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大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诸位,津盛长老的话儿说得很对,迪卡罗兰的粮食是我们斯里兰卡生存的根本,这一次被匪军烧毁,没有三年的时间,我们绝不能恢复元气。诸位应该都知道,再过一个月,禅让大典就要举行,若是大典上生出什么意外,只怕我们便会陷入无力回天的境地了。”

    这一次,众人难得看见一向是死敌的元力吉内务使和津盛元老持着同一样的语调,他们言语间的默契实在让众人心中有些异样。不过在这种重要关头,谁也无暇理会这些事儿,都默默的思量着他们的话儿,其中自然就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思。

    “尊敬的大公阁下、元力吉大人和津盛元老,前两我们派到缥缈峰剿匪的大军不是才发回捷报,说是顺利的占领了缥缈峰上匪人的城池了么?而且我还听说,他们报上来的匪徒死亡数字约莫是一万多人。怎么一转眼间,匪人就出现在了另一处的迪卡罗兰了?”

    众人之中,有一个人站起来向着坐在上座的三个人问道,他的话儿一下子就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夏花大公三人脸色一变,这个实在是他们最不愿提起的事儿,他们也不清楚缥缈峰上的匪人怎么会出现在迪卡罗兰,然后生出这一次的事。不过这时候既然被人当众问起,他们自然不能缄口不答,因此元力吉倒是先发话撇清了:“关于这一次剿匪的事儿,领军的将军是津盛元老的大公子津果将军,下面就让津盛元老为诸位说说这一次剿匪的战况吧!”

    津盛听到元力吉的话儿,知道他显然是想将事往他上推,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又想了一想后,无可奈何道:“这次我们派出五万军队到缥缈峰剿匪,据说匪人大部都转入到了幽山深处,城中只余下少数匪人把守,因此我们的大军很轻易就夺下了那座城池。至于……至于匪人竟会放弃缥缈峰的城池,转而潜入到迪卡罗兰去的事儿,那就实在大大的出乎意料之外了……出乎意料之外啊!”

    众人听完津盛的话儿,都一时作声不得,元力吉心知这个时候若是让津盛太过难堪,只怕不是什么好事,因此连忙也出声打冷场道:“这一次匪人不惜放弃自己的立足之地,转而潜入斯里兰卡的内地,烧毁迪卡罗兰,这实在不是任何人能事先猜想得到的。”

    “听说幽山之中有通往拓勿的新商道,既然现在我们能够拿下匪人的城池,那今后只要通知城邦内的各个城池小心防守,然后再通过新商道通商,迪卡罗兰的损失很快就能补回来了,不是么?”

    说话这人显然是斯里兰卡商界的人物,他的话儿有如一道曙光一般,立即照亮了大部分人的心,让他们感觉到失去迪卡罗兰并不再是太严重的事儿,相反得到了新商道才是最让人鼓舞的,因此立即就很有几个人出声附和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花大公听见说起他最关心的新商道的事,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轻咳了一下后,有些尴尬的说道:“匪人的城池虽然已经落入了我们的手中,但是……但是……咳咳……因为匪军的大部都逃入了幽山之中,所以幽山的新商道并不平靖,只怕……只怕短期内是无法通商了!”

    “什么?无法通商?那我们花那么大的力气剿匪到底是为了什么?”听到元力吉这种那么让人沮丧的话语,当即就有一人高声叫了出来,让所有人的心中都生出了共鸣。

    其实缥缈峰上这时的形只会比夏花大公说的要更糟糕许多。自从斯里兰卡的大军占领了,不但没有得到半点的便宜,每夜还要遭到四大部的偷袭扰,而且最令他们烦恼的是,迪卡罗兰被烧毁之后,军粮问题就成了他们最头疼的事儿,眼看着带去的军粮不断减少,斯里兰卡军的各级将领就头疼不已了。

    “诸位,眼前还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还请诸位想一想应对的方法吧!”津盛看见场面有些“群汹涌”,连忙出声缓和了一句道。

