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第九集

    简介

    《东方》新剧简介:终于封印了邪神,四大部落也臣服于“金甲神”的脚下,誓死效忠。

    有了四大部落的支持,开辟幽山通往拓勿平原的商道和建立新的城邦成了轻而易举的事儿,只是新商道的出现影响到了许多人的固有利益,到底会出现什么事呢?

    初次作战,终于大获全胜,山城的康庄大道也就在前头不远处了……

    要知真照今后将何去何从,请接着留意后面的剧

    1  中箭

    白光之前寂静无声,众人如临大敌的盯着那白光的动静,心中都凝重无比。

    真照偷偷用目光扫了扫边的众人,如果要比较起来,他应该是众人之中最为镇定的一个,因为他知道在上古历史上,神我行、广成子和轩辕逸等人是不会在这儿有事的,是以此时他盘算得最多的,反而是呆会儿该如何拿到那封神榜,还有那至今仍然毫无头绪的黄金箭该去哪儿寻找。心中思索之时,真照又回想起了来时毗多闻递给他的眼神,心头不一紧,暗自对自己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带那黄金箭回去。”

    一边的原始苕看到真照脸上的奇怪神,小嘴一翘,犹豫了一阵后,终于问道:“神大哥,你在想些什么?”

    真照回过神来,“哦”的一声掩饰道:“没……没想什么。”他略微一顿,醒起原始苕因为武功不高的缘故,众人并没有准备让她出手,因此便对原始苕嘱咐道:“原始妹子,呆会儿你站远些,那些怪物厉害得紧,只怕到时我就无暇照护你了。”

    原始苕听出真照话儿里的关切,眼中微露些欢喜,忙点头应道:“神大哥,你放心吧!只是……只是你自己也要小心着些。”

    真照也没有留意到原始苕的异样,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那白光,心中想起之前转轮王说的,那白光每过三个时辰就会关闭一个时辰,如今差不多已经一个时辰了,大概那四方圣灵的化就要出来了。真照转眼去看了看边的神我行、蚩尤和阿道夫,心中不稍稍安定,若说要抵挡住其中的两个怪人,他们四人联手倒是没有问题的。

    正想时,突然听见轩辕逸叫道:“出来了,出来了。”转眼只见那白光果然亮了一亮,其中诡异无比的飞出四团青光,在他们面前凝结成了人形。

    真照眼疾手快的将原始苕推往后,同时上蓝芒骤然泛起,轻声对旁的同组三人说了一声“上”,便当先执着帝恨踏步前去。

    随着那四个怪人露出形,众人也都纷纷照着先前的约定,各自默契的欺上前,丝毫不敢大意。

    真照先前已经领教过那些怪人的厉害,因此一上来便绝不留力,数刀连连劈去,顿时就先将那两个怪人迫得退开了一步。另一边的广成子见状,脸上不微露出了些惊容。要知他之前见识过真照的武功,这时候只觉得真照在短短两间,武功修为似是又提高了不少,因此心中暗暗惊异:“怎地相隔只是一阵,他的武功就已经进展到了这种地步?”

    其实真照的武功固然进展极大,但他也是趁着那两个怪人刚刚现出形,未及防备之下占到了先手的便宜,这才将那两个怪人退。可是过了数招之后,那两个怪人招式间渐渐显露出了威力,不到一会儿的功夫,真照反而就被打得险象环生,所幸神我行等三人也已上前相助,他所受的压力才得以稍减。

    众人和那四个怪人越打越是激烈,真照四人这边很快就落在了下风,那两个怪人联手起来,攻守之间配合得极为默契,即便阿道夫将他的傀儡术使了出来,四人以“五”敌二,他们仍然感到有些难以招架。相反在另一边的转轮王和广成子四人,因为转轮王和广成子的武功原本在众人之中就是最高,而那雷震子兄弟虽然武功稍弱,但孪生兄弟间却能配合无隙,因此他们便显得绰绰有余了。

