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记忆与泪

    此时龙天已经强化完毕,当萧圣睁开眼睛后第一感觉就是,龙天的气息似乎炙了不少,而且隐隐间还有一些邪的气息,萧圣自然不以为意,八神之火正是八神庵用的火焰,不邪的话才有些说不过去,想到这萧圣将守护贝递给了龙天,同时笑道:“把这个带上,可以抵御部分物理攻击,我想怎么也能抵御几下异形的攻击了吧,体感觉怎么样?”

    龙天也不客气,接过守护贝后戴在了脖子上,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当即豪爽的笑道:“哈哈!感觉还可以,让我也给你们展示一手”说罢,只见龙天双手渐渐渗出紫色火花,一手一朵,拳头大小的火焰凝聚在龙天的手掌中,同时对着主神空间的墙壁处狠狠的掷了过去,龙天似乎跟墙壁有仇有一般,每次都找墙壁的麻烦!

    “噗嗤”一声,只见墙壁顿时被烧出两个拳头大小的坑洞,虽说主神空间的墙壁不是太结实,但是那修复能力真的没话说,瞬间完好如初,令人咂舌。

    做完这些,龙天捏紧了拳头看向萧圣微笑道:“怎么样,就这一下怎么也可以对付一下异形了吧!”

    和预计的有些差别啊!果然初级的不太够用,当然萧圣没有说出来,而是安慰的笑道:“呵呵!相当不错了,以后兑换中级八神之火威力一定会更强!”

    萧圣的话让龙天这个大男人心中一阵高兴,他是那种没有心机的人,也不会去想那么多,双手突然能够发出如果八神庵的紫色火焰,任凭哪个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感到意外。

    “叫真名有些不太恰当,以后就叫你郑吒吧,对于新人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怎么?”吴婉欣问道。

    “呵呵!我也不想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真名,尤其是新人,我真怕他们来个人搜索,到时候可真就是麻烦了,关于新人我是这么决定的,想要加入我们团队的新人必须严格服从我们的命令,我们会给予他们最大的保护,至少会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如果他们的做法想要危害整个团队,我会第一时间解决他,即使是游戏,也绝对不会姑息!”说到后来萧圣全的气势再度渗透而出,然而这次除了吴婉欣皱了皱眉外,龙天丝毫没有感觉任何压迫,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果然如萧圣所想,强化后这种森的感觉自然而然的会被抵御。

    萧圣的话让吴婉欣和龙天都是默认了,吴婉欣疑问道:“嗯!如果遇见不想加入队伍的难道就放任他们不管了?”

    收回气势,萧圣严肃的说道:“也不对,想要成为我们的炮灰,欢迎!如果想要成为我们团队的绊脚石,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捏成石灰,就这么简单!”

    萧圣的话让得吴婉欣本能的一个哆嗦,然而龙天似乎并没有在意,作为铁血军人的人,自然不会在意,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好了,既然兑换的也兑换了,强化的也强化了,我们是不是应该造人了?”龙天拍了怕手,提议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有个美女陪陪我也好啊!嘿嘿!”

    “呸!”看着两个男人那富有深意的笑容,呸了一声,吴婉欣心中一顿鄙视,这些男人果然脑子里都是这些yin秽思想,还不如弄一名保镖保护自己呢,想着想着便闭上了眼睛,她打算造出一名女特种兵,至于男特种兵,她还是不去考虑了,因为主神的规则就是可以将自己造出的异*上自己,她吴婉欣还不想造出一个疯狂上自己的男人,而自己却丝毫提不起兴趣……

    吴婉欣的鄙视萧圣自然也看到了,不在意的对着龙天笑道:“你先造吧,我还要好好想一想!”

    龙天点了点头,没有在意,闭上了眼睛,望着龙天的表,萧圣感觉他之前的眼神有些坚毅了起来,绝对不是要制造绝世美女而兴奋的脸,而是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这让萧圣不自觉的好奇了起来。

    很快,让萧圣惊讶的是,在龙天面前突然多出一名穿军装的男子,看那一个杠三个星的标志,赫然是一名军官,上尉军衔,看其面容,非常刚毅,跟龙天差不多的气质,然而更多的却是坚韧,就跟自己差不多的气质嘿嘿,这让萧圣大感吃惊,没想到龙天竟然造出了一名男军官,看来这是他记忆中的人吧!果然也是有故事的人啊!

    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翻开娱乐一类,接着一个选项在萧圣脑海里越来越清晰(第一次制造人形生物免费,以后每次将使用五百点奖励点数,请在脑海里模拟你想要的生物类型,别,模样,高,年龄,肤色,人种……)

    到底造男人还是女人?这个问题在萧圣的脑海中开始纠结了起来。

    “男人?真的可以造出您么!”

    萧圣的思绪慢慢的进入回忆之中………

    童年里,没有享受一丝母,只有父亲对自己的百般照顾、呵护,父亲做的饭,摸着自己头高兴的看着自己,就这样用父包围着自己,弥补着自己的母,同时亦父、亦母……

    每次跟别人打架,父亲都会先问自己伤到哪里了,然后就是斥责,却从来狠不下心打自己!

    记忆中那双手,带着淡淡的烟草味,不停的摩挲着自己的脸颊,您就那么舍不得儿子么?为什么还要撒手不管,这到底是为什么,我需要一个解释!

    当我看到您血模糊的倒在地面上时,在想,为什么您有勇气从二十层楼上跌下去,为什么您没有勇气面对您的儿子,就因为失败……您的心被勇气所磨灭,这不是我知道的您,您到底为了什么?我需要一个答复!

    “没有您的子里,我活的像一堆烂泥!”

    泪…啪嗒啪嗒掉落地面,一双有些苍老的手轻抚着落泪的眼角,看着这一切,萧圣的泪水翻涌、鼓,似有魔力一般,又似泉涌一般,落下、挥发,一个熟悉的声音自手的主人处颤抖着传了出来:“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还是那张温柔的脸,还有那眼角的皱纹,萧圣颤抖着嘴唇,轻轻吐出一个字。

    “爸!”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无限恐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