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图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第十集

    简介

    “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是无望的啊!”

    为了生存,为了百姓,为了城邦的建立,真的连也要牺牲么?

    打败斯里兰卡大军,崭新的布达拉城邦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面临的又将是什么呢?

    人族四国的盟约变成了一张废纸,中原流域又进入了礼乐崩坏之世,南蛮显然也并不平静,天下的战乱由此开始!

    1  图谋

    大唐太常宫中,暖炉里的火正在熊熊的烧着,门外的寒风吹来,被炉子里散发出的气一阻,顿时混合一处变成了适人的暖风,吹得整个宫房都可以感觉到洋洋的暖意。横躺于龙榻上的唐太宗惬意的伸了伸手脚,引来的是前那具雪白人的躯体也跟着轻轻的一动。他连忙轻呵着拍了拍那女子,待那女子又再静静不动,他才转眼望向宫外。

    只见经过一宿的风雪,外面的墙檐树梢、假山石桥上都铺得了厚厚的一层白雪,满眼看去,均是白皑皑的一片,煞是好看怡人。

    “这等雪景,平里哪能轻易看到?想不到今终于能一遂心愿了,看来从前真是错过太多东西了!”唐太宗快意的想着,若换作往,他这时已经在正上处理政事了。

    想时,唐太宗又轻轻抚摸了一下倚在自己前的那女子,那触手的滑若凝脂,让他不自想起了昨夜的盘肠大战……要知鱼人女子的妙处并不是寻常人能够体会得到的,她们在水中回复了半鱼半人的形态后,那水陆两番奇妙的感觉简直就能让人如登仙境,唐太宗的心中又开始有些火起来。

    “娜露啊,你真是让朕真正的懂得了男女间的快活啊!”唐太宗轻声说道,言语中流露出对那女子无比的怜

    过得一阵,那女子似乎渐渐醒转过来,子动了一下后,她脑袋缓缓的从唐太宗的怀中抬了起来。

    好一张沉鱼落雁的绝世容颜,那碧目勾鼻充满了异族的调,一头金黄色的发丝更是让人眼前一亮,上的肌肤如白缎子一般白皙光滑,再加上那人心绪的丰,的确有倾国倾城的本钱。

    “咿唔,皇上,你怎地这么早就起来了?”那女子抬头的看着唐太宗,脸上正是一副睡眼惺忪模样。

    唐太宗忍不住凑过嘴去香了香眼前的佳人,笑道:“朕喜欢看着你睡。”

    那女子脸上露出一个妩媚的神,伸过如玉藕般的手臂环抱在唐太宗的颈上,道:“皇上,人家不依嘛……你尽对人家说这种轻薄的话儿,难为死了。”

    那女子的言语间虽然大是不敬,但唐太宗却正是对她这般说话儿的口吻极是受落,闻言微微一笑道:“这岂是轻薄之言,露娜睡着的样子如此可,又怎能叫朕不喜欢?”

    那唤作露娜的女子佯作羞怒的粉拳轻挥,不轻不重的如数打在唐太宗前,让唐太宗又感受到她那另一番的撩人风

    两人轻言笑语的打闹了一阵,露娜突然说道:“听毗留博叉师说,皇上已经有许多没上早朝了,这……露娜可不想让皇上因为人家荒废了国事。”

    唐太宗在后宫的妃嫔无数,往若是换作其它女子,想要留住他还来不及,哪会说什么劝他早朝的话儿,这时候听到露娜这么说,心头顿时一暖,柔声道:“难得你如此为朕着想,朕又怎舍得留下你一人在此?朕这数十年过得还未有这数天里过得快活,便权当朕放纵一回吧!”

