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红莲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待那群兽人来到近前,就见那狮头兽人朝真照他们四人指了一指,又向当先的一名狼人低声说了几句话儿,用的仍是兽族的语言。那狼人原本只是朝真照四人略扫一眼,可是大概未曾想到他们四人中竟有神族、魔族和人族三族的人,神色中先是微现出些诧然,又将他们上下打量了个遍,最后才将目光落在了轩辕逸的上。

    “你们几个从哪里来?”那狼人对着真照他们用人族的语言问道,虽然在措词和语气上仍是不大对劲儿,但终究是说得比寻常兽人更加流利了。

    真照见广成子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开口答道:“我们从东边来。”那狼人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真照旁的轩辕逸,道:“我听说这个人族小孩子的功夫很好,是不是?”真照闻言一窒,想道:“哪有这般直肠直肚的问话的?”心中好笑之余也不知该如何答话,那狼人又道:“我可以和他打一打麽?”

    真照心想:“果然是来找梁子的。”他本待要说一句“你又何必与小孩子计较许多呢”,却见那轩辕逸已经极快的走上前去,道:“你要和我比较?那好得很啊!”真照心中一奇,只觉轩辕逸似是极喜与人争斗比武,转眼瞧了瞧一旁的广成子,却见他彷佛对眼前的事儿一无所知,丝毫没有要阻止轩辕逸的意思,这与广成子平素那谦和的子大不相符,不令真照更觉迷惑不解。

    未容真照细想,那狼人皱着眉头细细打量了一番轩辕逸,又指着他后的那狮头兽人问道:“人族小孩,是你打赢了他,对么?”轩辕逸点了点头,道:“你知道我胜过他,仍要来与我比武,定然是比他要强。唔……你我尽管比比看,看谁更厉害些。”那狼人眼中精光一闪,问道:“你要怎么打,还是按那个一人打一拳的规矩?”

    只从气势上,轩辕逸已看出那狼人并非寻常之辈,略一思索后摇头道:“一人打一拳显不出真功夫,还是依着寻常比武的来吧!”那狼人闻言又走前了两步,摆出了一个如同饿狼要扑食般的架势后道:“人族小孩,我这一叫做狼牙风风拳,你小心些了。”轩辕逸见状也不敢怠慢,连忙凝神留意起那狼人的动静。

    两人各自摆开了架势,街道上很快的又围起一道又一道的人墙。这个时候,真照自然也瞧出那狼人的武功大是不弱,不暗自为轩辕逸担起心来,心想:“他的年纪毕竟还小,修为也浅了一些,只怕不是那狼人的对手。”不过转念想起轩辕逸乃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轩辕黄帝,他心中便又释然了。

    正想时,场上两人各自呼喝一声,已然出招斗在了一处。轩辕逸形虽矮小一些,可是仗着那奇妙无比的四宿步法,霎时间场上各处都可看见他的影,教人看得眼花缭乱。转眼再看那狼人,他的形同样也是快得惊人,先前说的那什么“狼牙风风拳”倒真有了些疾风吹来之意。

    喝彩之声如雷响起,真照眉头微微一皱,只是这么一出手,他已看出轩辕逸的形虽然要教那狼人快些,可那狼人不同于那狮头兽人,他天生便行动敏捷,而且武艺又强,如此继续比斗下去,只怕轩辕逸会讨不了什么好去。

    以快斗快,酣斗中,场上两人更是快了许多,因为年纪还小的缘故,轩辕逸的拳法总以轻灵迅捷见长,每每一击不中,便自满场游走,处处寻找那狼人招式中的破绽之处,使得那狼人屡见险。而那狼人的动作虽然也快,可是却又与轩辕逸的不同,他由于天生便拥有他们狼族的特,出招式自然而然的便是狠辣快疾,一时间场上四下均是他的爪风掌影,得轩辕逸不敢太过接近他的周。