    津盛在斯里兰卡拥有极高的威望,众人闻言沉默了好一阵子,终于有一个人说出了些像样的话儿:“如今迪卡罗兰被匪军烧毁,而且匪军还放出消息,说要一直向东烧掠过去,然后进攻斯里兰卡。既然缥缈峰上大局已定,那不如先把缥缈峰上的军队调出一部分来,先回来剿匪好了。”

    话音刚落,那人的说法立即得到旁人的赞同:“对呀,既然新商道还不能通商,我们的军队就应该先分出一部分回来剿匪,毕竟保证城邦内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军队在缥缈峰上不断耗费粮食,又打不开新商道,那还不如返来把那些匪军赶出斯里兰卡,保护我们商人们的利益呢!”

    “如今不论是其它城邦的商团还是我们斯里兰卡的商团,听说匪军在境内掠劫,都不敢在斯里兰卡做买卖了,就连寻常百姓也是人心惶惶的。”

    ……

    众人七嘴八舌说着心中想到的“法子”,总的来说却不过是要求将派去缥缈峰剿匪的斯里兰卡军尽快调回,以肃清斯里兰卡境内的匪军,保证城邦的安全。

    这一直说了良久,斯里兰卡“举朝”一起做出了决定,就是调出三万军队回来剿匪,其余的两万人则继续留守在缥缈峰上,等待后新商道开通。

    整个斯里兰卡城邦内,最靠近缥缈峰的城池就是石夫城,这座小城因为地处人烟稀少的西部,因此一向并不起眼,只有少数商团,为了贩卖石夫城西北处久至山上出产的铁矿石,才会时常光顾这里。

    这的傍晚时分,真照带领着手下的一万亲卫军,兼程从斯里兰卡的迪亚城赶回来,就在石夫城东北三里外的荒野驻扎了下来。

    “主上,你看,前面那里就是石夫城,也是斯里兰卡军回来时的必经之地。”

    处理好安营扎寨的事,趁着天色渐黑,真照、帅明杰和司马子亮三人悄悄的驰马走近石夫城,查看起当地的地势环境。

    司马子亮指着石夫城的东面城门,继续说道:“昨早时收到了斯里兰卡的密报,夏花大公已经发出了调回斯里兰卡军的命令。照子亮估计,如今从斯里兰卡城过去的信使应该已经在缥缈峰上,然后只需两,斯里兰卡军必然会进入这座石夫城,我们的伏击地点,就设在离城东面的落坡附近。”

    “东面?”帅明杰有些不明白了,奇道:“在东面设伏,那不是需等到斯里兰卡军出城么?为何不干脆就在他们进入石夫城之前就下手?”

    司马子亮解释道:“子亮将那伏击地儿设在东面,其实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因为在石夫城的西面,自出了野猪林之后,就一路是平坦的原地,没有合适伏击的地点。相反在东面的落坡上,每晨时人站在坡上,都会被初升起来的太阳耀到眼睛,而且坡旁还有一小片榆林,实在是伏击的最好地点。不过这一点还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那第二点,也就是选在斯里兰卡军出城时伏击会比进城时更好一些。”

    笑着看了看真照和帅明杰,司马子亮接着说道:“斯里兰卡军从来都是落扎营,出拔营的,子亮以为清晨之时他们的警觉会更低一些,因此只要我们事先布置妥当,定然能获得更好的战果。”

    真照想了想司马子亮的话儿,点头道:“司马先生说得有理,便按先生说的话儿去做吧!”微微一顿,他又说道:“我们现在便去那落坡看看吧!”说罢,看见帅明杰和司马子亮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三人便一道纵马朝东面驰去。