    露娜闻言,轻轻凑过嘴来在唐太宗额前一吻,旋又似是不好意思的躲入他的怀中,露出一副小女儿家的可,顿时让唐太宗心中升起怜万千。

    “皇上,前我听人说起人族四国中,就以秦国里好的事物儿最多,哪若是有机会,我真想去秦国好好看看呢!”露娜静静伏在唐太宗前一阵,突然说道。

    唐太宗一听,略有些不以为然道:“秦国虽然号称是东方第一强国,可这时国内面临战乱兵祸,比之我们大唐也有不如,哪里还能留得住什么好事物?你若是喜欢宝物,我大唐国内就多不胜数了,朕为你拿来就是。”

    露娜侧头想了一想,说道:“我很早之前就听说人族有块叫做合适璧的玉璧,是块世上无双的玉石。不同的人佩戴,合适璧就能发放出合适那佩戴人的光芒,使那佩戴的人看来更是容光焕发,因此被人称为合适璧。”抬头望向唐太宗,她眼中露出渴望的光芒,软语央求道:“皇上,人家好像看看那合适璧到底是怎生一副模样的。”

    唐太宗闻言一愕,他倒是听说过这一块合适璧的,据说这块传闻中的宝玉如今正是在秦国,由秦国皇族珍藏在宫中,因此要想得到它,只怕是难比登天了。

    露娜见唐太宗一下子便没了言语,小嘴轻轻一鼓,嗔道:“皇上,你方才好说人家想要什么,你都会为人家拿来的!”

    美人一笑一嗔,俱都人心魂,唐太宗被露娜这么一激,想起自己堂堂大唐国的皇帝,方才说得如此满的话儿,这时要兑现不得,那后还怎么能得信于美人?因此脱口便答应了下来道:“好,宝贝儿你且宽待数,待朕为你拿来就是。”

    露娜听完,惊喜道:“真的?”待看清唐太宗欣然点头,她这才一下子扑到唐太宗脸上,连番亲下。

    唐太宗一向自诩风流,如今得到美人欢心,更是心中欣然,暗想:“为了她,什么都值得……何况如今秦国内乱将起,朕呆会儿修书一封向秦二世讨那合适璧一观,谅他们也不敢推搪。”

    这晚间,大唐太宗皇帝的信使飞骑赶往秦国咸阳,去讨要那世上无双的合适璧。

    斯里兰卡大公府中,乒呤乓啷的声音突然响起……很快的,就听到夏花大公那把如鸭叫般的嗓音自内厅中响起:“猪,真是头猪,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莫非你想烫死我么?”然后就听见一人惶恐无比的应道:“大公饶命,大公饶命啊……”接连的几声打骂声后,就看见夏花大公往里最得宠矮人侍从,慌慌张张的从内厅里跑出来。

    这几里,对于这样的事儿,大公府上下都已经司空见惯,也没有谁为此感到奇怪,只有那倒霉的矮人侍从怏怏的走向厨房,嘴里嘟囔着也不知道在咒骂着些什么。

    正要走出院子,那矮人侍从突然看到一人从院门走了进来,他抬头望去,却见那人是一名人族老者,一锦衣华服的打扮,极是气派非凡。只是这么一眼打量,那矮人侍从已经认出了来人是谁,连忙强自撑起笑脸招呼道:“哎呀,原来元力吉内务使已经回到斯里兰卡啦,真是太好了!小人给您请安了。”

    那元力吉也知道这个矮人是大公边的得宠侍从,点了点头后微笑道:“我一回来就听说大公很多没有去处理政务了,所以就过来看一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大公现下在哪里?”

    那矮人侍从听元力吉这么说,心里暗骂了一句:“还不是你那没用的儿子惹的?”嘴里却依然笑得灿烂道:“大公如今正在内厅里……”亲近向元力吉移近一些,那矮人侍从又低声道:“大公发着脾气呢,大公呆会儿可要小心着些了。”

    元力吉闻言想了一想,朝那矮人侍从道了声谢,便径自朝里行去。那矮人侍从看着元力吉的背影,想道:“真是老狐狸啊,当初花着大笔大笔的银子求我为你的儿子说好话,这时候害得老子受累了,却只字不提,当作没事儿一般,我呸……”不过心里骂归骂,那矮人侍从还是知道元力吉在斯里兰卡的势力,因此倒不敢真做出什么事儿来,只图心中骂个爽快也就罢了。

    元力吉走近内厅,刚要推门进去,就听见内厅里面传来了夏花大公的声音:“滚,全都给我滚,又来做什么?”