    就在众人相斗正酣之际,鬼灵精般的轩辕逸偷偷的绕过他们的战团,照着先前说好了的,极快的朝那白光移去。还有两三步就可触碰到那团白光,那四个怪人似是都察觉到了轩辕逸的动静,他们嘴里同时怪叫一声,也不顾真照等人的攻招,一起朝着轩辕逸冲去。

    众人心中一惊,知道即使这时所有的招式尽都一齐打在那四个怪人的上,只怕他们也会一时不倒,反而若是让他们阻挡住轩辕逸,那之前所做的便全都成了白费功夫。

    真照最先反应过来,他大喝了一声:“挡住他们!”顿时当先抢上前去,封住了其中一名怪人的道路。

    听到真照的话儿,众人也都知机,纷纷抢到了那四名怪人的前,这么一折腾,场上顿时变得混乱无比。在真照的这一边,他们四人已经被迫分成了两个战团,他和阿道夫抵挡着一名怪人,而蚩尤和神我行则抵挡住了另一名怪人。那两个怪人这时有如发了疯一般,全然不顾真照等人攻去的招式,使出的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顿时让真照等人左支右绌,难以抵挡起来。

    三数招间,真照等人已经几历生死。他们这时为了挡住那些怪人的去路,只能以硬碰硬的苦苦招架住他们的进招,只是那些怪人劲大力沉,出招时每每总令真照等人体内气血翻腾难当。

    就在真照心中叫苦连连之时,眼见那怪人又是一拳打来,瞧那来势,他心知这回只怕要在劫难逃了,不过同时他也知这时候轩辕逸正到了要紧关头,自己实在是半点也不能退让,因此便要招呼阿道夫联手齐上。可当他转头去看那阿道夫时,却见阿道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同时他的子极快的向后让开,看样子竟是想独自避开那怪人的这一拳。

    电光火石间,真照心中突的一动,立即明白了那阿道夫的心思,知道阿道夫心中仍然念着那与自己的过节,这时分明是想要借那怪人的刀来杀了自己。

    想明白了那阿道夫的心意,真照心中着实是恨得连连咬牙,只是这危急之际他也不敢怠慢,暗道了一句:“你不仁,便莫要怪我不义了。”当下形极快的一转,急急使出那仗以救命的“九转真邃”,转到了阿道夫的侧,同时他又极快的朝着阿道夫一推,顿时将阿道夫推到那怪人的拳头之下。

    阿道夫也未曾想到世上还有如斯奇妙的法,踉跄之际见得那怪人的拳头晃到了眼前,原本就苍白的脸色顿时变成了惨白,猝不及防间拼力去挡,却哪里能挡得住,只听得“砰”的一声气劲沉响,阿道夫的子顿时如脱线的风筝一般飞到了远处,再也站不起来。

    解决了阿道夫,真照虽然心感快意,只是他也知道自己一人实在难以抵挡住那怪人,可是这时候实在不能退缩,无奈之余正要硬着头皮上前时,却突然发现那白光莫明的亮了一亮,那四个怪人又都化成了四团青光,飞入那白光之中。

    真照心中暗叫了一句“好险”,众人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转头去看时,却见原来是轩辕逸已经把手伸到了那白光中,也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那白光竟然在众人的眼光中一分一分的暗淡了下来。

    白光终于消散无踪,众人定眼望去,只见在那白光之中,还有一层金光,那金光极淡极淡,里头分明可以看见包着一支金色的小箭,而轩辕逸的手,正抓住那金色小箭的箭尾。

    “黄金箭?”真照心中猛地一跳,对他来说,在那白光之中的应该是“众望所归”的封神榜才是,不想这时候看到的却是这支“黄金箭”。

    白光里的机枢已经打开,可是幻境并没有如愿消失,众人看着那金色的小箭,心中都有些不知所措。突然间,那金色小箭彷佛是要活过来一般,箭剧烈的颤动起来,似是想从轩辕逸的手里挣脱出来。

