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幻士

    鸟语花香瞬间迎面而来,翠柳如烟,弦风清扬,微凉的水汽卷过脚面,满池碧色漾温存,这简陋之极的屋子,竟然是建在水上的,由一截木桥连通岸上,再看岸上也是芳草萋萋,生气盎然,映着蔚蓝如洗的天空,竟然有几分仙意盎然其中。

    这就是博子的居住之地?陈木一时有些恍惚。这样的风景在陈王府不是没有,可是,这里的一切不知为何,看起来总是觉得飘然出尘,给人一种莫测之感。陈木忍不住顺着小桥走上岸,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你醒了。”正在发呆,一个沧桑的声音忽然响起。陈木循声而去,却闻一声长鸣,一只有两人那么大的仙鹤凭空落下,猎猎风声撩动衣衫,陈木忍不住闭上眼用胳膊抵挡,等到狂风落定,陈木睁开眼,就看清了来人。

    来人方额头,一双眼瞳深邃,着了蔚蓝色长袍,看起来不过中年,须发却都白茫茫的,眉宇间一股浩然正气,配着那只巨大的仙鹤,飘然出尘。陈木心神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这个人不是博子也该是个幻士,瞬间跪倒在地,朝着来人跪拜,嘴中吱吱呜呜的叫着。

    这是幻士,会幻法的,随随便便教自己两招,就可以打败整个淳黎国的武夫,更何况陈林那样的。炙的目光兴奋的看着来人,来人早有预料般微微点头。

    “我是博子,你便是陈王爷的三子陈木?”博子虚空一踏便下了飞鹤,落在了陈木面前,满面笑容和蔼可亲。陈木从小看尽冷脸,看到这么一张温和的脸,一时竟有些恍惚,点了点头,忽然想到,这就是博子啊,暗地里掌握整个淳黎国命脉的博子幻士啊!思及此,匆忙要跪,博子却一伸手接住了他,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不必如此。

    陈木想说话,嘴里吱吱呀呀的,比划着。博子微微一皱眉,旋即明白了,陈木是告诉自己,他是个哑巴,不能说话,不是不懂礼数的笨蛋。了然的拍了拍陈木的肩膀示意他放心,才缓缓开口。

    “你幼年被药物所伤,声带受损,治好需要时间。不过你我造化一场,你可愿随我修行?”

    陈木一愣,博子在说什么?修习,做他徒弟!难道传言是真的,博子真的会给人改天换命教授幻术?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陈木还是欣喜万分,拼命的点着头朝着来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崇拜的看着博子。不管是真是假,若有那一分的机会,他都要去尝试,只要能成为幻士学到幻术,他跟娘的生活就不必看陈王爷的脸色了!

    博子眉眼一松,闪过不可觉察的笑,手掌一挥,一股清风就好像有了灵智般,将陈木扶了起来,陈木一时惊奇,感叹幻术的神妙,更加崇拜的看着博子。

    “你意志坚定,不同于当年那些纨绔子弟。而幻之一道,非意志坚定者不可习之,否则必然修幻未成,走火入魔。以前来的那些纨绔子弟便是受不了甬道内的迷阵,丧命其中……”说着,博子长袖一挥,陈木只觉得眼前一花,人竟已坐上了仙鹤,博子在前对他说了句抓紧了,仙鹤便应声而起,长空万里,仿佛触手可及,地面上所有的一切渺小起来,他忽然有了一种天下苍生,皆为我所俯的感觉。这,就是高高在上的感觉吗?这就是幻士的能力吗?陈木静静的俯仰大地,心中微动。

    没飞多久,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便映入眼帘。仙鹤直飞入那烟云缭绕之处,一个巨大的石洞便漏了出来。

    “这是为师的洞府,其内一共三十九所石屋。”博子说着,带着陈木一一看过。石洞看来不大,其内却是另有乾坤,不知是用了幻术还是什么,每间屋子看起来竟都如石洞那么大,有的放书,有的放药草,有的放着各种奇怪的兵器……有的竟然堆满了黄灿灿的金子。林林总总,种类繁多。

    “最后面的那间屋子是为师修习之地,你就在这洞府出口处随意寻一间屋子吧。”博子交代着,陈木见房屋都差不多,随意选了一间最靠洞府外的屋子。博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自己休息下,明教他幻术。陈木一时激动慌忙要跪拜,博子却是满脸含笑的扶起他,鼓励了几句,交代了一下衣食住行,便让他去了。

    跪送走了博子,进了算是自己的屋子,陈木一阵疲累,抓起上的被子倒头就睡,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自己失血过多,头总是阵阵发晕,虽然吃了饭菜,但一时还是感觉体吃力。捂着被子,陈木那激动不已的脸,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博子说,真的会改天换命,而之前死掉的皇室人员只是因为不够定力,自己死掉的。这话骗骗一般十一岁的孩子还可以,但是陈木早前勤读书,又过早的看尽了人的脸色,博子的话他并不全信。他在甬道内看到那些如同目光一般的宫灯后便大胆的猜测,博子想要的可能只是死人,至于为什么一定要点皇室子嗣,这就不得而知,所以他故意又走了好久,才在体力即将消失殆尽的时刻,晕倒在地,硬是保留了一丝气力才不至于丧命。一醒来就惊悚的看到自己的血跟钢珠似地往外蹦,这让他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可是看到博子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唉,但是小心为上,夸张的动作不过只是将自己伪装的愚笨些而已。

