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骑兵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时处乱世,不断加强军备已经成为南蛮各城邦得以生存下去必然之路。

    这个时候的布达拉,虽然也有骑兵营,可也不过是挂了个名字罢了。之前城邦一直财政拮据,哪来的钱银装备骑兵,直到最近两个月,因为大致解决了那难民的难题后,城邦才开始宽裕了一些。近些子来,真照、帅明杰和司马子亮等人已经不止一次商议过建立骑兵的事宜,在这种条件下,如何购入适当的马匹就变成了需要他们去思量的事儿。

    “先前听得兄台的高论,还未请教兄台的姓名。”除了楚夜留香坚持要在一旁伺候之外,五人一起在酒馆内坐下,缪用首先说道。

    那马贩子的子极是直爽,当下也不客气,道:“我姓马,名叫绍甫,是泗水城人士。还未向诸位请教。”

    卡洛夫、缪用和夫三人都直言把姓名相告,只有真照杜撰了个“申子召”的名字搪塞过去。

    马绍甫也没有怀疑,一一见过礼后笑着道:“想不到我初到布达拉来就遇见诸位,真是三生有幸啊!”

    卡洛夫客的谦逊了一句,又直接把话题转到“马”的上,道:“马兄对马的了解,真是让人好生佩服,不过对于那重甲骑兵和马弓骑兵的事儿,我还有几点疑惑之处想要向你请教。”

    五人之中,就属卡洛夫和马绍甫的年纪最长,两个人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更大一些,因此听得卡洛夫的问话,马绍甫也忙道:“不敢,不知道卡洛夫兄想问些什么呢?尽管说出来大家一并聊聊。”

    “先前听得马兄说起重甲骑兵和马弓骑兵的事儿,我心中便想,我们南蛮有土地平坦的三大平原,即便是因为南人善,可重甲骑兵仍有绝大用处,不知马兄以为否?”

    马绍甫摆了摆手,道:“重甲骑兵在平原地域的作用不言而喻,可是它之所以不能在南蛮出现,其实还有一个因由是最重要的。”脸上神一肃,他继续道:“南蛮地处整个大陆的最南方,这里的气候实在太,若是让士兵们披上层层重甲,在这样毒辣的太阳之下即使耐力超强者也难以抵挡得住一刻,更何况寻常人?所以说南蛮的炎气候,也使得重甲骑兵不适合我们南人。嗯……不过,我尝闻西戎鼎鼎大名的鬼面重骑的士卒在披上重甲之前,上还要披挂一件密实的皮布,使得行军时流出的汗水不断在里面蒸发,反而更是凉快,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照、卡洛夫几人听得他一番“高论”,顿时都恍然大悟起来,同时心里面也对马绍甫的见识着实佩服不已。

    “如此说来,南蛮便只能有马弓骑兵了……那,不知究竟是重甲骑兵厉害一些,还是马弓骑兵厉害一些?”一直没有作声的真照突然问道。

    众人之中真照的容貌虽然最显年轻,但是马绍甫先前见得卡洛夫三人对真照的神都显得恭敬非常,而且他的后又与众不同的带着个机灵美貌的精灵侍从,显然份非同一般,因此也不敢因为这话儿中的孩子气小看了他。

    “申公子的话儿问得有趣,这其中还真不好说……这样吧,我今就在这里为公子讲讲大陆上各国骑兵的优劣及我的一些肤浅见解,也好让诸位指点一二吧!”侧头想了一想,马绍甫说道:“如今在整个大陆上,有名的大多是重甲骑兵,其中又以东夷的龙骑兵和北狄的狼骑兵堪称个中的翘楚。”

    “说来也好笑,东夷龙骑虽然称作重甲骑兵,但是士卒和座龙上却都没穿重甲,那是因为东夷龙族上的龙鳞极是坚韧,寻常刀剑都难以穿透其中,因此东夷龙骑凭着这一点好处,反而打破了重甲骑兵负担过重的劣势,使得他们突袭时变得比寻常的轻骑更快速许多。这就是东夷龙骑之所以能称雄大陆的原因了。”

