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引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简介

    “是你教会了我世间上的滋味,可却怎么不明白我的心事?”

    穿越时间之壁,真的就回到了遥远的上古,在这里,有广阔的天空,有耀眼的十个太阳,还有那熟悉无比的人和事,一切都是巧合,还是……注定?

    封神榜,已经成为了封印邪神的唯一希望,用它封印邪神为南蛮大地永远的驱走邪恶吧!也为建立新的城邦而努力……

    1  引领

    气势雄壮的壁画中:照东方,巨塔在十八位英雄的引领下,彷佛天外飞来,将那邪恶的妖魔在它的下面,历经数千年。

    南蛮大地上的生灵欢呼歌舞,年轻的英雄们携手相望,大地上的景象显得那么的和睦融洽。

    真照正神驰想象着画里面的景,突然听见旁的毗多闻指着壁画说道:“在画里面的巨塔下,就是当年的邪神雅力图。”

    真照闻言又留意了一下壁画中的那个怪物,只见它长着一个极其巨大的头颅,脸上五官不但与寻常人族一般无异,反而显得更加俊美。不过再看它的头上时,却见上面长满诡异非常的蛇发,那些毒蛇一条条张牙吐信,立即使它充满了妖邪的味儿。至于那邪神雅力图的下……其实它又何来的一个“下”之说,从它那巨大的头颅下面伸展出来的,就是犹如八爪鱼一样长长的触手,说它是怪物,还真是一点都不假。

    真照走前两步再打量了一眼画中的雅力图,转朝毗多闻问道:“看那画上的模样儿,难不成它的子竟比这宁古塔还要大?”

    毗多闻不动声色的说道:“那倒不会,不过据我们不死族祖辈相传的歌谣里说的,邪神雅力图那巨大的躯体可以遮挡一片天空,它的吼声比天上的落雷还要响亮,它的手足能够触及飘的云彩,它的呼吸就如同山林中的大风。虽然其中有些夸张,但它的子该是很大就是了。”

    真照咋了咋舌,即便听了毗多闻的这一番描述,他还是不能够想象出邪神雅力图的真实模样来,对着那壁画又看一阵,真照突然问道:“毗多闻姑娘,其实有件事儿我一直觉得很是奇怪,早就想问你了,不过就怕你不高兴。”

    毗多闻有些诧然的看着真照,说道:“什么事儿?你尽管问便是了。”

    真照道:“毗多闻姑娘,听你说的当年那封印邪神的英雄共有十八位,他们该各自都有后人,可为何到了今却只有你们不死族人来修补封印……凭着我们两人的力量,这也未免太难了吧?”

    毗多闻轻叹了一声,说道:“其实这些事儿我也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在这世上,唯一能够打开时间之壁只有我们不死族人,所以寻找这黄金箭的事儿也就只有我们不死族人能够做到。这时也不怕对你实说了,黄金箭之羽是我们不死族世代相传下来的宝物,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黄金箭重新找出来,至于究竟要如何修补封印,其实我也并不知晓,只有把那黄金箭找出来后,再看上面是否有着修补封印的方法或线索了。”

    真照听完了毗多闻的话儿,又看了一阵那幅大壁画左右两边刻着的一些古里古怪的图案,便随在毗多闻的后,继续朝前走去。

    两人在那塔中一会儿行高,一会儿走低,好不容易终于来到了塔内的中心处,远远的就看见那塔中心的石室里闪耀着亮堂的火光,他们心中同时都是一紧,连忙小心翼翼的向石室那边行了过去。

    “毗多闻,你终于来了,本尊等了你很久了。”两人还没有走入石室,一把甜美的女子声音就从石室的正中央传了过来。

    “是谁?”真照从来没有听过这般好听的声音,从那声音中可以听出无限挑逗和惑,不自觉让人心中感到麻痒难当,直想匍匐到那说话人的脚下,恭顺的聆听她的话语。

    两人心头急跳的走进石室,还未来得及打量石室中景象,他们的眼光首先就被石室中央那位斜躺在石榻上的美貌女子吸引住:玉体横陈,罗衣半解,恰似被风轻拂的柳眉下,一双杏目绰然生辉,最难得的是她高高的鼻梁之后又长得一张动人心魂的樱桃小嘴,真是好一派动人风

    看到这样美貌妩媚的女子,别说是真照,就是毗多闻这样的精灵女子也不当堂一窒。好一阵后回过神来,毗多闻转眼又看见石室之中原来还有一人,心中一动,只见那人穿着一赤红色的衣着,项上系着一条龙头式样的黄金链子,却不正是那毗留博叉又是谁人?

