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院子

    第二天一早,惜弱早早的起来了,她昨晚睡觉前仍按照所得的功法呼吸修炼,今一早起来果然神清气爽,全暖洋洋的。()

    坐在镜前梳妆,她也不再纠结于应该梳什么样的发型了,还是像昨天一样把两侧和头顶上面的头发合在一起,在脑后挽了一个髻,用木簪别住,再找了一条白色的布条,把余下的头在发尾处松松的扎在一起。

    打扮整齐后,惜弱想要出去看看,她来到古代已经三天了,第一天就在震惊于自己穿越中度过,后来惊马,她昏迷着直接就被送进了这个房间,又在上度过了一天两夜。打开房门,外面是一个小院子,虽然简陋但是打扫归置的很整齐干净,不远处还看得见一小块菜地,里面的长着绿油油的青菜,瞧得出这一家人也是勤快的。

    这一处农家小院地处偏僻,打眼也望不到其他人家,倒是站在屋前直接就可以眺望到不远处的大山,在清晨的云雾里显现出半个面貌,惜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觉得这儿的空气和现代果然是不同的,没有闷人的汽油味和其他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是淡淡的草木味儿,十分清新。

    完颜洪烈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看到安静的站在院子里,闭着眼睛,好像在陶醉体会着什么的惜弱,他也只是站在那里不动也不出声,不想打扰她。

    惜弱其实在完颜洪烈一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他的脚步声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完颜洪烈的呼吸声,只是她很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灵敏的听觉了。

    本来她闭着眼睛,只是想要感叹一下这古代环境和空气质量的上佳,特别是在这靠近大山的地方,但是正在体会着大自然的美好的她,渐渐感觉周围环境的空灵,远处的鸟叫声,唧唧咋咋的鸡叫声,牛的哞哞声,甚至不远处有人的说话声,她都听到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融入了自然。

    直到不远处的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最后在自己边不远处停下,她才从那种境界里脱离出来。运转了一下功法,感觉体里有气流在游走,她知道自己的功力有了进步,心里高兴极了,也就不怪打搅她的那个脚步声了。

    “颜大哥,你来了。”睁开眼睛,发现边不远处果然站着一个人,果然是完颜洪烈。惜弱绽放出一个开心的笑容问好,她本来昨天还在纠结着该怎么称呼的问题,可是昨晚上就想开了,既然自己有了失忆做借口,又不想再沿着包惜弱的格演下去,那么一个称呼有什么好纠结的,既然完颜洪烈对她介绍说他叫颜烈,那么,她就叫他颜大哥吧。

    不知道是被惜弱此时绽放的笑容迷住,还是被她的‘颜大哥’的称呼哽住,反正完颜洪烈怔了一下,才说道:“娘子,昨晚休息的可好?”

    “颜大哥,既然我都叫你大哥了,你就别娘子、娘子的叫了吧,你说之前我救过你,现在你又救过我,我们也算熟人了,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的,我叫包惜弱。”惜弱不想他每次都是娘子娘子的称呼她,因为她每次听到都觉得内心抽搐,联想无数,毕竟,现代人都知道娘子的另一层亲密暧昧的含义。

    惜弱看到完颜洪烈的眼睛好像闪了一下,就听他笑着说:“好吧,我也不客气了,惜弱,你刚刚在做什么呢?”

    “刚刚?”惜弱捂着嘴笑了一下,“我在感受这里自然的美好啊。”

    “这里不过是间乡舍,简陋的很。”完颜洪烈毫不掩饰自己最这里简陋条件的鄙视,也是,住惯了皇宫内院、高门大户的金国六王子,怎么会看得上一间普通的乡舍呢。

    “这里的确是是有些简陋了。”惜弱点头赞同的说道,这里没有自来水,用水还要靠人力挑水,很不方便;这里没有电,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没有电话,更何况是最不可或缺的电灯了。当然,很是简陋。

    惜弱接着不知道是对完颜洪烈还是对自己说道:“我就想以后有机会的话,自己也要亲手布置一间小院,院子的篱笆边上种上一大圈蔷薇,要有风车,可以自然引水,要有竹林,可以观赏又可以挖新鲜的竹笋…………..”

    惜弱说起自己理想中的小院的设想来滔滔不绝,眼神发亮,小脸红扑扑的,双手比划着,好像处他地,完全忘记了边还站着一个完颜洪烈,也不知道是完颜洪烈太没有存在感了,还是在惜弱的潜意识里太没有威胁感。

    等惜弱说完了歇口气,觉得嘴巴有点干才发觉自己好像连续不断的说了很久。这一停下来,才发觉自己对着完颜洪烈说了些什么,她怎么把自己在古代想要的家的样子说给他听了呢,可能是在这里除了完颜洪烈,她谁都不认识,也没什么人能说得上话了吧,反正说完后她就觉得有点尴尬啊,哈哈。

    完颜洪烈好像看出了她的不自在,眼睛望向远处高耸的大山,主动转移话题说道:“外面道上官兵都已退了,咱们走吧。”

    “好啊。”惜弱也不问是要去哪里,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个古代一片陌生,去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反正她也就是认识完颜洪烈一个人,又仗着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所以,跟着他走就是了。

    完颜洪烈显然对包惜弱的反应很是满意,走出院子去了。

    惜弱也没有什的么行李,那天晚上走得很匆忙,包惜弱出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现在她上唯一一件算得上是属于包惜弱的东西,恐怕就只有怀里一直藏着的那把手柄上刻着郭靖两字的匕首了。

    其实,要是可以的话,惜弱想把这把匕首也仍掉。因为它是一件十分具有剧效应的东西,在原来的雕剧中也是多次出现,这就是一件麻烦物品。可是,惜弱摸了摸肚子,这是属于孩子的东西,还是先留下,以后再决定怎么处理吧。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