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初体验

    出了院子后,完颜洪烈颜烈从腰间的一个荷包里摸出一锭银子给了这件院子的主人,牵了两匹马过来,惜弱一看,这就是他们的交通工具啊,怎么办,她不会骑马呀,更何况那天的马儿发狂带着她乱跑的形还历历在目呢,她现在对高壮的马有心理影。()

    完颜洪烈还是一黑衣,他看了看包惜弱,转从马上的一个包袱里摸出意见黑色的连帽披风来,递给惜弱,示意她披上。惜弱也不客气的接过披上,这早上还是有些凉的,虽然她不觉得冷,但是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怎么也要顾及着肚子的。

    完颜洪烈过来要扶她上马,惜弱定定的站在那里怎么也不肯挪动脚,看着完颜洪烈,摆出一个自认为是非常怯怯的表,问道:“我可以不骑马吗?”

    “不骑马我们走路吗?路程很远,你的体现在可经不起走长路。”完颜洪烈不赞同的说道。

    “那,那……”惜弱转动着灵活的大眼睛,使劲的想着借口,“你看这家人看起来也困难的,咱们留一下一匹马给他们吧。”

    “我们本来就只有两匹马,留下一匹我们还怎么赶路?”完颜洪烈无奈的说道,也不开口解释一般的农民拿马来做什么,还不如一头牛的作用大呢。

    “那,那我和你就骑一匹马好了。”惜弱咬着牙说道,虽然这就是她的目的,不想一个人坐在那恐怖的高头大马背上,但是别以为她没有看到完颜洪烈一边装着无奈,一边眼里闪过的喜悦的小星星。

    “那好吧。”完颜洪烈表示自己无奈的接受,快速的跟屋主交代了要送给他们一匹马,屋主虽然觉得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但出于又便宜不占是傻子的惯,立马又是弯腰作揖又是说着恭维话的高兴的道谢接受。

    这次完颜洪烈来扶惜弱上马,她没有拒绝了,坐在前面,很快就感觉到背上贴着一个膛。惜弱把体向前靠了一些,让两人不会离得太近。

    完颜洪烈回头再次看了看那间农家小院,脑子里又浮现出早上惜弱述说着自己理想中的院子的兴奋的形,心里默默念道:都会实现的…………

    他拉着缰绳,双腿一夹马肚子,马儿开始跑了起来。马一开跑,出于惯,惜弱体就往后一仰,不意外的撞在了完颜洪烈的膛上。而现在完颜洪烈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固定着惜弱的体,整个姿势就像是环抱着惜弱一样,十分暧昧。

    但是这时候惜弱也顾不得什么暧昧不暧昧了。耳边有风的呼呼声,像刀子似地刮在脸上可不怎么舒服,而且双腿内侧磨着马鞍上,渐渐的有些疼痛,体随着马的向前跑动还上下一颠一颠的,她觉得很不舒服,就像是在现代的时候晕车的症状一样。

    她觉得自己真是太悲催了,在现代的时候晕车,所以不大愿意出远门,总是喜欢宅在家里,现在穿越到古代,她居然晕马,还有比她更悲催的吗?

    惜弱把披风上的帽子戴上,只露出一个尖尖的下巴,把大半个子都包裹在黑色的披风里,微侧着体,整个人缩在完颜洪烈的怀里,她准备睡觉,虽然知道要在马上睡觉可不容易,但是还是可以闭着眼睛假寐的嘛。这可是她在现代二十年晕车所总结出来的经验,只要上车就睡觉,总能减轻一些晕车的症状。所以,现在对待晕马,她也是一个办法解决。还好她现在有一个人形靠垫,要是一个人骑马才是真正的悲剧。

    于是,完颜洪烈内心的小人儿漾了,天气美好了,下的马儿是宝了,就连路边的野草也养眼了。他觉得惜弱这样毫无防备的靠在他的怀里,说明惜弱对他也是有好感的,不,甚至是喜欢的,虽然她把他们之前认识的事忘了,行为有一些不一样了,就连气质也有了一些变化,但是这样很好,现在的惜弱不记得杨铁心的种种了,只是他一个人的了。

    不知道完颜洪烈现在正美得冒泡儿的惜弱还在感叹这个人形抱枕的温暖好使,只是有些硬硬的不够柔软,但是总比没有的好,所以她也就不抱怨了。

    惜弱对于他们骑马跑了多远的路程,马儿所跑的方向完全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他们早上出来的,现在太阳升到中间,虽然不,但已经是中午了。

    找了一处有水流的地方,完颜洪烈勒缰停下来,手利落的翻下马,再把惜弱扶下马。只是惜弱以前从来没有骑过马,现在还晕马,所以经过这一上午的折腾,本就难受。再加上双腿内皮肤火辣辣的疼痛,双腿都使不上力,要不是完颜洪烈一直跟在边,她真想找个隐蔽处翻开看看是不是已经红肿破皮了。

    下了马后站都站不稳的惜弱只好把全的重量都靠在完颜洪烈的上,慢慢的移到一块石头边上坐下,她才松了口气,她可不是故意扮柔弱吃完颜洪烈的豆腐的哦,虽然他是一俊男帅哥,但自己现在也是一美女不是,而且她是真的腿软啊。

    完颜洪烈感受着怀里空落落的有些失望,这一上午真是软香在怀,好不舒服,以至于刚刚看着惜弱走路都困难的样子他才想起自己的疏忽。他怎么忘了自己当年第一次学骑马的时候那磨破了一层又一层的腿内皮肤,虽然现在都有一层层老茧了,也不疼了。看着惜弱蹙着眉忍着痛的样子,他真想一把抱起她,把她送过去,这样她就不用使劲忍着痛的一步步走过去了。可是,不可以,那样鲁莽的举动会吓着她的,所以,他只有忍着。

    完颜洪烈把包裹从马上取下来放在惜弱的边,翻开包袱拿了张帕子到水边打湿了过来给惜弱擦手擦脸。他自己又回到水边蹲下捧着水洗了洗脸上和手上的灰尘。惜弱一边擦着脸和手,心里感叹真是个细心会照顾人的好男人。哪里知道因为对象是她,完颜洪烈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伺候人的事呢。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