    又过一刻,轩辕逸手上猛地极快一缩,仿如被什么咬到似的,那金色小箭顿时脱开了他的掌握,神奇无比的腾空飞了起来。众人见状都是一惊,还未来得及作出什么反应,却见那金色小箭突然迅捷无比的飞向轩辕逸,瞧那模样竟和从硬弓上出一般无异。

    面对着那金色小箭来,轩辕逸急忙滚地闪开,那金色小箭又是一晃,半途从轩辕逸处飞转,又向着最接近它的神我行去。神我行还没有回过神来,那金色小箭就已经到了他的眼前,仓促间他当即点地侧跃,堪堪避了过去,模样甚是狼狈异常。

    突变横生,也不容众人细想,那金色小箭在半空中又是一晃,也不再追着避开它的神我行,反而是向着真照这边了过来。

    自那金色小箭一出现开始,真照心里面就一直在思索着该怎样把它弄到手,这时看见那金色小箭朝他飞来,当下便将帝恨反执手中,只想待那金色小箭飞到近前,便用帝恨略微将拨开,然后才好用手去抓。

    转瞬之间,那金色小箭就已飞到了真照的前,真照正要用帝恨去拨,突然只觉怀中一阵发,紧接着就看见一道金光自他怀中亮起。只是这么一顿间,那金色的小箭猛的变得更加快速,准准的入了真照的左,箭羽犹自在外晃动不已。

    真照骇然望着前插着的那金色小箭,死亡的恐惧在一霎那间占据了他的心间,但是随即,他又感觉有些奇怪,因为他并不觉得有丝毫的疼痛之感,而且在他的前也没有看见鲜血流出,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不正常。

    正当他心感诧异之时,一股滚烫滚烫的流从那金色小箭极快的传入了他的体内。真照心中又是一惊,还未来得及细想,他突然感到眼前一片迷糊,四下的景物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在他眼前出现了“封神榜”这三个金色的大字。

    “这是什么?这就是封神榜么?”真照心头一片茫然,这时的感觉可以说是奇怪之极,他不知道自己处何地,也不知道子为何不能动弹,只有那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真实无比的悬挂在他的眼前,而且慢慢朝他压来。

    转眼之间,那“封神榜”三个字分崩成无数如蝌蚪一般的金色小字朝真照缠绕过来。真照立即感觉到,那每一排小字都成了一句咒文,那些咒文铺天盖地贴往他的全上下,将他整个儿紧紧的包裹了起来。渐渐的,真照感到无比的火起来,那每一个小字如同烧得通红的一块块小铁块,将他的全炙得发疼。

    “啊……啊……”真照终于忍不住仰天嚎叫,那一阵接一阵揪心的痛苦彷佛只有如此才能消减得一分半点。

    “大哥,大哥,你……你这是怎么了?”朦朦胧胧间,真照忽尔听到耳边有人带着哭声嘶喊着,那其中的关切溢于言表。真照心中一阵感动,可是他这时亦无暇细想那说话的人究竟是谁,只有死死的咬住牙关,紧闭双目强自忍受着上那巨大的疼痛,

    又自饱受了一顿煎熬,真照突然只觉额上若有若无的传下一道清凉,渐渐游走全,他上的疼痛终于减轻了一些。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于真照来说,却如同过了千百年一般,那道清凉似乎能够压制住那金色小箭带来的力,他感觉到上的痛楚正在不断的消减当中。

    又过了一阵,真照终于缓缓的睁开双目,在他眼前,他首先看到的是原始苕那张带着泪水的脸,而在她后面,则是神我行和广成子几人。

    “大哥,你终于醒了,你怎么样了?”原始苕看见真照醒转过来,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真照这时正是横躺在她的怀中。

    真照强自微微一笑,又顾目四望,只见他们此时正处在暗黑地城的正之中,看形显然是已经从那幻境中脱离出来,真照心中安落下来,说道:“我总算是逃出来了。”

    神我行见真照能够说话,也脸显喜色,解说道:“刚才那金色小箭中你之后,那幻境就突然消失了,我们也回到了这儿。”

    真照感觉到上的疼痛不断减轻,体力也在渐渐恢复,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心中回想起刚才迷糊中看到的形,不暗道:“莫非那黄金箭就是封神榜?”

