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守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真照默默想着心事,暗叹传说中的事儿只怕还是有些不尽不实的,那魔族少女竟然没听过他们魔族的第一任大天魔神的名字,倒真是让人煞费思量了。

    那少女不懂察言观色,也没留意到真照的异样,又道:“我们魔族与你们神族不大一样,族里有五个大的部落,每个部落均有各自的首领,常常相互争斗,所以我才说银川不太平的。”

    真照回想了一下从前听来的上古传说,据说上古时魔灵确是分了五个部落,后来原始天魔出现后,他一统了魔族,这才有了大天魔神之说的。想到这里,真照顿时恍然大悟了,敢处的这个时候,原始天魔还没在世上呢!

    两人说着说着,天色已经渐渐入黑,这时要想再赶路,只怕不能,因此他们便寻了个干爽的地儿,拾一些枯枝干草生起一堆火来,准备过夜。打点妥当,两人正要继续说话,却听见远处传来两把说话的声音,依稀听得一人说道:“,你看,那儿有火光,我们便去那边歇歇吧?”另一人的声音略显苍老,道:“也好,行了这么一段路途,为师也有些累了。”那两人的声音初起时仍在远处,可是当那苍老的声音说到“累了”两字时,他们的影已经出现在了火光映得到的地儿,脚程着实快得惊人。

    真照和那少女抬头打量了一下来人,只见他们正如刚才传来的语声可知,是一老一少两人。那老者穿着一土黄色的长袍,虽然略显干瘦,可形却是高大非常,脸上五官端正清癯,加上嘴下飘着的三缕胡须,真是让人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真照诧异的看了一眼那老者头上,结着的有些类似后世仙道士的发髻,又转眼望到他边的少年人上。那少年的年纪约莫十四、五岁的模样,英俊的脸上虽然风尘仆仆,眉宇间却是说不出的英气人,一双虎目光芒闪烁的朝着真照两人这边看来,小小的年纪竟然已有了些不怒而威的气势。

    那一老一少来到火堆旁,当他们看清楚是一个神族青年和一个魔族少女在一起时,眼中不期然露出了诧然之色。那老者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真照一眼,走上前道:“两位小哥小姐,我们师徒二人连赶路,今晚想在这儿歇歇脚,不知道可不可以?”

    听到那老者的话儿,真照的子随便,而那少女也乐得人多闹,当即一口答应了下来。

    “如此叨扰两位了。”那老者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那一旁缚着的马,又对他的少年徒弟招呼一声,便一道坐到了火堆旁。

    真照拨了拨那火头,又添了些干柴,让那火势烧得更大些后,笑问道:“两位从哪里来?”

    那老者道:“我们师徒从香格里拉过来,准备到那神阜去。”

    “香格里拉?”那原本不作声的少女一怔,突然叫道:“原来这儿还没过香格里拉啊?我还道是错过了道路,走过头了呢!”

    那老者一撩胡须,微笑道:“小姐儿想到香格里拉去?那只需沿着这条小溪直走,待见到了大河,转往北去,只需三数的路程就可以去到了。”说话时,他举手头足间甚是从容好看。

    真照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他也没听说过什么香格里拉的,倒是那神阜他是知道的,据说上古时,神阜便是兽灵的聚居之地,一直到后来兽灵举族迁往牧河原地,那神阜才被人族改名为长安,也就是后来西汉的都城长安。见那少女正用心记忆那老者的话儿,真照也暗自为那老者的谈吐风采折服,心中一动,便问道:“不知老人家尊姓大名?”

