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换将(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冬夜里,野猪林中显得那么的冷漆黑,在那密密麻麻的树林中,三条人工开出的道路如同一点分出的三条直线,分别通往卡多雷、斯里兰卡和幽山,在那三条道路交汇的地方,这时候显然可以看见像是繁星点缀天幕般的灯火,因为斯里兰卡前往缥缈峰剿匪的两万大军如今就驻扎在了这里。

    其实如果严格来说,那分出三条道路的“一点”从这两万大军扎下营来的时候开始,就已经不是一点了。道路旁的树木被砍伐了许多,地方也因此拓宽了不少,或是由于行军之余士兵们再没有多余的气力干这些砍树的活儿,许多营帐直接的就架在了树木之间,非常简单便利。元太主对于手下的士兵这种随意的扎营方式,似乎并没有丝毫的意见,因此这两万大军的营地就未免比较凌乱了。

    黑得看不见丝毫光亮的密林里,真照早就藏在一棵大树后悄悄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切,虽然对方这两万大军扎营的方式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却并非是一无是处的。至少,那些负责巡逻的士兵们这时候并没有丝毫松懈,而且除了最大的那一个营帐不时传出喧闹声之外,其余的营帐都再也听不到半点儿的声响。

    看到这样的形,想要袭营只怕是没有什么指望的了,真照不暗暗对那卡洛夫的治军的能力赞叹不已。虽然说如今对方的大营里没有了卡洛夫,但是单从那些士兵们如此守规自律的形来看,就可看出卡洛夫的能耐,因为如果一支军队没有了主将就变成了一群完全杂乱无章的乌合之众,那这名主将也就不过是庸碌之辈罢了。

    “卡洛夫带军的本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看着看着,真照边的钟炎武压低了声音说道,从他的语气中,真照听得出那发自内心的赞叹味儿。

    “幸好如今领军的不再是卡洛夫,不然又怎么会有眼前这样好的机会呢?”真照不无侥幸的说了一句,只要一想到要放火烧林,他的心里就实在难以打起精神来。

    回想起先前卡比拉带着它的一众小弟恋恋不舍的离开野猪林,向着缥缈峰后面的幽山移去,真照心里就感觉到对不住自己的这位朋友,可是若要想凭着手下亲卫军这群新兵在最大限度内减轻伤亡赢得这一场胜利,却又非得用火攻不可,因此真照就一直为此有些耿耿于怀了。

    “主上,御风、猎风和却风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只待你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开始动手了。”钟炎武和后一名亲卫说了几句,又转来到真照这边恭声禀报道。

    真照沉吟了片刻,毅然咬了咬牙,下令道:“让弟兄们把硫磺箭都拿好了,尽量不要偏了地儿,等下山上军号一响,就立即动手……”微微顿了一顿,他又嘱咐道:“让弟兄们千万别手软,我不要对方的活口,只要弟兄们留下命来。”

    钟炎武闻言先是一怔,然后才领命去了,只是真照的这番话儿中那最后一句“只要弟兄们留下命来”,他却是万万不敢传下去的,因为战场上士兵们就应当奋不顾才是,绝不能先就存着了“留下命来”的念头。

    真照心中担忧手下的亲卫军,哪里知道钟炎武的心思,又自在原地呆了片刻,径自带着数名亲卫转往山上折返回去。

    夜静静的悄然无声,只是在偶尔夜枭鸣叫之后,丛林里才可以依稀听得到轻微得几乎难以察觉的“嗦嗦”声,那,是山风吹袭衣物时发出声响。

    御风营玄字号第二小队正伏在了距离斯里兰卡军营地二十丈开外的树林中,队中的亲卫军们这时一动也不敢动,他们心里都清楚只要发出哪怕是钉点儿的响动,那今晚的偷袭便算是前功尽弃了。

    布达拉城里的一万余名士兵,除去平用来守护山城各处的一千人,剩下的各有三千人的御风、猎风、却风三营又分出天、地、玄、黄、人五字小营,在每个字号的小营中再细分出五个小队,使得每个小队共有两百余人,这就形成了山城亲卫军的最基本编制。

    半兽人雷老虎正好就处在这御风营玄字号第二小队的两百人中。说起大陆上半兽人和兽人的区别,其实很简单,半兽人就是纯种的兽人和人族结合生下来的孩子。从雷老虎的名字可以很容易猜想得到,他其实是虎灵兽人和人族女子生下的孩子。

    “都校大人,你说这回我们能不能打赢斯里兰卡军?”雷老虎小心翼翼的朝边的小队长官问道,他这时候的心里面着实是有些惴惴不安,怎么说这也还是他头一回要上战场厮杀,要知道他从前一直只是为有钱的地主老爷放牛为生的。

    在整个亲卫军中,统率御风、猎风、却风三营的正副长官称为都统,而下面每个字号营的正副长官则称为都尉,最后剩下的每个小队的长官就是都校。

    雷老虎此时说话的对象是他所属小队的都校林晓风。这林晓风原本是秦人,从前在秦国就是真照手下的亲卫了,他曾经跟随过真照参加四国会盟,也经历过咸阳城内的大变故,因此虽然年纪不大,却算得上是亲卫军中的长老级人物。

    林晓风听到雷老虎这么没胆气的话儿,当即咋了咋嘴,不屑道:“怎么会打不赢?就凭我们比他们人多许多这一点,就肯定能够把斯里兰卡军全部做掉。”脸上露出个期待的笑容,林晓风又正容对雷老虎叮嘱道:“雷老虎,我可跟你说好了,待会儿你要好好的把手里的家伙什儿拿稳了,动手的时候下手要快,慢了可会要了你自己的命……”