    两人又斗一阵,真照突然发觉轩辕逸的动作明显要慢了许多,他轻轻一叹,心知轩辕逸虽然武艺不凡,但终究是功力尚浅,接连与那狮头兽人和这狼人打斗之后,这时气力已是难以为继,眼看再过不了多久,轩辕逸便要输了。想时,真照又自留意了一下旁的广成子,却见他脸上出奇的露出了一丝微笑,似是看见自己的徒弟打输了,竟有些不愁反喜。

    真照无暇猜度广成子的心意,转眼又紧紧的盯着场上的比斗,这时只需轩辕逸稍有不敌,他便会出手将他拉回来。

    场上那狼人似乎也看出了轩辕逸的气力不继,尖声呼啸了一声之后,他的手爪更是舞得劲急,而且形也更快了许多,显是想得轩辕逸使尽余力。到了这个时候,周遭围观的兽人渐渐看出了轩辕逸的不利,或是因为轩辕逸年纪还小,又或是先前对他打败那狮头兽人颇有好感的缘故,大多数的围观者都纷纷皱着眉为他呼喝打气起来。

    又过了十数招,轩辕逸已然渐渐不支,全然只剩下闪避的份儿,眼见再过数招他便要拜下场来了,真照故作谦和的“呵呵”一笑,当下挡在了轩辕逸的前,同时单手有意无意的挥向那狼人的胁下。

    那狼人见得真照过来,倒也知道厉害,立即收回向轩辕逸攻出的招数,待重新站定了子,他又直白的对轩辕逸道:“你输了!”

    轩辕逸闻言眼中闪过不忿的光芒,不作声好一阵,似是心中暗自挣扎了许久,这才大声说道:“是我输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后定会再来和你打一架。”

    那狼人裂齿一笑,道:“我的名字用你们人族的语言就叫做地狱咆哮,我们兽人不怕打架,你后尽管来找我。”说时,他又看了一眼真照,道:“你的武功比他好,你和我打一打!”

    真照闻言一愕,原本听那地狱咆哮的话儿,似是便要就此罢休,不想他言语一转,竟是想和自己比武,因此忙摆手道:“我们之间又无甚深仇大恨,何必要打?”地狱咆哮眼珠子突地一缩,脸上的笑容已然收敛干净,冷冷道:“你是瞧我不起,不想和我打么?”

    真照眉头一皱,倒是未曾想到这些兽人竟然如此难缠,他虽然不怕地狱咆哮,但像现下这般纠缠下去,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因此便道:“和你打可以,只是我若赢了又如何?”

    地狱咆哮也没想过输赢的事儿,当即一怔,略显得有些语不对意的问道:“你想要什么?”真照道:“我若赢了,你需答应我一件事儿。”地狱咆哮道:“什么事儿?”真照沉吟道:“至于什么事儿,我还没能想到,后想到再和你说。”地狱咆哮眼珠子一转,倒也不愿吃亏,问道:“那你不赢呢?”真照心念一转,嘿笑道:“你若能赢我,只要我在这世上一天,我便在你手下为你做事。”要知他如此说,也不过是随口打发地狱咆哮罢了,且不说他心中早有计较不会输于对方,就算真的输了,他迟早也要重新穿越时间之壁回到后,因此“只要我在这世上”云云,均是耍耍口舌之巧罢了,但却也不全是谎言。

    地狱咆哮想了想真照的话儿,觉得不但没有吃亏,反而占了极大的便宜,便点头道:“好,我们说定了。”真照看见地狱咆哮又自拉开架势,心知他的手虽然敏捷过人,但若说到功夫,也不过比较自己初出山林时稍强一些而已,因此微微一笑后,也只静静站立原地,等待地狱咆哮出招。

