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房睡

    惜弱这顿饭吃的很是欢实,大大的满足了这几少见的油水,谁叫她她是个无不欢的人呢。(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这一抬头,发现完颜洪烈居然盯着她看,难道她刚刚的吃相很难看?惜弱有些心虚啊,自己刚刚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于是夹起一筷鸡放进完颜洪烈的碗里,讨好的说道:“快吃啊,要不然可要被我一个人吃光光了哦。”

    完颜洪烈显然有些发愣,看着碗里的鸡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最后慢慢的夹起来放在嘴边吃了。这一下惜弱更心虚了,看看人家这做派,这吃相,多文雅,多好看啊。难怪他刚刚盯着她看呢。

    两人吃了饭,就要上楼回房歇息了。完颜洪烈走在后面吩咐小二拿了两捆稻草入房,等小二出去,他闩上了房门,从包袱里拿出一个青花小瓷瓶递给惜弱。

    惜弱伸手接过,疑惑的望向他,完颜洪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伤药,你把它抹在伤处,一两天就能好了,放心,不会留疤的。明天我去弄一辆马车,咱们再上路吧。”说完,他就急急的出了房门。

    惜弱拿着瓷瓶也有些脸红,毕竟伤在大腿根这样的隐僻处,被一个男人说起,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惜弱先是去闩上了房门,关上了窗,这才撩开裙子、脱下裤子查看伤处,只见白嫩嫩的皮肤上布着一片红肿,还好没有破皮,惜弱从瓷瓶里倒出一些膏状物,细细的抹上,一阵薄荷的清香让人精神一振,伴随着清凉的感觉,本来火辣辣的伤处倒是不那么疼了,看来,这瓶伤药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待到上完了药,惜弱又坐了一会儿,完颜洪烈敲门进来了,他把先前小二拿进来的稻草铺在地下,惜弱见他好像是要直接倒在稻草上睡,看了看上,说道:“颜大哥,上有两棉被,我用一就够了,你拿一去铺吧。”

    完颜洪烈也没有推辞,在稻草上铺了一张毡毯,那本来是他准备用来盖的,然后盖上棉被,对包惜弱道:“惜弱,安睡吧!”说着就自顾的闭上了眼睛。

    包惜弱坐着不自在的,一是因为自己睡,让别人打地铺,但是她又不可能喊人家睡,她睡地上,所以也只是分了一棉被给人家,心里却暗笑自己假好心;二是因为他们两个要在一间房里呆上一夜,虽然知道这完颜洪烈也不会强迫的对她怎么样的,但是毕竟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睡觉过,她觉得内心十分忐忑。

    和衣躺在上,惜弱摸了摸怀里的那把匕首,庆幸自己还没有把它丢掉,她想这一晚上不睡,干脆就练功好了,也尽快让自己有自保之力。她实在是看不惯自己现在这一副风都能吹倒的柔弱样子,何况,这是个武侠世界,没有武功防,总是缺少了那么一点安全感。

    惜弱睁开眼睛,发现外面天已经大亮了,显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她怎么睡着了呀?回想起昨晚上刚开始她是躺在上练功来着,然后浑暖洋洋的很舒服,接着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惜弱掀开棉被,查看了一下上的衣服,除了有些褶皱,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暗暗的舒了口气。又向昨晚上完颜洪烈打地铺的地方望去,发现地上已经干干净净的了。想来那人早已经起来出去了吧。

    惜弱下整装,发现屋角处居然有一壶已经打好的水,旁边还放着冷水和洗漱用具,看来是为自己准备的。她先用冷水漱了口,再往盆里加了一些水和冷水混合,试了试温度,待合适了才捧着水细细的洗了脸。

    刚收拾完毕,就有小儿来敲门来送早点进房。惜弱暗地里摸了摸肚子,闻着桌上传来的香味突然觉得好饿。完颜洪烈紧接着也进来了,小二把一碟碟早点从托盘上拿下来,小心的摆在屋中间的桌子上,然后就出去了。

    惜弱桌到桌边的凳子上坐下一瞧,早餐还丰富的,一碟鸡炒干丝,一碟火腿,一碟腊肠,一碟熏鱼,另有一小锅清香扑鼻的香梗米粥。两人也不说什么客气话,只说了几句睡得好不好之类的话后就开始吃起来。

    饭后完颜洪烈出房说是去准备马车和路上的用具了,小二又送来了一个包裹。惜弱看着这个包裹挑了挑眉,对着笑嘻嘻的小二问道:“这是什么?”

    小二说道:“这是相公今一早出去买来的,是娘子的替换衣服,相公说,请娘子换了再走。”

    惜弱想想也对,这古代也没个什么公路,就算是官道也是土路,骑在马上一跑,尘土飞扬的,要不是她有一个披风挡着,什么估计早就脏的不成样子了。

    等小二走了,惜弱才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是一很是素净的衣裙,白色的鞋子,白色的袜子,白色打底的裙子,只是镶着淡蓝的边,里面还有绣着兰花的内衣、罗帕、汗巾等物,这么一下来倒是齐全,比惜弱自己想的还要周到,只是怎么这一整下来都偏白色?囧,惜弱突然想起来,貌似,自己现在的份,是一个寡妇吧!

    待换上了这衣服,惜弱对着屋内的镜子照了照,恩,虽然不能照到全,但怎么越看就越显得她柔弱可怜了呢。不会就是那个谁说的,要想俏一孝吧?还好她这还不是全白,这衣服好歹还穿插镶嵌了些蓝色的边。

    又过了一阵,完颜洪烈回房,惜弱见他光鲜焕然,也是换了一衣服,这次他倒不是一黑了,深蓝色的长袍,腰间一条同色的宽腰带,下边缀着一个同色的荷包,鼓鼓的往下坠,估计里面装了有不少银钱。

    两人一阵互相打量,显然对各自的打扮都很满意。完颜洪烈护着惜弱下了楼,主要是那楼梯陡的,昨天她上来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她一个听着四五个月大肚子的孕妇,看着这陡楼梯就怕一不小心踩错一步摔下去,于是就只能让边的男人护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