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战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南蛮公国中,禅让大典是每五年一次的大事儿,所有城邦的大公都会聚集在五台山上,推举出整个公国下一任的执政大公,也就是众人瞩目的封禅。

    在禅让大典上被推举出来的执政大公,不仅能够成为整个南蛮对外的脸面,而且他还拥有许多特殊的权力,例如可发令调集南蛮各城邦的兵力等。因此多年以来,南蛮公国中没有哪一个城邦的大公不觊觎着执政大公的位置,即便自己不能登上这个位置,他们也会想方设法让有利于本城邦的别邦大公顺利封禅。久而久之,南蛮公国各城邦随着各自利益和所处地域的不同,渐渐分成了三个极大的势力派别。它们,也就是传统派、黩武派和在野派。

    禅让大典召开之时,真照并未能作为一个城邦的大公受邀参加,因为不论怎么说布达拉到底还是太新,能承认它存在的城邦只有那“亲家翁”卡多雷和迫于无奈的斯里兰卡,因此这一次的禅让大典,真照也就无缘到五台山上去见识一下了。

    不过话儿又说回来,即便真照收到了去五台山的邀请函,这个时候他也未必有闲离开布达拉,因为每那烦琐的“公务”实在让他忙得像只蹦蹦跳的马猴,丝毫没有片刻能够停下。

    自从斯里兰卡那几条牵动着无数“人心”的法令颁布下去以后,在平原上果然反响极大、大受“好评”,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不仅许多穷得丁当响的百姓拖儿带女的沿途乞讨到布达拉来,而且那些商人也纷纷来到了布达拉一试新商道带来便捷和商机。这些涌到布达拉来的人加上原本布达拉城里住着的三万人,和那新进五座城池的六万余人,仅仅的一个月里,布达拉的人口一下子就跃升到了十二万,几乎可以与眼下的斯里兰卡相比了。

    人多了,繁荣了,在常人看起来或许是件大大的好事儿,可对于真照来说,那真可谓是愁煞了英雄。油盐米醋,这些无一样不是需要真照心的,尤其是布达拉原本就并没有多少粮食,人一下子多起来,其中的难处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尽的了。

    这个时候仍然是早,即便来到布达拉的百姓开荒并不误农事,那他们也要待到半年后的秋季才能有所收获,更何况开垦荒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因此,按照布达拉发出的布告,那些进入布达拉来开荒的百姓,真照这个刚出炉的大公是要管他们半年的口粮的,而且除此之外,他还免去了那些开荒百姓此后一年的赋税。这,更是难上加难。

    从斯里兰卡手里得来的典罗、石夫等五座城池,城中倒是还有那么些余粮,只是由于为了平息城中百姓的怨念,真照下令免去了他们五年的税赋,所以那五城里的少许粮食储备也就变弥足珍贵,可以说是用来应急的粮食了。

    当然,能让真照烦恼的事并不只有这些而已,但是当前最大头的就是粮食一事,真照的目光也就紧紧的盯在这上面了。

    “数万人啊,让数万人吃饱饭可真是难!”真照最近时常发出这样的感慨。对他来说,自己能有一为这样的事忧愁,就如同是持家务的女子一般,那实在是他从前难以相象得到的,于是乎,每当这样想的时候,他也只能以摇头苦笑而告终了。

    不过,烦恼之中到底还是有着让人欣喜的好事发生的,那就是新商道带来的利润,简直就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要知道新商道是从巴蜀平原通往拓勿平原最近的道路,而且布达拉这边所收的费用又是极低,商人们从这里运送货物到拓勿去相较于走抵天峡谷那是划算许多的。不仅如此,即便要运送货物到巴蜀东面的喀塔米平原,从幽山这边出去虽然路途要更远一些,可是比较走抵天峡谷,总的花费却要低上一些,一些拥有比较耐放的货物的商人,也都愿意到布达拉来出货。因此,布达拉不愈发的繁荣起来。

    以真照为首的布达拉朝廷众人,将得到的钱银拿出来,立即又通过拓勿平原或者由巴蜀的其他几个城邦内收购大量的粮食回来,以应付城邦内的大量需要,倒是终于能够解了一时之急。