    “小老儿广成子……”

    “广成子?”老者的话儿还没有说全,真照和那少女就都惊呼出来,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异。真照也不知那少女心中想些什么,可他却知道广成子算得上大陆历史上最有名的一位人物。他不仅是人族守护神——轩辕黄帝的,而且还是大陆东方仙术创立宗师,他所传下的东方仙术在后世不断为大陆上的各族所修习,乃至发扬光大,可以说是开创了万世之功的大圣人了。

    “难怪这打扮与那些仙道士的袍子、发髻那么相象,看来后人还是从老祖宗这儿学去的。”真照直的盯着广成子看了许久,心中突然醒起了一件事儿,转眼又朝他边的那少年徒弟瞄去,不大力的吞了一口口水。

    真照还没有说话,那少女先是拍手笑道:“你是广成子?我在银川的时候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听说你你武功高得很,连人族的巫皇也死在了你的手下呢!”

    广成子道:“要知邪不能胜正,巫皇作恶多端,小老能杀得了他,那是顺应了天道罢了,与功夫高低并没有什么关系。”

    “天道?”那少女似乎听不出广成子的自谦之意,又问:“我在银川就常听说你们修教的人做事讲究遵循天道,莫非那没有半点功夫的人若是遵循了天道,也能杀死巫皇么?我父亲常说啊,这世上还是有本事的人才能说了算。”

    广成子微微一笑,正要说话辩解,却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长啸,那啸声高亢绵长,愈来愈近,瞧模样竟是向着这边来的。

    真照留神倾听一阵,心下也感有些骇然,且不说那啸声雄壮无比,就只论那长啸之人的脚程,便已是迅极快极,转眼间已经又近了许多,纵是骑了骏马急驰,也没有像这般快法的,不暗自咋舌想道:“这个时代怎么如此多利害人物?”

    众人都朝着那啸声传来的方向眺望,不到一会儿,只见黑暗中一个巨大的黑影凭空落下,待到众人定眼看时,见得落下的原来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飞虎。那飞虎神倨傲的看着众人,又缓缓收起背上的双翅,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才猛然看见,飞虎的背上还坐着一个魁梧的人族汉子。

    那人族汉子跳下地来,大步走到火堆旁,道:“俺想在这歇歇,可以么?”说时他也不管众人答不答应,已然一股坐了下来。真照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那男子,只见他一头棕红色毛发,脸上五官凶狠非常,那模样十足恶人转世,只是嘴角翘动间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概,让人不由心中生出些畏惧来。

    那汉子也不理他的坐骑飞虎,任由它自顾在火堆旁游,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皮囊,打开来大口的喝了几口,瞧了瞧火堆旁的众人,突然朝着真照递来,道:“这是我们三苗的好酒,你试试。”

    真照一愕,看着那汉子眼中不断跳动的光芒,一个莫明的冲动突然自心中升起,接过那皮囊,便也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待到那皮囊中的酒流进了腹中,真照才觉得口中喉咙好似被刀割了一般火辣辣的作疼,呛得他当下便要咳嗽出来。

    那汉子待真照把酒喝下,又欢喜的看了他一眼,道:“好,有点意思儿。”说罢接过真照递回来的皮囊,又自灌了几大口,然后再将皮囊递给真照。真照硬着头皮随那汉子又喝了几口,先前那酒中的辛辣他已经可以渐渐适应,反倒是辛辣过后的那阵舒畅让他大有些喜欢起来,满满的朝嘴里倒下一口,他不自的大呼了一声:“痛快,痛快啊!”

    那汉子见他喜欢,似是也有些心喜,只是却不作声。两人如此轮番大灌,那么大的一个皮囊的烈酒转眼便只剩下了一小半。广成子旁那少年饶有兴趣的看着真照和那汉子的举动,终于忍不住瓮声瓮气道:“也给我尝尝,好么?”