    殊不知兽灵进化自野兽,不论饮食习俗还是武功举动也均源于野兽。地狱咆哮是狼人,野狼在猎食时大都会守望一旁,小心的留意着猎物的动静,待到猎物露出了破绽,这才会一举将猎物捕于爪下。这时地狱咆哮见得真照如岳镇的站立当场,哪里能够找寻出丝毫破绽来,不过地狱咆哮也算极有耐心,缓缓围绕在真照周遭,一时间竟和真照僵持当场,谁也没先出招。

    看见场上两人都没有动静,那些围观者又怎么知道其中的微妙形,不都觉这场打斗反而没有先前轩辕逸的那一场来得精彩刺激,不过他们见得地狱咆哮脸上的凝重神,也大约猜出了真照的不凡,因此着急的催促之声阵阵传出,渐渐此起彼伏起来。“群汹涌”之下,真照见地狱咆哮仍自没有出手的意思,为了顺应“民心”,他当先轻轻踏出了一步。这一步踏来随意之极,在他故意作为之下,还隐隐将断臂处的破绽卖给了对方。

    时机稍纵即逝,地狱咆哮又岂会错过,他极快的裂了裂嘴,有如草原上的疾风一般朝着真照的左胁扑来。真照早就想到地狱咆哮的出招,他未等地狱咆哮的手爪及子已然犹如线扯的陀螺急旋向右飞去,快得让人只能看得见一团青灰色的影子。地狱咆哮一击不中,也不容真照有丝毫喘气的机会,又再次纵扑来,仍是紧紧的盯着真照的左胁,大有一些野狼扑食的作风,只需抓住猎物的破绽,就一击到底。

    对方快时,真照也不慢,他的子才一着地,左足又再急点,不转反跃,转瞬之间便似惊鸿的退开了丈余。地狱咆哮的手爪再次落空,可是他也极有韧,只见他又自张大嘴呼啸一声,四肢如同野兽一般齐齐扒地,躯再次凌空弹起,整个儿飞向真照的前。眼见真照这时子仍在半空,再无处着力闪避,一旁的原始苕和轩辕逸都忍不住惊呼出声了。就在这时,却听真照突然一声长啸,他的子在虚空中奇妙的一转,竟一瞬之间消失不见了,着实是鬼神没测。

    下一刻,所有围观者都难以置信的看见,空地的四周,隐隐出现了真照的九个影,再一眨眼间,那九个影又都一分为二,变成了十八个围在地狱咆哮的周,让人分辨不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围观者哪曾见过这等神妙的功夫,顿时都一片哗然,就连一旁的广成子也露出惊异的神色。

    其实又有谁知道,场上之所以会出现真照的九个影,那是因为真照施展了独门的功夫——九转真邃的缘故,而后面的十八个影,则是他施展了两次九转真邃而得到的结果。要知道这九转真邃是极耗内力的功夫,想要一口气连续施展两次九转真邃那更是难上加难,只是因为真照这些天来得了镜月湖那方《天魔古兰经》之助,功力大进了,因此才能如此纯熟的一口气连续两次施展九转真邃,这时在地狱咆哮毫不防备之下,他若想对地狱咆哮出手,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了。

    真照退回远处现出真,看着那地狱咆哮惊讶的眼神,微微笑道:“先前三招便权当让你,下来你可要小心些了。”因为催动体内真气的缘故,真照这时候上又泛出蓝色的光芒,地狱咆哮和那些与他同来的兽人看见,都用兽族语言惊呼道:“哼廉嘎嗫,哼廉嘎嗫!”

    地狱咆哮站直来,紧盯着真照道:“你懂得龙之罡气,你是转轮王大尊的?”说话时,他的语气倒是恭敬了许多。

    “转轮王大尊?”看见那群兽人眼中的狂和敬意,真照心中一动,虽然他不知道转轮王是什么人,但是料想他这被人说是龙之罡气的蓝色真气,怕是与这位转轮王有些关系,因此他闻言只是笑了一笑,也不置与否。他这般高深没测的表更是让那些兽人肯定了他们心中的想法,地狱咆哮也没有了动手的意思,恭声说道:“早知道您是转轮王大尊的,我就算长了十个脑袋也不敢和您比武的。”

    真照听他愈发恭敬,也不想与他们多作纠缠,摆了摆手后道:“那就无事了,你们走吧!”