    “再说那北狄的狼骑兵,兽人的战力本来就强,再加上那只有兽族懂得如何餋养的巨狼之奇,使得他们天生便有了能够强绝天下的优势。那巨狼之奇不但体型巨大,奔行如风,而且它们还凶残嗜血,往往北狄狼骑突入敌阵之后,那些士卒都会弃骑落地,任由之奇在阵中寻敌嘶咬。这种作战之法使得狼骑能在阵中突然兵力倍增,因此北狄狼骑才得以所向披靡,在北疆纵横多年毫无敌手。”

    马绍甫说得兴起,大口灌下一杯酒,继续道:“东夷龙骑和北狄狼骑之后,就数那西戎鬼面重骑最强。传说那鬼面重骑是西戎大天魔神重金聘来极西之地的蛮族酋头,以蛮族之法,打造出坚硬密实的盔甲来,又大量捕捉常年生长在九幽火岭的母马与蛮族的公马媾和,繁衍出西戎独有的火龙驹,建立起了鬼面重骑。因为鬼面重骑的士卒都经过残酷无比的筛选,而且还需得经年披甲,不得擅解,因此重甲对他们已经有如寻常,并不会在打斗时产生丝毫不便。”

    听得马绍甫一连介绍了三处厉害的骑兵,真照沉吟一下,不由得又问:“这么说来,还是那重甲骑兵比马弓骑兵要更好一些了?”

    马绍甫摇了摇头,答道:“公子的话儿并不尽然,当今天下虽然享有大名的都是重甲骑兵,但却并不是马弓骑兵就比不上他们了。就好比先前我说那东夷龙骑、北狄狼骑和西戎的鬼面重骑,其实他们却都有极大的弱点。”

    “哦?什么弱点?”

    马绍甫的话儿顿时引来了众人好奇,他们都想听听这些大陆上有名的骑兵部队究竟有什么弱点。

    “东夷龙骑虽然来去如风,可是人数极少,据说整个东夷也不过只有万余龙骑,因此但凡东夷的统帅,无不为此着意顾忌,生怕他们有所损伤,这样一来东夷龙骑便反而成了鸡肋了。北狄狼骑的凶狠好杀是天下闻名的,可是极少有人知道,那巨狼之奇每顿都需得有鲜嫩羊下肚,才能维持体力。因此北狄狼骑所到之处,必需要有餋养的羊群跟随,而且他们也不能远离这些羊群,这个弱点如果落在精明之人的手里,北狄狼骑也并不是破不了的。剩下那鬼面重骑,因为他们胯下火龙驹乃是居于九幽火岭的母马所产,因此天畏水畏寒,若轻入寒湿之地,战力必然大大受折。”

    “原来如此!”众人都恍然大悟起来,就连先前故意和马绍甫抬杠的夫心中也不得不佩服马绍甫的见识。

    马绍甫显然意犹未尽,接着道:“若论天下的马弓骑兵,倒也有这么三处值得一提的。”卖了个关子,他又饮尽一杯,才道:“首先是那清国的燕云铁骑。清是精灵的国度,其国中善的精灵并不亚于我们南蛮,而且燕云铁骑的坐骑均是长白山上的独角神兽,因此燕云铁骑可算是这世上最灵动多变的骑兵。再有就是元国的巨灵神骑,虽然元人骑的并非马匹,而是巨大的白象,但是因为元人天生体型高大,而且力气刚猛,他们那巨弓出箭就算是再厚重的盔甲都可以穿透,故而元人能建成巨灵神骑这么笨重迟缓的马弓骑兵,着实是天下一大异数。最后一处,则是那秦国西北军团的连环马了……”

    听到这里,真照不心中一动,插嘴问道:“西北军团……是那武威王兰斯帐下的么?”

    马绍甫点了点头,微笑道:“那秦国的威武王,可算得上是天下数一的名将,他在西北独创出用重甲装备人马,然后再用链子将他们链在一处,进退纵横之际,使人极难抵挡,实在让人佩服得紧啊!”