    毗多闻心头又猛地一跳,转眼回来小心的打量了那女子一阵,突然间眉头一皱,说道:“你是谁?”

    趁着这个当儿,真照也看了一眼这个石室四周的大致景。只见这间石室除了大一些之,其实比较起先前的那间石室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四周的墙上同样有着许多壁画,还有许多古古怪怪的图案。不过,在那女子卧着的石榻后面的一堵两丈长、一丈宽的石墙,却引起了真照的注意。

    那是一堵雕刻着古朴浮纹的石壁,不知道它究竟是多久远之前的事物了,雕刻的纹路尽管已经有些模糊,不过从那若有若无的一些线条中还是可以看出,上面刻的是祥瑞的云烟缭绕图。

    真照突觉自己贴收藏的黄金箭之羽微微动了一动,又见石壁上那云烟深处似是有些什么东西跃动,凝神看去时,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怎么,毗多闻,你猜不出本尊是谁?”那美貌朝着毗多闻笑了一笑,那笑容略带着些妖异的味儿:“本尊是雅力图!”

    “邪神雅力图?”真照闻言大吃一惊,同时眼光也从那石壁上收回,重新投到了美貌女子的上。因为刚才看见了那幅大壁画,因此他实在难以想象邪神雅力图竟然就是眼前的这个美貌女子,这其中美与丑的区别未免太大,也无形中将那女子在他心中善与恶的距离拉大了。

    “不错,本尊就是雅力图。你是谁?咦……你怎么有这魔兵?”美貌的雅力图闻声看了真照一眼,待看到他上的帝恨,突然脸上微露惊容的问道。

    真照拔出帝恨拿在手中把玩,也不答话,嘿然道:“想不到邪神雅力图竟是这么漂亮的小娘儿们。”并不是他想要出言不逊,只是雅力图那妩媚的眼神实在使他有些心神失守,因此他便大胆的调侃一句。

    “大胆,灵尊座前不容放肆!”听见真照说出这样的话儿,石榻旁的毗留博叉当即就大声斥道。

    真照也早就留意到了毗留博叉,见他先前在宁古塔外受的伤似是已痊愈,就已经有些奇怪,这时候听到他中气十足的说话,仿如无事一般,真照心中当即暗暗吃了一惊。

    雅力图抬起她的玉手摆了摆朝毗留博叉示意无妨,看了真照一眼后,显然她这时候的心思放在了毗多闻的上,又转头笑着对毗多闻道:“毗多闻,你把黄金箭之羽交给本尊吧,本尊必不会亏待你的。”

    毗多闻也未曾想到事会变成如此棘手,雅力图的厉害实在大大的超出了她之前的想象。在她的估计中,雅力图不过是从封印中逸出极为些微的意识而已,想不到一见之下,它竟能凝结出人形来了,而且似乎还可以延伸至整个宁古塔,看来那黄金封印的确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失去了应有的作用,若不尽快修补,只怕并不用数百年,只需要百来年的功夫,雅力图也就能够摆脱封印出来了。她心中不断盘算,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黄金箭之羽是用来寻找黄金箭的事物,这个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打开时间之壁的方法,所以就算我把黄金箭之羽给了你,你也是得不到黄金箭的。”

    雅力图眼中光芒一闪,随即又笑盈盈道:“毗多闻,那你就帮本尊打开时间之壁,把黄金箭找出来,本尊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我想得到的?你的还在永恒的时间缝隙中,力量也只能覆盖这小小的宁古塔,你如果想要凭着自己之力摆脱封印,那只怕还需要数百年的时间。”