    布达拉的官方收购粮食,以及那些商人和商团为了降低成本而收购粮食到布达拉来以粮代税,这些都使得粮食在巴蜀和拓勿这两个平原同时高涨起来,顿时让各地的粮食商人很快嗅闻到这一片商机,纷纷囤积粮食涌到布达拉来。价格虽然不菲,但终究是比没有要好许多,布达拉的银子每就如流水般花了出去。

    如此又过了半月,布达拉突然从青楼联盟处得来一个极为简短的消息,说是那五台山上的禅让大典上出了极大的乱子,各城邦大公都不欢而散了。真照和司马子亮等人无从知道五台山上究竟出了什么乱子,心中不纳闷非常,过得两三,终于又从青楼联盟处得到了详尽的报,他们这才知道了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在那禅让大典上,萨满大公、黑齿大公和清须大公这三个分别是正统派、黩武派与在野派领袖人物的大公为了能够封禅,他们三人以及后的拥护者可谓明争暗斗,无所不用其极。根据历来禅让大典的规矩,不论是哪一个公国的大公,只要他能在大典中得到公国内过半数的城邦推举,那这一位大公就能够成为新一任的执政大公,反之则权当封禅失败。不过如果当年的禅让大典上,没有任何一位大公能够得到过半数的推举,而旧的一任执政大公能够得到三成以上的支持的话,那这一位大公就可以继续连任了。

    这一次大典之上,因为分属正统派、黩武派和在野派的大公们都各树一帜,因此萨满大公、黑齿大公和清须大公都没有一人达到过半数的支持。更尴尬的事是,原本应该拥有最多城邦推举的萨满大公,偏生这一次得到的支持却出奇的少,竟然没有达到三成,这不使得南蛮的禅让大典陷入了僵局,而且这种僵局还是在南蛮公国有史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

    “唉,看来南蛮就要开始乱了!”司马子亮看完所有青楼联盟传来的报,不长叹了一声,“那黑齿大公孙仲谋和清须大公织田信长原本就都不是甘于人下之辈,再经过这五年的隐忍,这一回终于是再难压制得住他们的野心了。”

    真照和帅明杰与司马子亮同坐在议事大厅内,听见这话儿,帅明杰显然对那清须大公极有兴趣,说道:“我听说那清须大公织田信长乃是魔族与兽族的后裔,因为天生异凛,他的勇猛和武功在整个南蛮公国都没有敌手的,被人称为第六天魔王,向来就是蛮横得紧的。”

    司马子亮点头道:“这一次在五台山上,就是织田信长首先率领一众在野派的大公不辞而别,退出禅让大会,才使得黩武派也跟着退了出去的。”

    真照沉吟了一阵,突然问道:“司马先生,事真是来得蹊跷,原本那正统派的城邦不是最多的么?怎么如今反而成了最弱的一伙了?”

    司马子亮用手敲了敲桌面,对真照解说道:“主上有所不知,这一次的禅让大典前,公国各城邦私底下就已经有过一轮争斗,虽说还不至于引出极大的战祸来,可是小打小闹却还是常有发生,就好比前一段傲月和雷神之锤、卡多雷和斯里兰卡、亚特兰提斯相互之间的这些争战,都归根于此。”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又接着道:“先前的这些小战事,迫使得许多正统派的城邦都倒向了黩武派和在野派,拿那斯里兰卡来说吧,若不是傲月在一旁撑着,只怕那位夏花大公这时候已经早就投向黩武派的一边了。”

    听到这里,真照和帅明杰都明白了眼前南蛮的形,如果要说起实力的话,经过五年的休养之后,黩武派和在野派的确要比那正统派强上了许多,只看看斯里兰卡和卡多雷这两个城邦就可以觑见一斑。

    司马子亮看了看正自想着心事儿的帅明杰和真照,又道:“料想那黩武派和在野派事前都花费了大力气,有心将事做得极为隐秘,让许多原本作为萨满城邦盟友的城邦出人意料的倒戈相向,将那萨满大公一下子就入绝境,若不然凭着萨满大公这五年建立起来的威信,又怎么会得不到三成以上的支持?”