    真照见马绍甫说起马来就滔滔不绝,这个时候敬佩之色又露于脸上,心中不有些好笑起来,说道:“那连环马当真如此厉害?竟然让马兄这么佩服。”

    马绍甫道:“嘿,只看武威王这些年来镇守玉门关,使得魔族不能东进一步,就知道他的厉害,而且那连环马能与鬼面重骑相较,是以绝对不是非同寻常。”

    听得马绍甫这一番话儿,真照对他已经有了招揽帐下的心思,因此便试探着问道:“今听得马兄的高见,只觉马兄在街头卖马,未免浪费了你的大才,不知道马兄今后可有什么打算吗?”

    马绍甫苦苦一笑,道:“我原本在泗水也有些钱财田地,只是因为近来南蛮各邦混战,泗水城中瘟疫四起,不得已下才和妻儿跋涉至此。眼下我那一家四口就连饭也吃不饱,那还能打算什么,只求能把马卖了,好对付过这一阵,后再作他想了。”

    真照一听,正中下怀,亲近的坐近一些,微笑道:“既然这样,我也不瞒马兄了,我其实就是布达拉城邦的神之照,那申子召的假名,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先前听得马兄的话,心里面佩服得紧,正值此时我为了如何建立一只骑军的事儿烦恼,上天便为我送来了马兄。哈哈,不知道马兄愿不愿意留在我布达拉助我一臂之力,我神之照必将以国士待你。”

    真照的话儿让马绍甫怔了一怔,他才刚到布达拉,并没有听说外面盛传的神之照大公独臂眇目的“光辉形象”,因此上下朝真照打量一阵,仍有些怀疑道:“你就是布达拉的神之照大公?”

    真照笑着点了点头,指着旁的卡洛夫三人道:“马兄若不相信,还可以问问他们啊,他们可是我们布达拉的将军。”

    马绍甫转眼看见卡洛夫三人肯定的眼神,心里面顿时便相信了真照的话儿。马绍甫虽然不是贪图富贵的人,但是这些来处境着实已经窘困不已,这时候得到真照的相邀,就如同雪中得炭一般,当即便满心感激的答应为真照效力。

    “难得主公如此看得起我,那绍甫后便追随在主公左右了。”想了一想,马绍甫站起来恭敬的朝真照行了一礼。

    真照呵呵一笑,难得遇上一个如马绍甫这样人才,心头的烦恼顿时烟消云散,当下伸手扶起马绍甫。

    众人重新坐好,真照又问起了心中最关心的事儿:“马兄,先前听得你说起大陆各国骑兵的优劣,试问若我们布达拉此时要建起一支骑军,那又该如何呢?”

    马绍甫知道了真照的份,语气上变得更加恭敬了许多,略一思索后道:“主公若想建立骑兵,那马弓骑兵自然便该是首选。”

    “哦?”

    “南人善,其中又以巴蜀平原的暗月精灵最精。如今傲月城邦被灭,暗月精灵若不是被俘,便是流落各地,只要主公尽力招募,定然能够得到暗月精灵的精锐,这样建骑兵再不是什么难事。”

    真照点了点头,又问道:“那马匹呢?用南方的马匹么?”

    “暗月精灵材矮小灵活,若能用拓勿平原的平川马,那就更好了。”马绍甫对马匹显然了解极深,他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听完马绍甫的话儿,真照有了底,想想后突然忍不住问道:“马兄,若是我们布达拉想要建成的是一支可以称雄天下的骑军,那可以么?”

