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也是练功

    再次醒来顾惜发现自己睡是在柔软温暖的上,迷迷糊糊的望着头顶上的青花布帐,想着自己这是真的穿越了吧,呵呵,她现在就是包惜弱了。(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乃们懂的,下文开始称包惜弱)

    包惜弱慢慢的偏过头,挂起的帐子不能阻挡她的视线,只见不远处的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下,一个黑衣人坐在桌边,好像是发现她醒了,轻轻的走过来低声问道:“睡醒了吗?”

    包惜弱本来游离的视线集中到说话人的脸上,只见这个青年男人二十来岁的样子,眉清目秀,鼻梁高耸,长得十分俊美,现在会出现在这里的也就是完颜洪烈吧,可惜她现在觉得头昏脑胀,浑没劲,实在是没有精神观看帅哥。

    完颜洪烈见包惜弱虽然睁开了眼睛,但人却是迷迷糊糊的样子,居然怔怔地看了自己一小会儿,好像打量够了,也不理他,只把脑袋缩回被子里。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包惜弱,不,应该是他本来就不怎么了解包惜弱的,只是初一见面,包惜弱便救了他一命,那美丽的容貌,温柔婉约的气质,再加上善良的心地,在他心底留下了深刻的一笔,所以他忘不了了。他完颜洪烈为大金国的王爷,历来就不相信什么不劳而获,他相信想要得到就要靠自己争取,于是就有了牛家村的那一夜的变故,虽然她受了些惊吓,但是,看吧,那些讨厌的人都消失了,现在她不就在他边了吗?

    弯起嘴角,完颜洪烈轻轻地拉开些被角,伸手在包惜弱额头一摸,随即邹起了眉头,轻声自语道:“烧得好烫手。”重新帮包惜弱把被子捂严实,完颜洪烈快步走了出去,一会儿后带着个大夫走了进来,给包惜弱把脉看病。

    包惜弱虽然烧得迷糊,思维反应缓慢,但其实还是有些感觉的,她感觉到被子被拉开了,感觉到额头上有些冰凉的手,很舒服,感觉到他细心捂好了被子,感觉到手被拉出去,又放回来………..

    慢慢的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只是脑子开始疼起来,那种疼,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使劲儿的往脑子里转,疼得她好像灵魂也飘出了体外,晃晃悠悠的她好像又回到了现代,还是她的那个小窝,父母早年去世,留给她的全部财产都在这个小屋里,上随意的放着她最的布偶熊,桌上摆着她的工作工具和精神食粮笔记本电脑。

    此刻电脑屏幕还亮着,上面是她触电穿越前正在看的一部修真小说,女主的生活有了转折点,她刚刚得到了一部修真功法,虽然功法只是一个呼吸法门,在那样一个到处都是法诀、飞剑满天飞的世界里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看多了这类小说的她知道,这部功法必定是大有来头。

    本来一般小说中的功法什么的也都是由作者自己虚构的,但是这时候屏幕上的功法却描述得极为详细,她不由自主的看着书中功法的描述,不知不觉的的沉迷其中,好像那些个文字转眼就变成了图案形状,一个个都转进了她的脑子里,让她越来越舒服。

    岂不知道这时候发着高烧,睡在古代的包惜弱的体也随着那功法的节奏呼吸起来,在体内形成一个生生不息的循环,借着体内由于怀孕正好生出的先天元气,将她体内的污浊之气缓缓排除,快速的改变着她的体质,同时先天元气越来越多,也绕着腹中胎儿的体转悠着,一丝丝的渗进了胎儿的体里。

    而在边时刻关心照顾着包惜弱的完颜洪烈这时候也放下心来,因为包惜弱的烧开始退了。

    一觉醒来的包惜弱上黏黏湿湿的,嘴里也是苦苦的,想来是被喂了中药,觉得很不舒服,撑起体半坐起来,隔着青花帐子看看亮起的油灯,映出一圈圈昏暗的光线,想来外面正是晚上,看来她并没有睡多长时间。

    低头突然发现手上有些脏兮兮的污迹很是奇怪,又一想,她穿越来的时候是正是晚上,包惜弱跟着杨铁心一路逃命奔波,她后来又被抓着坐了好长时间的马,这儿都是些土路,马蹄践踏,路上灰尘飞扬很重,她上自然也很脏了。

    只是这完颜洪烈带的一行人想来都是男人,也没有女人会给自己换衣服洗洗,也幸好是这样了她的衣服都还很完整,只是她现在看着脏脏的很不舒服,又觉得上难受起来,看来还是自己动手洗洗才好。

    包惜弱掀开被子下,有些奇怪大病一场的自己体居然很是轻松,一点也没有生病后的虚弱感,顺利的在底下找到了一双绣花布鞋,包惜弱准备下

    “你醒了吗?好点了吗?怎么起来了?快躺下!”青花帐子撩起,一个男子声音轻轻的响起,虽然光线昏暗,但是包惜弱还是分辨出来这就是她上一次醒来后看到的那个帅哥,想来就是完颜洪烈吧。

    “我没事,只是上不舒服想要洗洗。”包惜弱顺口就答道,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时候是包惜弱,完颜洪烈是个陌生人,她一个弱女子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是应该问这是哪里,他是什么人,杨铁心怎么样之类的问题才正常吧。

    “你的病才好一些,快不要动,我叫人把水打进来。”完颜洪烈好像并不奇怪,反而嘴角含笑,就连眉眼都是笑意,说完转出了房间,包惜弱听到他的声音,是在外面吩咐什么人打水和准备些衣服什么的,她又奇怪自己的耳力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连这么远都听得清楚。

    不一会儿就有人把一个大大的浴桶抬了进来,惜弱听到连续三桶的倒水声,之后那人就退了出去,惜弱刚想下出去洗洗,这时候又有人推门进来了,之后是完颜洪烈的声音:“水已经准备好了,小地方简陋,娘子将就着洗洗吧,衣服就放在屏风后面的架子上。”说完就自动的退了出去,关好了门。

    惜弱有些傻眼,完颜洪烈怎么叫她‘娘子’,她下走到门边,把门一阵反锁,才想起来宋朝的时候好像就是这样叫的,什么张家娘子,李家小娘子的,很平常啊。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