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兽城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真照暗自一笑,说到底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雷震子话儿中的“他”只怕是遥遥无期了,因此他也毫不在意,倒是想起先前的那个什么“冥月箭”和“弓”,心中一动,又不露口风的试探道:“你们天雷部处心积累的夺那弓,可若是没有冥月箭,又能当得什么用?”

    雷震子子一震,似是想不到真照会突然说起这事儿,又自抬头来看真照,好一阵后才惊疑不定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真照心中也暗骂了一句“我怎会知道”,脸上仍装得神秘兮兮道:“你们既然能把蚩尤引来,那弓自然是十拿九稳了。”雷震子脸上讶然的神色更甚,只是“你”了好几声,却也说不出话儿来。

    真照一边不断思索着该如何出雷震子的话儿来,一边又道:“那蚩尤的武功极高,你能自他手中夺到弓,也大是不容易了。”

    雷震子这时已渐渐相信真照知道那弓的事儿,闻言终于稍露了些口风,倨傲的撇了撇嘴道:“那蚩尤确是难缠得紧,只是他正被我大哥引去暗黑地城,只怕便要困死其中了。”

    “暗黑地城?”真照不由暗自心惊,虽然不知道那暗黑地城是什么地方,可是听得雷震子说能将蚩尤困死,想来那里面定然绝不简单。

    那雷震子到底不是寻常之辈,看见真照露出诧然不解的神,他不起了些疑心,朝真照问道:“你们追云部既然也知道这件事儿,就该知道暗黑地城的入口处在三江源头中。”

    真照略一沉吟,跟着笑道:“暗黑地城的入口自然是在三江源头……”话儿还未说完,他心中突的醒起一事,当下便知要糟。果然,那雷震子闻言嘿然一笑,也不再与真照多说关于蚩尤的话儿,转便张翼飞走,走得远远后才回头恨道:“山水有相逢,小子你小心着些。”

    真照苦苦一笑,思量道:“也是自己忒笨了,若那什么暗黑地城的入口果真在三江源头中,他又怎会当着这许多人之面说出来?他先前的话儿不过是想试探我罢了。”待雷震子那巨大的影消失在漆黑的虚空中,真照转过来,却听那少女问道:“你……你是谁?怎么会使天魔刀法?”

    真照挠了挠后脑勺,他实在不知该如何说起,心中略微一动,忙故作神秘的敷衍道:“这便不能和你说了”说时,他微微一顿,又转而言他道:“原始姑娘,你眼下该是离家出走,就不怕你爹娘担心?咦,是了,听先前那雷震子话里的意思,看来他们天雷部正打你们追云部‘冥月箭’的主意,你还是快些回去报个信儿吧!”

    那少女倒也机灵,看出真照是想避而不答,于是笑道:“你不愿把你的事儿和我说,我的事儿也就不需你管了。”

    真照心中一直想着那冥月箭,原本还要问上一句“冥月箭是什么宝贝”,不想被那少女这么一说,当即就把他的话头儿给堵住了,一窒之下,他想了一阵才又道:“未请教姑娘的芳名。”

    那少女有心刁难真照,嘻笑道:“我已经知道你叫神之照了,我的名字却不想告诉你。”

    真照心思一转,故意说道:“从前我问别人名字,但凡叫做阿猫阿狗、又或是阿花阿草的那些难听的名字的人,总是不肯说出来的,莫非……莫非姑娘的名字也难听得紧不成?”