    清晨的落坡上,虽然这时榆林中的榆树大多落光了叶子,但是在旭的照下,倒也并没有多少萧杀的气息。榆林的上空湛蓝高远,空气清新无比,看着让人的心里便不自的开豁起来。

    雷老虎浑带着事先插好的树枝树叶,一动也不动的伏在了榆林的暗处,苦苦的等待着什么。

    “老虎兄弟,你的刀昨天磨过了么?”对雷老虎说话的,就是那御风营玄字号第二小队的都校长官林晓风。

    “报告都校大人,我的刀昨天磨了一回,昨天晚上又磨了一回,都磨过两回了,等一下肯定好使!”雷老虎又听见林晓风称呼他兄弟,心中大是高兴,连忙大声的应道。

    自从上一回在野猪林的大战之后,雷老虎因为亲手抓住了敌军的领军大将元太主,不但使得林晓风在一众都校都尉长官面前长了面子,而且他还亲自被主上“召见”,因此林晓风称呼雷老虎时就由先前的直呼姓名变成了今天的“老虎兄弟”,两人长官和士兵之间的感也变得亲无比。

    当然,雷老虎很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位都校大人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亲的叫他一声“兄弟”的。就好比上一次在那迪卡罗兰的时候,因为他偷懒而没有在战前好好磨刀,使得进城的时候接连砍了三个斯里兰卡军的脑袋之后,刀子居然钝得卡在那死去的斯里兰卡士兵的脖子里面拔不出来,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因此在那次战斗之后,林晓风就恶狠狠的直呼起雷老虎的名字:“雷老虎,你要是再敢偷懒,我就把你的老虎脑袋给扭下来,让你雷老虎再也不能在这世上偷懒。”

    没有留意到雷老虎的异样,林晓风听见他把刀磨了两遍,终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刀子磨了就好,呆会儿要给我狠狠的打,那些斯里兰卡的兔崽子连我们的窝都敢去端,这口恶气可要好好的出一出。”

    雷老虎坚决的应了一声,想了一想后又问道:“都校大人,这一回斯里兰卡军真的会从这里走?”

    林晓风闻言还没说话,那在一旁不作声听了许久的副都校张月生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昨夜我就从斥候小队那儿听到了确切的消息,斯里兰卡军昨就已经抵达石夫城了,估计今早定会经过这个落坡往那斯里兰卡城去。”

    雷老虎心中一直都在打着小九九,猜疑着那斯里兰卡军是不是真的就会经过这个落坡,这时听见张月生的话儿,顿时便放下了心事,心里面反倒想着的是一会儿该怎样多杀几个敌人,多立些战功,因为上回由主上亲自温言赞扬并赏赐了他许多好事物的景,他仍是历历在目的。

    张月生和雷老虎说完,又对林晓风道:“上头昨就吩咐了,呆会儿先不急着冲出去,要多放箭先把斯里兰卡人的队形都打乱了,等听到了上面的哨声,这才一起冲出去。”微微一顿,他又压低声音道:“大哥,等一阵你可不能太冲动了,要是违了军令,可别怪我事先没和你说。”

    林晓风眉头一皱,有些不服道:“怎么这样,等会儿斯里兰卡军来了,我们这就出去大杀一场,快快的解决了他们那不是更好,何必放什么劳子箭?那个……那个兵贵神速不是?”

    张月生“啊哈”一声,失笑道:“大哥,想不到你还知道兵贵神速,不过这一回却不是这个兵贵神速的理儿。我们先放箭,乱了斯里兰卡军的阵势,然后再冲出去,那才真是可以让他们更快些乱,要抵挡都抵挡不住,而且这样还可以减少弟兄们的伤亡哩!”

    林晓风一听见可以减少伤亡,顿时就没了脾气,侧着脑袋想了一阵,无奈叹道:“先放箭就先放箭吧,最多忍上一阵再冲出去就是了。”

    张月生微笑道:“我已经让弟兄们准备好弓箭了,等一下只要上头发出哨声,我们就可以一起动手了。”

    过得一阵,榆林外的大道西面,依稀传来了一些声响,雷老虎耳朵比较尖,听到后立即用手肘轻轻的碰了碰林晓风,急道:“都校大人,斯里兰卡军过来了!”