    那汉子转眼瞅了瞅那少年,逗趣着咧嘴一笑,便也将那皮囊递了过去。那少年接过皮囊,迫不及待的便往嘴里倒酒,才见他刚把酒吞下喉咙,便立即被呛得连连咳嗽了出来。那汉子哈哈的一阵大笑,重新从那少年的手中拿回皮鞭,道:“小家伙,你还小,等过些年你长大了,再到三苗来找俺,俺和你好好的喝上一回。”

    那少年脸上露出了不服输的神,说道:“好,过几年我一定到三苗找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汉子露出一个不可一世的表,道:“俺叫蚩尤,在三苗没有不认识俺的。”

    “蚩尤?”真照心中猛地一跳,想不到他才来到这儿一阵的功夫,大陆上古时大名鼎鼎的人物便已被他遇上了两位。传说中,蚩尤乃是人族中的一代枭雄,他曾与轩辕黄帝争夺人灵的霸主地位,一直占着上风,直到了后来阪泉之战中,才被得道多助的轩辕黄帝击败,最后死在了八节刃之下。

    真照又自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蚩尤,心中暗暗思量着他与传说中那什么“暴戾凶恶”之类的评价似是并不甚相符,反倒是这时只觉他豪爽过人,是个磊落坦的汉子。真照转念想起了一边的广成子,不又暗道:“能遇上他们,莫非是冥冥中,那黄金箭之羽在引领着我?”想时,他不期然的又伸手摸了摸黄金箭之羽,它这时却没有丝毫反应,只是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

    喝完皮囊里的酒,蚩尤突然站起来,目光炯炯的望向西面,嘴里喃喃说道:“怎么还未到?”真照闻言一奇,心道:“莫非他在等什么人?”想时,便也凝神望向西面。

    过了好一会儿,西面终于传来了些响动,众人侧耳倾听,那声响渐渐变大,原来却是一些如夜枭怪叫的声音。真照悄悄的留意了一眼蚩尤,见他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心知这便是他要等待的东西了。

    等那声音又近了许多,蚩尤转头对众人道:“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上这么多人,今是俺约了那魔族的雷震子在这儿相见,你们只需莫要乱动,莫要乱说话儿,便可没事儿了。”说罢,他又自高声呼啸了一声,朝西面朗声道:“雷震子,俺蚩尤在这儿,你可把俺妹子带来了?”

    听他说到魔族,真照不自将目光投到了那一直没有作声的魔族少女上,却突然发现那少女眼中竟露出了一丝惧怕的光芒,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真照正待细想,又听西面一把尖锐怪异的声音传来:“蚩尤,你把弓带来了么?”

    蚩尤闻言招来他那飞虎坐骑,从上面取下一柄包裹得严实的大弓状事物,道:“雷震子,弓俺带来了,你需得先把俺的妹子放了,俺才能把它给你。”

    那雷震子的声音原本从西面传来,这时却突的转去了北面,道:“嘿,你不用着急,先把弓拿出来让我瞧瞧吧!”

    蚩尤依言将包裹打开,从中取出了一把宝光四的大弓来。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到那大弓上,只见那大弓长约丈余,上面皆由纯金打制,弓上雕刻着许多古朴非常的花纹,还嵌镶上了各式的宝石,只看这造型,就知道这弓不是什么凡品。

    “黄金弓?”看见这黄金打造的弓,真照心中一动,又想起了自己要寻找的黄金箭,不由更用心留意起蚩尤手上的那弓来。

    过得一阵,大概那仍未露面的雷震子已看到了蚩尤拿出的弓,又哈哈笑道:“好,果然就是你们三苗的弓。”说时,他的声音又已倏忽的转到了东面,着实快得惊人。

    蚩尤重新将弓包起,道:“雷震子,你只需将俺妹子放了,俺便把弓给你,绝不食言,若是不然,俺定要叫你们天雷部永世不能安。”

    “嘿嘿……”西面又传来雷震子怪异的笑声,道:“蚩尤,你若想救回你妹子,便带着弓随我来吧!”说罢,那雷震子又是一声长长的怪叫,听声音是朝着西方去了。蚩尤极快的跳上坐骑,也不多说什么,径自朝那雷震子的叫声追去。