    真照闻言不自想起了那萨满大公的女儿伊凡,暗道:“她听到这样的消息,定然是担心不已的。”想时,心头又泛起一阵同,只觉那记忆中满脸忧郁的女子,这时的处境更加让人怜惜。

    “司马先生,南蛮国内要真是打将起来,我们又该如何自处?”真照撇开心中的杂念,转而想起了一个要紧的事儿,当即便问了出来。

    司马子亮侧头略想,答道:“以眼下布达拉的状况,实在不宜轻启战事。巴蜀之中,与布达拉相邻只有卡多雷和斯里兰卡,即便要打,主上有和司马琅邪大公的这一层关系,只要应付得当,我们倒还可以周旋一番。南蛮最大的战乱之地,该是萨满城邦、黑齿城邦和清须城邦所处的喀塔米平原啊!”

    真照略微安下心来,又想起如今布达拉中的各样事儿,也知道司马子亮所言不差,这个时候他们确实没有进行一次大战的能力。想着想着,他思绪飞转到了“邻居”斯里兰卡的上,就凭如今的斯里兰卡,那是无力抵御任何一方的进攻的,因此巴蜀的战果实在是不用打都已经可以一清二楚的了。

    正想时,帅明杰突然朝司马子亮问道:“司马先生,不知如今中原那边的战事如何了?”

    这个时候大唐在巨鹿大胜秦军的事儿已经是人尽皆知,而且因为大唐违背四国盟约,因此前一阵西汉和北宋也纷纷派遣大军进入大秦,加入到了战争之中,使得天下最富庶的中原流域顿时又成了战乱之地。真照和帅明杰等人都出秦国,自然对这件事儿就更留意一些了,这会儿说起南蛮即将来临的战事,帅明杰猛地想起了秦国的事儿来,因此才会有此一问。

    司马子亮回想了一下这数来从青楼联盟得到的消息,缓声道:“巨鹿之战大唐军队斩杀秦军五万余人,直秦国的重镇安阳。后来经由轩辕主君发出召令,北宋太祖派出十五万大军入秦,西汉武帝则派出十万大军助战,战况顿时一转,大唐军队被迫后退百里,重新据守在巨鹿城中,两军成了对峙之势,这些子来双方都折损甚重,尤其那秦、汉和宋联军攻城,各出奇谋,大唐军死伤人数在四国来说算是最高的了。”

    帅明杰摇了摇头,奇道:“当真是古怪得紧,据说那唐太宗是为了一观秦国的合适璧才出兵攻打秦国,可从前却听说唐太宗贤明无比,真不明白为了区区的一块玉石,他怎会如此轻易的引出战祸来。”

    司马子亮微笑道:“世上各种各样的声色就连圣人的耳目都能蒙蔽住,更何况这世上并无圣德之人?”

    真照回想了一下唐太宗的模样儿,当初他在洛阳时所看见的唐太宗不论是神模样,还是谈吐举动上,无不透着贤明君王的气度,不想这个时候竟会如此穷兵黩武,实在让人有些想不明白。

    “隆基如今也该十六岁了吧?”转念又想起自己从前的,真照不由得有些感慨万分,当初与李隆基在洛阳相处的种种顿时又统统涌上了心头。

    ……

    果然又过半月,喀塔米平原传来清须城邦和萨满城邦大战爆发的消息,很快的,燎原的战火蔓延至整个南蛮的每一寸土地,巴蜀平原上也流出了雷神之锤和卡多雷正准备着向斯里兰卡和傲月动手的流言。

    二月中旬,流言终于得到了验证。真照收到了老丈人司马琅邪大公发过来的“家书”,信中说那在野派和黩武派的城邦正密议要联手一处,共同对付正统派的城邦,故而巴蜀平原中的雷神之锤、卡多雷和亚特兰提斯随时便要攻打斯里兰卡和傲月了。

    就在真照收到“家书”的三天后,天还灰蒙蒙亮,真照便得到了山下传来的密报,雷神之锤、卡多来和亚特兰提斯这三个城邦以倾国之兵分别进攻傲月和卡多雷,巴蜀平原内的战火终于熊熊的烧了起来。