    其实真照所想的虽然并不尽然,但是却也相差无几了,因为那封神榜原本便不是一件实物,而精神层面的咒法,自那黄金箭在幻境中入了真照的三魂七魄之中,那封神榜也跟着植入了真照的体内。数千年前,那不死亡灵族中的先人,曾经打开过时间之壁进入到这个暗黑地城当中,并且在巧合之中得到了封神榜。这一位不死亡灵的先人,也就是当年十八位黄金英雄之一,他籍着封神榜上的咒文,再加上其余十七位英雄的精灵法力,成功封印住了邪神雅力图。

    不过在那之后,那位不死族的英雄因为没有长久驾驭封神榜的力量,每每总要遭到封神榜的反噬,因此他又重新打开时间之壁,把封神榜重新置于暗黑地城之中。这时真照得到了那封神榜,虽然他也没有足够的力量驾驭这件由创世神留下来的宝物,但是所幸他额上有那女娲大神补天时留下的七色石晶魄,那七色石晶魄乃是天外飞来的异石,其中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异能,因此才使得真照体内真气压制住了封神榜的反噬。个中的因缘巧合,实在是上天注定了的。

    真照正要站起来,突然只见他怀中又自泛出一道刺眼的金光,真照心头猛地一跳,他只觉得头上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向他牵扯过来,紧紧的拉着他的子……转念之间,真照立即明白了发生什么事,他知道这是黄金箭之羽发放出来的光芒,正要引领他回到他属于的未来。

    “神大哥,神大哥……”

    “兄弟……”

    神我行和原始苕看见真照上出现的异状,又加上见他先前在那幻境之中中了黄金箭,不明所以之下同时惊呼了起来,那原始苕更是紧紧的拉住真照的手。

    真照清楚的感到自己的子正在凌空飞起,来时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充斥他的心间。他看着那泪若梨花的原始苕似乎在不断叫喊着什么,他却丝毫也听不见。

    “原始妹子,神大哥,保重了!”真照心中默默说道,同时他也自然而然的挥动起自己的手……下一刻,他看见原始苕仰头高呼,显然是看见他的这个动作,眼中满是不舍悲凄之色。

    慢慢的,真照感觉到自己似乎进入到了一团稠稠的液体当中,模模糊糊间,他依稀见到原始苕上也泛起了惨绿色的光芒,原始苕悲凄的脸上,那原本纤细的轮廓突然渐渐变得明显,似乎她的体正在发生着什么重大的变化……

    “她要变成男儿了!”

    这是真照最后的意识。一瞬之后,刺眼的光芒瞬间笼罩住了一切,真照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也顾不得其他的事儿,只任由着那拉力放肆的摆布着他的体。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真照彷佛处混沌之中,当他再次恢复神志,他首先看见的是毗多闻的脸。

    毗多闻紧紧的望着真他,在那精灵特有的美丽眼眸里可以看见各种各样复杂的感交织其中:那是疑惑,那是企盼,那是紧张,那是庆幸……它们彷佛同时成了一份深深的关切,注入了真照的心中。

    只是心中一动,真照突然明白了毗多闻的心意,同时他自己的心里也生出了一些难以言喻的感觉,明明刚才他还在那暗黑地城之中,可是转眼间就已经回到了这个宁古塔中,先前发生的一切仿如处梦中一般……很快的,真照又想到了一些让他困惑的事儿,当下便出声问道:“我走了多少时候了?那黄金箭就是……”可半截话儿才刚出口,他突然觉得脊背处有些凉飕飕的,转头看时,才见原来是那妖媚的邪神雅力图正用冰冷无比的眼神盯着他看,那眼神彷佛有若实质般,顿时让真照感到周冷了不少。

