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放生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斯里兰卡军剿匪失败,而且全军两万人到最后只剩下数百人狼狈逃回斯里兰卡的消息一经传开,顿时使得朝野震动,斯里兰卡的天空上也因此笼上了一层霾。

    夏花大公早几天就已经得知了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虽然一直极力按捺住不让这等“军机大事”传出去,可是这样的事若想不传出去,那无疑是要掩耳盗铃,所以夏花大公也就乖乖的呆在大公府半步也不出,好好的掩住自己的耳朵了。

    外面的风声是再也听不见了,但夏花大公的心里却一直有着一把声音不断对他说:“你输了,输了……输掉了所有的东西……”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夏花大公一骨碌爬起了来,他两眼满是血丝的直瞪着屋顶,“两万人啊,怎么会败给了那些只不过是占山为王的土匪?”

    这位可怜的大公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两万斯里兰卡军是怎么败的,也不会知道他处的陷阱有多么的深,更不会知道暗处有多少双眼睛在冷冷的望着他。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输了,彻底的输了。

    ……

    “躲在暗的角落里,永远比站在阳光下安全啊!”不知道是哪位先哲说过的话儿,这个时候再次把它从嘴里吐出来的,是斯里兰卡元老院的首席元老——津盛。

    在津盛家中的后院里,稀稀落落坐着十余名耄耋老者,他们或是兽人,或是矮人,或是妖怪族人,在这十余名老者当中,最老的仍然是津盛,因此其它人都尊卑有序的坐在了他的下首。

    “津老哥,如今元力奇不在斯里兰卡,适逢夏花那个大草包又出了这么一个大丑,我们是不是该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给弄下来呀?”看见津盛沉吟半晌才吐出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儿,端坐左侧的一名狐灵兽人试探着问了。

    津盛闻言并没有立即作声,他用目光扫了扫其余众人,脸上仍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众人见状,早就熟悉了津盛的为人都知道他是在等众人表态,因此一名脸色较为沉的矮人老者当先就道:“我看这次的事儿元力奇的小儿子也在里面,倒是将他也拉下马的好机会。”

    这话儿正是所有人的心声,要知如今在元老院里,以首席元老津盛为首的众人和以元力奇为首的一部分元老已经是势成水火的两大势力。这些年来元力奇因为帮助了夏花大公登上大公的位置,因此得以扩张势力,渐渐的成为了津盛他们的心头大石。这时候难得有这么一个好机会,他们当然就不想放过了。

    津盛见众人都发了话儿,这才不慌不忙的说道:“就凭这件事儿,扳倒夏花算是绰绰有余了,可是要想把元力奇也弄下来,只怕却还未必了!”微微一顿,津盛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又继续道:“元力奇能够捧起第一个夏花,自然也可以捧起第二个,我们若不能将他连根拔起,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先放一放,由着那夏花乱来,我看以后的事儿总会越来越好的。”

    众人听完津盛的话儿,想了想都觉有理,眼中顿时就露出了信服的神色。津盛表面上不动声色,只是早已暗暗将众人的神色看在了眼里,心中不自又为自己的这份超然感到有一丝得意。多少年了,语出惊人、却又不危言耸听成为了津盛御下的不二妙法,他沉浸久的功夫自然已是炉火纯青了。

    沉默了一阵,先前的那名狐灵兽人突然又问道,“只是那缥缈峰的匪人我们又该如何对付?”无论怎么说,听到两万大军被缥缈峰上的人打得全军覆没,他们元老院又怎么能不谨慎应付?

    津盛侧头想了一想,道:“事儿已到了这种地步,我们即便插手去管,也没有多大的用处,要知道我们兽族有句谚语叫做‘舍不了孩子打不了狼’,就是这个理儿了!”略微一顿,他又朝另外一边的一名半兽人道:“塔穆尔老弟,那缥缈峰上的事儿你还要多费些心,好好的查查那些都是什么人……嘿,能如此漂亮的打败我们斯里兰卡两万大军的人,绝非泛泛之辈。”

    ……

    所有的一切都在暗暗进行,就像是一个黑色的旋涡不断被人用力的搅动起来,慢慢吸食着那些落在漩涡中无力自保的人。当津盛在斯里兰卡城插手去搅动那旋涡的时候,远在布达拉城中的元太主正焦急不安的转辗难眠。