    那少女闻言眉头一皱,恼怒道:“谁说我的名字难听了,你听着,我叫原始苕。”

    真照和原始苕的这番对答,广成子师徒一直在一旁听着,待到原始苕说出了她的名字后,不仅那少年忍不住拍手大笑起来,就连广成子也不住捋须莞尔。原始苕闻声先是一愕,随即看到真照那古古怪怪的笑容,这才猛然醒悟过来,不气呼呼的一顿足,也再不搭理真照。

    好一会儿后,广成子突然对真照询问道:“小哥儿,别怪小老儿多嘴,光看你的外表长相,该是神族之人,只是若小老儿双眼不花,刚才你使的却是天魔刀法和龙之罡气,莫非你上还有魔族和龙族的血脉?”对于世的事儿,其实真照心中也是模模糊糊的不甚确定,只是他心知自己既能修练天魔古兰经,那体内定是流有魔族皇族的血没错,因此便点头答道:“晚辈上确是有魔族的血脉。”

    广成子脸上露出诧然的神色,道:“小老儿先前还道是看错,不想却是真的。从前曾听传言,若是神族和魔族之人结缘,生下的后人必然是天生的九天绝脉,难以活命,不想传言也并不尽然。”

    真照心中一动,隐隐想起那在三才阵中看到的幻境,似是也曾听到过这个“九天绝脉”的词儿,于是便问道:“前辈,不知道那九天绝脉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广成子道:“传说那九天绝脉是创世神为了止神、魔两族联姻,而在两族族人上设下的一道锢,但凡两族族人结缘后生下的孩子,就必然会天生带有九天绝脉。”微微一顿,他看了一眼真照,接着道:“怀九天绝脉的孩子,绝对活不到成年。”

    真照一呆,想不到那九天绝脉竟然如此厉害,沉吟了片刻,他又问道:“莫非那九天绝脉就没有法子解救么?”

    广成子想了一想,道:“解救的法子也不是没有,只是却未免太难了些。”真照急问道:“那是什么法子?”广成子道:“除非能得到九色鹿胙,只有让那孩子吃了九色鹿胙转世重生,这才算是彻底解救了。”

    真照心中猛地一跳,隐隐约约似是想到了什么事儿,只是却又甚是模糊,难以将它理清条理。

    见真照默不作声,一旁的那少女忍不住插口道:“听说这世上只有一公一母两只九色鹿,他们乃是兽灵的吉祥之兽,向来被视为至宝,若想得到九色鹿胙,那便等于要和整个兽灵为敌了。”

    真照听到“至宝”二字,心中突的灵光一闪,猛然想起了当初曾听说过的,神族高手神翼振曾只到上清宫夺了九色鹿胙的事儿,暗道:“莫非那老头儿真的是那大陆七大高手之一的神翼振?”到了这个时候,真照心中对自己的份已经相信了泰半,而且隐隐间也盼望家中那老头儿就是神翼振才好,想了一阵,他回头看见广成子疑惑的目光,只好敷衍道:“小时候的事儿我也不能记得了。”广成子闻言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也不再问什么。

    真照心中想起那弓和冥月箭,这个时候对他来说,寻到黄金箭才是第一要紧之事,因此又厚着脸皮向原始苕问道:“原始姑娘,不知那冥月箭是什么一件宝贝?”说时,他又补充了一句:“只因我也在寻找一支黄金色的箭,因此便多嘴问问姑娘了。”

    原始苕看了一眼真照,见他话儿说得诚恳,想了想后道:“听我爹说,当年我们的先祖曾凭着冥月箭救过整个部落的族人,因此冥月箭乃是我追云部先祖留下来的宝物。”稍微一顿,又道:“不过那冥月箭却并非是黄金做的。”

    真照闻言顿觉失望无比,正自为那黄金箭的事儿忧虑时,却听一旁的广成子说道:“小哥要找黄金箭么?为何不到神阜去。”

    “神阜?”真照闻言一喜,心中的希望再次升起,连忙迭声问道:“前辈知道那黄金箭的事儿?莫非黄金箭就在神阜?”

    广成子摇了摇头,道:“小哥要找的那黄金箭我也未曾听说过,不过神阜乃是古时创世神创造这朗朗乾坤时的休憩之地,其中屡有宝物出世,小哥要寻找之物会在那儿找到也未可知啊!”

    真照思索一阵,也觉广成子说得有理,加上广成子乃是大陆上的大宗师,真照对他的话儿自然就多了几分相信,便点头道:“好,那晚辈就随前辈去一趟神阜吧!”