    马绍甫先是一愕,随即脸上现出凝重的神色,说道:“但凡有名的军队,都须经历百战百炼才成,并没有一触而蹴的事儿。若主公真的有此大志建成称雄天下的骑兵,就不能着急,要沉着磨练,如此后终有一天会成功的。”

    “好,好,好!真是听君一席话儿,胜读十年书啊!”真照不自拍案而起。虽然马绍甫言语中并没有具体说该如何才能建成那只“能够称雄天下”的骑兵,但是真照听得他所说的不能“一触而蹴”之语,心中感觉到了马绍甫心中的坦然,因此对他的话儿也就生出了一份信任。

    “马兄对于马的见识真是远胜我们,不知你是如何懂得这些的呢?”众人又聊了一阵,缪用突然对马绍甫问道。

    “家父原本是中原人士,素来马,曾在大陆游历多年,每到一处都用心记下各地马匹的优劣特点,到了年老后才在泗水城定居下来。因为自幼受了家父的影响,我便也染了他这马如痴的陋习,这些年来耳濡目染下,知道的就较常人多了些。”

    众人闻言恍然,便又分别向马绍甫问了一些关于养马的事儿,马绍甫都一一答了。正说得兴高采烈之际,突然从酒馆外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人,其中那女子一见真照,当即便“啊”的一声惊呼出来。

    时值秋冬之际,巴蜀上的民风是女子出门行走,大都会头戴圆盘斗笠,并以薄薄的竹片串成排来蒙面。真照听得那女子的惊呼,不抬头去看那对男女,只见那男的是个年约五十的老者,头上带着个与众不同的小毡帽,上锦布外衣,虽然有些风尘仆仆之感,但是却显得富气人。

    再转眼去看那女子,虽然因为那女子以布条遮面看不清楚,但是却仍可知道她不过是名双十少女,一打扮得体好看,极能衬托出她的美体态,这时即使看不见脸,也已经能够让人想入非非了。

    不过让真照在意的还不是这些,他心中隐隐觉得这女子的影极是眼熟,好像从前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间却又记不起来

    “你果然在这里!”那女子与真照目光相触,语声中显然是无比的惊喜,径自朝着真照这边过来。

    “你……你是……”

    那女子见得真照脸上的疑惑,当即用手解开脸上的布条,笑道:“你莫非真的记不起了?”

    “静璇?”待看清了那女子的脸,真照不自失声叫道。

    原来那女子正是自真照从咸阳逃出后就再没有见过的希尔顿静璇,也就是那实力雄厚的希尔顿商团的唯一继承人。

    要知道虽然只有短短三年,但是在真照的心中实质已然有了沧海桑田之感,这时候在南蛮突然遇见“故人”,真照真是难免有些大出意料之外。

    “原来你还认得人家!”见真照认出她来,希尔顿静璇显然欢喜无比,“从前便让人打听过了,说你和红影姊姊到了南蛮,想不到直至今才能再见到你们……嗯,红影姊姊呢?”

    听得希尔顿静璇的亲话儿,真照心中顿时闪过了一丝温,微笑道:“红影已经是当娘的人了,如今自然在家中看孩子啊!”

    “呀?红影姊姊生小宝宝了?”希尔顿静璇脸上再次现出惊喜,不过想了一下后,又唏嘘道:“不过已经三年了,红影姊姊有小宝宝也没有什么奇怪了,唉,可惜再看不到雪儿姊姊了……”

    真照轻叹一声,拍了拍希尔顿静璇的香肩,道:“先坐下吧!”

    希尔顿闻言醒起了边的那名老者,对真照介绍道:“这是我爹。”

    “哦!”真照才知眼前的这名老者就是当代希尔顿家族的当家主希尔顿哲垤,不由又向他打量了一眼,嘴里连忙道:“原来是世伯,小侄神之照有礼了。”

    希尔顿哲垤听得“神之照”三字,眼中精光一闪,压低声儿道:“原来是尊敬的神之照大公,哲垤失礼了。”

    希尔顿静璇父女在真照等人的这张桌子坐下,卡洛夫和马绍甫等人也知识趣的不再多说什么。真照先敬了他们父女一杯后,问道:“静璇妹子,这一回你和世伯到布达拉来,不知是为了什么呢?”