    自从元太主被对方那名独臂眇目的首领安置在这个什么四合院中,他就一直再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儿。虽说这个四合院布置妥当、环境清幽,正是修的好地儿,可是这时候为俘虏的元太主却越感到有些害怕起来。

    没人过问,没人理会,除了特定时间有士兵进来端饭送水外,就再没有人进来查问军之类的,这些都让元太主觉得很是反常。

    “莫非他们是想要将我关在这儿当作人质?”元太主一想到这个念头,心中就立即“砰砰砰”的跳了起来。虽然他读书不多,但还是知道古时候被人捉去作质的王公贵族可算是比比皆是,以他“元太主将军”这样的家世份,鼠目寸光的匪军拿他来作人质也就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想到这儿,元太主立即又回想起那匪军那位首领不问而知他的大名的景,“他那个古怪微笑……”沉吟了一阵,元太主背上的冷汗冒得更加厉害了。

    “元公子,我们主上想要请您过去正厅那边呢,请吧!”似乎上天有意不让元太主夸张的想象力将他推入黑暗的深渊,一名亲卫及时推门进来,打断了元太主的思绪。

    “他……你们首领请……找我?”对方客气的话儿让元太主感到有些惊喜,他心中急忙的盘算起等一会儿该要怎么去应对:“到底是该做出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态度好呢,还是该和颜悦色一些好呢?”

    转眼来到了大厅之中,元太主一进大厅,就看见大厅中已经坐着了约莫有十余人。那位独臂眇目的匪军首领就坐在了大厅正中,而他的边左右两侧的位置上除了坐着那见过的另一位年轻首领,在另一个位置上还坐一个类似谋士的人,不过单从座位的排次来看,缥缈峰这一众匪人的首领,就是那位独臂眇目的年轻人了。

    “元公子,请坐!”元太主正发愁不知该如何打开话头儿,对方那位年轻首领当先就极是体贴的指了指下首的一张椅子说道。

    元太主这时候也将先前打定了要“态度强硬”的主意抛到了九霄云外,躬朝那年轻首领道了一声谢后,便顺势的坐到了那张椅子上。

    真照微微一笑,又问候道:“元公子,这两只因我的公务极多,一直没有时间去与公子相见倾谈,不知公子住得还好?”

    听到真照相问,元太主心中那句“差极了”咕噜一下吞到了肚里,嘴里连忙答道:“这两多谢您的特别关照,一切都还安好。”

    真照点了点头,满意道:“我还怕手下的这些山野粗人怠慢了公子,既然公子这般说,我就放心了。”微微一顿,他又接着道:“元公子,我们其实不过是寻常的商团罢了,只是这些天来,不断收容了一些战后无力度的难民,因此才在这缥缈暂居罢了。”

    元太主毕竟不是傻子,听到真照的这种话儿,自然并不相信,心中想道:“一路看过来,你的山城都建得有模有样,这还叫暂居?普通商团如何维持得了?”不过想归想,他这时垂砧板上,也就附和应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真照似是没有留意到元太主语气中的不以为意,继续道:“元公子,这幽山通往拓勿平原的商道虽然看起来有着极大的利润,只是我们商团一路跋山涉水,还要为那些凶禽恶兽担惊受怕,着实是拿了命来拼才能得到这辛苦的世间财啊!”

    对于真照的这话儿,元太主也是不尽相信的,因为他曾亲眼看到了山城中的蛮族人战士,那些蛮人远远超越常人的体魄,实在让他有些不寒而栗,只是……元太主连忙点头道:“这倒是真的,不辛苦又哪能得到世间财?古人诚不欺我!”说时,他竟搜肠刮肚的抛了一句书包。

    真照心中暗自好笑,脸上却仍不动声色的侃侃道:“这回尊敬的夏花大公阁下不知道是听信了哪个小人的言语,说我们金利来商团是占山为王的土匪,竟然派出了两万大军来围剿,这实在是让我们陷入了进退两难困境啊!”轻轻一叹,又作出一副痛苦无比的神色道:“山上所有人为了自保,不得不都拿出了命来,与公子所率的这两万大军硬拼了这一场。”

    这一番话儿说得是“气壮山河、气回肠”,可是在场的众人包括元太主在内,都心知肚明真照说的什么“硬拼”云云,不过是场面话儿罢了。自打他率人袭营一开始,斯里兰卡军就已经彻底的败了,再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听得真照提起了这事儿,元太主就算脸皮再厚,也不住红了一红,讪讪道:“惭愧啊,惭愧啊!”