    “怎么,黄金箭呢?”真照还没有回过神来,雅力图那动人心弦的声音已经响起了。

    听到雅力图的问话,真照的头脑一下子从那一大堆疑惑中清醒了过来,他醒悟到这时并不是询问黄金箭的细节的时候,而应付眼前的雅力图,才是最要紧的事儿,因此他的心念立即极快的转动起来。

    “莫非你想戏弄本尊,并没有将黄金箭带回来?”雅力图察觉到真照脸上的迟疑,又轻轻的说了一句,只是语气中更显冰冷。

    雅力图问的正好也是一旁毗多闻想知道的事儿,真照在心底间突然响起了毗多闻的声音,道:“你找到黄金箭了么?”真照先是一愕,随即想起之前自己已经与毗多闻结契,因此是可以使用精灵召唤术相互进行心灵对话的,而毗多闻这时正是以它与自己交流,心中立即有些明白了毗多闻之前要与自己结契的原因。

    不过他侧头想了一想,并没有先回答毗多闻的问话,而是对那雅力图道:“我已经找到黄金箭了,而且还带了回来。”

    这话儿一出,不仅是各怀心事的雅力图和毗多闻脸上出现了惊喜的表,在整个大之中当即就传出了有数声惊呼。

    早在真照转过直面雅力图的时候,他就已经打量过大厅内的景。大厅里面除了原先就在的雅力图、毗留博叉和毗多闻三人外,周围又多出了七人,那七人加上毗留博叉隐隐分成了四伙:站在最右首的,是多罗吒和那白山猪龟部的牛头大酋头,真照已经知道多罗吒是白山猪龟部的大祭师,因此他们两个人自然就是一伙的。再过来的两人,其中一人是那多罗吒,而另一人则是一个上布满鳞片的蛇人,那蛇人双目青光闪,口中蛇信不时吐出,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怖吓人,不过真照首先留心到的是那蛇人手里执着的一只黑色权杖,权杖的顶端雕刻着一只昂首威风的麒麟,想来那蛇人应该就是黑水麒麟部的大酋头了。

    蛇人再过去,又有两人,那两人都是陌生面孔,其中一人和毗多闻、多罗吒等人一样,都是不死族的精灵,虽然不曾照过面,但真照知道他定然就是那尚未谋面的毗流离。毗流离长得与那毗沙门极为相象,只是他的模样更沉一些,后背着一个大得出奇的青色巨伞,处处透着古怪。在毗流离的边,那是一名形高大翼人,脑袋好像一只飞禽一般,长有尖尖的嘴喙和羽毛,那些羽毛五彩斑斓的一支支高高竖起,威风养眼到了极点,想来定是平护理特别周到。真照见状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他应该就是黄土破鼎部的大酋头了。

    站在最左侧的两人,一人是那毗留博叉,另一人则是一名长有四个脑袋的怪人,彷佛是神庙中轩辕黄帝的四面塑像,每个脑袋各面向着一方,虽然脑袋上的五官与寻常人无异,但是一眼可辨认出他是妖怪种族的。真照心知毗留博叉的所在的是赤木泥犁部,因此那四头妖怪很明显就是赤木泥犁的大酋头了。

    雅力图脸上的喜色重新收敛起来,它紧紧盯着真照,试图从真照的脸上神辨别出他言语中的真伪,只是这时候真照不带一丝表与它默默对望着,让它并没能看出什么倪端来。

    “竟然带回来,那如今黄金箭在哪里?”雅力图轻声的问了一句,可以听得出来,它的言语中仍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真照很清楚的知道,在暗黑地城中的那把金色小箭,肯定就是那封神榜无疑,因为他此时心念只需略微一动,仍可使那封神榜的咒文清清楚楚的浮现在心头,不过若要问黄金箭在哪里,他一时间实在不知该怎么作答,因此他闻言不由一窒,又现出了迟疑的神色。

    雅力图见状脸色固然立即转冷,而那吃过真照的亏的毗留博叉也不失时机的斥道:“莫非你要欺瞒灵尊不成?那黄金箭如今到底在何处?”