    元力吉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转出一副笑脸来,哈哈笑道:“大公阁下,是我,元力吉。怎么,不欢迎么?”

    屋里面的夏花大公一听见元力吉的声音,似是也料想不到,惊喜道:“是内务使?你回来了?”说时,紧闭屋门突然打开,从中露出了夏花大公那大大的脑袋。

    元力吉不失礼数的躬道:“大公阁下安。”

    夏花大公见到果然是他,也不客气,一把将元力吉拉入听中,连声道:“你可回来,你终于回来了。”

    元力吉进到厅里,看到满地的狼藉,眉头微微一皱,虽然明白眼前的是怎么一回事儿,可还是故作不知道:“大公,你这是……”

    夏花大公急急的挠了一下头,苦恼无比的说道:“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你……你可要帮帮我。”说时,他也毫不客气,当下就把这些天来斯里兰卡发生的事儿都一五一十的对元力吉说了。

    元力吉从那萨满公国一回到斯里兰卡,就已经听说了缥缈峰上的事儿,后来又在家中听到了元太主说出经过,也大概的知道了事儿的来龙去脉,这时听得夏花大公说完,心中早就有了计较,叹道:“看来在缥缈峰上的并不是普通的匪人,这一切早就落在他们的算计中了。”

    “他们不是普通的匪人?”夏花大公的脸上露出一丝迷茫,到了这个时候,缥缈峰上的匪人终归还是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而已。

    元力吉点了点头,道:“他们把所有的事都算好了,从一开始使得卡洛夫被换下来开始……唉,好厉害的谋略啊!”

    夏花大公布满血丝的双目睁得大大,他彷佛听见了这世上最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儿,脑子顿时变得有些木了。

    元力吉继续道:“他们极清楚斯里兰卡里面的一切,知道我不在斯里兰卡……”他说话时,心里不自叹道:“津盛啊津盛,想不到你竟能让两万斯里兰卡军白白送死而不发一言啊!既然如此,那你就莫要怪我元力吉为私利而不择手段了!”

    “大公唯一做错的,就是让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换下了卡洛夫。至于那条商道,那是无论如何也要夺到手的,大公只是行事太急了些。”元力吉斩钉截铁的说道,他心中也知道新商道代表着什么,因此自然不会就此放过。

    夏花大公眼中放出炽的光芒,大力的点着头道:“对,对,那条商道绝对不能放过……那我们该怎么夺到手?”

    元力吉脸上露出一丝冰冷,说道:“我回到斯里兰卡的时候,听说这些天津盛元老一直告病在家,想起来这个时候他的病也快好了。嘿,津盛元老的大儿子如今就是绿林军的领军大将,大公可发出一道命令,调集绿林军到缥缈峰剿匪。”

    夏花大公一听,也没有立即明白了元力吉的意思,奇道:“这是为什么?”

    元力吉暗骂了一句“比猪还笨”,强自耐心的解说道:“津盛抱病那是想置事外,好要看我们忙活,我们这个时候派他的儿子去剿匪,正是要让他脱不了关系。如果事儿成了,对大公您来说自然是好事一件,万一事儿不成,大公也可以借此让津盛难以下台。”

    夏花大公听到这儿才明白了元力吉的意思,嘴角上渐渐的也挂出了狡的笑容。

    两人又说了一阵,夏花大公连忙依着元力吉的计策,拟了一道命令,立即调遣守在东面的绿林军往缥缈峰剿匪,同时他还下了释放卡洛夫出来的命令……一切都在这短短的半天内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在缥缈峰上的布达拉山城里,正满心焦急的真照急匆匆的闯进了兰若的房中,对他来说,只怕自己这鬼灵精怪的妻子瞒着他,已经做出了什么事儿来了。

    “兰若,兰若,你把我的金牌放在哪儿……了……”当真照强行推门进到兰若的房中时,首先映入他的眼帘的是:在那水汽迷朦的屋子里,兰若正全的坐在盛满了水的大澡桶中,轻轻的拭抹着上细致嫩滑的肌肤……于是,真照的话儿说到一半,便再也说不下去,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前看着,一股流随之袭上心头。

    兰若似乎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人闯进来,脸上先是露出了惊愕的神色,随即看清楚了来人是谁,便又柔声说道:“照哥哥,你……你傻看什么啊?还不快些进来把门关上?”