    娘,等着我,我一定要学会幻术,不再上你受苦,只要有了幻术,一切都不是问题。他紧紧的握紧拳头,暗自发誓。而在屋顶的角落里,一盏壁灯稍纵即逝的闪烁着,仔细瞧了去就会发现,那竟然是一双人的眼睛。

    博子运用通明之术,眼睛的光芒落入那宫灯,那宫灯就像一个转接工具一般,将陈木的一切映入博子眼中。看着陈木,博子一阵沉吟,这小子看起来傻傻呆呆的,但是,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明天再看看况,这么多年,就这一个小子可以长久的利用,博子心里想着便收回了通明之术,慢慢的吐纳了一番,他看着自己满是石器的房间,微微皱了皱眉。时间仓促,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赶上,如果这小子不行,就直接杀掉吧。

    第二,天光明媚,陈木早早的将洞口收拾了,等着博子出现。博子走出石洞,看到陈木微微颔首,从小被当下人对待,这小子果然比那些纨绔子弟好多了。思及此,随手从袖中一抓,一本书便凭空似得出现在他手上。

    “修习幻术的基本是修其根源,有了足够的根源,就可一步步向高阶进发。但是修习这幻源对资质有很高要求,我看你韧不错,体质却是不太好,所以在你昏迷之际,便为你用涟杉水换血改变体质,但是此术有一定危险……”博子慈眉善目的解说一番之后,陈木大概知道了,涟杉水是一种生长在幻术宗门里的植物碾压而成的汁水,能让凡人鲜血流出却不立刻死亡,反而带有一丝血液的成分,流进体,可以让体里的血液加快再生。而陈木因为先天不足,不能习武而幻术虽然不要求体一定要多健硕,但是太差也是不行的,所以博子就在他昏迷的时候,用涟杉水给他换血,等到血液换尽,再生的含有涟杉水的血液会让体的各个部位都发挥出巨大的潜力,后修习也方便许多。所以很多幻士都会为其弟子选择这一途径来改变体制,但是这换血有一定危险,蚀骨剜心的疼就是其一,一般凡人受不了这痛苦,很有可能直接疼死,就算挨得过疼看,一旦血液再生能力过差,而精血却流光了,那么便只剩死路一条。而且,再生血液后,需要一种劲草的植物放在饭菜中混合补充体所缺失的营养,否则体也是无力支撑下去,进而死亡的。

    陈木了悟的点了点头,博子颔首,继续说着,陈木也明白了幻士并不只是在书中看到的那样神乎其神,而是如同凡人一样需要不断努力,才有超脱的一天,否则生老病死也会随之而来。总的来说幻士是超脱了凡人存在,只要修习好了幻源,就算不再继续修习或者资质有限无法进一步修炼,体也会无恙,寿命也是凡人的两倍。

    而幻源分为九层,前三层是重中之重,非常考验修习者的天资和体。说到天资,博子说他法力有限,所以也不能看透陈木有没有天分,若陈木真的修炼成幻源便是他的大弟子,若不能,那就只能一辈子当记名弟子了。但是无论如何,陈木体质太差,必须每十天换血一次,直到全血液彻底换掉,到时候就算天资令人失望,但体也会比一般凡人强健很多,更别说区区习武了。

    陈木看着手中的书,再看看慈眉善目的博子,心里一阵翻滚,自己也许真是猜错了,怎么看自己对博子都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他真的是诚心的想要收徒弟,却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吧。想想甬道里的迷宫,那些如陈林一般生惯养的世家子弟,当真是没有几人能看穿走破吧。思及此,一时觉得倒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由一阵惭愧,朝着博子真心实意的一拜,明亮的眼眸看着博子的不再是轻浮的崇拜,而是深深的敬意。见他如此,博子和煦一笑,让他自己回屋参悟修习,不懂的可直接来找自己。陈木连连磕头,恍然觉得自己的头就是磕烂,也报答不了博子的再造之恩,不由的握紧拳头,一定不能让博子失望,尽快修习好幻源!

    回到屋里,陈木激动的看着手中的书,无论怎样猜测,计算,他毕竟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大人在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时都欢喜的像个孩子,更别说陈木了。他看着那薄薄的一本书,却似看着自己光明前途的通天大道,自己终于要时来运转了!激动的两手颤抖的翻开第一页,苍劲的笔墨飞舞出慑人的威严,陈木激动到浮躁的心,在这气息下,瞬间恭敬严肃起来,就好像一个草民看到了高高在上的帝王,不得不跪一般,恍惚的陈木竟然真的起,双手将书托起,眼看着就要朝书跪拜。

重要声明:小说《幻途漫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