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转换

    顾惜有些迷惑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一群穿着古装的人拿着原始的刀枪在混战。(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一片混乱的场景,传入耳中的是嘶鸣的马声,刀剑的碰撞声,打斗的怒喝声,还有惨叫声……..,这些声音好像隔着一层膜,很遥远,又像是就在耳边。顾惜完全分辨不清是怎么回事?她刚刚明明是在家里上网啊。

    当时看小说看得正高兴,却突然发现电脑屏幕正中间居然有一片污迹,她还用手去擦了擦,只是一阵麻痹,后来………..后来怎么了?对了,后来她眼前一阵昏暗,再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的混战场景了。

    突然,又是一声惨叫传来,顾惜一看,一个高大的男人手持一柄长枪,把一个官兵打扮的人刺了个对穿,噗的一下,长枪拔出,鲜血便喷了出来,得老远。顾惜一瞬间瞳孔放大,想喊却觉得嗓子被什么堵了,喊不出来,只是心里一个念头转动:杀……杀人了…….

    只一会儿,刚刚还在混战杀了人的男人大步跑到她边,双手抓着她的双肩,咬着牙说道:“惜弱,大哥已死,我无论如何要救大嫂出来,保全郭家的骨血。要是天可怜见,你我将来还有相见之。”

    说完不舍的放开双手,一抹脸上的汗水、血水,握着手上的那柄长枪,往前急奔,可是奔出数十步却又回头直向她望了一眼,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顾惜还在琢磨刚刚那个男人的话,感觉手里紧握着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把绿皮鞘、金吞口、乌木的剑柄的匕首,印着雪地里的光线,顾惜好像看见两个繁复的文字,不知怎的,她脑子里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两个字就是‘郭靖’,来不及细想,后一阵骂骂咧咧和杂乱的声音越来越大,顾惜想着匕首可以防,就急忙将它藏在衣服里,才一转,接着手上一痛,她已经被两个男人抓了起来,推上一匹马,后坐着一个男人,把她牢牢地固定在马上。

    听着呜呜呜的号角声,坐在马背上的顾惜已经有点回过味儿来了,这场景太真实,手上的疼痛还在,还有她上的衣服,突起的肚子,以及怀里的匕首,她确确实实是换了个地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看来,是碰上穿越了,还是穿越到古代了,更是穿越成一个成为俘虏的古代孕妇上了。要说起来不是她反应太慢,而是份转变的太快。任谁一眨眼的功夫边的事物完全转变,也需要一个适应的时间的。

    她现在该怎么办,反抗?瞄了瞄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儿,再对比了一下那几个粗壮的官兵打扮的男人,还是算了吧;跳马?不可能,这马虽然跑得不快,但是好高,她怕疼,更何况她现在还大着个肚子,虽然是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孩子,但好歹现在还是她上的啊,要好好保护。

    好在,这些官兵言并不无礼,甚至言语举止之间还颇为客气,顾惜这才稍稍放心,看来是不会杀了她的,这些人对她这么客气,至少她现在是没有生命危险。

    她现在有时间就开始想自己是谁了?刚刚那个男人叫自己“惜弱”,还有怀里的匕首上‘郭靖’两个字,无不在说明她的份和处境,她就是雕中杨康的母亲,杨过的。那一个个可都是帅哥啊。

    这时天色已明,路上渐有行人,只是那些人一看打扮就是平民百姓,他们见到是官兵的队伍,都远远躲了开去。顾惜想明白了自己的份,也不急着想怎么脱,反正这些人不敢拿她怎么样的,待会儿,还有完颜洪烈马上就会出来英雄救美了,她一个没有自保之力的孕妇,还是乖乖的等着被救的好。

    只是过了好半晌,仍不见完颜洪烈出来救人,顾惜觉得有些饿了。忽然前面喊声大振,从道旁冲出来十余名黑衣人,他们手执兵刃,当先一人喝道:“无耻官兵,残害良民,统通下马纳命。”

    顾惜心中暗喜,没想到救星这么快就到来了,不知道最前面那个是不是就是完颜洪烈,可惜隔得有些远,她看不大清楚。这时候带队的武官大怒,喝道:“何方大胆匪徒,在京畿之地作乱?快滚开些!”一众黑衣人更不答话,冲入官兵队里,双方混战起来。官兵虽然人多,但黑衣人个个武艺精熟,一时之间杀得不分胜负。

    顾惜其实很想乘机逃跑的,但是她着个大肚子坐在这高头大马上下不来啊,又不敢直接把马骑走,谁叫她这个现代穿越来的不会骑马呢,所以,只能老实的坐在马上,心底暗暗为黑衣人的一方加油。

    谁知祸从天降,她乖乖不动居然还有一支流箭在她骑的这匹马股上,马儿受伤发狂,纵蹄向北疾驰,顾惜吓得闭上眼睛抱紧马脖子,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过了一阵,好像边上多了一个马蹄声,顾惜迎着风努力睁开眼睛,模糊中只看见边不远处一匹黑马上坐着个黑衣人影,手持长索,在空中转了几圈,呼的一声,长素飞出,索上绳圈住了她此刻的坐骑上,两马并行,不一会就慢下来,顾惜只觉得头昏脑胀,胃里翻腾不已,心理难受,手上已经没有了力气,直到最后手上一松,晕了过去,直到最后都在可惜没有看清完颜洪烈到底长什么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射雕之包惜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