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他是我老公!

    “嗖!”的一声,萧圣将手中的铁棍狠狠的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一名恶心的丧尸上,借着这一空挡,萧圣对着吴婉欣等人所在的大门处亡命奔跑着,从开始到现在他几乎就没有歇息多久,但是此刻体力竟然至少还有三成,这离不开T病毒感染的突然强化,在这一刻萧圣有个奇怪的想法,难道原著中的主神的安排就是让众人感染,这可是白给的属提升啊!只要保持意识回到游戏进行全修复就好了!

    萧圣此时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就像百米长跑的健将一般,看的吴婉欣内心一阵激动,随即又担心了起来,萧圣被咬那一幕她完全的看到了,当看向雇佣兵似乎只有紧张,并没有对萧圣有所杀意时,她才放下了心,还好他们并不知道被咬或者被抓会感染,还剩三十分钟就能回去了,加油!

    凭借自己执念,拼了,活下去!思绪一过,萧圣快步奔跑的脚重重踏前一步,随即单脚发力,对着大门狠狠跃了过去,这一刻在无数双布满蛆虫的肮脏手爪下,萧圣重重的落在了房间中,而这一刻,随着一声惨叫,大门卡的一声被关闭了原来刚才萧圣落地的时候竟然是受伤的胳膊朝下,不小心碰击伤口,这才导致他呼出惨叫,险些晕死过去。

    “怎么样,好多了么?”吴婉欣关切的问道。

    此时的萧圣肩膀上缠着纱布,从纱布的中心处还可以看到殷红的血液痕迹,似乎要流露出来,滴在地上供人欣赏。

    看了一眼远处同样关心望着自己的马修?艾迪森等人,萧圣一度认为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但是最后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怪异想法,他们都是NPC,虽然原著中的他们确实是活生生的人,但是这里不一样,这里是游戏:“当然没事,只要在坚持二十分钟就够了,我们一定可以活下来,只是让我郁闷的是,一个游戏为什么受伤会如此疼痛,这一点都没有道理啊!”

    “恐怕这才能体现生命的价值吧,如果受伤不疼,这个游戏世界似乎也没有一点用处了吧!”吴婉欣轻声道。

    萧圣若有所思的小声道:“嗯!话是这么说,如果总是这样,只怕玩游戏的人会越来越少吧!到那时候游戏公司还如何赚钱?”

    感觉萧圣这话确实有理,但是仔细一想,吴婉欣便明白了过来,但是她心中有一丝疑惑,这么简单的推理为什么这个男人没有明白,当即解释道:“不会少的,这个游戏可以让人疯狂,即使死了,沉默了,放弃了,但是不过数也一定会重新战斗,无限恐怖的魅力可是远超生命,更何况是虚假的痛楚了,最重要的却是团战,根本就是弱强食互相杀戮的利器,有战争就有利益,游戏也是如此,不管什么游戏都离不开战斗,拼杀!”

    呃!确实如此,这么简单的问题我竟然没有想明白,难道说T病毒正在消弱我的思考能力?太厉害了,这游戏简直就是神作,竟然还能*作别人的智力,我就说老子可不是白痴,至少在游戏中不是!

    经过仔细商讨,最终二人决定按照原著一样留在这里,这也许就是他们的一线生机,也是萧圣不变成怪物的最佳机会,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意识回到现实体中,自己游戏中的尸体也仍然会和别的丧尸一样到处寻找生人,吃了他们的,这从激光通道仍然躺在那一动不动的时中二人就可以知道,尸体不会消失。

    当游戏NPC走来的时候,萧圣慢慢的站了起来,甩了甩有些迷糊的头,对马修?艾迪森惨笑道:“我们两人决定留下来!”

    马修?艾迪森正打算给二人解释接下来的行动,萧圣的话顿时让他愣住了,片刻后他才说道:“什么意思?我们现在时间不多了,我没空和你开玩笑。”

    萧圣突然认真的说道:“没开玩笑,我的意思就是我们两个留下来守在这里,我想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态可能无法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存活,死的可能非常大,与其去接受那么大的失败可能,反倒不如留在这里安全。”

    马修?艾迪森盯着萧圣,他沉默片刻后,随即手指指向吴婉欣问道:“那么她呢?为什么她也要待在这里?”

    “因为他是我的老公!”这句话让萧圣有些语塞,然而吴婉欣却突然开口,那眼神是如此的坚毅,一度让萧圣昏沉的思绪有些迷离。

    其余雇佣兵们都走了过来,他们都用某种奇特的目光注视着萧圣二人,马修?艾迪森看了看二人道:“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队友送死!记住,你们现在也是我的队友,懂了吧?我的命令是马上行动,我们离开这里!”

    吴婉欣这时却站起来道:“队长,各位,郑吒他现在确实无法行动,与其是变成那些丧尸怪物,队长不觉得让我们夫妻安静的待在这里,等待还有可能到达的后续救援部队,这才是我们唯一活下去的办法呢,不是吗?如果队长还是执意要让我们跟着上去送死,那我也无话可说。”

    马修?艾迪森又沉默了许久,他这才黯然的道:“我明白了……卡普兰,把那条激光通道的防御系统打开,你们就待在火焰女皇的主机房里吧,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安静的等下去,如果我们还没死的话,会把你们的况反应给公司……不要死了。

    “战友,小心?”萧圣郑重的说道。

    萧圣和吴婉欣躲进了火焰女皇主机房,接着卡普兰才将那条激光通道的防御系统打开,通道两边的灯光又一次亮堂起来,萧圣二人从钢铁大门的玻璃窗口向外看去,雇佣兵们也在通道另一头的钢铁大门向这边张望,双方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一种怜悯。

    等到雇佣兵们都从下水道里离开后,萧圣才苦涩的说道:“看到没?他们眼里满是怜悯,其实他们都被蒙在鼓里,出去只会送死,哎!”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无限恐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