    一旁的原始苕听到真照要去神阜,急道:“你……怎么要去神阜了,你先前不是答应我要带我到那临淄去的么?”

    真照心思极快一转,笑道:“原始姑娘,那临淄固然好玩,可是神阜却也不差,我们何不顺道先去神阜,然后再到临淄去?”原始苕道:“这怎么会是顺道,神阜明明在西北方向,临淄则在东面,两处恰是相反的地儿。”真照忙一迭嘴的劝说道:“从神阜去临淄确是还有一番周折,只是姑娘你也听说了,神阜多有宝物出世,到那儿去看看神迹,只怕也未必及不上临淄好玩。”原始苕心好玩,又喜闹,听得真照这般说,想了一想后道:“去了神阜之后,你可一定要再带我去临淄。”真照旨在敷衍过关,因此闻言便也唯唯诺诺的应了。

    商量妥当,四人各自入睡,这夜虽然再无事端,可真照因为心中牵挂那黄金箭的事儿,因此也睡得并不安稳,到了第二辰时,他们一行四人便一道朝着兽灵的聚居地——神阜进发。

    这一路之上,因为广成子师徒并没有坐骑,所以原始苕也只好牵马步行,可饶是如此,他们的脚程也并不算慢,只不过走了五不到,四人便已踏入了神阜的地界。

    神阜是兽灵的聚居地,自然各种兽人都有,当其时因为兽灵和魔灵交好,反而和人灵并不和睦,因此人族在这儿便极少能看得到了。不过经过一路上广成子的解说,真照也知道其实上古时四灵之间的关系也并非如司马氏的《东方史记》所描述的那般简单,往往事儿便是这样,真实的历史那是后来撰写史书的人永远也不能窥其全貌的。

    “神大哥,你看你看,这件骨头饰物当真有趣好看得紧啊!”经过这四、五的相处,真照和原始苕因为年纪相差不远,所以早已经熟络非常。原始苕对真照总以大哥相称,这她看见街道两旁摊子上的奇特饰物,便又大声叫嚷了起来。

    真照知道原始苕的子,看了一眼那饰物,想道:“这玩意儿的确精致,不过也只有你这般的小女儿心才会喜欢。”心中虽然这样作想,嘴上却忙笑着答应了一声。

    原始苕过去那摊子前挑拣,一旁广成子的少年徒弟也跟着行了过去观看。真照早想问那少年姓名,可奈何那少年虽然事事好奇,却极少言语,因此一路来真照也极少有机会与他说话儿。这时真照行到那少年旁,假意看了看那些饰物,朝那少年道:“小兄弟,你也喜欢这些女儿家的事物么?”那少年抬头看了一眼真照,道:“看看闹罢了。”真照“哦”的应了一声,又问道:“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呢?”那少年这回是头也不抬的应道:“我叫轩辕逸。”

    “果真是他!”真照霎时间定在原地,眼怔怔的望着那少年,心中如同凭空涌起了滔天巨浪一般。要知道那上古时的人族首领轩辕黄帝,他的名字也正是轩辕逸。好一阵后,真照回过神来,想起这次穿过那时间之壁来到这儿,先后见到了广成子、蚩尤、轩辕黄帝,他们哪个不是上古时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因此暗自叹道:“这回倒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原始苕又挑了几样饰物,众人继续前行,来到那神阜的最繁华处,只见“兽头涌涌”的举目皆是兽族之人。他们一边走,广成子又一边为他们解说道:“创世神造世之时,最先造了昆仑山,因此兽灵崇信昆仑山神,认为昆仑山神便是创世神。每年的这个时候,兽灵都会集体面向北方昆仑山的方向朝拜,用他们兽灵的语言便是‘但丁’大典。”

    “但丁大典?”真照诧然的重复了一句,对于北狄兽人崇拜昆仑神他倒是知道一二的,只是却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但丁”大典,看来兽族北迁至牧河原地、成六部之后,许多传统的习俗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消失了。