    “哈哈……不错,本尊现在的确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摆脱封印,只是却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怎么,想想你们不死族的‘亡灵宝典’,怎么样,毗多闻?”雅力图的眼神中充满了惑的望着毗多闻,单是她的语音就已经能够让人心神摇弋了。

    毗多闻假做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然后才微笑道:“我的确很想得到‘亡灵宝典’,那是我们不死族的圣典,可我却还是不能把黄金箭交给你,因为修补封印是祖先们的心愿。”

    雅力图脸色一寒,沉声道:“毗多闻,难道你不怕死么?在这里,本尊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你和你的同伴,再过一段时间,本尊一样可以重新回来,那时候一样没有人能够阻挡本尊。”

    毗留博叉听见雅力图的话儿,怨毒的瞪了真照和毗多闻一眼,在一旁怂恿着道:“灵尊,杀了她吧,只要杀了她,就没有人知道打开时间之壁的方法,也就没有人可以修补这个封印了。”

    话音刚落,只见雅力图冷冷的瞪了毗留博叉一眼,那毗留博叉的子突然凌空飞起,紧接着又伴随一声惨叫,他的子重重的撞在了石室的墙上,看样子是雅力图对他施了手脚。

    雅力图盯着毗留博叉,眼中流露出冰冷之极的光芒,恨声道:“几千年了,在时间缝隙里的苦闷和寂寞你又懂得多少?”说时,她又转头对毗多闻道:“本尊可以随时杀了你,不过现在却还不想那么做,正如本尊不想再在时间的缝隙中呆下去。告诉本尊你想要的,本尊会满足你的,然后帮助本尊找到黄金箭……毗多闻,你要知道,本尊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让本尊杀你。”话儿越说到后来,雅力图的语气越是变得冰冷无比。

    真照在一旁听了雅力图和毗多闻两人的对话许久,再加上先前看见雅力图对毗留博叉的举动,心中早知道雅力图的确厉害到了极点,他和毗多闻的处境只怕要大大的不妙,不过他生吊儿郎当,能不动手的事儿他就绝不想着去硬碰,因此这时他一会儿看看这边的毗多闻,一会儿又看看那边的雅力图和毗留博叉,倒是默不作声的盘算起应对之策来。

    毗多闻被雅力图紧紧的盯着,周只觉空气彷佛骤然变寒,似乎有无数的气机朝她包围了过来。朝那时间之壁看了一眼,毗多闻心中又思量一阵,终于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毫不畏惧的说道:“黄金箭到底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能够找得到它。你若想得到黄金箭,就必须让我打开时间之壁再说。”

    雅力图轻笑着看了一眼后的时间之壁,她也不管毗多闻到底怎么想,“打开时间之壁”就是这时她心中所愿,因此便爽快的说道:“这有什么不行的,本尊让你打开时间之壁就是了。”

    真照听到这里,虽然不知道毗多闻如何打算,可终究是忍耐不住,诧然问道:“你……你真要打开时间之壁?”

    毗多闻也不理会真照的话儿,转拉过他的手,说道:“你忍住,有些痛。”真照还没会过意来,就见毗多闻拉起他的食指放入了嘴中,紧接着真照感觉手上突一吃痛,不急急的后缩,只是这么一刹那间,他的手指上已被毗多闻咬出了一道口子来。

    “你……你想干什么……”眼见鲜血缓缓流出,真照大吃一惊的问道。

    毗多闻依然不答真照的话儿,将真照的手指拉到她的额前,滴上一滴鲜血,又各在自己的左右两个脸颊上画了两道血痕,这才命令似的说道:“你跟着我说……”

    就在真照的愕然不解之时,毗多闻开始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吟唱道:“娑罗娑罗,五浊恶世,设我当世之能利命于结契者,令我即时心生虔伏具足……”

    真照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眼见毗多闻做出这么一副正经严肃的模样儿,连忙也跟着她一字一句的念诵起来。两人又念了几句,突然听一边的毗留博叉惊呼道:“毗多闻,你……你疯了,竟要与这人结契?”