    地狱咆哮跪下子,双手合十朝真照行了一礼后,语声诚恳的求道:“前面是白莲迦叶座下的寺庙,您要有空,请随到那儿传法吧!”真照一愕,也不知道地狱咆哮嘴里说的传法究竟是传的什么法,不置与否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今没空,你们走吧!”地狱咆哮闻言脸上露出极为失望的神色,又恭敬的给真照行了一礼,这才匆匆的去了。

    四人重新回到小摊里面,那些兽人们朝他们投来的眼光更是敬服,尤其是望向真照的,这不让真照大是不自在。广成子抬手招来那小摊的老板会帐,那老板过到来,当先恭敬的双手合十朝真照行了一礼,道:“转轮王大尊的,您是,您的钱,我不收。”

    真照一愕,想不到这位转轮王在这些兽人心中竟是如此了得,不对他愈是好奇,寻思:“从前也未曾听过那转轮王的名号,这么了得的人在史书上怎会没有记载?”真照四人见那老板无论如何也不肯收他们的钱,也不多说什么,便径自出门去了。

    重新走在街道上,真照朝广成子问道:“请问前辈,不知道那转轮王是什么人呢?”

    广成子笑道:“兽人崇信昆仑神,因此他们之中有一个礼拜昆仑神的密教,这个密教认为昆仑神下的子民分为五部,分别是红、白、青、蓝、黄等五部迦叶,其中以红莲迦叶最尊,那转轮王阿弥陀便是当今密教的教主,执掌红莲迦叶的转世轮王。”

    “密教?莫非就是后来那密宗的前?”虽然未曾听说过密教,但是真照却知道后来的北狄中有一个密宗教派流传极广,其中分为红、白、青、蓝、黄等五教,其中以黄教最尊,北狄诸国的皇家宗室大多信奉它。

    广成子见真照没有说话,又道:“传说那转轮王乃是龙族之人,小哥儿刚才施展的龙之罡气正是他的独传功夫。”

    到了这时,真照算是明白了那些兽人对他的崇敬出于什么,只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施展的就是龙之罡气,或许严格说来,那应该是太虚凝神法和天魔功相结合出来的功夫才对。

    太虚凝神法,顾名思义那是修神的功夫,根据各人的不同来凝结心神,以做到以神化精,以精化气,驳气以遨游太虚的境界;而那天魔功则是催动魔族特有的血液,造成心核运转,在其中得到巨大威力的核力量。真照经过这些天来对《天魔古兰经》的揣摩之后,他实在已经另劈蹊径,运用太虚凝神法来催动心核的运转,使得天魔功能在他的心神活动之际便能极快的运转起来。除此之外,真照并不知那龙之罡气是从何而来,说起来自他杀了血魔蒙木言之后,每当他催动真气之时,上就会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那分明是真气外溢才会出现景象。若是真气外溢到了收放自如,且懂得如何纵外在元素的时候,他就能一举达到真气质化的至高境界了。

    真照细细寻思一阵,想起之前兰若说他是真龙血脉的事儿,看来缘由大概便从这儿来,又问道:“那转轮王既是龙族之人,那不知他是九天龙众还是九渊龙众的呢?”

