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揭穿

    买了一堆衣服的惜弱一边心疼银子,一边吐槽这古代的衣服除了绣工好全手工制作以外,款式千篇一律也不怎么样呀。()接下来两人坐了马车,径去当地最大的“秀水客栈”住下,完颜洪烈仍然要了一间房。惜弱本想提醒他完全可以要两间的,不用担心她是不会跑路的。可是又想起他们这一路一直是假扮夫妻,要两间房岂不是一大破绽,于是也不再提。

    两人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完颜洪烈出去了一趟,又匆匆的回来,拿出他们一路上的包裹就是一阵翻检。惜弱看这形,走过去问道:“找什么呢?”

    “没什么。”完颜洪烈本来答道,可是看着惜弱蹙着眉认真的看着他,于是又感叹似地说道:“我们住进来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这包裹里的金银就不见了,嘉兴府的飞贼倒是厉害。”

    跟着他一起上来的店小二本来一直在门口探头探脑,这会儿好似听到了他们的话,冷嘲讽的说:“怎的?没有钱还敢来住店?”他的目光又在包惜弱的上转了一圈,说道:“这娘子是你原配妻子吗?要是拐带人口,可要连累我们呢!”

    惜弱倒是没觉得什么,她和完颜洪烈本来就是假扮一对夫妻上路,装的不像,被看出了破绽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店小二这话倒好似触动了完颜洪烈的某一根神经,他一个箭步就纵到门口,反手一掌,只打得店小二满脸是血,惜弱眼瞧着,地上那滩血里似乎还有几颗白白的东西,好像是牙齿。这让她感叹着完颜洪烈的手劲之大,但又一想,这是武侠世界,当然不能以普通人的眼光看待。

    半躺在地上的店小二捧住脸大嚷大叫:“好哇!住店不给钱,还打人哪!”完颜洪烈上前一步,在他股上加了一脚,店小二一个筋斗翻了出去。杀猪般的叫嚷着跑了。

    惜弱虽然知道完颜洪烈的份大有能量,但是现在毕竟是在大宋的地界上,他那个金国六王子的份只会是个麻烦。

    只一会儿,那个店小二就带着十来个地痞无赖又回来了,这群人虽然是枪抡棒、声势浩大、人多势众,但是以完颜洪烈的手,对付他们绰绰有余。打发走了这群流氓,小二又带着一群官府摸样的人前来,这次完颜洪烈报出了嘉兴府的知府盖运聪的名字,还拿了一封信出来作证,过不多时,盖运聪便带着几名衙役急匆匆的赶来了,瞧他对着完颜洪烈恭恭敬敬又是跪倒行礼,又是连连称罪的样子,惜弱便完全放下心来。

    完颜洪烈不耐烦,三言两语的打发走了这批人,只留下了他们献上的一包金银财物。那店小二见了这样的阵仗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由掌柜的领着过来磕头赔罪,只求饶了一条命,打多少板子股也是心甘。完颜洪烈也没有为难他,还给了他一小锭银子做赏钱。

    完颜洪烈见那些不相干的人都打发走了,却见惜弱坐在一边喝着茶,一边还津津有味的面不改色的看完了这一场是非。于是他走过去坐下,看着惜弱问道:“怎么,你就不好奇我那一封信写的是什么,能让他们对我这般恭敬?”

    “无论写的是什么,只要有用就可以了。”惜弱好笑的说道,心想这人也有趣,她不问不是正好合他的意吗,也免得他去想一个借口了。

    “哈哈哈,你说的很是,管它是什么,只要有用的就可以了。”完颜洪烈很高兴的附和,这时候楼下一阵疾奔的马蹄声传来,恰恰就停在了他们住的这家客栈门前。

    惜弱见完颜洪烈眉头一皱,猜想这人怎么一下又不高兴了,很快,一阵踏踏的脚步声上得楼来,他们的房门也敲响了。完颜洪烈坐着没动,只高声说道:“进来。”

    房门打开,进来数十个虎背熊腰,甚是剽健的大汉,从他们穿着整齐的款式,似乎是军服。见到完颜洪烈,这些人面带喜色,整齐划一的跪下行礼,口中统称:“王爷。”

    惜弱条没看着完颜洪烈,装作疑惑的样子,其实心想这下份要揭穿了吧,接着又想这些人的行礼是不是都是训练过的呀,好整齐啊,那磕下去得多疼啊。

    完颜洪烈冲他们摆了摆手道:“都出去吧!”众军士齐声答应,鱼贯而出。

    完颜洪烈刚刚就看见了包惜弱疑惑的神,现在看她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决定直说道:“刚刚那些都是大金国的精兵!惜弱,不瞒你说,在下的姓氏上还得加多一个‘完’字,名字中加多一个‘洪’字。在下完颜洪烈,大金国六王子,封为赵王的。便是区区在下。”

    早就知道他份的惜弱面上带着惊讶,却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怎么接下去,难道直接跟他说:‘放心吧,我不介意你的份,反正宋人金人对她来说都一样,还不都是中国人。’当然,虽然她就是这样想的,但绝不会就这样随便说出来的。

    完颜洪烈见她不说话,于是像是解释似地接着说:“我久慕南朝繁华,所以去年求父皇派我到临安来,作为祝贺元旦的使者。再者,宋主尚有几十万两银子的岁贡没依时献上,父皇要我前来追讨。”

    惜弱抬头直视他的眼睛,疑惑的问道:“岁贡?”

    完颜洪烈道:“是啊,宋朝求我国不要进攻,每年进贡银两绢匹,可是他们常说甚么税收不足,总是不肯爽爽快快的一次缴足。这次我对韩胄全不客气,跟他说,如不在一个月之内缴足,我亲自领兵来取,不必再费他心了。”

    “韩胄是谁?”惜弱觉得自己问的问题越来越白痴了。

    “是大宋的丞相。”完颜洪烈答道。

    “哦。”惜弱点头。她其实对宋朝的历史不是很了解,更别说这里是武侠的世界,历史上真的有没有一个叫韩胄的丞相她也不清楚,于是接着说:“那么这些金银其实是韩丞相派人送来的?”

    “惜弱果然聪明。”完颜洪烈开心的说道,“走,我给你买东西区,放心,这次送来的金银够用的。”

    惜弱有些脸红,难道上次被他看穿了,知道她心疼银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