    “过来了?”林晓风一时还没有听到什么,不有些愕然,但是随即想起雷老虎平里的“异能”,连忙调头对张月生道:“传话下去,告诉弟兄们都准备好了。”

    张月生闻言,连忙让侧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传话下去,很快的,玄字号第二小队的一百多名亲卫士兵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又过了好一会儿,果然看见林子外不远处缓缓行来了一大队人马,听那沉沉的声响和扬起的尘土,人数只怕绝对不少于三数万人。

    榆林中的亲卫军静静伏在地上,眼睛都一眨也不眨的,林子中榆树造成的影正好掩护住了他们的形,使得他们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林外的斯里兰卡军,反而那些斯里兰卡军看不见他们。

    那些斯里兰卡军显然这个时候都有些懒洋洋的,一个个随意的向前走着,队伍也排得歪歪斜斜的,或许在他们心里,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距离石夫城不出十里的小片林子里,那原本应该在东边肆虐的匪军正静静的注视着他们。队伍中很有几个骑着马儿的军官,他们一摇一晃的挥动着马鞭,安逸得像是在游山玩水。

    林晓风眯着眼睛看着那些斯里兰卡军一个接一个在眼前过去,不又习惯的揪了揪鼻子,心里暗想着:“嘿,叫你们现在这么舒服,等会儿定要跪在地上哭爹喊娘!”同时,他也着急的竖起了耳朵,苦苦的等候着那命令攻击的哨声。

    雷老虎看了一阵,突然凑到林晓风的耳边,用那几乎微不可辨的声音说道:“都校大人,怎么上头的哨声还来?再不打,斯里兰卡军可要过去了。”

    林晓风生虽然冲动,可是在大事决断时却不会马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雷老虎,低声道:“胡说!上头有命令,让东面的猎风营和却风营都能打的时候,我们才能打!嘿,我们就是那切斯里兰卡军股的呀,任务重得很呐!”

    雷老虎在亲卫军中只怕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这位长官,听后连忙又调转过头去,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子外的斯里兰卡军,再也不敢出声了。

    时间在这个时候似乎显得特别茫长,大约,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东面突然响起了一声尖尖的哨声,那哨声顿时牵动了榆林中所有人的心思。

    “弟兄们,放箭!”林晓风听到那哨声,彷佛是想发泄心头已经憋了许久的闷气,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大声喝道。

    “嗖、嗖、嗖、嗖……”

    无数的箭矢密密麻麻的朝着林外的斯里兰卡军飞去,斯里兰卡从未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袭,顿时都惊得人仰马翻起来,中箭的人不计其数,只是一个回合,就已经倒下了一大片人。

    “匪军,是匪军!”

    “匪军在林子里,好多人……”

    “不要乱,不要乱,啊……”

    ……

    五六轮的箭放出去,斯里兰卡军原本排得就不整齐的队伍立即彻底的乱了,他们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不断四下乱奔,好要逃过那从林子里飞出来夺人命的箭矢。

    惨叫声、呼喊声混杂响起之中,又是一声尖尖的哨声响了起来。亲卫军将士原本就并没有多少箭,这一下哨声响起的时候,也刚刚好是他们把手里的箭完了的时候。

    “弟兄们,冲啊!”  林晓风一把甩下手中的弓,从腰间急急拔出大刀,大叫着当先冲了出去。

    “冲啊!”