    “九天龙众?九渊龙众?”广成子一脸茫然,道:“小哥儿的这个说法倒是新鲜了。”真照闻言一怔,随即明白那“九天龙众”和“九渊龙众”这两个名目定是后人安加上去的,所以广成子才没有听说过,于是想了一想后又问:“那转轮王姓什么?”广成子道:“红莲迦叶的转世轮王历来都以昆仑八部山脉为姓,所以他姓八部。”真照猛地一震,“八部真龙”四字如电光般自他心头闪过,心想:“那八部阿弥陀只怕与八部真龙多少也是有些关系的。”

    三人又走一会儿,突然听见后一人叫道:“前面的几位请等一等!”真照四人止步回看,却见先前那狼人领着几名穿着古怪服饰的兽人自后追来。待他们来到跟前,那狼人先是朝真照行了一个隆重其事的跪拜礼,这才说道:“白莲迦叶的师兄们听说您来了,定要让带他们来一瞻您的风采。”说时,他又转头朝后那几名兽人叽哩呱啦的说了几句。

    后面那些兽人见那狼人手指真照,便都一齐朝真照望来,眼光中可见的都是无比的崇敬,随即他们又齐齐俯下给真照行了一个跪拜的大礼。这么一折腾,真照可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皱着眉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快起吧!”一旁的原始苕和轩辕逸看见真照能受到兽人们这般礼遇,不都瞪大了眼睛。

    那狼人没有依言起,又道:“就请您随我们到白莲迦叶的寺庙去传法吧!”

    “传法?”真照瞧着眼前的势头,竟然是推托不得,只是他又哪里会传什么法,心中不大为踌躇。思量时,他转眼看了看广成子,问道:“不知道前辈要到哪里去?”广成子指了指后面远处的山峰,道:“我要到那昆仑山中几,你若无事,便随他们到寺庙里去看看吧,密教的传法也不过展示武功罢了。”

    真照心中一动,知道广成子这是在提点他,若是说到展示功夫,那他便不需担心了。真照转念又想起密教在这儿的地位如此崇高,若是要打听那“黄金箭”的事儿,只怕也会容易些,因此便对那狼人道:“好,我便随你到那寺庙去看看吧!”那狼人闻言大喜,连忙转用兽族语言和其余那些兽人说了,他们的脸上随即也可以看得见真挚的笑容。

    真照想了一想,又朝原始苕问道:“原始姑娘,你是随我到那寺庙中去看看,还是如何?”原始苕侧头想了一下后,道:“我自然是随神大哥到那寺庙中去玩了。”

    眼见事儿说定,真照和原始苕两人当即和广成子师徒道别,约好“但丁”大典之时再见,便各朝一方去了。离别时,真照留意到那轩辕逸的眼中带有着极浓的不舍之

    随着那些兽人向东行去,不一会儿他们便来到一个极大的堡型建筑之前。真照四下打量了几眼,只见那建筑物的样式古老而简陋,整个儿均是由巨大的黄色泥土块垒成,虽然并不怎么好看,可是却拥有了极明显的兽灵建筑风格。

    兽人大多喜欢居,他们用黄土调水混成泥浆,然后再使得这些泥浆凝结成块,这才按照他们不同种族的风俗习惯建造起适合他们居住的房子,这是很久之前真照从家中那老头子的口中得知的。如今看来,兽人的这种建筑风格,早在上古时便已经是这样的了。

    走进那寺庙之中,真照首先看到的是一连九尊古怪的雕像,那些雕像虽然各不相同,但所雕刻的明显是同一个猿头兽人,那兽人除了眼睛和牙齿是白色的之外,通体都是黑色,犹如煅烧了许久的火炭一般。最奇特处是那雕像的眉宇正中,还有着第三只眼睛,那只眼睛从雕刻的纹路和色泽来看,竟能散出金黄色的光芒,彷佛有着洞悉一切的异能。

    那狼人看见真照定定的盯着那些雕像直看,连忙上前说道:“这些昆仑神的雕像,都是由红莲迦叶第一代转世轮王雕刻,是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

    “这就是昆仑神!”真照心中暗道,再次打量起那些雕像,看着看着,突然发现那一尊尊雕像似乎在他眼前跳动,他们的每摆出的一个姿势彷佛都能幻化出无数的影子,让真照的心头无端猛烈跳动起来……