    真照闻言回过神来,转眼望了望原本那在院门前支吾着想要阻拦自己的两名侍女,却见他们这时候正在不远处偷偷笑着,脸上不一红,佯作不知的走进屋里,极快的把门关上了。

    “那……那毗多闻呢?”这种形下,饶是真照脸皮够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此他便转而言他的问了一句。

    自己枕边人的心思兰若又怎么会猜想不到,她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心中生出了挑逗真照的念头,不答反问道:“照哥哥,你怎么还呆呆的站在哪儿?人家背后这……这儿够不着,你来帮帮人家嘛!”听到这话儿,真照不由一怔,讪讪的走上前去,随手接过兰若手里的毛巾,轻轻的为兰若拭擦起脊背来。

    在兰若那白嫩姣好的背脊上,虽然隔着那方毛巾,但真照还是能感受到上面凝滑,加上鼻中闻到阵阵的香气,他的心不跳得更厉害了。

    “照哥哥,你这么急匆匆的过来找我,是为的什么事呀?”享受着丈夫的侍侯,兰若有些舒服的闭上了双眼,嘴里有如呻吟的问了一句。

    尽管眼前的景可谓是香艳无比,可是真照终究不是场初哥,他稍稍定下心神,想起先前要问的事儿,便道:“兰若,你上回向我拿了卡多雷大公府的金牌,如今放在哪儿了?”

    兰若美目睁开,脸上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神色,笑着道:“照哥哥,人家只不过拿了你这一块金牌玩玩而已,你用得着这么着急么?”说时,她的子轻轻斜侧,恰好将前那香四的隆起处“放”入了真照的掌握之中。

    真照微微一窒,眼光直直的落在妻的上,顿时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起来,只是这时候他心中正关心那金牌去向,便强忍住要喷发出来的火,硬下脸来正容道:“那金牌让你玩玩倒也没事,可是你却不能用它胡来。”

    兰若有意扯下真照手中的毛巾,然后又动了动上,让那人的一点轻触真照的掌心,道:“你怎么对人家这么凶嘛?”

    兰若的子天生就有成熟妇人的风韵,自从被真照破去了她的符箓之后,那上古妲己女神的精气神就和她结合在了一起,使她更具寻常女子所没有那种娆妩媚的气质。真照这时候被兰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心中的火已成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当下他便俯一把抱起兰若,也不顾她的子仍是湿漉漉的,一边朝着榻那儿走去,一边假作凶恶状道:“你竟敢不听话儿,让本大爷好好的惩罚完你之后,再细细的查问那金牌的下落。”

    兰若心满意足的“咯咯”一笑,手臂趁势环在了真照的头颈上,声道:“照哥哥,你可真坏,尽会欺负人家。”说时,两人又是一番雌雄相争,蜜里调油,其中的巧妙处不能尽述。

    恍恍忽忽、颠颠倒倒的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真照躺坐在榻上,而兰若则被他搂在了前,其中美满香艳,正是引得无数英雄竞相折腰的景之一。

    “兰若,你到底把那金牌放到哪儿去了?”真照得偿心愿以后,又想起了那金牌的下落。

    兰若用小指头在真照前轻轻的划着小全圈,答道:“照哥哥,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儿。我把你的金牌交给落云去办些事儿了。”

    真照知道落云如今正在卡多雷,心中暗叹了一句“果真如此”,只是却也并未恼怒,又问:“你拿那金牌去办什么事儿了?”

