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诡异的游戏《2更求收藏》

    “咚……”就在这时,萧圣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吐出之时,他的心脏忽然一跳,紧接着他全剧烈抽搐起来,从他内脏开始不停产生一种又痛又麻的麻痹感,就仿佛是有无数只小虫在他内脏里乱爬一样,然后这种痛苦不停深入骨髓,随着血液流动仿佛又来到了体皮肤上,接着他全上下都是这种比死还难受的痛苦,渐渐的,他眼前已经是一片花白,整个人仿佛即将死去一样难受,然而这时,萧圣竟然回想起了原著中楚轩说过的一段话。

    “你们自己想象吧,猴子发挥这种极限之后,它们变成了人类,那么一个人类如果发挥出这种极限的话,那又将变成什么呢?”

    “需要一种类似与肾上腺素的物质,这种物质只能由人体自行生成,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它是剧毒的,我想你们也应该听说过有老太太单手举起了轿车,将压在车轮下的孙子给救的故事吧,这是真实存在的事实,但是接下来这位老太太很快就死掉了,有科学家在她的血液中发现了极其微量的这种物质……”

    这就是基因锁么?谭夜你当初也受过这样的折磨么?不要…我不要就这样死,既然你都能坚持过来,我也能,所以……一定要活下去,周霸王还有…婉欣,等我……

    内脏的痉挛抽搐越发变得剧烈,鲜血不停从他口鼻里喷出来,接着,萧圣的肺也开始了痉挛,他几乎已经呼吸不到空气了,所以他只能张开嘴大口大口拼命挣扎,尽量让空气进入自己的肺部,他只有一个信念……活!

    控制室之中,吴婉欣紧紧的捏着拳头,盯着眼前的监视器,就连指甲攥入手掌都浑然不觉,俏媚的脸色发白,紧紧的盯着画面祈祷着什么,她内心世界仿佛度如年一般。

    画面之中,正是萧圣,此时他躺在地上,整个体不停地颤抖,被放大的屏幕还可以看见萧圣的嘴中不停地吐着红白相间的血泡,双眼更是翻着白眼,就宛如一个发着羊癫疯的病人,同时这个病人还是一个得了绝症将死之人一样,太过诡异。

    心…很痛,泪…再流!

    吴婉欣此时恨不得马上冲到萧圣面前,但是她不能,只能流着泪捂着口祈祷着:一定要保佑他安全度过这场劫难!

    吴婉欣的一切吴婉桐自然看在了眼里,这个被主神制造出来的美女特种兵神怅然的看着坐在那里,躯止不住颤抖的吴婉欣,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内心深处也存在着一丝怅然,这可能是主神以吴婉欣做媒介制造她所产生的共鸣吧!

    “夜…儿,太…好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多么熟悉的声音,这是从小听到大的声音,那个不管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自己开口,都会不顾一切撞进自己耳膜的声音,猛然转,刹那间谭夜眼睛瞬间红了,颤抖着嘴唇:“哥……!你…你怎么了!”

    在谭夜的面前,是一片凄惨的景象,自己最亲最近的哥哥躺在血泊之中,少了一个手臂,口赫然一个红色血洞,谭夜并不傻,她很快便明白了一切,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哗啦啦的落下,如同清晨的绵绵细雨……!

    是哥干扰了异形的攻击,也是哥用体救了我……

    为人兄,手臂被异形血液一点点的侵蚀,膛被异形的恐怖尖刺刺穿,即便在如此剧痛下,谭克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哪怕有一丝声音都会干扰到谭夜的攻击,那样会直接导致谭夜的命。

    “呜…呜…哥,你怎么这么傻,我说过我不小了,我不管,我不要你死!”泪水不停地流过俏美的脸颊,谭夜拿起别在腰间的医疗喷雾器和高效绷带,就势就要提谭克包扎伤口。

    “我……快不行了,没用……不用管我,大门已……经打开了,快……走!”

    “不~!”谭夜倔强的大喝一声,随即不顾谭克的任何劝阻,医疗喷雾器不停的喷洒在谭克受伤的膛,看着那被异形刺穿而留下的黑色血洞,谭夜的泪水就止不住、流不干的飘落而下,当医疗喷雾器大半都喷在了谭克的膛和肩膀处时,谭夜的俏脸已经哭得花容失色,这个现实中足矣独当一面的高手,此时流露的却是所有人都会闻之伤心听之落泪的容貌,足矣让认识她的人感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比亲更重要的?

    看着自己一直想要保护的妹妹,谭克笑了,此时经过医疗喷雾器的洗礼,他的伤口正在极为缓慢的愈合,虽然慢了点,但是能够愈合着就已经很不错了,他知道,即便如此,自己绝对不住。

    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彷如回光返照,谭克突然眼珠大睁,开心的笑道:“哈…别担心,这是游戏而已,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让人认为是真实,但是这确实是游戏,所以别怕!”

    咦!此时脑海中只有不断叨念自己哥哥不要死的谭夜,突然一怔,对啊!这是游戏,但是……为什么我会认为这是现实?这是怎么回事?不对劲……这不是单纯的真实,即使游戏再怎么真实,作为玩家的我们也不能把在游戏的概念忘却,这没有道理,本也说不同,就在之前我还认为这就是现实,而且…而且我就像真的点了那个电脑出现的选项。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YES/NO”

    但是现在这种感觉消失了,总之……这游戏绝对不简单!

    突然想到的这些,使得谭夜有些发愣,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些东西,不管了,游戏就是游戏,想不通就干脆不想。

    明白了这一切,谭夜收起了眼泪,狠狠的抹了把哭花的俏脸,然而当她把注意力望向倒在地上自己的亲哥哥时,她再次愣住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意志告诉她,哥……死了,以后我没有哥哥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哥怎么会死,他说过会永远守护我的啊!

    谭夜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呆呆的注视着紧闭双眼微笑的谭克,喝道:“哥!你说过会保护我的,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你甚至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还没说完,谭夜顿住了,似乎有什么话一直回在自己的耳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独自一人就这样静静的发呆了十几秒,突然她醒悟了,对了,哥最后说过,这是游戏,没错!但是为什么一瞬间我就忘记了,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啊!

    这游戏……太诡异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无限恐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