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七怪(二)

    惜弱正在努力减低自己的存在感,低着头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回忆剧,突然想到,不对啊,这江南七怪现在应该还没有开始寻找李萍,他们在这里,好像长子丘处机马上也会来,他们就是在嘉兴的一处酒楼里不打不相识,后来打的赌,两边分头寻找包惜弱和李萍的。(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

    江南七怪不认得她,可是那丘处机确是见过她的,要是现在被丘处机找到,他必定是会带她走的。丘处机为人迂腐、固执,跟着他能有什么好的,凭原书中他对完颜康的教导就看得出来了。

    完颜洪烈本来正听着那七个怪人说话,他心想这七个人虽怪,但都是有本事的人,招揽回去也是大有用处的人才,这时候他只觉得桌底下衣袖有什么拉扯,低头一看,见是一直雪白的小手拉着他的袖子,顺着一看,这小手的主人不就是边坐着的惜弱吗,只是她低垂着头,体似乎有些微微的发抖。

    “怎么了?”完颜洪烈焦急的小声问道。

    “我……我肚子……..肚子……难受……..”惜弱断断续续小声的说道,让自己的肩膀微微抖着,一手捂着肚子,尽量装着难受的样子,为了形象真,她头一次用了她体内的气流,硬是出一个脸色苍白外加头冒冷汗来。

    完颜洪烈见惜弱这样难受的样子急了,马上说道:“别怕,我这就带你去看大夫。”说完站起来,小心的扶着惜弱下楼,也不去管他刚刚还在想招揽那七个怪人了。惜弱感动的想,完颜洪烈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啊,她这招有用啊。

    到了楼下遇到一个口称“阿弥陀佛!”、形如槁木的枯瘦和尚,惜弱耳尖的听得楼上说:“焦木大师到啦!”想来这也是江南七怪约见的人,于是仍然低着头,加快了脚步,让完颜洪烈

    高大的体尽量遮住她,两人相携着出了酒楼的大门。

    刚刚出了大门不远,惜弱精神高度集中,小心打望,果然见远处有一个道人打扮的人往那酒楼去了。她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避过去了。

    “惜弱,怎么样?还难受吗?”完颜洪烈一脸担忧的望着她。

    “这会儿已经好多了。”惜弱让自己脸色恢复了些红润,微笑着接着说道:“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是先送你回客栈休息,再去找个大夫给你看看的好。”完颜洪烈虽然见她面色好些了,但还是不放心,两人回到客栈后他便让自己的亲兵去请了大夫来。

    老大夫给包惜弱把了脉之后一手慢吞吞的摸着胡须,一边摇头晃脑咬文嚼字,惜弱要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很健康一点事儿也没有,一定会以为自己有什么大事,还不得急死。

    完颜洪烈倒是很有礼貌很有耐心的听着老大夫慢慢的讲,直到最后老大夫说完才总结出包惜弱没有事,只是体有些弱,需要吃些强保胎的药物即可,完颜洪烈让老大夫开了药,他才让下属把人送出去,顺便抓了药回来。

    “我又没病,吃什么药?”等到完颜洪烈端着一碗黑黢黢的药,亲自送到她前的时候,惜弱很是抗拒的问道。

    “这是保胎药,吃了对你的体孩子都好。”完颜洪烈解释道。

    “我只听人说,是药三分毒,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才不要吃什么保胎药。”惜弱反正就是不吃,光是隔着老远,她就闻着苦味了,还想让她喝下去,没门。

    “你现在是没事了,可是下午在酒楼的时候你还肚子难受呢,为了孩子着想,你也要喝啊,乖,来,我已经叫熬药的放了不少甘草在里面,一点都不苦的。”完颜洪烈耐心的哄着。

    惜弱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她又不能告诉他她在酒楼里是装的吧,唉,一回来就把她安置在屋里,还不许她下,现在还守着她喝药,唉,还是喝了吧,反正她之前确实受惊劳累了,这保胎药有病没病都可以喝的。

    接过完颜洪烈手中的药碗,惜弱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她屏住呼吸,猛的灌了一大口。天哪,好古怪的味道,她想吐啊,可是完颜洪烈用一双期盼的眼睛正对着她坐着呢,她只能捂着嘴吞下去,把药碗还给他,她再也不要喝了。

    完颜洪烈眼里闪过心疼,也不强求了,把药碗放在一边,拿起一个装着蜜饯的小罐递给她,去去嘴里的味道。惜弱也不客气,接连吃了好几颗才压下嘴里的怪味儿,她想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这药味如此怪了,抽动着嘴角,对着完颜洪烈说:“下次记得不要放甘草了。”

    “好,不放!”完颜洪烈很无奈的答应。

    惜弱看他那无奈的样子心里偷着乐,其实,生病的时候有个人在边哄着吃药,让她可以任,可以撒,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幸福的享受,她已经好多年没有感受过了,那些年,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病了自己会吃药,因为,她没有任的权利,也不会有人心疼她。

    “我们什么时候赶路?”惜弱想起现在丘处机、江南七怪都在这嘉兴城中,他们还是早走为妙。

    “等你体好些了再赶路吧。”

    “我体很好,今天那个老大夫不是说了吗,我一点儿事也没有。我们还是快些走吧,这里还是大宋的地界,很是不安全。”惜弱一脸担忧的说道。

    “那好,我去安排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就走,你先好好歇息吧。”完颜洪烈答应后,看着惜弱闭上眼,渐渐呼吸变得轻缓,一会儿就睡着了,他才轻巧的关上门出去了。

    惜弱在听得他的脚步声走远后,才睁开眼睛,对完颜洪烈对她的好小小的感动了一下,然后又抛到了九霄云外,闭上眼睛练起功法来,只是外表上仍是一副睡得香甜的样子,谁又知道她睡着也在练功呢。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