    兰若微微一笑,淡淡道:“我让落云拿着金牌,帮我送了封信给那位璇妮姑娘。”

    “什么?”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听到兰若说出来,真照还是不自吃了一惊。然后,他侧头想了一阵,才颓然道:“你……你送了什么信?”

    兰若这时候“体贴”的拍了拍真照的口,道:“信!”

    “什么?”真照惊得差点跌下去,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神,好半晌才呆呆重复道:“……信?”

    “照哥哥,你也不需太过担心啦,人家璇妮已经回了信了,她对你也很有些意呢!”兰若似乎完全不明白真照的心意,不断安慰道。

    “你……”真照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盯着兰若那尽是嘲弄的眼神,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胡闹,真是胡闹!”

    兰若凑过嘴去吻了吻真照的脸庞,柔声道:“照哥哥,我听司马先生说起了眼前山城的状况,虽说之前我们打败了斯里兰卡的两万大军,可是这个时候若是卡多雷和斯里兰卡同时封杀我们,我们山城定然难以维持下去的。”说时,兰若抬起头来望着真照道:“因此,只有让你娶了璇妮姑娘,这样我们才能化解掉卡多雷这一边的威胁。”

    真照细细想了想兰若的话儿,摇头道:“只是我有你们就真的够了……你们当真想我娶了那璇妮么?即便如此,我心中不曾喜欢她一点半点,若说娶她……我心中实在不想利用她这样一个弱女子。”

    听到真照动的话儿,兰若伸手紧紧搂住了真照的头颈,温柔无比道:“照哥哥,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兰若心里清楚得紧,只是……莫非你就不为山城中其他人想想了么?在这世上,有哪个女子不希望能独自拥有自己的丈夫的?我听帅大哥说过,你的志向是要摇撼天下,让天下的百姓都安居乐业。可是照哥哥,当你决定了以摇撼天下为志向的那一天开始,你就须得学会牺牲了……牺牲一些你边的人和事,甚至是牺牲你自己最不愿牺牲的东西。”

    兰若把脸贴到丈夫的脸上,又继续道:“照哥哥,如今不止是我和红影姊姊、明杰孩儿,山城中还有许多许多的人:那些士兵,那些百姓,那些工匠……他们都需要你去保护,你若仍像从前般,由着自己的心意去做,那将来受到伤害的人只怕会很多很多。照哥哥,你还记得那我未曾见过面的雪儿姊姊么?”

    真照一直凝神的听着,待听到最后一句,他的脸色突的一变,一股难受之极的感觉顿时涌上了他的心头,彷佛一根根的钢针狠狠的扎在上面,让他中疼痛愈裂。

    兰若脸色黯然的望着丈夫,她当然知道慕容雪的事儿对真照来说代表着什么,只是这时候她也只能暗自心痛道:“照哥哥,你莫要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

    夫妻两人默不作声好一阵子,真照好不容易平复下了心境,脸上的神变得坚毅无比,沉声道:“那……你给璇妮姑娘的信上写了些什么?”

    兰若不无歉然的亲了亲丈夫,她也不知道使得丈夫做出转变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放下心中的忧虑,她回想了一下信中的内容,便也大致将事儿说了出来。原来她让落云拿着金牌到卡多雷大公府去“为真照”送信,兰若在信中恰到好处的表达了一些慕之意。那司马璇妮收到信后,也不知道看明白了那心中之意没有,接着回了一封信给真照。信里面虽然未有半字提及之事,但是款款的意却是一目了然,她对真照实在有些红颜知己的意思。

    真照听完了兰若的话儿,心中思索了一阵,才道:“唉,且看看卡多雷会有什么举动再说吧!”