    真照痴痴的看了良久,那些兽人见到他这般如痴如醉的神,也不敢上前打搅。原始苕见状走过去,想要拉真照的手,不想才触及他的衣袖,猛的被真照反手一甩,便将她的手弹了开去。原始苕吃痛的甩了甩手,退开看着真照脸上莫名其妙的神,却再也不敢伸过手去拉他。

    静静的等了好一阵,真照回过神来,看见原始苕古怪的神色,他似乎也不知道先前的事儿,只是笑道:“这些雕像神奇之极,果然是极宝贵的东西啊!”原始苕见真照仿如没事一般,不恼道:“不就是几尊破雕像罢了,又有什么宝贵的?”真照摇了摇头,道:“你不懂,这些雕像中暗藏着一极精妙的武功,实在是难得的宝物。”

    “武功?怎么我没看出来。”原始苕闻言一奇,连忙抬头也朝那些雕像打量过去,只是却丝毫没有看出真照所说的那个什么极精妙的武功来。

    那一旁的狼人听见真照如此说,忙回过头去和其余那几个兽人说了几句,他们顿时都露出了喜色来,一齐俯朝着真照跪拜下来。

    “这……这是怎么了?”真照冷不防被他们弄得个措手不及,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那狼人道:“您不知道,这八尊昆仑神的雕像确是藏有极精妙的武功在其中,当年红莲迦叶的第一代转世轮王转世时曾说,后能够领悟出这武功的乃是会仁德遍及整个大陆的大圣人。这数百年来,您还是第一个领悟出这武功的人呢!”

    “仁德遍及整个大陆的大圣人?”真照心中着实有些哭笑不得,暗道:“我又是什么大圣人,充其量不过是这儿的匆匆过客罢了。”好不容易将那些兽人全都搀扶起来,众人终于行入了寺庙里面。

    才进那大,就看见许多穿古怪服饰的兽人端坐其中,他们全都外穿一灰白色长袍,头上戴着一个呈三角状的大帽子,嘴里整齐的不知道是在念诵着什么。大的正中放着一尊昆仑神的雕像,不过这尊雕像与适才看到的不同,它的全都由黄金打造,在大内数百支烛光的照耀下,显得甚是宝相庄严。

    正自真照四处打量之时,正中传来一把声音问道:“你就是红莲迦叶的么?”那话声端正圆润,霎时间把整个大内的其他声音都压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真照的上。真照朝那发话人看去,只见大正中站着三名兽人,当先一名,也就是刚才说话那人乃是一名鹰脸的兽人,他形高瘦,一双鹰凖炯炯人,让人有些不怒而威的感觉。那鹰人后还有两人,左边那人乃是一个老年的象人,宽厚如巨扇般的双耳之间,一只长长的鼻子连着花白的胡须一直垂到了膝间,那高高卷起的白色象牙上,大概是平拭擦极勤,丝毫看不见一点瑕疵。右边那人是个年老的狮人,那狮人上毛发同样极长,因为如此,在他那威猛的相貌当中倒让人感觉到他是一名宽厚仁慈的长者。

    真照还未回话,就听一旁的那狼人小声对他道:“这三位是白莲迦叶的护法长老,您上去见礼吧!”真照闻言连忙走上前去,有样学样的双手合十道:“三位长老有礼了。”

    那鹰脸长老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真照,道:“听说你是红莲迦叶的,转轮王大尊一生只有徒弟十八位,乃是我们兽灵大名鼎鼎的十八金罗汉,你是他们哪一位的门下?”

    真照眉头一皱,这话儿可问到了他的痛处,心中略一思索,灵机一动道:“我并不是他们的门下,我学的是转世轮王的武功。”

    “你是转轮王大尊的?”那三名长老的脸上显然现出并不相信的神,当先那鹰脸长老道:“十八金罗汉老朽全都识得,莫非你是转轮王大尊新近收入的?”沉吟了片刻,他又道:“我听说转轮王大尊近年法驾已移入暗黑地城去了,未曾听过他出关来的事儿,又哪来你这神族?”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