    希尔顿静璇轻轻叹了口气,道:“别提了,如今中原和南蛮都战乱不断,我们商团因此接连受挫,损失不小,中原那边的买卖便暂时不能做了。我和爹听说巴蜀这里是整个南蛮最平靖的地方,所以就顺道过来看看了。神之照……想不到你真的就是如今南蛮最出名的人物。”

    真照闻言心中一动,道:“既然你们希尔顿商团有意在巴蜀经商,那不如便到我们布达拉来吧!嗯……我可以让你们只交两成的赋税,就可以使用幽山的商道。”

    “真的?”希尔顿静璇自小经商,怎会不知道那“两成赋税”的好处,因此当即便诧道:“你真的能给我们这等优惠的赋税?”

    真照笑着点了点头,道:“我是布达拉的大公,难道我说的话儿静璇妹子都信不过么?”

    听得真照的话儿,一旁的希尔顿哲垤不动声色道:“大公能如此优待我们希尔顿商团,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不过不知道我们能为大公您作些什么吗?”

    “好精明的人!”希尔顿哲垤那“毒辣”的眼睛当即让真照暗赞了一句,他微微一笑,道:“世伯说的就不是自家话了。”顿了一顿,继续道:“我听说希尔顿商团的买卖遍布天下,反倒是我们布达拉处于南蛮一隅,难以知道天下的大势。如果世伯觉得方便,我只希望世伯平能够为我们收集一些大陆上各国发生的新鲜事儿,那便感激不尽了。”

    先前为了拒绝和黑齿城邦结盟的事,真照心中便一直在担心会失去青楼联盟这一处报来援。虽说后来李清照并未因此与他反目,但不论怎么说青楼联盟终归还是全力支持黑齿成邦的,假使后布达拉要与黑齿城邦为敌,青楼联盟自然就不会再为布达拉提供报,因此真照和司马子亮等人都思量着该如何建立一个更可靠的报网。

    正在这时候,希尔顿父女出现了在真照的面前,以希尔顿商团在大陆上的实力,尽管还比不上那无所不在的青楼联盟,但是庞大的商业脉络绝对可以满足布达拉报上的需要。要知道往往大陆各国内的细微变化,最先察觉到的都是那些商人,更何况如希尔顿这样的大商团,因此真照便当机立断向希尔顿商团试探着抛出了橄榄枝。

    希尔顿哲垤半眯着眼睛想了一想,大概是权衡了一番真照话儿里面的利弊,终于点头笑道:“大公可千万别见怪,小老常年经商,心里面凡事都计较利益,真是让您笑话了。大公您既然能如此优待我们希尔顿家族,后我们一定尽力为大公效命。”

    真照闻言连声叫好,他实在想不到犯愁了多的两件事儿竟在这短短一天之内找到了解决法子,心中不有些喜不自胜。

    众人又谈笑几句,待到饭饱酒足,真照这才和他们一起回到了内城之中,此后李红影和希尔顿静璇相见,自然都欢喜无比。

    十数后,一份青楼联盟传来的报使得真照力排众议,甚至不顾司马子亮和帅明杰的劝阻,带着司马璇妮一行人再次向卡多雷进发,去参加司马琅邪大公的庆功大典。

    报上说:司马琅邪调遣原先攻下傲月城的卡多雷到抵天峡谷,意作剿匪。并且里面还附了一个小道消息,那司马琅邪曾在一个酒会上酒后吐“真言”,说是要尽力肃清整个巴蜀中的匪盗,重新开通抵天峡谷连接巴蜀之外的道路。

    虽然报并不显眼,但是真照和司马子亮等人早就已经在注意着司马琅邪大公的一举一动,他们不止一次的思量过,若是司马琅邪把注意力放在巴蜀各处的话,那就说明他暂时还不会对布达拉不利,因此这时得到了青楼联盟的报,真照当即便放下了心来,也更坚定要赴卡多雷一行。

    尽管这样,帅明杰和司马子亮还是不愿意真照冒险,毕竟他为整个布达拉的首领,家安危可以说是直接关系到城邦的兴亡,而他这种时候到卡多雷去也并不是毫无危险的,因此他们两人在真照出发前曾不止一次对真照进行劝说,只是真照却没有理会他们的劝阻。

    一行人很快抵达卡多雷,收到了消息的司马琅邪大公喜出望外的来到城外迎接他们,一见道真照,他便欢喜的笑道:“贤婿,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你这一次若是不来,只怕外人便又要说我们两翁婿的闲话儿了。”

    真照笑道:“这一次岳父大人一举攻下了巴蜀各邦,实在是值得庆贺的大事,我又怎么能不来。”

    司马琅邪拉过真照的手,和声道:“贤婿啊,我膝下无子,我今有的后还不是归你所有?”