    ……

    十后,真照等人最不愿意看见的事儿发生了,布达拉山城突然收到了从斯里兰卡和卡多雷传来的消息,说是鉴于缥缈峰上的商团并不是普通的土匪,因此斯里兰卡和卡多雷将同时派出军队前来剿匪。

    霾似乎从斯里兰卡开始向缥缈峰这边飘来。

    “怎么一点儿风都没有?”相较于往常的山风凛冽,这两来缥缈峰上竟然出奇的没有一丝风吹来,这不使得站在城头的真照感到有一点儿不爽快。

    “主上,据我们自己探得的消息和青楼联盟传来的消息,斯里兰卡和卡多雷要联手出兵的事儿只怕是真的了。”司马子亮将手里的一份书函递给了真照,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真照拿过那份书函看了一看,上面记着宇文乐和落云分别在斯里兰卡和卡多雷传回来的报。这些天来,他们几乎每一天都有这样的报传回到山城里来,为了在斯里兰卡和卡多雷得到重要的消息,他们算是干冒了极大的危险“潜伏”在其中。

    “津果?这人是谁?”真照看到这个稍显得有些意思的名字,好奇问道。

    司马子亮不慌不忙的应道:“主上,这个津果就是斯里兰卡元老院首席元老津盛的儿子,他不仅是绿林军的主帅,也是这一次斯里兰卡军前来剿匪的领军大将。”

    “哦!”真照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后,问道:“司马先生,你看这回我们该如何应付?”

    司马子亮摇了摇头,道:“我们缺粮,只要斯里兰卡和卡多雷分别派出一军,守在野猪林的入口处,我们不能与巴蜀各处通商,那这通向拓勿的商道有等于无,我们耗不了多久的。”

    真照也知司马子亮话儿中说的都是实话,山城里面的粮食大概只能维持到三数月左右,那就已经是商团花费许久的时、许多的钱财才积储出来的,这时那卡多雷和斯里兰卡如果果真派出不多的一支人马守在野猪林外与他们干耗,山城里的人只怕还真的要全部饿死了。

    “莫非就没有法子了?”真照心中不有些着急,问话时眼睛一个劲儿的盯着司马子亮,只盼从他的口中能够吐出一个十全十美的计策出来。

    司马子亮朝真照回望过来,对上了他的目光,道:“法子不是没有,可是却要落在主上的上了,不知主上会不会答应啊!”

    真照一见司马子亮暧昧的神,心中一转,便也知道司马子亮话儿里面的意思。他默默想了一阵后,突然说道:“好,我明就亲自到卡多雷提亲去。”

    司马子亮闻言微微一笑,也不知道他是否早就猜到真照会这样说,神色间并没有表露出多少的诧然,只有从他突然亮了起来的眼光,才可知道他为此是极为赞许的。

    真照将手中的书函递回给司马子亮,说道:“山城是大伙儿好不容易建起来的,是所有人的心血,他们既然视我为主,那我自然要好好保护他们,这一次就为了他们多娶一个老婆吧!”他的话儿原本说得极是豪气干云,可是到了最后一句时,语义却突然急转而下,不使得司马子亮也忍不住莞尔一笑。

    “主上能这样想,那真是山城所有人之福啊!”司马子亮由衷的赞了一句。对他来说,这些子来他很清楚的看到,真照的上出现了愈来愈多的变化,而且这些变化使得真照也愈来愈具备统率千军万马的气度,那就是:不拘小节,心系全局!也只有拥有这种气度的人才真正是能问鼎天下的王者,而不是只凭一人喜恶的莽夫。

    “司马先生,只怕到那卡多雷去还要有一番的周折,山城中的事儿就要先拜托你和大哥了。”想了一想,真照突然又说出了司马子亮意想不到的一番话儿:“先生,我听你边的侍童说,最近你总是忙于山城中的事儿,每很晚才睡,是不是?这样可不好,后要倚仗先生的事儿还多着,先生也要小心保重体才是。若是真个有太多的事儿要做,先生可分出一些琐碎的来让旁人做,也是行的。”

    司马子亮闻言一怔,也未曾想过真照会无端说出这样的话儿,过了一阵后才应声道:“子亮晓得了。”说完,他那转到别处的眼中又闪起了一丝使人不易察觉的亮芒。

    两人说话时,缥缈峰四周突然无中生有的刮起了风来,天上的霾也为此散去了不少。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