    广成子又道:“这‘但丁’大典中,还有一样有趣的事儿,就是兽灵中各部落的英雄好汉都要齐聚在这里,进行武艺较量,获胜的那位可以获得‘昆仑勇士’的封号,因此‘但丁’大典也算得上是兽灵武人的大盛会了。”

    真照微微一笑,只觉那“昆仑勇士”这个名头实在难听得紧,为了这样一个难听的名头打死打活,当真是大大的不值,不过他转念又想:“难得在这个时代遇到这样的闹,那瞧瞧也是无妨的。”正自想时,就听原始苕当先叫了出来:“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闹瞧,那我们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广成子闻言笑笑也不作声,径自带着众人朝神阜西面行去。来到一间似是小饭馆的简陋摊子里,广成子用兽灵的语言要了一个四人桌子,他们便一起入了座。

    因为兽灵均是由兽类进化而来的,因此他们不同种族之中都各有忌的食物,如那狼犬一族便食狗、狼,而那虎族、豹族则分别食虎、豹,用兽灵的语言来说,这便叫做“清真”。每个部落的清真之食都各不相同,有的部落甚至看见别族吃他们族中的清真之食,也是容忍不得的。广成子为了不触犯那些兽人们的清真习俗,便只点了几样清淡的素菜,以求充饥即可。

    吃得一阵,小摊里又陆续来了许多兽人,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各个桌上都已经坐满了客人,就连空地上也有兽人蹲坐着,看起来大概是这摊儿虽小,可却也远近有名。四人正吃得起劲儿,突闻后一把粗大的嗓门喊道:“路能咩呢出苦,哇拓着呀加!”

    真照等人齐齐被吓了一跳,转头看时,却见一名体型硕大的狮头兽人正瞪着一双大眼睛瞅着他们。真照仰头打量了一下那兽人,虽然不明白他刚才说的兽族语言究竟是什么意思,可从这恶狠狠的模样和不怀好意的眼神,也能猜想出来并不是什么好事了。

    真照等人还没有来得及给出反应,一旁那原本正忙得团团转的小摊老板便已急急的跑了过来,朝他们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客官几位,你们劳驾,让一让吧,大爷这位,要坐位置,你们。”

    真照通过之前自广成子处得知,人族语言在神阜传播极广,但凡在这儿做买卖的商家,不论是哪一族的,都会说些浅显的人族语言。那老板的话儿虽然说得生硬,但到底是让真照等人明白了眼前的事儿,敢是那兽人到小摊上看见没有位置,便想过来恃恶赶他们四人离去。

    真照听完那小摊老板的话儿,心中不有些来气,正要发作,不想旁原始苕倒是先忍不住开口了:“这是什么道理,这桌子是我们先来坐下的,我们还没有吃完,凭什么要让我们走?我们就不走!”

    那小摊老板听到原始苕的话儿,连忙劝道:“客官,那人打架吃饭,何必,何必。”

    原始苕闻言看了一眼那狮头兽人,又转头打量了一下真照这边,有恃无恐道:“打架便打架,还怕他么?”

    那狮头兽人站在一旁看了良久,虽然不明白原始苕说了什么,但是看见她的神,也大约知道原始苕不愿离去,因此他突然大吼的一声,一把撩开了上粗糙的外衣,露出那兽人天生的筋横行的体型,又对真照等人扬了扬拳头,大有些恐吓的意思。

    看着那兽人耀武扬威的模样儿,广成子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倒是他边的轩辕逸嘿的一笑后站起来,也走到那兽人前扬了扬拳头,只是轩辕逸的形与那兽人的比较起来,未免显得太过弱小,顿时惹来了四周兽人们的嘲笑,那狮头兽人更是得意的仰天大笑起来。轩辕逸面对旁人的讥讽,也不以为意,径自走到摊子外的街道上站定,又用手指朝那狮头兽人勾了勾,示意他过去,那神显是并不把那狮头兽人放在眼里。要知兽灵的子原本便极易躁动,这时那狮头兽人看见轩辕逸极带挑衅质的举动,脸上顿时现出了怒容,他朝着轩辕逸眦了眦牙齿,立即大踏步走了出去。

