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陈木

    幻之境,淳黎国边境。

    远山眉黛,草木葱郁。蔚蓝天空之上白云悠悠,清风徜徉,好一个风和丽,阳光普照的

    忽然,蔚蓝的天际一丝乌云飘起,不多时狂风大作,沙石肆虐而起,大片大片的乌云滚滚而来,遮天蔽。蓦然沉的天际没有光芒,好似一口倒扣的大锅压的人喘不过气。就在这极地般的压迫中,整个天空忽然撕拉一声,裂出一个巨大的缝隙。

    山木随风摇摆,在裂缝出现的瞬间,忽然沙沙的疯狂作响,仿佛是看到了极其可怕的东西,纷纷退散一般发出惊恐的鸣叫。

    若是此时有人,定会发现那裂缝处,有浓郁的黑气正不断不断的向外扩散,而黑气所到之处,山体溃散崩塌,树木瞬间衰败枯萎.而那黑气的散发出,隐隐有鲜红的色泽疯狂翻涌。一只黑色干枯的手,凭空自那裂缝中伸出。巨大如同古木的掌心,一团白芒被稳稳的托在手心。

    “一定要这样吗?”裂缝内的女声淡然却掩不住的悲哀。

    “弃子,只能这样。”浑厚的男声没有丝毫犹豫。话音未落,手掌一甩,白芒化作一道白芒,直冲入淳黎国。

    在白芒出手的瞬间,那干枯的手掌蓦然收回,浓郁的黑气迅速退回裂缝中,那撕裂了天空的裂缝蓦然合上。乌云瞬息散去,清风清浅徜徉,阳光缓缓地露出头来,一切的一切好似没有发生过,的山间,依旧是鸟语花香,不知所忧。

    秋不改,岁月常换,六年时光转眼即逝。

    淳黎国三王爷,陈王府内,一群孩子正在武场里练剑。一个骨瘦如柴的孩子趴在门外,偷偷的看着那些剑光闪烁,杂锦长衫被他胡乱的压在下,明亮的双眼闪烁出渴望的光芒。

    为武术老师的洪城似有觉察,看了眼门外的孩子,这孩子子太弱,不适合练武,而且……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转继续教授其它的孩子。不过,发现那孩子的显然不只他一个。等到休息时间,一个十岁左右,面目聪慧,却神色倨傲的孩子一个箭步奔向那孩子的藏处,猛的一拉门,那孩子就哎呦一声,猝不及防的摔倒了,子重重的磕在了地上,腿上出现点点殷红。

    “哼哼,哑巴也想学剑么。”陈林环抱双臂,高高在上的冷哼。他一开口,立刻有一群孩子围了过来,讨好的跟着起哄:“陈木,陈木,叫两声来听听。”

    陈木明亮的眼神闪过一丝愤怒,随即低下了头,一语不发的抱着摔疼的左臂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

    远远地听到陈林那恶毒的嘲讽“一个庶出的哑巴还想学剑,真是痴心妄想。有那功夫,不如早点死了,好让你娘继续得宠,当然,你娘那黄脸婆,能不能……”

    唉……洪城叹息。陈王爷三位夫人,各育一子。大夫人之子为陈森,陈森天赋异禀,征战沙场,长年不归。这陈林则是二夫人的儿子,而陈木是三夫人之子。当年三位夫人中属三夫人翠色最得宠。当然,这是在陈木出生前。三夫人不过是一农家女,在王爷落难时对王爷有救命之恩,之后被王爷纳为三房,三千宠,让其它两房痛恨不已。但是,当三夫人生下哑巴陈木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一夜之间恩宠尽失,被下令搬到了书坊,人人都知道书坊相当于王府的冷宫,一旦进去便再无出来的可能。

    没有人能说出为什么。只能说三夫人不该生个哑巴出来惹王爷生气,只能说帝王将相皆是无之辈。与三夫人一起打入书坊的还有这刚刚出生的陈木。不知道是书坊气候不好,还是先天不足,这陈木的体太差,明明八岁了长得还似个五六岁的孩子。但不管怎么说,陈木也算是个世子,平跟着大家一切读书识字,但是这武功。以他的体素质却是远远地不够格的。