    真照静静看着蚩尤消失在夜幕之中,心中念念不忘刚才看见的弓,不感到有些踌躇,转眼又看了看一旁的广成子,却见广成子此时正闭目养神,似是刚才的事儿他一点也不关心,反倒是他边的那少年徒弟,望着蚩尤远去的方向,眼中光亮一闪一闪的,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姑娘,那天雷部的雷震子是你们魔族的什么厉害角色?”真照思量着那少女既是魔族,定然知道天雷部的事儿,因此便朝她问了一句。

    那少女想了一想,道:“如今魔族分为五个部落,分别是‘风雨雷电云’,其中的雷便是天雷部了,刚才那雷震子是天雷部的大祭酒。”真照闻言“哦”的应了一声,心中思索着先前蚩尤和那雷震子的对话,猜想那雷震子定是将蚩尤的亲人捉了,再以此胁迫他交出那把什么弓的。

    众人都沉默了好一阵,突然听得就近又传来如刚才雷震子一般的怪叫,下一刻便又听见雷震子的声音响起:“这匹踏云骢是谁的?”众人心中惊奇,转眼朝那声源处望去,借着烧得正旺的火光,只见一个形高大异常的魔族出现了在他们的面前。那魔族长两丈,双手长过双膝,脸上细目尖腮,长长的耳朵高高的隆起,犹如山间猕猴,最奇特处是他背上长着一双极大的翅,大概可以凭此在空中飞翔。

    那魔族扫了一眼火堆处的四人,又问道:“这匹踏云骢是谁的?”话声一出,果然便是先前那雷震子的声音。真照闻声又上下打量了一眼这雷震子,心中不暗自思量:“刚才才见蚩尤追着他去,不想转眼他又转了回来,而且还不见了蚩尤的踪迹,莫非那蚩尤只是这么转眼间便已经出了什么事儿?”

    他还未及细想,只听旁的那魔族少女答道:“这匹马儿是我的。”

    雷震子转眼看了看那少女,道:“踏云骢是追云部原始蒙的坐骑,你是他的什么人?”

    那少女眼中明显露出了畏惧之色,只是她这时仍然硬自说道:“我不认得什么原始蒙,这匹马儿自小便是由我骑着的,你管得着么?”说话时,她眼中流露出了戒备的神色来。

    雷震子听见这般不客气的话儿,眉头轻轻一皱,冷笑道:“踏云骢乃是当年天山上的七色母马和九渊之龙产下的宝驹,天下间便只有这么一匹。嘿,你若说你与那原始蒙毫无关系,又骗得谁人?”不待那少女说话,雷震子又道:“不过你既然说不认得原始蒙,那这踏云骢我今便带走了。”

    “你敢?”那少女闻言一怒,似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立即便站起了来。

    “哈哈……”雷震子得意的笑了数声,道:“我说追云部的小公主,如今在银川,谁不知道你偷了你爹的踏云骢,独自出塞来了,不想却让我在这儿碰见了,怎样,小公主你便跟我走一遭吧!”

    那少女闻言,极快的从怀中取出一对小刀,握在手中,说道:“你想捉我回去要挟我爹爹?休想!”

    一旁的真照闻言不由一愕,想不到这魔族少女竟然是原始族的小公主,心中的疑虑同时生出:“她怎会没有听说过原始天魔?”想时,又见雷震子大踏步行上前来,伸手便朝那少女的手臂抓下。那少女不容雷震子的手掌及,手中小刀急急挥出,快如电闪的削向了雷震子的手腕,若那雷震子再不缩手,只怕便要被削个正着了。

    就在这时,雷震子嘿然一笑,也不在意那少女的小刀,手掌极快向上提起,恰恰避过双刀的刀锋,随即又迅捷无伦的戳向那少女的手腕,只听见“当啷”两声清响,那少女手上的小刀已然一先一后跌落地上。

    雷震子出手、变招均快得惊人,这一切一气呵成只是转眼间的功夫,看在真照的眼中,不让他心中一凛。

    眼见那少女吃了亏,雷震子也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反倒是退后了一步,得意洋洋的笑道:“小公主,你就乖乖的随我走吧,等我们大酋头和你爹商量好了大事,让他交出冥月箭,我们自然会送你回去的。”说罢,他这才再伸出手来,抓向那少女的肩头。