    真照摆了摆手,和声道:“也是元公子体察到我们的苦处,对着这些难民哪还能下得了手……因为这样,才惜败罢了,惜败啊!”

    元太主听见真照一直在说话回护自己,似是还有些讨好的意思,心中不有些奇怪,试探着道:“唉,先前的事儿都做错了,若是能为此做出补偿,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真照闻言眼中顿时露出了喜色,缓声道:“元公子能这样想,那真是我们山城居民之福了,我们在此先代所有人谢过公子了!”微微一顿,真照又道:“想必元公子现在已经知道我们金利来商团并不是匪人了,我们也无意与斯里兰卡为敌,只想着正正经经的做些买卖,养活得了这一大帮子人便心满意足了。”

    真照从怀中取出一封文书,递到了元太主的手里,继续道:“这是我想呈上夏花大公的文书,里面仔细解释了金利来商团的对大公的敬意,还往元公子代为美言几句。”

    话儿说到这个份上,元太主终于明白了真照的意思,暗道:“原来他是怕斯里兰卡继续派大军过来讨伐,所以想要示好罢了。”猜想到了真照的心意,元太主心中的大石顿时落了下来,他这时手里拿着真照给夏花大公的信,哪还用担心回不到斯里兰卡去。

    “这个……这个我自然会代你们向大公转达的。”元太主将真照的信收入怀中,说话时已渐渐有了些底气。

    真照哈哈一笑,重新回到座位上去,接着又拍了拍手,只见大厅外涌入十来名侍从,熟练无声的设席摆箸,很快的就在大厅中为众人各设了一长桌酒菜。待那些侍从尽数退出大厅,真照首先举杯向元太主道:“元公子,来,神某在这儿敬你一杯!”

    元太主到了这时才知道对方姓神,连忙也举杯遥遥回敬,道:“不敢,我也敬神公子你一杯。”

    两人如此互敬了三杯,酒宴便算是正式开始,那原本在大厅里坐着没有说话的众人,也都纷纷过来向元太主敬酒,而且还不时说着奉承的话儿。几杯下肚,元太主渐渐有了些酒意,先前的“谨慎小心”不知不觉间也抛了开去,变得恶行恶状起来,真是应那句“江山宜改,本难移”的古话。

    酒宴从傍晚一直进行到了深夜,元太主凭着“超凡”的酒量,终于拼倒了大厅里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真照在内。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自己也实在难以支撑下去,和那些醉得睡了过去的众人一样,头昏眼花的坐倒在了大厅之中。

    朦朦胧胧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看见一名匪军侍卫从大厅外进来,直奔向睡在地上的真照那儿,轻呼道:“主上,主上,快醒醒……”

    “别……别吵我……”真照嘟囔着翻了个,又朝那侍卫摆了摆手。

    那侍卫轻轻摇了摇他,突然压低了声儿道:“主上,是斯里兰卡的密信,津盛元老有事……”他的话儿还没说完,就见真照猛的坐起来,按住了他的嘴,同时又用眼瞥向元太主这边。

    元太主与真照坐得极近,自是听到了那侍卫的话儿,当他听到“津盛”两字时,心中顿时一凛,连忙佯装熟睡,不让真照察觉到任何的破绽出来。

    真照仔细看了看元太主是否睡着,拉着那侍卫走远了两步,这才问道:“津盛长老有事儿交待?”

    那侍卫点了点头,道:“是,斯里兰卡那儿有密信回来,说是津盛元老对主上这回打了胜仗,很是欢喜,说要主上牢牢抓住这个机会儿,控制住新商道,如果夏花大公再敢派人来,元老自会对主上给予帮助。”

    真照听完点了点头,朝那侍卫一努嘴,那侍卫便知机的又悄声退出了大厅。真照独自思索了一阵,打量了一眼元太主,然后嘿然一笑,又如先前般倒头睡在了地上。

    好一阵后,元太主慢慢的张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狡讦的异芒,很快的又再次闭合了起来……

    第二一早,真照和山城众人一起送那元太主下山,有了昨夜的酒,他们自然又好说话了许多。好不容易经过了一番“恋恋不舍”的话别,元太主匆匆的带着数十名斯里兰卡的降兵下山而去,直奔向北面的斯里兰卡而去。

    待到元太主的影渐渐远去,真照突然对旁的司马子亮问道:“司马先生,我们昨夜这一番做作做能成事儿么?”