    亲卫军将士像猛然暴涨的山洪,手举大刀向着林子外冲了出去,他们那高高的呼喊声像狂风在吼,摇得林子里的榆树直摇晃不已。

    阵地厮杀战开始,惊惶失措的斯里兰卡军还来不及摆好阵型,就被如猛虎出笼的亲卫军冲得七零八落。偷袭与被偷袭,两者间士气的差距,也使得斯里兰卡军更快的陷入了失败的境地。

    当然,在一众御风营的小队中,林晓风带领的玄字号第二小队是全营跑得最快,伸得最突出的一队人马。林晓风和张月生各带着一拨人马相互呼应着,直把斯里兰卡军后面的队伍一下子断成了两截,一边厮杀时,林晓风一边几近疯狂的叫嚷着:“给我狠狠的切住这群兔崽子的股,谁敢退一步,等会儿打完了老子就扭断他的脖子。”

    也不知道队伍中到底有多少人听见了林晓风的话儿,冲在最前雷老虎接连看倒了三名斯里兰卡军后,带着满心的渴望四下望了望……突然,他看见在不远处,有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兽人家伙,正略带些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乱局,手里着急的挥舞着那把精美无比的军刀,嘴里还不断吆喝着:“顶住,一定要顶住。”

    雷老虎眼光一亮,当下兴奋的挥了挥手上的大砍刀,大踏步的就朝着那名敌军的军官奔了过去。那军官边的一众侍卫似乎这时候已经被迫散到四下抵挡“匪军”去了,因此雷老虎很轻易的就移近到了那军官的后。

    “呀……”也顾不得什么卑鄙不卑鄙,雷老虎狠狠的憋了一口劲儿,突然一连几个急步冲向那军官,手上的大砍刀紧随着急急的朝那军官劈去。

    “铛”

    兵刃交接声猛地响起,雷老虎的虎吼似乎也惊到了那名军官,那名军官在千钧一发之际回手挡住了雷老虎的这一击。不过由于雷老虎天生的臂力实在不是寻常人能够抵挡得住的,再加上促不及防之际,那名军官终究是被雷老虎劈得落下了马来。

    雷老虎“嘿”得一笑,心想:“你是坐在马上,我在马下,你占了许多便宜,我偷偷的在你后面来了一下,这一下算是扯平了。”想时,他又是一刀朝那地上还没站起来的军官劈去,一下就将那军官手上的精美军刀劈得脱手飞出。

    雷老虎轻而易举的伸出刀去放在那军官的脖子上,然后弯下一把将那精美的军刀拾起,拿手里左右看了看后,这才似是极为满意的插在了腰间,自言自语道:“把这把刀送给主上,他一定又要夸我了……”

    那军官惊惶的坐在地上,双眼惊疑不定的盯着雷老虎,似乎也有些不明白雷老虎为何不立即杀了自己,反而更关心那把军刀。

    “你还是投降了吧!你们……啧啧,不用打都败了!”雷老虎指了指不远处的正不断倒下斯里兰卡军,有些得意的对那军官说。

    那军官闻言眉头轻皱,他也听到了阵阵传来的惨叫声和讨饶声,只是这时也不敢顺着雷老虎的手指去看,暗自留意着雷老虎的动静,惟恐只要自己一转过头去,雷老虎就会动手杀了自己。

    雷老虎笑了一笑,命令似的让那军官站起来,然后压着他朝林晓风那边靠过去……

    在斯里兰卡的军队中,很有两队一千人以上的人马面临突变却能很快平复下慌乱,严阵抵挡着亲卫军的冲击。只是因为斯里兰卡其余的部队溃败得太快,他们的抵挡也变得毫无意义,不到一会儿的功夫,除了继续追击逃向四下的敌军,亲卫军已经分出了人来将他们分别围了起来。

    那两队人的军官大概知道再打下去也只会让更多的士兵死去而已,因此其中一队人的领兵军官在人群中大喝道:“我愿意投降,只要你们饶了我手下士兵的命?”他的话语声从嘈杂的各种声音中传出来,让榆林附近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显然他上怀有不俗的武功。

    听到那军官的话儿,另一队人的军官也大叫道:“只要你们能放了我手下的弟兄,就算杀了我也可以。”