    真照这时最关心的事莫过于那黄金箭,听得雷震子突然说出一个“箭”字来,他心中猛地一跳,脱口说道:“冥月箭?慢来慢来……”说时,他也顾不得许多,伸手快如迅雷的点向雷震子的手肘。

    雷震子没曾想过真照这时会出手阻挡,冷不防之下缩闪不及,恰好被戳了个正着,只是这么一顿的功夫,他已似惊鸿的朝后飞闪开来。所幸真照旨在他退去,因此手上倒也没有用劲,待雷震子退到火堆另一边,真照这才装疯卖傻道:“你……你拉拉扯扯的……是要做什么?”

    雷震子满目诧异的瞅着真照,看得一会儿,他的脸色突然转冷,道:“你是什么人?莫非要管我的事儿?”真照听他问起,心思极快一转,道:“我不过是原始姑娘的马夫罢了,你对她拉拉扯扯的是,这是想要做什么?”雷震子眼中精光闪过,道:“马夫?你是神族,他们追云部何时有了你这样的马夫?”真照佯装气愤状道:“我这样的马夫又如何了?莫非你认为我不配做原始姑娘的马夫不成?”说时,他又转向侧的少女,嘻嘻一笑道:“不然你问问原始姑娘,我是不是她的马夫?”

    那魔族少女原本正自担心要落入那雷震子的手中,不想却见真照从旁拦下了雷震子,因此心中感激之余,便也和声道:“他就是本公主的马夫,而且还是我们追云部最棒的马夫!”

    雷震子领教了真照的厉害,心中绝不相信他是马夫,因此又自打量了真照一眼,嘿笑道:“他是神族,怎会是你们追云部的人?”

    那少女撇嘴道:“神族又如何了……莫不是你们天雷部穷酸得连我的马夫也想抢吧?”

    雷震子为一个部落的大祭酒,向来受族人敬重,何时受过这等奚落来,这时在真照和那少女一唱一和的挤兑之下,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对真照冷冷道:“既然你今定要阻挡我的事儿,便莫要怪我不客气了。”说时,他的话儿虽然是对着真照说的,只是子却再次朝着那魔族少女掠去。真照见他来势汹汹,心知那少女定然躲避不开,因此也不再客气,当下赤手击出一拳,直朝着雷震子的胁下打去。

    雷震子自出招起始,便已把真照算计在内,这时见到真照出手,他后一翼突然微张,形已然倏忽一闪,凭空改变原来的方向,绕过那少女径自朝着真照这边扑来。

    真照眼见雷震子法巧妙,心知这定是他天生之能再加上后天苦练才成的奇特法,暗赞了一声“好”后,单手再次击出一拳,挟着先前那一拳之势,两拳并作一拳,力沉势急的朝着雷震子迎面轰去。

    雷震子先前受了真照一戳,心中还以为真照出手虽快,但是功力却大有不足,因此他对真照不免依然存着些轻视之心,这时出手也就未尽全力,不想等到看见了真照的拳势,这才知道厉害,大吃一惊之下双脚连忙点地反跃,子不转急退,又自远远的退到了火堆之外,形实是狼狈之极。

    一招之下,那少女见真照稍占便宜,心中大觉解气,当即大声拍手笑道:“想不到堂堂的天雷部大祭酒竟然及不上我家的一个马夫,当真是笑死人了。”

    雷震子闻言又羞又怒,一声不吭的从怀中取出一件奇形怪状的兵刃,又再次朝真照两人扑了过来。真照略微看了一眼那兵刃,只见那物长约两丈有余,它的最上方是一个如闪电般的直曲相接的利刃,共有十三节,上面寒光闪耀,只是这么匆匆一瞥便已知道它并非寻常之物了。