    先前真照心中还未有准备,这时听见“欺瞒”两字,心念极快一转,立即半真半假道:“那黄金箭如今就在这里,邪神该不会不知道黄金箭究竟是什么东西吧?”说话时,他一手按在了自己怀处示意。

    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雅力图眼中突的一亮,随即难掩兴奋的大笑了起来,道:“好,你果然是拿到黄金箭了……你说,你需要什么,只要你为本尊解开了封印,本尊自会满足你的要求。”

    其实真照刚才只是这么一瞬之间就已经想到,那雅力图当年被封印在宁古塔下,又怎会不知道黄金箭是怎样的一件东西,若是这时候胡诌骗它,万一让它看出破绽只会自讨苦吃而已,倒不如隐隐约约的“据实”说了,再以此周旋更好。不想他在这般心思之下说出了先前的话儿,果然那雅力图也知道黄金箭的来历,真照心中不暗道了一句“好险”,又不慌不忙的说道:“我虽然拿到了黄金箭,只是却仍没有找到解开封印的法子,你倒要容我细细想想才成。”

    雅力图也不知道真照说的是真是假,侧头沉吟了片刻,才道:“好,本尊也不你,你便留在这里好好想想吧!”

    毗留博叉闻言立即急道:“灵尊,这小子分明是要拖延时间……”雅力图摆了摆手,打住了毗留博叉的话儿,道:“本尊自有分寸!”说时又转头对真照和毗多闻两人道:“本尊给你们三时间,若是到时还找不到打开封印的法子,本尊定会杀了你们。”话儿说到后来,已经是冰冷无比。

    真照朝着毗多闻使了个眼色,连忙答应着走到了一边去。

    两人寻了个干净地儿坐下,真照立即默运起精灵召唤术将之前在时间之壁中遇到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对毗多闻说了。毗多闻听完真照的经历,也未曾想到竟会如此匪夷所思,不由得好半晌都说不出话儿来,只是默默的低头思索。

    真照见状不敢说话分了她的心,连忙默想了一遍那封神榜上的咒文,好要寻找到封印雅力图的法子。要知真照虽然得了那封神榜,可是他从未修习过东方仙术,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用上面的咒文,因此任由着那些金光闪闪的咒文不断从他脑海中流过,他却是半点头绪也没有。正自想时,突然听见那边的毗沙门道:“灵尊,属下已经找到了那永恒之湖的源头了。”

    明明白白的听见“永恒之湖”和“源头”两个要紧的字眼,真照不心中一动。之前他早就好奇于多罗吒和毗沙门所说的“缥缈峰上的源头”这事儿,隐隐间他亦觉得其中会与那镜月湖有些关联,因此这才一路跟随着多罗吒和毗沙门进到幽山深处种这蛮荒之地来,不想这时候终于听到心中牵挂的事儿,他顿时就竖起耳朵暗自留意起来。

    多罗吒见毗沙门抢先一步说出了找到源头,并且一字不提自己,心中暗骂了一句,连忙上前说道:“灵尊,那永恒之湖的源头就在缥缈峰上,那属下察觉到有一股灵气在缥缈峰上发散出来,因此便上去查看,果然发现了永恒之湖的源头。”

    雅力图脸上露出喜色,询问道:“那源头真的找到了?”

    多罗吒和毗沙门两人异口同声道:“真的找到了。”

    雅力图点了点头,赞道:“你们两个果然能干,迟些本尊便将亡灵宝典传给你们。”

    多罗吒和毗沙门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一起拜倒在了地上,大呼了几句阿谀奉承的话儿。一旁毗留博叉和毗流离闻言脸色一变,眼神中顿时都有嫉恨之色。

    雅力图挥手让多罗吒和毗沙门两人站起来,转头对那四部大酋头道:“你们四部想得到些什么,说出来吧,只要你们今后都听命于本尊,本尊一定会满足你们的要求。”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