    然而,淳黎国崇尚武力,不会武功,除了学问好的大官,大都比学武之人低了一等。

    陈林远远飘来的话语,剩下的已经听不到了,陈木紧紧的,紧紧的闭上了眼。良久握紧的拳头,终究是松开了。恍惚的看着自己白皙瘦弱的掌心,陈木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努力的看着天空,吸了吸鼻子。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向书坊走去。不管有多难过,也不能让娘伤心的。

    杂草茂盛,小路蜿蜒。陈木轻车熟路的拐向他的房间。却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的哭泣,他好奇的停住脚步,朝着哭声所在地走去。

    “都怪那个陈木。若非他,我们哪会落得如此地步,以夫人当年的风头,哪会如今天这般,连去要件冬衣都不给。”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泪水不断,满脸怨恨。

    “湘莲,你怎么能这么说。小木好歹也是世子,等到他飞黄腾达的一天,我们也……”水香皱着眉头。

    “就凭他!还想飞黄腾达!”湘莲眼中一抹浓重的嘲讽:“别以为我不知道夫人为何一夜恩宠尽失。”

    “湘莲不得乱说。”水香脸色一变,湘莲才不管这些。

    “我乱说吗?当年谁不知道三夫人生下他的时候,他浑冒着白光。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小妖孽刚生下来就哇哇的哭,可是那声音好像魔音,王爷害怕了,亲自毒哑了……”

    “你……”水香脸色惊恐,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向门外张望。看到门外空无一人,才稍稍安心,责备起湘莲来。殊不知,房门地另一端,一个小小的影无声的战栗着。

    天空晴朗,白云悠悠,是个风和丽的好天气,却没有一丝能落入陈木的眼睛。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陈木呆滞的喃喃,瘦弱的五官悲伤的皱在一起,让他的泪水再也无法自欺欺人,磅礴落下。

    他觉得冷,觉得非常非常的冷,冷的让他只能蹲下,环起双臂抱紧自己。明明是柔和的风落在他上却变成了无力抵御的罡风,让他梦境一般看到了那个喧嚣的夜晚,看到那个份显贵的男人恐惧到扭曲的脸,听到那一声好比万箭穿心般的话语:

    “毒死他,给本王毒死他。”

    “王爷,王爷饶命啊,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

    他看到娘亲浑是血的滚下,死死地拉着那男人的衣摆苦苦哀求。苍白的脸色,触目的殷红,他瘦弱的体再次颤抖,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捂住自己的眼。他不要看,他不要看,他宁愿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那样平凡隐忍的活下去,哪怕被欺凌,哪怕被压迫,只要和娘相依为命的过完一生。可是这卑微的愿望注定不能实现,即便他闭上眼,那诡异的画面还在继续,他看到那些黄色的液体被灌入他的嘴,他下意识的抓住自己的喉咙。疼,好疼,好像喉咙被放在火上烤,用冰锥刺,他忍不住在地上打起滚来,仿佛当年的一切在此刻上演,而这一次毒哑的是他的心.

    不,不要!他的心愤怒而绝望的嘶吼,整个世界却黑暗的只剩冰冷。

    “木儿,木儿,你怎么了。”忽而,一双手将他紧紧的揽入怀中,慌张的声音将他从黑暗中拉出。他泪眼模糊的抬头,就看到那一张焦急紧张的快哭出来的脸。

    娘。

    看着那张微有皱纹却掩不住质朴之美的脸,他在心里默默的叫着。模糊的眼睛隐隐的有了温暖。那个画面里在娘的苦苦哀求下,父王只下令毒哑了自己,但却将他们母子打入了书坊。

    “木儿,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了。”翠色伸手擦去陈木满脸的泪痕,亲昵的将他抱在怀中。“有娘在,别怕。”熟悉的气息温暖的将他包裹,仿佛黑暗中的一道天光,陈木颤抖不已的心渐渐的得到了抚慰,温暖安然的气息让他忍不住闭上肿痛的双眼,沉沉的睡去。

    “唉……”看着沉沉睡去的陈木,翠色一声叹息。这王府不管对陈木还是对自己,都是一个牢笼。可是她并非柔弱的千金小姐,所以才可以忍受失宠后的众多奚落与不公平,但是陈木年纪还小,真的要让他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吗?翠色幽幽一叹,目光怔忡,仿佛看到那人倜傥风流的模样,泪无声落下。