    真照见司马琅邪说得真诚,心中最后的一丝疑虑也都尽数打消,领着一行人马进了卡多雷城。

    这一次布达拉为了保证真照的安全,特意选出了军中最好的三百亲卫随行,一抵达真照的住处,他们立即谨尊帅明杰的命令守在真照的住所周遭,丝毫也不敢有半分大意。

    安顿好一切,真照和司马璇妮两人一起又到正厅中重新拜见司马琅邪,司马琅邪见得女回来,自然欢喜无比。说了一阵子的家常闲话儿,真照首先问起了正事儿:“岳父大人,我听说雷神之锤、亚特兰提斯等几邦的大公如今都落入了您的手中,不知岳父大人要如何处置他们呢?”

    司马琅邪大公淡淡一笑,道:“他们几个被我关在卡多雷的大牢里面,我准备等到庆功大典一过,除了傲月纳兰氏外,其余三人都通通杀了。”

    要知道大陆上向来有这么一句话,叫做:“破国不灭家,哀君不能杀。”其中第一句是说,但凡各国经历改朝换代之时,改立国祚的人不可以让失去国家的百姓再在战争中失去家园,也就是让那些君主约束手下的将士,尽力做到与百姓秋毫无犯,那才是贤能有德的。而后面的一句中“哀君”指的是被亡了国的君主,整句话儿的意思是不能杀被亡了国的君主,因为那是不仁和无道的做法。因此这个时候听得司马琅邪要杀了被亡国的几位大公,真照当即眉头便皱了一皱,同时他心里面也生出些惊疑,不知为何要“除了傲月纳兰氏之外”。

    “万万不可啊,岳父大人!”真照顾不得细想,连忙劝说道:“如今各邦里的盗匪作乱,要是这时候将那几位大公杀了,只怕会激起民怨,到时候局势就不好收拾了。”

    司马琅邪哈哈一笑,有些傲气人道:“连国都灭了,还怕杀了他们几个亡国之君不成?贤婿不用多说,我自有分寸。”

    真照见司马琅邪把话儿说得如此坚决,到嘴的话儿立即又吞了回去,心中只觉得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一次一举奏成大功的缘故,“岳父大人”似乎不如从前谨慎了,而且言行举止间更是多了几分霸气。

    司马琅邪也没有留意到真照的异样,又转头去对司马璇妮道:“璇妮啊,如今你也已经嫁人了,看着你快快活活的样子,爹也算是没有什么牵挂,对得起你死去的娘了。”

    “爹……”司马璇妮在一旁握着父亲的手,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些话儿。

    “都二十多年了,爹一直孤一人,生怕若是娶了别的女子会对你不好,让你那在九泉下的娘不能安心。如今竟然你已经嫁人了,爹准备近娶一房妾,不知道你可愿意?”

    真照和司马璇妮都是一愕,他们都想不到一直单的司马琅邪竟然会突然要娶妾,司马璇妮细细想了一阵,点头道:“也该有个人在爹的边照顾您了,璇妮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只是不知道爹您要娶哪家的女子?”

    司马琅邪满意的笑了一笑,口中接着说出了一个让真照感到吃惊的名字:“爹要娶的是傲月纳兰氏的香香公主。”

    到了这时,真照终于明白为何先前司马琅邪单单不杀傲月的纳兰大公,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只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东西正在自己的后酝酿起来。

    ======

    阿草新书《洗劫天下》,书号:60854,敬请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