    真照闻言心中一惊,可是不及细想下已经随着毗多闻将那咒文念完,紧接着看见毗多闻小的子上突然发出灰白色的光芒,她缓缓拉着他的手跪在他的前道:“主人,我,不死亡灵毗多闻,今后将忠诚的侍奉在您的左右。”

    “啊……毗多闻姑娘,你这是……”真照实在不明白这种时候毗多闻与自己结契是什么意思,不免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毗多闻递给他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又转眼望向雅力图道:“我可以打开时间之壁,不过我只会让我的主人进入其中。”

    雅力图目睹了毗多闻先前的作为,有些惊疑的看着真照一眼,眼中的光芒闪烁了好一阵,终于点头答应道:“只要能将黄金箭找出来,本尊答应你又有何妨?”

    毗多闻缓缓走到雅力图后面的石壁之前,摸娑着上面的纹路,眼神中似乎带着些崇敬、缅怀,而且又掺合了一些期待,真是说不出的复杂难明。到了这个时候,真照就算再傻,也终于知道那石壁果然就是时间之壁了,正想着心事,又听毗多闻对他说道:“主人,时间之壁打开之后,你就循着黄金箭之羽的光芒进去吧!”

    “这……”真照的话儿还没有说出口来,他的心底深处突然传出一个人的话语:“主人,你在时间之壁里找到那黄金箭后,仔细看看上面有没有修补封印的法子,若是有,便将它带回来小心行事;若是没有,就让那黄金箭永远留在里面吧!”真照先是一怔,随即看到毗多闻朝他使来的眼色,心中顿时知道这是毗多闻通过精灵与结契者之间的心灵相通来与自己说话,同时他也开始有点明白毗多闻为何要与自己结契。

    雅力图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毗多闻和真照,口气冰冷的对真照道:“你小心听着,如果进到时间之壁里,不将黄金箭带出来,那本尊就会杀了毗多闻。”

    真照皱皱眉头,雅力图的话儿正是说到了他心中的要害。对他来说,这几所经历的事儿实在来得有些突然,匪夷所思之处甚至是他始料不及的,毗多闻说的要他进去那仍是未知之数的时间之壁寻找黄金箭,其实与他一向慵散的子不大相符,可自从慕容雪在咸阳死于他的刀下以来,他心中就存了一个“不再让自己边任何人受到伤害”的念头,虽然毗多闻与他相处也并不甚久,但是这时听到雅力图威胁的话儿,他又看了毗多闻一眼,心中顿时升起些他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感,只想着绝不能让她有事。

    心中踌躇的走近那时间之壁,真照突然转对毗多闻道:“我一定会回来带你安全离去的。”两人默默对望一眼,毗多闻带着深意的微微笑了笑,也不再多话,在她低低的吟唱着精灵咒文之中,时间之壁渐渐的亮起了让人不能直视的光芒。

    “主人,请记住我的话儿,帮我完成心愿!”就在真照高高的举起手肘挡在眼前的时候,毗多闻停下口中的吟唱,突然对真照说了一句。

    真照一呆,正要细想其中含意,却突然看见怀中有一道更刺眼的金光出,下一刻,他只觉依然光亮无比的时间之壁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向他牵扯过来,紧紧的拉住他的子……

    迷迷糊糊之中,真照发现自己凌空飞起,他突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向下望去,透过重重的光幕,他甚至可以看清毗多闻、雅力图和毗留博叉的脸上神色。

    毗多闻眼中的惊诧和期盼,还有那深深蕴涵着的坚定,当即使他心中一颤。

    “你放心,我一定会拿回黄金箭的!”真照默默的念叨着,子同时已经缓缓的贴近了时间之壁。稠稠的感觉包围住他的体,时间之壁表面的那些纹路瞬间幻化成晶莹的液体,将他整个人儿拖了进去。奇怪的中,真照也不敢稍有动弹,刺眼的光芒让他不能睁开双目,任由那拉力摆布着他的子。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一切都在迷迷糊糊中结束。