    经过和布达拉的一战后,以斯里兰卡如今的实力,那实在是不堪一击的,表面上说是傲月和斯里兰卡这两个城邦联手应敌,可是实际上却只是傲月一国在苦苦支撑罢了。亚特兰提斯和卡多雷在不到五天的功夫,就轻而易举的攻下了斯里兰卡城,俘获了夏花大公及一众斯里兰卡官员……由此,斯里兰卡便等于被灭国了。

    战事发展到了三月上旬,除了那仅有的五万傲月军还苦苦守护着本城之外,傲月和斯里兰卡的所有土地都沦落入雷、卡、亚这三个城邦的手里,对于正统派的城邦来说,不仅在巴蜀平原上,即便是整个南蛮公国里,局势都变得恶劣之极。

    三月中旬,不管大地上的纷争有多么的猛烈,风依然吹遍了巴蜀的每一个角落。尽管傲月城上的精灵军大多已经有些摇摇坠,但傲月倚仗着城墙的高大厚实,使得在野派和黩武派的联军彷佛要无止境的攻城下去。除此之外,雷神之锤和亚特兰提斯的军队也同时向着布达拉这边试探的伸展过来,新商道的开通不但使得布达拉成为了雷神之锤的眼中刺,而且它带来的利润也引起了亚特兰提斯的垂涎。真照一边发出书信让老丈人斡旋之余,一边又暗暗调派亲卫军和四大部落的军队严守在各个城池之中,小心留意着雷神之锤和亚特兰提斯军的动向。

    不过,世事的变幻总是超乎人力的想象,很快的又有一件事儿改变了整个南蛮的大势:在战事中处于劣势的萨满城邦,突然向整个公国  一道消息,那就是萨满大公以南蛮最尊崇的蛮荒之神的名义起誓,如果清须城邦愿意带领在野派和正统派联手,萨满大公将愿意推举清须城邦的织田信长大公为南蛮的执政大公。

    这个消息一经传开,彷佛一盆冷水浇下,各处的战事突然一下子停了下来,所有的城邦都在观望着事态的发展,因为萨满大公的这个举动,极有可能使得整个战事发生出人意料的转折。

    众所周知的,萨满大公的立场决定了整个正统派城邦的意象,他所说的“萨满城邦愿意与清须城邦联手”云云,从眼下的整个态势来看,那就不啻于正统派愿意与在野派联手,而且愿意推举清须大公织田信长为南蛮公国的执政大公。

    消息传到布达拉来的时候,司马子亮当即便拍案叫绝,大赞那萨满大公果然厉害,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手便立即改变了整个南蛮的大势。无人不知如今若以在野派和黩武派两派的实力比较起来,黩武派的城邦较多,因此也要更强横一些。在野派和黩武派联手对付正统派,若是胜了,那黩武派定会得到更多的好处,而黑齿大公孙仲谋也会成为新一任的执政大公。

    相比起来,萨满大公放出了支持清须城邦的话儿,对实力弱于黑齿大公的织田信长来说,这就是一个极大的惑和机会了。所有人都清楚,只要织田信长能得到萨满大公的支持,绝对有压下黑齿大公的机会,就连孙仲谋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因此,萨满大公的“临时调转枪头”,无疑摧毁了在野派和黩武派的联盟,也让正统派摆脱了战败的结局,真可谓是一箭数雕的妙计。

    紧接着,司马子亮和真照等人又以极“卑劣”的心思揣摩了一番萨满大公的用意,那萨满大公在发出的消息中大意是说他愿意支持织田信长,可却未说明是整个正统派都支持,这其中未免就留下了后反口的借口,只是这一点,又让真照等人叹服了良久……

    又过了了两三天,萨满大公消息虽然未能令到在野派各城邦立即就对黩武派倒戈相向,可是两派的联手却名存实亡,各处对正统派的战事也渐渐的停了下来。

    局势开始变得微妙,各方都处在了僵持的状态下。

    撇开这些与布达拉还算遥远的事不说,在斯、卡、亚联军攻下了斯里兰卡城,继而又围攻傲月的时候,布达拉的大麻烦就很快的出现了:从傲月和斯里兰卡不断有许多为了逃避战乱的百姓涌入了布达拉来,以求在这平原上唯一的没有战乱的地方安生。