    醒来后的陈木看着翠色的脸,露出如以前一般明媚的笑容。翠色怜的摸了摸陈木的头,陈木的笑意更浓。翠色有些安心,转去干活,书坊虽然是冷宫,但不管是以前的主子还是下人却也是要如打杂一般洗衣干活的。只是她没想到小陈木也跟了上来,帮她一起洗衣服。

    “娘自己可以的,你去玩吧。”翠色怜的摸了摸陈木的头,陈木却笑笑的摇了摇头,不管翠色怎么劝阻,笨拙的洗起来。翠色心中一暖,有儿如此,她心足矣。

    时光不待,年华飞转,转眼已经三年光景,这三年里,陈木再也不乱跑,而是帮翠色干这干那,无声忍受那些不屑鄙夷的目光,从最初的痛苦难过,到最后的视若无睹,最终成长为一个始终露出明亮笑容,浑波澜不惊的孩子,虽然他还只有十一岁,看起来甚至七八岁……

    翠色总是心痛不让他干,陈木却总是摇着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让翠色终是不忍拒绝,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带陈木离开这里。陈木在忙碌的生活中,好像已经忘记了那的一切,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个满脸平静的孩子总是抬头望天,眼中有一抹无能为力却揪心的痛,那紧握的手仿佛一个誓言: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带娘走。

    这一风雪呼啸,陈木帮翠色干完活,坐在院里看着天空发呆。忽然一道影如流星般从天空一闪而过。陈木一愣,心中忽然一亮,猛的站起,匆忙去追。

    虽然他不能习武,书却是看的不少,知道这淳黎国是之大陆十六国中的一个小国,而相应的四面八方也有夏秋冬等四块大陆,每个大陆也有好些国家。但是大陆上除了他们这些人,还有一群人,一群修习法术,可以呼风唤雨,在天上飞的幻士,传说这些幻士修炼的好就能飞升成仙获得长生不老的生命,获得永不消逝的青。而且,有实力的小国都会倾尽国力,找几个大神通的幻士将其供奉,以获得江山帝业百年不动。这本是帝王家的秘密,但是陈木虽然是庶出份低,却也是在那些无人翻看的典籍中知道了一切。毕竟在大家都忙着学武的时候,他就只能消磨。

    每个大陆上都会存在四五个这样的幻士宗派。人人都梦想成为其中的一员,但是据说成为幻士必须有万里求一的资质,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挤,却都没有落得好下场。而且,不是进入了宗门就能成为幻士,在艰苦的环境下,如果没有强大的耐力和能力,也会幻道不成死他乡,这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而且就算资质不错,没有大幻士指点引荐也是白搭。而大幻士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更使得成为幻士这个目标在很多国家已经销声匿迹,没有机缘巧合很难有人能入宗门。

    陈木清晰的记得自己当时看到幻士这群人时的激动与震撼,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体和幻士们地飘忽无踪让他只能暗暗叹息。只是此刻,他竟然看到了什么?那能在天上飞的影除了幻士,还能有什么?想到这点,他平静多年的血液忍不出蠢蠢动,让他不顾一切的追了出来。

    在高高的天际,那飞驰的人显然是觉察到地上紧追不舍的陈木,轻咦了一声,凝神看了陈木一眼,稍有停滞却是再次飞驰而去。陈木却是在一股坚定中,朝着那方向穷追不舍。

    “呦,这不是小哑巴吗,怎么着,今儿不躲在你娘怀里哭了。”陈林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欠揍,突然的出现打断了陈木的脚步。陈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追到了王府的后花园,而陈林正和叔伯们地孩子在这里游玩。看到陈林,陈木心中一沉,却是转不看,继续去追。

    陈林一看小哑巴竟然不鸟自己,登时火大。他旁的家丁更是察言观色一个箭步,揪住了陈木,陈木心中焦急,哪管这些,挣扎着要再去追,却被家丁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疼痛立刻从四肢百骸钻了出来,陈木本来就子弱,虽然干了快一年体力活稍有好转,但哪经得起一个学武家丁的一摔,鼻血啪嗒啪嗒的就流了出来。可是陈木不顾疼痛的体,爬起来要再追,但是蔚蓝的天空,那个人影正越飞越远。

重要声明:小说《幻途漫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