    雷震子来势极快,也不容得真照多作思想,真照随手推开那魔族少女,百忙之中伸手从后拨出帝恨,大喝了一声“万年绝恨”,手上帝恨猛地高举过头,急急朝着雷震子那怪兵刃迎了过去。

    “铛”

    一声清响远远传出,四下山林都可依稀听得见这个回音。

    自从那在镜月湖畔得到了《天魔古兰经》后,真照这些子来,总在暗自揣摩经书上的奥妙武功,尤其是那经书中记载着“天魔诀”和“天魔刀”的部分,他着实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因此不论在内力还是在刀法上,他这时的修为与之前在秦国时自是不可同而语了。

    与雷震子的古怪兵刃这么一个交接,虽然真照手臂上的白虎使他丝毫不在力量上输蚀于对方,可是因为体型上的差异,他的子不免微微晃动了一下。就在这时,真照又自深吸了一口气,借着帝恨上的余力,他如陀螺般极快一转,带着子的惯力,手上的帝恨再次划向前的雷震子。

    雷震子其实对真照能毫不逊色的挡住他这一击,已经有些始料不及了,可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真照在这短短的转瞬之间竟能再次回气出招,因此他对真照倒也再不敢存着轻视之心,飞快的舞动着他那古怪兵刃护住全要害之余,也不敢过分近。

    真照自学了那天魔刀法,还是首次用它来与人交手,是以刀起刀落间未免有些不甚熟练,而且换招之间也生涩非常,尚幸他原本武功便大是不弱,再加上天资过人,与那雷震子斗得一阵,对于天魔刀法的精髓之处他又自领悟良多,使得是越来越纯熟了。

    两人斗得难分难解,真照不仅刀法使得更加圆转如意,同时他的上的蓝芒也渐渐亮起,而且极是耀人眼目,这番景象看在旁观三人的眼里,便又生出截然不同的观感:那魔族少女看着真照使的刀法,先前还不曾发觉,可是愈看到后来,她的脸色便愈是奇怪,最后终于脱口惊呼道:“天魔刀法,这是我们原始皇族的天魔刀法!”而那广成子则在思索着什么,听得那少女的呼声,却也有些惊疑不定起来,以他的见多识广,早就瞧出真照上的蓝芒那是因为有兽灵中的“龙之罡气”逸出体外,这才会出现的异像,因此他心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不知这神族的年轻人为何竟能通博魔、兽两家之长?”只有广成子的那少年徒弟,彷佛什么也不知,脸上一副仰慕的神看着场上两人,大有些跃跃试的意思。

    场上两人又斗一阵,真照已然渐渐占到了上风,他以白虎臂每朝雷震子劈出一刀,雷震子必定要被他劈得形一震,而且在帝恨的锋利之下,雷震子手中的那古怪兵刃这时也是缺口处处,大有些斑斓残破之感。又过数招,真照也不愿再与雷震子纠缠,突然撮口一啸,手中帝恨一化为二,分别在雷震子的后快如迅雷的砍出了数刀,让他的形进退不得。紧接着,真照又再次拖刀吸气,凝聚全的真气朝雷震子的腹劈去。

    雷震子看着真照这气势惊人的一刀,眼中霎时闪过惊骇之色,仓惶之中他也只有急急的举起手中那把古怪的兵刃朝帝恨迎来。

    “铛”

    又是一声清响远远传出,只是这一次的回音却比前一次的更大了许多。

    清响过后,只见真照静静站立原地,而那雷震子则远远的退到了火堆之外,他手上的兵刃也已干干脆脆的断成了两截。

    雷震子恨恨的盯着真照,沉声问道:“恁那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真照心思略转,坦然道:“在下神之照。”

    雷震子闻言又细细看了真照一眼,彷佛要将他的相貌记在心中,道:“神之照,神之照……好,冤有头,债有主,我今败在你的手下,他定会找你一雪今之耻的。”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