    两人在大街上相互对峙着,大概是在兽人的地界上,当街较量也并不是什么罕见事儿,街道上过往的行人看见他们两个的样儿,立即便自觉的绕道而行,想看闹的则在边上围成了一个圈儿。那狮头兽人凶狠的看着轩辕逸,的比了比拳头,又比了比轩辕逸的脑袋,意思似乎在说轩辕逸的脑袋还及不上他的一个拳头,顿时又引得旁观的兽人大笑起来。轩辕逸也不再与他多说,脸上露出个满不在乎的神,倒是先一步一步的走向那狮头兽人。

    那狮头兽人静立原地待轩辕逸走到前,突然举拳就朝轩辕逸的左臂击去,瞧他那出拳的路和方位,俱都有纹有路,倒也不是全然只有蛮力的莽夫。轩辕逸面对着那狮头兽人的重拳,也不慌张,只见他形突然倏忽一闪,便已自那狮头兽人的前消失不见。

    那狮头兽人未曾想到轩辕逸的动作如此迅捷,一呆之下,转过头来看时,却见轩辕逸闪到了他的右边,待看清轩辕逸脸上轻蔑的笑容,他那粗线条的脑袋也不去细想,立即又转挥拳朝轩辕逸击去。轩辕逸人虽小,可形却快得惊人,那狮头兽人接连朝他攻出十余拳,虽然拳拳够劲,可是却哪能碰得到他的子,转眼间这一大一小、一兽一人在场上彷佛是捉迷藏般追逐了起来,那狮头兽人就是连轩辕逸的衣角也没有碰得到半分。

    真照暗暗留意了一下轩辕逸的法,发现轩辕逸子虽然左闪右躲、倏忽迅速,可是脚下却来来回回的只有四步,每一步踏出都能极尽数种变化,端是巧妙若斯。真照心中赞叹,又朝边的广成子问道:“前辈,不知道轩辕兄弟的这精妙步法是个什么名堂,竟然如此厉害。”

    广成子捋须微笑,道:“这是‘四宿步’,乃是老夫夜观天象时偶然悟出来的一项小技。”

    “四宿步?”真照又留神观看了一会儿轩辕逸的步法,渐渐发觉轩辕逸每踏出一步,果然隐隐与那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宿的星辰暗合,其中暗含的武学奥义,却并非是一时三刻能够参悟得出来的,他的心中不对广成子这位大宗师更是佩服万分。

    场下的所有人看得眼花缭乱,场上那狮头兽人更是吼叫连连,他被轩辕逸耍得团团转,心中已是暴躁如雷,可偏生又奈何轩辕逸不得,因此出拳之际就更见快速了。好一阵后,那狮头兽人的气力终于渐渐不继,行动也明显放缓了下来,这时要想轩辕逸,那就更是不能。见到这般形,四周围观者终于也看出了些倪端,知道轩辕逸并非寻常的小孩,因此先前那些讥讽过轩辕逸的兽人,就如同自刮了一个大耳光一般,不敢再小看轩辕逸这人族少年。

    又过一阵,那狮头兽人终于无力再追,他喘着粗气站在原地,口中仍自叫嚷不断,也不知道他那兽族语言说的是什么,反倒原始苕听懂了他的意思,朝轩辕逸道:“轩辕兄弟,他说你只会闪避,不是凭真实功夫较量,他要你用真功夫较量呢!”

    真照一听,顿时暗笑道:“这不是真功夫,那什么才是真功夫?这些兽人也真是难缠得紧啊!”他的心中虽然这般想,可那轩辕逸却是孩童心,听说那兽人不服他,立即朝原始苕道:“原始姐姐,你帮我和他说,问他要怎么比法?”