    原本布达拉的事就已经够真照头疼的了,这时候城邦内的人口数量突然剧增,不使得真照手忙脚乱,穷于应付起来。

    “主上,因为眼下各处都有战乱,那些商人都不远走远门做生意,我们商道的收益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而且能够收购到的粮食也愈来愈少,价格还居高不下,所以这一个月里库房花费了不少银子出去呢!”胡学言把那记录得清清楚楚的帐目交到了真照的手里,嘴里有条不紊的解说道。

    真照心知胡学言生严谨,他做的帐目向来清晰明了,把整个布达拉的库房交到他的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不放心的,因此只是略微看了看账上的几笔大的记录,便把帐目递回到了胡学言的手里。

    回想了一下胡学言刚才所说的话儿,真照又转头对司马子亮问道:“司马先生,这些天来一直有斯里兰卡和傲月的难民进来,不知道拢共有多少人了?”

    司马子亮略微思想了一阵,说道:“那也说不准,不过照各处递上来的报看,约莫总有五六万吧!”

    “五六万?”真照当堂吸了一口冷气。从前他是不当家不知道米贵,这时经过前一段的折腾,他哪还会不知道布达拉突然多出五六万人来究竟表示着什么意思,不皱眉道:“这样下去,可要生出大乱子的。”

    司马子亮道:“主上不必太过忧心,我们以往花费了不少的银子收购粮食,若说在整个南蛮里头,再没有什么地方比我们这儿更适合那些粮贩子来的了。只要等到过了这一段,那些粮商必然都会挤到布达拉来,到时粮价自然就会回落的了。”

    真照的眉头仍自紧锁,又道:“可是眼前的事儿就不少,那么多的难民来到,又没有足够的粮食,只怕到时候会闹饥荒的。”

    “难民增多,确实不是好事儿,只是这个时候我们除了小心应付之外,也只能朝好处去看了。主上,昨子亮和帅大人到那新兵训练地去看了,这一段招来的新兵都壮实得紧,尤其前两收得十数名精灵族的箭手,着实是神准无比,真是难得的人才啊!”对于缺粮的事,司马子亮这时也没有能无中生有的良策,只得故意的转而言他。

    真照也明白司马子亮的心意,知他是想告诉自己凡是有利必有弊,有违人力的事即便是去忧愁也无济于事,唯有扬长避短,那才是眼前能够去做的。这些话儿平司马子亮就常对真照说,真照闻言便也顺势转开话题,笑道:“我们亲卫军缺的就是箭手,如今可好,终于来了些神箭手。”想了一想,他又道:“只是亲卫军中的将士们都来自各族,不知会不会为此生出隔阂……唔,改还要传令下去,不许军中将士对别族士兵有丝毫歧视,违者需得重重责罚才是。”

    真照的话儿虽是对着司马子亮说的,可是一旁的钟炎武却也听得,他思索了一下后道:“主上,我们布达拉的百姓虽然大多是人族,但从前斯里兰卡那五城里都是各族混居,因此军中将士相互歧视之事倒也没有什么。不过凡事防范于未然,主上说的这道军规还是要立的。”

    帅明杰闻言点了点头,朝那钟炎武问道:“钟统领,前一段山城又招收来了三千新兵,如今正在后山卡洛夫将军等人的手里练着,我听说亚特兰提斯的军队不时到典罗来扰,若是他们真个要动手攻城的话,你就到卡洛夫将军那儿去调些训练得差不多的人过去,可不能让典罗有什么闪失了。”

    要知自从布达拉和斯里兰卡签订了合约之后,因为新近得到了五座城池,原本的那一万亲卫军就未免显得兵力不够了。因此真照等人又陆续从投奔到布达拉来的百姓中挑选出了两万人补充到亲卫军中,都由卡洛夫、缪用和夫这三位降将以及钟炎武一同来练。不过由于钟炎武常“军务”繁忙,练新军的事儿其实是统统落在了卡洛夫三人的上。这个时候帅明杰所说的,便是指的卡洛夫在布达拉城后练出来的新军了。

    钟炎武听到帅明杰的嘱咐,连忙点头应了。真照又向他问起亲卫军及四大部落的一些事儿,钟炎武也都一一的细说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