    悬挂着十个太阳的天空下,真照独自站在了一条窄窄的山道上,他略有些不知所措的打量了一下周遭的事物,只见山道两旁均是险峻的高山,山上草木繁盛,苍苍郁郁的延绵不断,而山道两端,各指东西,顺着两边那蜿蜒的山势浑然不知通到哪里去。

    真照在原地转了五、六个圈子,仍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心中又自回想了好一阵先前在宁古塔内的形,只觉那雅力图未免也太好相与,实在与他的“邪神”恶名不大相符。毗多闻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时间之壁,自己莫明奇妙的进到这仿佛上古的时候来,一切都如同在梦中。

    “这是哪儿?”真照定定的看着天上的十个太阳,这样的景让他的心不自觉的剧烈跳动起来,如果说拥有十个太阳的时代,那该是上古四灵大战之前了……“穿越时间之壁到了这上古时候来!”看得一阵,这让人难以置信的结论终于出现在了真照的脑海中。

    “不论如何,我要到哪儿去寻找黄金箭呢?这山道……该往哪边走?”

    思索了好一会儿,真照左右看了看山道的两端,却见西边浓雾弥漫,森暗淡,反倒东边朗天清,正是大好风光,当下他也不再多想,径自朝着东边行去。行了约莫个把时辰的路途,那山道两旁的山势愈发的险峻起来,高高的山峰就如同两道直插入天的屏障,需得仰直了头才能依稀看得到顶端,而路的前方,却仍然看不见尽头。

    又行一阵,他沿路走来也看不见半个人影,又饥又累下心中正有些沮丧,却突然听见后传来极轻极低的马蹄声儿,听起来来骑该是仍在远处。真照心中一喜,在这荒山野岭中能遇到些人迹,终究不是什么坏事儿,当即也站定了形,转望向来路。

    寂静的山谷中,那蹄声越来越清晰,真照听得一下,心中又是一惊,只觉那马蹄声密集非常,明明是一匹马的落地声儿,可几乎已经及得上两匹马儿弄出的声响,彷佛那马儿是四个马蹄一起落地,又一起离地一般。

    “好快的马!”真照不自的赞了一句,心中倒是生出了些急于见识见识的心思。不到一会儿,那马蹄声已经来到了近处,就在山路拐角的望眼尽处,真照霎时间只觉双目一花,来骑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一匹花白色的高头大马上,摇摇晃晃的坐着一个头扎五花链子辫的少女,那少女面目俊美无比,上的肤色如同玉石一样白皙晶莹,最奇特的地方是在她的后,还长着一条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再看那少女胯下的马,果然是神骏非常,马上下油光油光的看不到一根杂毛,奋鬃扬蹄急驰而来,只是转瞬间的事儿。

    真照看着那渐渐驰近的少女,心中突然一动,霎时闪过了一个念头:“她是魔族中人。”因为只有魔族才会有这般白皙晶莹的肤色。

    “吁!”那少女来到近处,看到站在山道边的真照,勒定马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后,突然有些欢喜的问道:“喂,你是神族的么?”语声童稚,话儿中夹杂着些古怪的音调,问得大是不客气,真照还未来得及回过意来,就又听她自问自答道:“你一定是神族,你一定是神族……太好了,终于到了。”话儿说到最后,那少女竟鼓掌欢呼起来。

    真照略觉有趣的看着那少女还带着稚气的脸,想了一想后道:“姑娘,你从哪里来?”

    那少女见真照没有答她的话儿,似是有些不快,也不理真照的问话,又问道:“你是神族的么?”

    真照心中思量着该怎样朝那少女问话,便顺水推舟的点了点头,不想那少女一见他自认是神族的人,当即笑得更欢,指了指山路东面那头道:“这里离临淄还有多远?沿着这条道儿直走就能去到么?”

    真照听到“临淄”二字,心中突的一动,他早就听说临淄是上古时神族的聚居地,也不知道是否真是如此,如今看来还真是一点不假,不过真照这时候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又怎会知道那临淄在什么地方,因此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苦笑的摇了摇头。

    那少女见到真照这古怪的举动,眉头一皱,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这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莫非这条道儿不到临淄?”