    原始苕用兽族语言与那兽人说了,那兽人脸上复又露出嚣张的神色,大说了一堆话儿,原始苕听完,译道:“他说怎么比都无所谓,只要轩辕兄弟不再一味闪避,与他真功夫较量就行。”

    轩辕逸听完,侧着脑袋想了一下,道:“你与他说,我们一人打对方一拳,谁能得住子不动,便算赢。”微微一顿后,又道:“我让他先来。”

    原始苕把轩辕逸的话儿对那狮头兽人说了,那狮头兽人作出的嗤之以鼻的神倒还罢了,反是那些围观的兽人顿时都发出一片哗然,大概是不能相信轩辕逸敢生受那兽人一拳,引得围观的路人更多了。

    轩辕逸也不理会旁人怎看,膛走到那狮头兽人前,道:“你先来吧!”那狮头兽人嘴角微翘,又吼了几句兽族的言语,大概都是些“你找死”之类的话儿,说时又是一挥拳,顿时他那硕大的拳头便了轩辕逸的小腹上去。

    “嘭”的一声沉响。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沉响过后,轩辕逸的子却闻风未动,反倒是那狮头兽人则“噔噔噔”的连退了三四步,这才勉强站稳了子。这种古怪之极的结果让围观的兽人都看得呆住,久久不能吭声,后来还是原始苕当先鼓掌叫起了好,他们这才回过神来,跟着轰天价般喝起彩来。

    众人之中,除了那广成子之外,大概就只有真照才能看得清楚,刚才轩辕逸在那狮头兽人的拳头就要接触到他的子之际,他的上就已经就着势头微微的侧了一侧。这么一侧虽然只是极小的一个动作,可是却让那狮头兽人拳上的大部分力道被引得偏向了一边,随即轩辕逸的上又接着回,那狮头兽人拳上的余力便都和着轩辕逸的这么一尽数返了回去,他自家的上,因此才会出现那狮头兽人连连倒退的景。

    众人的喝彩声中,轩辕逸笑嘻嘻的走到了那狮头兽人的前,道:“这回轮到我打你了,你可要忍着些疼。”那狮头兽人也不知有没有听懂轩辕逸的话儿,只是他的眼中倒是首次现出了惧意。

    一直没有出声的广成子见轩辕逸就要出拳,突然说道:“逸儿,得饶人处且饶人。”轩辕逸先是一愕,随即沉吟了片刻,也不再多说,扬起拳头,轻飘飘的就朝那狮头兽人的小腹打出一拳。这拳虽然看似无力,打在那狮头兽人处也像是轻轻抹了他一把一般,可是不知为何,那狮头兽人却应拳又“噔噔噔”的连退三四步,这才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

    喝彩声又是四起,轩辕逸笑嘻嘻的吹了吹拳头,似是心大好,也不理会那狮头兽人,径自坐回原位大吃起来。那狮头兽人垂头丧气的从地上爬起,一言不发的拍了拍上的尘土,转就朝着街道的东面去了,转眼间就没有了踪影。

    真照知道轩辕逸方才出手时,已经是大大的手下容,心中暗叹道:“正所谓有怎样的,就有怎样的徒弟,就凭着这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便已有了些仁德布于四海的人族首领轩辕黄帝的风骨了。”

    好一会儿后,四人终于吃饱喝足,街道上、摊子里已经回复了先前时的模样,只是其余那些客人们看着真照四人时的眼神,不期然又多了几分敬服。正要结帐离去,却突然听见摊子外不远处传来一把粗大的嗓门,他们仔细一听,原来正是先前那狮头兽人的声音。

    真照心中一动,随即想起那兽人离去时的神,不摇了摇头,暗叹道:“怕是麻烦惹出来了。”转眼朝摊子外望去,果然看见那狮头兽人领着十来个兽人朝着他们这边行来,看那样子,竟是来势汹汹。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