    听到那两名军官的话儿,那两队斯里兰卡军渐渐的也都放缓了手脚……不到一阵,榆林中驰出一名亲卫,手举着一面令牌大声道:“主上有命,弟兄们先住手,主上有话要和这两名斯里兰卡军军官说。”

    话音刚落,围着那两队斯里兰卡军的亲卫都“哗啦”的一声退了一步,和那斯里兰卡军成了对峙之势。又过一会儿,从榆林中慢慢的行出十数骑,当先三人就是真照、帅明杰和司马子亮。

    “刚才说话儿的斯里兰卡人是谁?”真照望了望眼前的势,除了眼前的这两队还有不足两千人的人马,其余的斯里兰卡军不是被杀、被俘,就向四下逃散得无影无踪,这一战大抵算得上是可以定下来了。

    “我是斯里兰卡的左都骑将军缪用,你是匪……贵军的首领么?”先前喊过话的一名军官一边打量着真照等人,一边出声问道。

    真照瞧了瞧那叫缪用的军官,只见他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模样,形高大威猛,脸上一把络腮胡子,是个标准的人族大汉。见对方相问,真照也点了点头道:“我是神之照,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匪军头子。”

    缪用又细细看了一眼真照,眼中露出些惊异之色,心中暗自诧异于真照这么年纪轻轻就成了匪军的首领,嘴里连忙说道:“神……神公子,如今战局已定,我们愿意投降,只是不知道您能不能放过我手下的兄弟?”

    真照闻言微微一笑,想了一想后重复道:“放过他们?”

    缪用见了真照脸上的神态,还以为他并不愿意放过那些斯里兰卡士兵,连忙又道:“只要神公子您能放过他们,我愿意任凭你们处置。”

    真照回过头去与帅明杰对望一眼,暗叹道:“想不到斯里兰卡也有这样的人才,他肯为自己手下的士兵不惜丢掉命,那士兵们又怎么会不用死命?”想时,真照点了点头,又转眼去朝另一队斯里兰卡军的军官问道:“你呢?你想怎样?”

    那名军官一直狠狠的盯着真照等人,这时见他问起,冷哼了一声道:“我和缪用兄弟一样,只求你放过弟兄们就行,你想对我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哦!”真照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兽灵熊人汉子,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熊人军官用大鼻子喷了口气,不太愿的答道:“我是斯里兰卡的右都骑将军夫。”

    真照询问的看了一眼司马子亮,待看见司马子亮点了点头,他这才对那缪用和夫道:“饶了这些斯里兰卡士兵的命,那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你们两个要答应我一件事,只要答应了,其他什么的都好说。”

    缪用和夫一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应道:“行,只要你们能放过他们,我们什么都答应。”

    真照放声大笑道:“好,既然两位这样说,那我就放他们回去。”说时,他又接着道:“你们让他们都把兵器放下来,这就走吧!”

    缪用和夫闻言立即脸露喜色,对手下的士兵道:“弟兄们,你们都把兵器放下来,立即走吧,都快些回家去见你们的妻儿亲人。”

    那一千多人的斯里兰卡军听了他们的话儿,立即就有十数人跪了下来,朝着缪用和夫磕头道:“两位大人,我们不能让你们为了我们丢了命啊!大人,一起杀出去吧,我们就算是死,也不负了大人的恩义。”

    缪用连忙摆了摆手,大声道:“弟兄们,你们快走吧!如今的阵势,我们就算拼了命,也是冲不出去的了,与其大伙儿一起丢了命,倒还不如大家先走了吧!”说时微微一顿,他又道:“弟兄们,你们还是快走吧,莫要让我和夫兄弟白费了这份心啊!”

    那些斯里兰卡士兵听了他们的话儿,都不太愿离开,缪用和夫好说歹说了好一阵,这才让那些士兵陆陆续续的走了。不过到了最后,还剩下四十余名年轻一些,并没有什么牵挂的斯里兰卡军,说什么也一定要跟随缪用和夫,怎么也不肯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