    真照心道:“临淄的确在东面,告诉她朝东去也不算骗她。”因此便含糊其词道:“姑娘朝着东面去,便是临淄,所以我点头,可是过了这条山道并不能就到临淄,所以我摇头。咦,是了,姑娘从哪儿来?”

    那少女也没察觉真照话中的破绽,点了点头后道:“你们神族说话的音调真是有趣,与我们便是不同。”似是想起真照的问话,她微顿又道:“我从银川来,听说临淄好玩极了,所以便来看看。”

    “银川?”真照知道那银川是后来北狄西夏部的都城,却不知原来上古时还是魔族的地盘儿。他转念思量了一下自己要寻找的黄金箭,还没有丝毫的头绪,想想到临淄那样的大城去打听打听也是好事,因此便道:“姑娘要去临淄么?我也正好要回去,若是姑娘不嫌弃,我便为姑娘带路如何?”其实真照又哪知道什么去临淄的道路,他不过是想与那少女一道,好从她那里问些话儿罢了。

    那少女似是不谙世事,况且又正自忧愁不懂得去临淄道路,一听真照这话儿,便也不辨是真是假,当即就一口答应下来。两人说好了话儿,那少女邀真照一同骑上她的马,沿着山道直往东去。

    一路上,那马的背上虽然多驮了一人,但却丝毫不能减慢它的脚力,这到了近黄昏,两人已经走了百余里,来到山道的出口处。

    “姑娘,前面似是有条小溪,我们去歇歇脚吧!”经过大半的行程,真照早觉饥渴难当,难得在山道出口看到溪水,便朝那少女说了一句。那少女应了一声,当下缓缓放慢了马速。行到那道小溪旁,真照急忙跃下马,跑到那小溪旁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给你。”真照才抬起头,却见那少女不知何时拿出两片面饼,朝他递来了一片,他接过面饼,道了一声谢,便毫不客气的大嚼起来,那少女高兴的看了他一眼,小心端起面饼也小口小口的送进嘴去。

    吃了一阵,真照把最后一口面饼吞下后,这才问道:“姑娘,你这饼怎么有股香味儿,像是什么花香一般。”

    那少女展颜笑道:“我还道你是牛嚼牡丹,吃不出来了呢!”微微顿了一顿,她又说道:“那香味是我把桔梗花的花粉经过九炼九蒸提出来的香料,加进去才有的,你说香不香?当初我父亲还说我这是把力气花在没用的地儿上,却不知面饼有了这香味才好吃些。”

    “桔梗花?”真照愕然重复了一句,他也不知道这面饼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玄虚,等听明白那少女的话儿,心下更是愕然:“也亏得你吃个面饼还要什么九炼九蒸了。”

    那少女见到真照脸上的神,又道:“你不知道桔梗花?桔梗花好看极了,尤其那香味我最是喜欢,它的花语可是代表着永恒不变的啊!”

    “花语?永恒不变的?”真照听着那少女的古怪话儿,想了一下后道:“姑娘,你们魔族的事物可真是与我们不同,你能给我说说银川的事儿么?”

    那少女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们银川那儿的好事物的确多得很,只是却不太平。”

    “不太平?”真照心中正想那少女的话儿,便又试探着抛砖引玉道:“你们银川有首领原始天魔坐镇,怎么会不太平?”

    那少女闻言一奇,反向真照问道:“有原始天魔坐镇?原始天魔是谁?唔……他是原始皇族的么?”

    真照一愕,心道:“她不知道原始天魔?莫非这时还未有原始天魔?可原始天魔是魔族第一任的大天魔神……”他心中思绪飞转,脸上却不动声色道:“我……我也是听人说起,说魔族的首领好像……好像便是叫原始天魔的。”

    那少女微微一笑,道:“你大概是听错了,原始皇族里并没有什么原始天魔的。嗯……不过这原始天魔的名儿倒是威风得很。”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