团小小的球,透过一层隔膜,看到了一个小小胎儿,他五官已经发育,蜷缩着四肢,和她相同频率的心跳,共同节奏的呼吸。惜弱心底变得十分柔软,这是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