    林晓风压低了声儿对雷老虎叮嘱着,他实在放心不下自己的这些“新”部下,对他来说,没亲经历过战火的士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靠得住,因为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在咸阳第一次将敌人亲手劈倒时,自己看到那鲜红的血迹差点儿就软倒在了地上。

    不厌其烦的说了一阵,林晓风不由得又想起了前和第三、第四小队的都校打赌的事儿:他们说好了这一战之后,只要谁手下的人伤得最少、杀敌最多,那就算赢。因此临到最后,林晓风冷冷的补了一句道:“你都给我记紧了,丢了命不要紧,可是别给我们小队的招牌抹黑。”

    听到都校长官这样的话儿,雷老虎立即便唯唯诺诺的应了,只不过越是临近动手,他的心里面就越是有些慌乱。紧紧的握了握手里面的大砍刀,雷老虎发觉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掌心中已经满是冰冷的汗水。

    “嗦嗦嗦”的声音突然从后响起,这时候的雷老虎实在敏感得不得了,赶紧转头去看时,却见原来是小队的副都校张月生朝着林晓风那边摸了过来。雷老虎心中一动,想起先前张月生和其余几个小队的副都校都被召到都统长官那儿,不暗道:“莫不是有什么消息了?”想时,连忙利用从他爹那儿传下来的“异”能,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起来。

    “张兄弟,怎么样,都尉李大哥怎么说?”林晓风看见张月生回来,眼光顿时一亮,急忙迭声问道,只是语声仍然压得极低。

    张月生没好气的看了林晓风一眼,轻声道:“我们亲卫军三个营的都统和钟统领都到了,钟统领说,主上安排了四大部落的人在了北面,猎风已经被调过来和我们一起压住南面,却风一营则由主公和帅统领他们亲自率领,守在了山城的正面。”

    林晓风听完眉头一皱,语气带着极大不满问道:“这是怎么搞的,由得那些蛮人在北面也就算了,为什么主公哪个不要,只选他们却风营的人来带?”

    要知野猪林的三条道路,南面是往来卡多雷的,西面能通向幽山的,而北面则可以直达斯里兰卡。如果真的要动起手来,斯里兰卡军猝不及防之下,定然会涌向北面,以求逃回到斯里兰卡去,因此在这三个方向的道路中,就一定会以北面的厮杀最为厉害。对于这一点林晓风心里面也是心知肚明的,同时他也知道四大部落的蛮人战力远远高于他们亲卫军这些新兵,因此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可是,听到真照要亲自带领却风营的人守西面,林晓风心中就难免有些不忿了。因为自从真照诛杀了西戎血魔,又在四国会盟上力压人族四国的英雄,夺得了武魁头衔,他在那一众老亲卫军心中就有如武神下凡一般,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后来令东侯府的众人一起杀出咸阳,真照又为了府中上下许多人的命宁愿断臂剜目,这些举动众人都有目共睹,自然就更是为他的义所折服,因此在那群自秦国逃出的亲卫们的心中,对真照着实是戴非常的。

    为此,且不说是眼前的这等“主上亲自率领”的大事儿,即便寻常时候,亲卫军三营的人也会在私底下拿哪一营、或者哪一位统领“更受到主上的器重”的这些小事儿来攀比,争个面红耳赤,只是谁也不敢因为这样违反军规,真正伤了弟兄间的谊罢了。

    张月生和林晓风在秦国时就是好友,哪会不知道他的这些“鼠肚鸡肠”,心中暗道了一句“果然如此”,嘴上连忙又据实说出了钟炎武之中当着众人说过的理由:“你看你看,你净着急个啥呀?唉,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北面最难打的有四大部落的拿去了,我们亲卫军这三个营中,就以却风营要弱一些,他们营里的许多人都是上个月才入了城的,这种战力要是放在我们这儿,肯定伤亡极大,所以说主上才会将他们放在边的。”

    林晓风一听,心里面也知道张月生这番话儿说的都是实,只不过嘴里却不肯服软,仍自强拗道:“就是因为他们弱,才不能放在主上那儿,你说若是主上出了什么事儿,可该怎么办?”

    张月生似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被林晓风说得怔了一怔,随即又想到了别的事儿,才安心的微笑道:“这个你倒不用怕了,我听说主公他们不仅留下了却风营的人,而且还将我们城里的那一千军都调出来了。”

    “军都调出来了?”林晓风当然知道“军”两字说的是什么人,因为这个名头是他们亲卫军三个营的人私底下叫起的名儿。

    如今在三营亲卫军外,众所周知那平用来守护山城的一千亲卫军,都是经过真照和帅明杰从各营那些新兵之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人,他们一个个无论是体格上还是头脑上,都比寻常的亲卫军士兵要更优秀一些,而且他们的训练一向都是由帅明杰和真照亲自主持的,因此若说起“亲卫军”这个名头,他们就更具有严格上的意义了。

    张月生点了点头,缓缓道:“我先前听钟统领说,那些军如今就在林子里面,才这一阵子的功夫,他们就已解决了几拨斯里兰卡军的斥候了。”

    林晓风闻言眼中难免露出些羡慕和妒忌相混合的目光,撇了撇嘴道:“嘿,这群兔崽子,可从主上那儿挖到宝了。”

    两人又低声说了其它的一些笑话儿,一旁的雷老虎见再没有什么值得偷听了,便连忙收回了他的“异”能。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不少,怎么说他也知道今晚自己这边还算是比较好打的,因此又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大砍刀,暗自打定主意要立个大功才好,也让旁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