    司马子亮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若那元力奇长的是他儿子的这般榆木脑袋,只怕昨夜这番折腾便已得计了。只是老子终究是比他这个脓包儿子要高明许多,我们若想这样便成事儿,难啊!”

    真照闻言不有些愕然,奇道:“既然如此我们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司马子亮有成竹道:“这倒未必,要知滴水穿石,非是一之功,这一回虽然未必能使元力奇相信,但却总要让他心中对津盛带上了一根刺儿,而这根刺儿迟早会扎出血儿来的。”

    原来昨夜真照在醉酒后“收到津盛密信”云云,都是司马子亮早便与他设计好的圈。早些时候,他们从那青楼联盟的绝密报中得知,在斯里兰卡的元老院中,分着黩武和保守两派。那黩武派就是以津盛为首的一众元老,倾向于让斯里兰卡加入黩武派城邦的阵营,而那保守派则是与元力奇为首的元老,他们致力于让斯里兰卡继续支持萨满大公执政南蛮。两派之间向来水火不容,津盛和元力奇也因此成了誓要斗得你死我活的大对头。

    凭着这一点,司马子亮如此定计,不过是为了让那元太主“偷听”到津盛与缥缈峰的关系的秘密后,再“转告”那元力奇,使得元力奇和夏花大公的目光暂时转移到津盛的上,这样山城才能够从中渔利。

    如今看来,一切都按着司马子亮所想的进行着,真照听了司马子亮的解说后,也明白了其中的奥妙,笑道:“如此说来,我们还要多动上几次手脚,这样才能使得元力奇真正的把事儿放在心上。”

    司马子亮微微一笑,道:“那倒不用着急。我看过许多有关津盛的报,斯里兰卡遭逢如此大败,即便能忍一时,以他的为人也绝不能忍让多久,到时候不需我们如何动手脚,斯里兰卡也自然会乱成一团。唔,这时候倒是卡多雷那边比较让人担忧啊!”

    “卡多雷?卡多雷怎么了?”真照听得司马子亮突然提起卡多雷,随口便问。

    司马子亮道:“卡多雷的司马琅邪大公不比那夏花大公,他倒是难应付得多了。就连夏花大公都能看出新商道的好处,那司马琅邪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他这时候未出手,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心思罢了。”说时顿了一顿,他朝真照小心问道:“主上,上回的那个应付卡多雷的法子,兰若夫人和……和你说了么?”

    真照一听就知道司马子亮说是那与卡多雷结亲的事儿,摇头道:“那样的事儿我可不能做,我一点儿也不知那大公千金的底细,如何能向她提亲?”

    司马子亮脸上露出个古怪的神,问道:“主上可还记得从前在大公府里给你金牌的那名侍女?”看见真照点了点头,他才一字一顿道:“主上,若是子亮没有猜错,那名侍女就是卡多雷大公府上的千金了。”

    “她……她是……”真照当堂口瞪目呆起来,这一点实在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支吾了好半晌,他才道:“你……你怎知璇妮姑娘就是……她的?”

    司马子亮带些作弄的欣赏了一番真照吃惊的脸上表,这才道:“打自一开始我便猜到了。据闻司马琅邪大公乃是极为专的男子,自从他的夫人过世后,平生不近女色,就连服侍大公的侍人都是男子,因此大公府内除了大公的女儿和服侍她几位侍女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女眷。试问一名小小的侍女怎么能拿到司马琅邪大公的金牌?”又笑了一笑,司马子亮继续道:“主上还记不记得,那参加宴会时,主上说你与那侍女说完了难民流落街头的事儿,后来宴会竟然就为了难民的事儿取消了……”

    真照也是聪明人,这时候一经司马子亮点拨,心中立即就都豁然明白了,看来那侍女璇妮还真的就是卡多雷大公府上的千金。“糟糕,那金牌……”真照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儿,额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来。

    “司马先生,我先回去一阵!”说罢,真照也不待司马子亮有什么反应,便飞一般的朝自己家中奔去……

    这时候,他只想好好的问一问兰若到底拿了他的金牌去干什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